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十二章我們結仇了

第三十二章我們結仇了

    新聞發布會現場,眾多攝像機都指了過來,閃光燈耀個不停,剛坐上位置的萬勝有些不適應,用手擋了下眼楮,隨即才穩穩的做好,臉上帶著一絲和煦的看著台下記者。

    他顯得很從容鎮定,但心里有些緊張,也有些激動。

    萬勝曾經也想過自己會以球隊主教練的身份,被眾多記者包圍,被眾多媒體爭相采訪,他覺得自己肯定會表現的很閃耀,他會是唯一的主角,每個動作每個表情都會被眾多攝像機記住。

    那會很帥氣,很瀟灑。

    他努力擺出和煦的表情,好讓自己看起來更有親和力,想著接下來要說一些振奮人心的話,好讓這些媒體記者們都對自己有信心,對德比郡有信心。

    但他很快就沒心情擺poss了。

    ……

    “……萬勝之前是球隊的助理教練,他在助理教練的工作中的表現很突出,上一次比賽,他臨時接手指揮比賽重任,也很鎮定沉穩,並且帶領球隊完成逆轉,取得了寶貴的三分。”

    威爾科克斯也正向記者們介紹著萬勝。

    “我和俱樂部主席吉-史密斯先生一致認為,萬勝有能力接手球隊主教練工作,他能帶領球隊完成本賽季的保級目標……”

    “俱樂部已經為他準備了一份臨時合同,合同到本賽季結束中止,如果球隊能實現保級目標,我們會為他提供一份時間超過一年的正式合約,不過我和史密斯先生都對此有信心。”

    “萬勝還很年輕,但年輕人就該獲得機會,他有能力,我們信任他……”

    在威爾科克斯說完後,新聞官就示意記者們開始提問,本來這個環節,萬勝作為新聞發布會的主角,理應是被提問的對象,但記者們都忽略了這個,他們提問的對象都是威爾科克斯,就好像萬勝根本不存在一樣。

    “威爾科克斯先生,請問,你為什麼對他這麼有信心?”

    “請問德比郡選擇他作為主教練,是不是有一些內幕?據我所知,德比郡有兩個助理教練,迪亞馬雷斯比他更有資格接手球隊教鞭。”

    “你們就放心把注壓在一個二十五歲的年輕人身上?”

    “他是個中國人吧?德比郡想利用他來開發中國市場嗎?但據我所知,德比郡在中國的知名度不高……”

    “……”

    各種各樣的提問都是針對萬勝的,而萬勝就在旁邊坐著,就沒有一個記者把目標指向他。

    萬勝立刻沒心情擺poss了。

    他的臉色沉了下去,眼神有些發冷。

    他只是坐在那里冷眼看著,就好像一切都和他無關,但那副表情讓人知道,他現在的心情肯定不怎麼好。

    威爾科克斯很快注意到了萬勝的尷尬,他拿過話筒示意安靜,“下面請球隊新任主帥萬勝談談球隊。”

    那感覺就好像他變成了新聞官,實際上,威爾科克斯是覺得不能讓萬勝太尷尬,如果今天記者都采訪他,而忽略萬勝這個球隊新任主教練,明天德比郡一定會成為不少人的笑柄。

    他可不希望那樣。

    但他還是有些擔心萬勝應付不來,畢竟萬勝沒有經驗,他真的只是個不到二十六歲的年輕人。

    ……

    萬勝很沉穩的擺了擺話筒。

    他冷冷的眼神掃了眼會場的所有記者,看起來怎麼也沒一點友好,他輕咳一聲,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後,才開口道,“我很高興能成為德比郡的主教練。”

    “之前,我在這里只工作了半年,很多人都說我很年輕,但我相信年齡並不代表能力,我只工作了半年,但球隊不少人都很信任我,為什麼?因為我的工作能力讓他們信服。”

    “現在主席先生和威爾科克斯先生給了我執教球隊的機會,我很感謝他們,我也會盡最大努力帶領球隊去比賽。”

    “我相信,賽季結束後,德比郡一定能留在英甲賽場!”

    在萬勝慢慢說著的時候,他一直看著台下記者,台下記者們也都盯著他。

    他們看著這個面色有些稚嫩的陌生臉孔,感覺比之前听到時更加不可思議,眼前這個年輕人,要說是個球員都算年輕,更別說是個教練了。

    他能成為德比郡助理教練已經很神奇了,更別說,現在居然能執掌德比郡教鞭?

    德比郡憑什麼會選擇他接替格雷戈里的工作?

    他有什麼保級的經驗嗎?

    他有執教英甲球隊的經驗嗎?甚至說,他連自己執教一支球隊的經驗都沒有,當助理教練也不過只有半年時間!

