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四十一章只會防守

第四十一章只會防守

    賽前的新聞發布會上有不少記者前來采訪,這得益于萬勝的身份,一個中國人作為主教練帶領德比郡征戰英甲聯賽,這本身就很有鰲頭,再加上萬勝的年紀,不少媒體都對他很好奇。

    英格蘭媒體圈都在討論他。

    媒體雖然把萬勝的經歷分析的頭頭是道,但萬勝在大家眼里還是很神秘的,那次德比郡俱樂部為他成為主教練召開的新聞發布會外,萬勝再也沒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就連隊內訓練大部分時間,都是封閉式的,記者們想采訪都沒有門路。

    現在他們有機會了。

    英足總規定正規職業聯賽,兩支球隊在比賽前必須要召開新聞發布會,並且要求兩隊的主教練必須要出席。

    以此萬勝肯定是會出現在新聞發布會現場。

    很多記者都覺得采訪萬勝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他們都知道這個年輕人是個菜鳥,幾句話就能讓他說不來話,並且他還很狂妄,張口閉口有自信,一開口就是‘肯定’能帶領德比郡完成保級目標。

    他們都萬勝的感官並不怎麼好。

    這個中國人太年輕,沒什麼本事,但一點都不知道謙虛,他們憋著勁準備了一堆問題要來。

    他們可一點不會客氣。

    他們要讓這個中國人知道什麼叫做‘媒體的力量’,讓他認識到在足球界,他還只是個菜鳥,認識到他自己的能力。

    新聞發布會就這麼開始了。

    “我們做了完全的準備。”萬勝坐下後面對一種記者,滿是斗志的說道,“布拉德福德不是個好對付的對手,但我們是為了保級而戰,我們沒有退路!我們必須要取勝!我也相信我們會是最後的勝利者。”

    就算有心里準備,也有一部分記者認為萬勝太狂妄了。

    有記者當面問出口,“你不覺得自己太狂妄了嗎?必須勝利?布拉德福德可不是什麼軟柿子。”

    萬勝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低頭翻了翻筆記本,才笑道,“這是信心和斗志。”

    “你的信心來自何處?”又有記者站起來問道。

    萬勝掃了那名記者一眼,立刻閉口不言。

    那名記者感覺莫名其妙,他以為萬勝沒听到,結果又重復了一句,結果萬勝只是搖頭道,“我們結過仇,我拒絕回答你的任何問題。”

    那名記者有些茫然的坐下。

    接下來又有記者站起來問道,“萬勝先生,能不能說說德比郡為了這場比賽做了什麼準備呢?”

    萬勝低頭掃了一眼筆記本,笑道,“我拒絕回答《德比郡體育報》的任何問題。”

    “能不能說說,你對布拉德福德的看法?”又一個記者。

    “我們結過仇,我拒絕回答你的任何問題。”

    來來回回這一句,不少之前去德比郡采訪,並且得到一句‘我們結仇了’的記者,立刻有點懂了,原來他當時說那麼一句,就是為了不接受采訪啊?

    其他記者還有點茫然。

    于是一個個記者提問,有的得到了答案,有的則就得到一句‘我們結過仇,我拒絕回答你的任何問題’,最倒霉的是《德比郡體育報》,他們是德比郡本地媒體,這次派來三名記者來采訪,其中就有布魯克林。

    布魯克林得到一句‘我們結過仇’,另外兩個記者提問後,萬勝也給了一句‘我們可沒結過仇’,結果萬勝仔細看了下筆記本,笑道,“你們比較特殊,因為布魯克林先生和我結過大仇,所以牽扯到了他所在的報社,我拒絕回答一切《德比郡體育報》記者的提問。”

    賽前的新聞采訪成了一場鬧劇,前前後後萬勝也沒回答幾個問題。

    這也讓那些被萬勝拒絕回答問題的記者很惱怒,他們咬牙切齒的看著這個中國人離開新聞發布會現場,心里想著要是德比郡輸球,他們一定讓這家伙好看!

    竟然拒絕回答他們提問?

    他以為他是誰啊?

