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十章一線隊主教練

第三十章一線隊主教練

    波頓-雷特在最後時刻,為德比郡打進了反超比分的進球。這個進球幾乎摧毀了普雷斯頓的所有勇氣和斗志,盡管後面加上傷停補時還有近五分鐘時間,但普雷斯頓更多是在做無謂的防守,他們連一點進攻的勇氣都沒有。

    普雷斯頓沒有進行反撲,德比郡也樂得清閑。

    比賽時間就這麼消磨貽盡。

    一直到比賽結束,兩隊的比分也再沒有變化,最終德比郡在普萊德球場3:2戰勝了到訪的普雷斯頓,贏得一場不可思議的翻盤逆轉。

    在比賽勝利的那一刻,萬勝擁抱了每個從賽場上走下來的球員。

    每個人都顯得很高興,他們知道這場勝利來之不易。

    賽後萬勝代替格雷戈里出席了新聞發布會,在新聞發布會上,不少記者對萬勝進行提問,他們的問題有很多,基本可以分為三類--

    一是關于格雷戈里被送進醫院的問題。

    二是關于本場比賽的勝利,他們認為這場逆轉有些不可思議。

    第三點就和本場比賽表現出色的波頓-雷特有關了,在比賽里,波頓-雷特打進一球還助攻一次,這對一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小將來說,表現非常耀眼了,德比郡媒體很高興看到球隊出現一個天才。

    記者們是帶著期待來的,只可惜萬勝沒時間和他們浪費時間。

    一則是他畢竟不是球隊主教練,沒有義務去費腦子應付這些媒體記者,另外他現在很忙,非常忙,格雷戈里進了醫院,迪亞馬雷斯請假了,一線隊就只有他一個人,很多事情都要他去安排。

    所以對記者的問題,他也是應付了事。

    “格雷戈里先生?我不知道他的病情如何,這還要去醫院才能確定下來。”

    “比賽勝利?你說我們的運氣不錯?多謝你的恭維!我們確實走了狗屎運,或許我今天去買一注彩票,也能中個幾十萬鎊!”

    萬勝冷笑著回應。

    “雷特?他表現是很出色,至于以後會不會出色,你應該去問他,而不是問我。”

    萬勝應付完記者的問題,就直接離開了現場。

    同時他也給不少媒體記者留下了‘不好交流’的評價,他們本來以為采訪個年輕的助理教練,對方還不會上趕著過來回答問題?但他們錯了,萬勝根本沒表現出任何‘上趕著’的意思,那樣子根本是無心接受采訪。

    “這家伙可真高傲!”

    “以為指揮一場比賽勝利,就有什麼了不起嗎?”

    “只是個狗屎運的家伙!”

    會場留下的記者不滿的說起萬勝,口中都沒什麼好話。但萬勝也沒心思理會這些了,在比賽結束後,他第一時間安排了球隊回到俱樂部,告訴大家明天要繼續來訓練,隨後就直接去了醫院。

    醫院里,他隔著窗子看到了格雷戈里。

    格雷戈里躺在床上,眼楮微眯著,樣子顯得很虛弱,醫生告訴他,“格雷戈里先生現在不適合探望。”

    “他要多久能恢復過來?”

    “他本來就有心髒病,這次情緒波動太大,心肌受了一些損傷,至少要修養半個月才能恢復過來,而且……”醫生說著一個停頓,才開口道,“我想他以後都沒辦法執教球隊了。”

    “你說他沒辦法執教球隊?那是什麼意思?”

    “我直說吧。格雷戈里先生的情況,根本不允許他去執教任何球隊,就算半個月後他身體恢復,也只能選擇辭職,否則帶隊參加比賽,在那種雜亂的環境下,情緒太激動很可能危及他的生命。”

    萬勝听著,腦中有些發蒙。

    格雷戈里不能執教球隊了?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德比郡沒了主教練?這或許是個好消息,但再來一個教練誰知道會是什麼樣子?

    雖然格雷戈里和他的關系很一般,但畢竟已經熟悉了,再換一個上司……萬勝也感覺有點郁悶。

    重要的是,現在球隊沒有了主教練。

    在新主教練上任前,一線隊幾乎所有的工作都會壓在他頭上,萬勝根本無心考慮太多,只知道這段時間,自己肯定會非常忙了。

    ……

    和普雷斯頓的賽後,幾乎全是關于格雷戈里的報道,比起德比郡失去主教練,一場比賽的勝利以及雷特的出奇表現,反倒關心的人不多了。

    任何人都清楚臨時換帥對一支球隊的影響有多大,更何況,德比郡從賽季初開始,就一直表現平庸,不斷在降級圈附近徘徊的成績,讓球迷都失去了信心,現在臨時更換主教練,那麼球隊還能在本賽季完成保級目標嗎?

