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十三章訓練場

第三十三章訓練場

    在新聞發布會結束後,媒體對德比郡更換主教練一事進行了很多報道。

    各種體育媒體的官方新聞網站上,都能找到關于德比郡更換主教練的消息,萬勝的名字也隨處可見。

    大媒體的版面對德比郡更換主教練只是略微一提,萬勝的年紀和國籍讓他們驚異,于是不外乎就是評價一句不看好的話,小媒體尤其是德比郡周邊媒體,對德比郡更換主教練就大肆進行報道了,萬勝的資料履歷更是被他們深度挖掘出來。

    一個二十五歲年輕人。

    沒有執教球隊經驗,沒有職業球員經歷,只是在大學讀了幾年,在曼聯少年隊執教過一星期,在德比郡助理教練職位干了半年……沒了。

    這樣的履歷和英甲球隊主帥職位真是沒一點符合的地方。

    接下來呢?

    各種批判性的分析就展開了。

    萬勝在新聞發布會上那句比較經典的‘我們結仇了’,更是被諸多批判性新聞引用,他們對這句話進行了不少嘲笑,一時間不少球迷都知道德比郡更換了個喜歡說‘我們結仇了’的年輕主帥。

    這個年輕人沒有執教經驗,卻不知什麼原因取得了德比郡高層的信任,接手了德比郡一線隊教鞭,他將帶領德比郡征戰接下來的聯賽。

    德比郡高層也順帶變成了不能識人的蠢貨。

    這許多的新聞消息,還只是在各個媒體的網站上發布,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不過是開始而已,經過一個晚上,那些賣弄文筆能力的記者的文章就會登上各個體育雜志、報刊版面,到時候才真會熱鬧至極。

    這就是媒體的能力。

    當他們要追捧一個人的時候,就能讓許多人都知道這個人都多麼出眾,多麼出色,當他們要挖苦一個人的時候,同樣也能讓許多人知道這個人是多麼愚蠢,多麼沒有能力。

    萬勝就成了他們的目標。

    其實萬勝並沒有得罪媒體,除了那句奇怪的‘我們結仇了’,他在新聞發布會的表現也算鎮定,但媒體就是無法容忍一個二十五歲的年輕人執教德比郡,尤其萬勝還是一個中國人,他們不能想象一個年輕的中國人會有什麼能力,他們不看好萬勝能帶領德比郡保級。

    他們固執的認為德比郡高層做了個錯誤的選擇。

    對萬勝而言,其實這些他早有心里準備,在得到吉-史密斯的認同,接手球隊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肯定不會被媒體看好。

    畢竟自己的履歷太淺了。

    但沒人會希望別人不看好他,尤其萬勝還很有能力,他相信自己能成功,他不在乎現在別人怎麼評價自己。

    說,就讓他們去說吧。

    但萬勝心理也很憋氣,于是他記下每個說他壞話的記者名字,他已經想好了怎麼報復--他們是仇人,這些記者永遠都不在他接受采訪的行列中!

    他就是這樣的人。

    大家相互之間沒什麼關聯,見面自然是你好我也好,但你別來主動招惹我,招惹了我,我就會記住你,在報復了你之前,你永遠都會記在我心里。

    晚上睡覺之前,萬勝把這些名字記在了隨身筆記本上。

    然後他美美的睡了覺。

    一覺睡到天亮,他從床上起來,對著鏡子仔細整理了下著裝才走出房門,新的一天,對他來說也是新的開始,從今天,他就是德比郡一線隊的主教練了。

    工作不同,氣質自然也要注意一些。

    第一天怎麼也要給球員們一起好的印象……不過他又感覺沒必要,一線隊可沒人不認識他的,這樣做到也有些多余,就在他胡思亂想之際,達莉也正起床準備去晨跑。

    她穿著一身運動衣,頗為英姿颯爽。

    看到萬勝穿的很正式的樣子,而且還起的比平日早了半個多小時,達莉有些驚訝,“萬勝,今天發生了什麼?”

    萬勝整理了下衣袖,道,“你沒看昨天的新聞?”