    這樣一個,連成為職業球員經歷都沒有的中國年輕人,到底是憑什麼取得德比郡高層的信任,能接手德比郡一線隊教鞭?

    尤其還在德比郡保級的關鍵時刻?

    德比郡俱樂部高層一定是瘋了!俱樂部經理保羅-威爾科克斯瘋了!俱樂部主席吉-史密斯也瘋了!

    等萬勝全部說完,台下記者們還看著他。

    會場一片安靜,直到新聞官示意可以提問時,記者們才反應過來,幾乎一致的舉起手。新聞官點了一個坐在前排的記者,那是個《每日鏡報》記者。

    那名記者站起來提問道,“你好,我是《每日鏡報》記者布蘭德,我想請問,你是否有率領球隊保級的經歷?”

    萬勝搖頭,“沒有。”

    “你有沒有執教球隊的經歷?”

    “沒有。”

    “那麼你從事教練工作有多長時間了?”

    “半年。”

    布蘭德一笑,那感覺就好像是做了一個圈套,目標已經入套,“那麼,你憑什麼有自信認為,你能帶領德比郡完成保級目標?”

    “我相信我能做到。”萬勝道。

    “我也相信你做不到?”布蘭德一笑,他看了看周圍同行,頗有種‘我把他問倒了’的感覺。

    萬勝抿了下嘴角,盯著布蘭德很久,才開口問道,“我之前和你認識?”

    布蘭德一愣,搖頭。

    “我和你有仇?”

    布蘭德有些搞不懂,繼續搖頭。

    萬勝道,“那麼布蘭德先生,現在我們結仇了。”隨即他看向新聞官示意‘下一個’。

    ……

    會場不少人都長大了嘴。

    這家伙……是在說什麼?他和布蘭德結仇了?這是什麼意思?但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新聞官已經指向了下個記者,這是個支持的本地記者,來自《德比郡體育報》。

    那名記者站起來開口問道,“我是來自《德比郡體育報》記者布魯克森,我想請問,你說能帶領德比郡實現保級目標的信心是來自哪里?”

    “我的能力。”

    “那麼能具體說說嗎?”

    “我會為球隊制定更適合的戰術,我會讓每個人做更適合的訓練,我會讓球隊盡最大可能發揮的更好。”

    “那麼你怎麼能確定,你的戰術、訓練會更適合球隊?”

    萬勝抿了下嘴角,說道,“布魯克森先生,你也把我問倒了,所以我們也結仇了,下一個!”

    “……”

    布魯克森只能坐下,他和布蘭德互相對視一眼,兩人都不太明白‘結仇’是什麼意思,他們認為這個年輕人掩飾尷尬的一種方法。

    但兩人眼中都閃著驕傲。

    看見沒?我們可是把這個年輕人問倒了,他沒什麼可說的,只是留下一句垃圾話來掩飾尷尬。

    兩人有些惺惺相惜。

    很快新聞官就示意其他記者挨個進行提問,德比郡更換主教練可是大事,雖然德比郡只是英甲球隊,但還是引起了不少關注,在會場的也有超過三十名記者,他們有的是來自周邊的記者,也有英格蘭大媒體記者。

    提問是新聞官點記者進行的,但一多半記者還是獲得了機會--

    “你能說說,德比郡俱樂部出于什麼原因選擇了你接替格雷戈里的工作嗎?”

    “你執教球隊的目標是什麼?”

    “你真的有信心帶領德比郡完成保級嗎?要知道,這可關系到球隊保級的大事!”

    “你在來德比郡之前是做什麼的?”

    “你說很多人都信服你,你憑什麼這麼認為?”

    “威爾科克斯說你在助理教練職位干的不錯,你能說說自己的工作成果嗎?請說的具體一些。”

    “這些工作成果似乎和執教球隊無關吧?”

    “你對完成保級目標有多少信心,能說個具體的概率嗎?比如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五十?”

    “……”

    一個個問題接踵而來,但萬勝還是沉穩的一一應對。他的眼色很冷,一點都不友好,但他還是耐心的回答每個問題。

    萬勝嘴皮子能力不強,很多記者的問題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于是他就說上一句‘我們結仇了’。

    記者們都不明所以。

    他們反倒覺得能讓這個年輕人說出這句話是一種能力的證明--看見沒?我把他問倒了,這句話就是明證。

    結果記者的問題越來越刁鑽,越來越古怪。

    有些問題就算換成嘴皮子最好的教練都沒辦法應付,其中根本不是信心不信心的問題,根本就是沒事找事,然後一多半提問的記者都得到了這句話。

    他們反而覺得很有成就感……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萬勝離開會場時,還帶走了桌上的一張信簽紙,如果拿過來看的話,就會發現上面寫著一連串的名字--

    《每日鏡報》,布蘭德。

    《德比郡體育報》,布魯克森。

    《每日郵報》,……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