    沒人能知道。

    所以關于德比郡目前情況的報道分析就很多了--

    “格雷戈里的帶隊成績一般,但這位前阿斯頓維拉主帥的能力還是值得肯定的,有他在德比郡至少在本賽季不太用為保級問題發愁,可他的心髒病已經不允許他再執教德比郡了。德比郡必須要進行換帥,三月份要找到個合適的主教練可不容易……”

    “或許迪亞馬雷斯接任主帥職位是適合的,他在德比郡俱樂部工作了很多年,但他並沒有任何執教經驗……”

    “德比郡目前只有兩位助理教練,一個是迪亞馬雷斯,另一個是剛剛來到球隊的年輕中國人,相對于主教練這個職位,兩人都顯得太過年輕。”

    “德比郡想要保級,或許該考慮花重金聘請一位大牌教練……”

    “但現在就算吉-史密斯肯花錢,恐怕也不會有教練願意接手德比郡,這支球隊實力太差,格雷戈里經過一個賽季的整合,也只能把球隊帶到勉強保級的程度,若是新來球隊的教練,在不了解球隊的情況下,很可能帶隊一起沉沒到乙級聯賽……”

    對于球隊的實力,萬勝比其他人都清楚。

    在足球訓練大師的世界里,他能看到很多球員的資料,德比郡有實力的球員幾乎都是老將,像是伊恩-泰勒,像是杰米-維森特,他們的技術都相當出色,只可惜兩人都已經年過三十。

    正值當打之年的球員,實力出眾的就只有莫瑞斯、韋伯爾森、馬庫斯等少數幾人,其他人要麼太年輕,要麼實力平平。

    總之球隊整體實力很差。

    聯賽到現在進行了三十六輪,德比郡一直在降級圈徘徊的原因,可不止是格雷戈里的帶隊問題,整體實力也是個大問題,否則媒體也不會在德比郡成績不好的情況下,還認為格雷戈里是有能力的。

    那麼這樣一支德比郡,又有哪位大牌主帥肯來試試呢?

    難!

    不過萬勝沒時間考慮這麼多,他這兩天的工作實在太忙了,在格雷戈里住進醫院無法擔任主教練後,他就需要做格雷戈里、迪亞馬雷斯以及他自己的三份工作,這些工作加在一起,他晚上都沒有時間再去酒吧打工了。

    第二天下午,萬勝正在球場指導球員們做恢復性訓練,一個工作人員找到了他,告之俱樂部主席吉-史密斯讓他去一趟辦公室。

    萬勝點頭應了聲,心里卻轉過了不少心思。

    吉-史密斯找自己?這個時間找自己能有什麼事情?難道是新主教練就位了?又或者是……

    ……

    在德比郡工作近半年時間,他對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了。

    俱樂部的每個地方,他都轉了過來,每個角落他都很清楚,俱樂部的大多數人、大多數工作人員,包括負責看管球場的約克大叔,他都已經認識了,所以現在他無論走到哪,都會保持一顆平常心。

    可當走進吉-史密斯的辦公室,萬勝還是感覺一陣緊張,就像是剛來這里面試時一樣。

    辦公室里有坐在老板椅上的吉-史密斯,還有坐在沙發上的俱樂部總經理保羅-威爾科克斯。

    萬勝對保羅-威爾科克斯並不熟悉,但他知道這家伙絕對是俱樂部的巨頭之一,主管幾乎除球隊訓練比賽之外的所有事務,地位和格雷戈里等同,只在主席吉-史密斯之下。

    現在格雷戈里住院,不能再擔任球隊主教練,那麼球隊就只剩下兩個管事人,就是史密斯和威爾科克斯,這兩人聚在一起,還叫來自己是要干什麼?

    萬勝猜到了一些,正因為如此,他才心神忐忑。

    果然吉-史密斯先開口了,“萬勝,你知道,格雷戈里不能再擔任球隊主教練了……”他的表情平靜,就像是說起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情一樣,萬勝的心卻隨著他的話提了起來。

    吉-史密斯指著保羅-威爾科克斯,“我問過保羅,他說你在球隊里,比迪亞馬雷斯更有威望,據說很多球員都听你的,而且昨天的比賽,也是你制定下半場的戰術,才讓球隊完成了翻盤?”