    達莉搖頭。

    “那你晨跑路過報停,買一份《德比郡體育報》就知道了。”萬勝說著就準備去俱樂部了,他忽然停住腳步,轉身對達莉道,“達莉,還有件事。”

    “怎麼?”

    萬勝猶豫著,想了想才開口,“我想以後很長一段時間……不,大概都不會在酒館工作了……”他看著達莉的表情,心里覺得她大概會有些難過。

    這也算是個小小的離別?

    達莉疑惑問道,“為什麼?”

    “因為一些工作原因……”萬勝解釋著,最後還是道,“你買一份《德比郡體育報》就知道了。”

    達莉看著萬勝,好半天才朗聲笑道,“不管因為什麼都沒關系,萬勝,最近小貝絲和她的小男友分手了,一直都很勤快,晚上酒館有我們兩個在也足夠了,你不來正好剩下一份工錢。”

    “那就這樣,我先走了。”達莉說著就慢步跑開了。

    萬勝盯著她的背影好半天,摸了摸額頭,自語著,“我這是不是叫自作多情。”

    說著他自己都笑了。

    路過報刊亭的時候,萬勝買了一份報紙。

    《德比郡體育報》,才打開第一版面,萬勝就看到了自己的照片,那是在新聞發布會上,他捂著額頭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在憂愁什麼,以這張照片當版面,這位排版的記者也真算是費了不少心思。

    果然頭版的文章記者署名--布魯克森。

    昨天那個討厭的家伙。

    “……德比郡正面臨嚴峻的保級形勢,在如此關鍵的時刻,德比郡俱樂部居然讓一個二十五歲,沒有沒有任何執教經歷的二十五歲中國人來擔任球隊主教練職位,這絕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昨天我們采訪到了這位叫‘萬勝’的年輕人,他看起來都沒有一點信心,在被問及關于如何完成保級目標時,他只是膛目結舌,根本說不出什麼有意義的話,這充分證明了他沒有任何能力,他也只能說出‘我們結仇了’,這樣像是兩個人街頭打架放下臨別狠話的幼稚言論……”

    布魯克森根本沒有提及萬勝具體說了什麼,只是在談萬勝沒有自信,無法應對他的問題等等,總之是要給讀者一種‘這家伙就是沒信心’的印象,在最後他還以此譏諷了德比郡俱樂部高層。

    “……也不知道吉-史密斯和保羅-威爾科克斯到底為什麼選擇這樣一個年輕人接手球隊教鞭,他們居然犯了一個如此愚蠢可笑的錯誤,我想下賽季我們也只能在英格蘭乙級聯賽看到德比郡的身影了,到那時吉-史密斯會為他的愚蠢買單,因為俱樂部降入乙級很可能面臨破產,到時他恐怕無法在主席位置上干下去了。”

    萬勝看到這一段,感覺有點對不起吉-史密斯。

    主席先生如此信任自己,結果他真是躺著也中槍,但這個叫‘布魯克森’的記者麼……他拿出筆記本,在布魯克森的名字上,重重劃了條線。

    隨即一笑。

    這下咱們可是大仇人了。

    ……

    萬勝並沒有太在意記者的報道,他很清楚目前需要做什麼,不管怎麼樣,球隊的成績才是最根本的,只要他能帶領球隊實現保級目標,這些媒體說什麼,都只是等著打自己的臉而已。

    最重要的還是做出成績。

    所以他早早的就來到俱樂部,比平日里早了半個多小時,當他來到訓練場的時候,也只有早上八點半,球隊的訓練要九點才開始,所以這個時間,球場上也只有寥寥兩三個人影。

    其中就有波頓-雷特。

    看到雷特辛勤的在做訓練,萬勝欣慰的點點頭,這樣一個努力的年輕人,才真是值得自己去培養了。

    到九點鐘,大多數球員都已經來了。

    他們都知道萬勝接過了格雷戈里的教鞭,也都過來和萬勝打個招呼,對一線隊的這些球員來說,他們可不會和媒體那樣不看好萬勝,或許他們也不看好萬勝能比格雷戈里做的更好,但他們也不會抵觸萬勝做主教練,甚至其中不少在萬勝手下訓練過的球員還很高興。