    萬勝深吸一口氣,感激的看了眼威爾科克斯,沉靜下來答道,“我想是的,先生。”

    他更確定主席叫自己來干什麼了。

    “很好。”

    吉-史密斯笑著走過來,拍了拍萬勝的肩膀,說道,“這半年時間,你在俱樂部干的很好,不少人都向我說過你的工作成就,但我最看重的還是昨天的比賽,你讓球隊打出了進攻,下半場連續打進三球,我看了那場比賽,你干的很不錯。”

    “你很年輕,但年輕人跟應該得到機會,我想現在就是你的機會。格雷戈里不能執教球隊了,我們必須找人頂替他的工作,並且不能比他干的差。”

    說到這里,吉-史密斯沉了口氣,看著萬勝的雙眼,“萬勝,我能相信你嗎?”

    萬勝再次深吸一口氣,肯定道,“史密斯先生,只要您肯信任我,我就有信心帶領球隊完成保級目標!”

    吉-史密斯笑了。

    他一邊拍著萬勝的肩膀,一邊對保羅-威爾科克斯說道,“看到沒?我就說萬勝肯定會直接答應下來,他是很有自信的年輕人。”

    “是啊,我也沒想到。”保羅-威爾科克斯走過來,對萬勝道,“年輕人,我和你並不熟悉,史密斯先生說你可以接替格雷戈里的工作時,我並不怎麼相信,他說你一定會信心十足的答應,真抱歉我和他打了賭,我輸了,但我輸的心甘情願,你獲得了這個機會,希望你能像自己所說的那樣,成功帶領球隊完成保級目標。”

    听了保羅-威爾科克斯的話,萬勝長呼了一口氣,想想剛才還真是個面試,不過他還是通過了,他有些激動的攥了下拳頭,旋即松開來--

    我就要接替格雷戈里的工作,成為一線隊主教練了?

    這還真是個比高大上的助理教練,更加高大上的工作……這才是真正的機會啊,什麼助理教練,什麼副手,要當就當主教練,不用看人臉色,一切都自己說了算,以自己的能力,再加上足球訓練大師的輔助,老子一定能做的很好!

    萬勝激動的想著。

    他對保羅-威爾科克斯肯定的點點頭,“放心吧,我會努力的,威爾科克斯先生。”

    由于激動,他的話音像是從口里一個個蹦出來一般。

    吉-史密斯饒有興趣的看著萬勝的神色,他能理解年輕人獲得這種機會的激動,不過他還是希望萬勝能表現的更冷靜一些,畢竟主教練這個職位,可不是沖動就能做好的。

    吉-史密斯心里想著。

    實際上,他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了,就像是那些媒體報道的一樣,就算他肯花錢找一個大牌教練來執教,對方都很可能直接拒絕他的邀請,畢竟球隊的實力擺在那里,貿然過來執教誰也無法肯定能做好,相比之下,倒不如在俱樂部內提拔一個教練。

    兩個選擇,迪亞馬雷斯和萬勝。

    他本來是想讓迪亞馬雷斯試試,但出奇的是問了很多人,他們都認為萬勝在球隊的聲望更高,這讓吉-史密斯很疑惑,畢竟迪亞馬雷斯工作的更久……又或者年輕人更應該得到機會?

    最終吉-史密斯還是選擇了萬勝。

    商定後,保羅-威爾科克斯就準備離開了,“那麼就這樣說定了,萬勝,好好干!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下賽季,不要在英格蘭乙級聯賽看到德比郡的名字。”

    “當然不會,先生!”

    保羅-威爾科克斯凝重道,“年輕人有自信是好的,但也不能太過于自信,我希望你能記得自己的話。”

    萬勝點頭應著也準備離開了,走到門前他忽然轉身,有些尷尬的開口,“史密斯先生。”

    “哦?”

    “我想知道,成為一線隊主教練,我的薪水能不能提高一些。這份工作太忙了,我想以後晚上不會再有時間去酒吧打工,這樣我的生活會變得很拮據……”

    吉-史密斯一愣,他和保羅-威爾科克斯對視一眼,兩人都哈哈大笑,笑過後他才點頭道,“好的,好的,從明天開始,你會得到兩倍的薪水,哦,不,三倍!”

    萬勝尷尬的道謝,才在兩人奇怪的目光注視下走出門。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