    他們相信萬勝的能力。

    就算那些沒在萬勝手下做過訓練的球員,也同樣不抵觸萬勝,半年時間他們都對萬勝很了解了,這是個很和善的教練,還和他們同齡,場上是教練,私下里也可以作為朋友,這樣的主教練還是很有意思的。

    但也有人為球隊擔心。

    畢竟萬勝沒有做主教練的經驗,萬一球隊成績不好降入乙級,他們也會跟著前途未卜。

    不管大家有什麼想法,總歸見到萬勝都打個招呼或者應上一聲,早上的氣氛還是很不錯的,等時間差不多了,萬勝吹哨子讓大家集合好,他點了點人頭,還少了兩個球員。

    一個伊萬-克魯,另一個是尼科-赫茲格。

    這兩個都是球隊有名的刺頭,他們都在球隊效力了幾個賽季,算是老資格了,格雷戈里執教的時候,他們的訓練都經常遲到、早退,更別說,現在換了萬勝當主教練。

    萬勝只是在原地踱步等著。

    所有球員也都站在那里一起等著,他們本來都覺得萬勝是個很和煦的人,沒想到會是這樣一言不發,他們有點疑惑不知道萬勝是要做什麼。

    直到尼科-赫茲格的身影出現在訓練場。

    他慢慢走了過來。

    萬勝和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尼科-赫茲格沒想到自己到訓練場會是這種情景,他只是遲到了五分鐘,往日里遲到一會兒,他只要正常歸隊就可以了,沒想到今天會是這種情況。

    他在眾人的注視下,有點別扭的走進隊伍里。

    萬勝盯著他沒說什麼。

    又等了好一會兒,也不沒見到伊萬-克魯的身影,萬勝才終于停住了腳步,看向站著松松散散的球員們。

    這時大家都等的不耐煩了。

    他們集合在一起,是等著萬勝交代今天的訓練任務,可不是為了等人的,但這麼長時間,萬勝都一句話不說,只是不斷的踱步,他們也站的懶懶散散了。

    萬勝臉色凝重,他掃視一眼眾人,終于開口道,“你們都知道,我接替了格雷戈里先生的工作,從現在開始就是你們的主教練了。”

    大家都點點頭,他們想听听萬勝要說什麼。

    “你們很多人應該看了今天的報紙,上面說了我不少壞話……”

    听到這句話,不少人都笑了出聲,報紙上確實沒說什麼好話,他們也看到了那些報道,剛才的時候還有人談論這個。

    萬勝臉色不變,只是沉靜的說道,“我討厭听到別人說我壞話,但上面可不止提及了我,還提及了球隊,你們該清楚他們說了什麼。他們說我們肯定無法實現保級目標,下賽季要到英乙去找德比郡的名字了,你們相信嗎?”

    大家互相對視看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們自然是不希望球隊降級的,但實際上,他們對保級也沒多少信心,格雷戈里在的時候,球隊的成績也不怎麼好,現在格雷戈里不在了,萬勝接手球隊,他們知道萬勝對恢復性訓練有一套,但執教球隊?或許上一場比賽能證明一些東西,但畢竟那只是一場比賽,他們對球隊的未來也很茫然。

    “我不相信!”

    萬勝沉靜的喊出聲。

    他的聲音低沉,但響聲卻很大,每個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我可不相信球隊會降級,我在答應成為球隊主教練時,就保證過能讓球隊留在甲級聯賽!”

    他的眼神掃過每個人,“我的信心就來源于我的能力,就像我幫助你們中的某些人做恢復性訓練一樣,你們當時也不相信我的訓練有用,但事實證明,那確實很有效果。”

    “我不要求你們從心底信服我,但從現在開始,你們每個人都必須按照我說的去做。”

    “今天上午,你們只需要開始自由活動,保存體力,一切訓練從中午開始……我想普洛爾太太會為你們準備一頓豐盛的大餐。”

    “好吧,就這樣,解散。”

    萬勝說完揮揮手示意大家自由活動,之後就準備離開去見見他的領導班子,但剛轉身他忽然停了下來,盯著尼科-赫茲格道,“另外,我不希望以後看到有人訓練遲到……”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