    ……

    “這位來自中國的神秘教練,在賽前拒絕回答一切和比賽有關的問題,看起來他完全沒有信心,想來在他對比賽也沒多少信心。”

    “他聲稱對比賽很有信心,可在很多問題上,卻不做評論。”

    “也許是他根本沒信心戰勝布拉德福德。”

    “在普萊德公園球場,面對一支英甲中游球隊,中國教練都沒多少信心,德比郡的保級形勢可想而知,看來德比郡球迷是該做好下賽季球隊降級的準備。”

    “這場比賽從開始結果就注定了……”

    比賽解說員萊爾-伍德蓋特有些不屑的諷刺著,“德比郡一直在防守,一直在防守,這已經是下半場比賽里,德比郡的進攻一直不行,這個問題在格雷戈里執教時就出現了,但中國人似乎沒有改變的想法,他仍然讓球隊一直防守。”

    “這樣被動的比賽,我們很難看到德比郡有什麼勝利希望……”

    電視畫面切換到德比郡教練席,只見萬勝一臉嚴肅的看著球場,那神色仿佛是在擔憂著什麼。

    ……

    萬勝抬頭看著場上的記分牌。

    那里正顯示著兩隊的比分0:0,這已經是下半場了,再有十幾分鐘比賽就要結束了,可兩隊卻都還沒有進球。

    德比郡被動防守了一整場。

    在比賽開始的時候,現場球迷還很熱情的為德比郡加油,可到了現在看台上不少球迷昏昏欲睡,甚至不滿的發出了噓聲。

    萬勝也皺皺眉頭。

    場上的比賽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他抿著嘴角眉頭緊皺著。

    和球迷一樣,萬勝對球隊的表現也很不滿,不是因為防守什麼的,事實上球隊的戰術就是防守反擊,可比賽里防守他看到了,反擊卻打的並不好。

    訓練時不是這個樣子的。

    從比賽一開始,他就在認真看著,戰術是他制定的,可到了比賽場上,球隊發揮卻不是很好,防守倒是很穩固,但反擊時總是被迫中斷,那樣子就好像雷特一個人在反擊,其他人都只是看著一樣。

    戰術不是這樣的。

    但雷特沖的太靠前,其他人根本跟不上。

    雷特的速度倒是挺快,可速度再快甩不開防守球員,也是沒機會的,他自己一個人想要完成進球實在太難了。

    萬勝覺得自己似乎是忽略了一些東西,他陷入思考中。

    ……

    “現在已經是全場第八十分鐘了,兩隊比分仍然是0:0,主場作戰的德比郡一直在防守,看起來從比賽一開始,德比郡就打算守住球門,根本沒去想過進攻,難道他們就打算在主場爭取一分?從比分來看,他們做的不錯……”

    萊爾-伍德蓋特的話似乎是個夸獎,但任誰都能听出來是譏諷。

    保級球隊,主場作戰,對手並不強,還只去爭取一分?

    他的諷刺**裸的。

    不少德比郡球迷都覺得球隊做的不夠好,他們在觀眾席上發出了噓聲,表達著對球隊表現的不滿,他們本來期待球隊像是上一場比賽一樣,來一場進攻大戰的,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再加上媒體的煽動,他們就更加不滿的。

    很多球迷想著,就算是防守,也要勝利才行啊……

    勝利,他們需要勝利。

    比賽好看不好看倒也無所謂,他們更在意的是球隊的勝利,是保級,他們可不希望下賽季球隊只能參加英格蘭乙級聯賽。

    但萬勝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他仍然思索著。

    八十分鐘的比賽過去,他已經知道了為什麼球隊的反擊總是打不好,這和球隊訓練時是不一樣的,當時主力隊的對手並不強,他們可以從容的去攔截搶斷,而不用太過擔心球門,可面對真正的英甲球隊,還是一支實力不在己方之下的對手,他們再用同樣的辦法去防守,精力自然牽扯太大。

    這樣反擊時,後場和前場的餃接就太差了。

    就算足球傳到雷特腳下,沒人接應他一個人也很難完成進球任務,雖然有個伊恩-泰勒,但兩個人也有點少……他必須增加一個速度快,盤帶和配合能力都不錯的進攻球員,這樣才能餃接後場和前場,不至于反擊踢的很無力。

    他轉頭看了眼替補席,朝李-莫瑞斯招招手。

    李-莫瑞斯的實力不錯,之前也是球隊主力中場,但他的防守能力有點差,于是萬勝就沒把他放在首發名單了。

    現在他需要莫瑞斯出場了。

    “李,去熱身。”

    莫瑞斯應聲去了,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球員,他知道萬勝這時候讓他出場意味著什麼,那就是讓他去盡量幫助球隊進攻,尋找進球機會。

    萬勝站起來,走進了熱身區域。

    他和莫瑞斯交流一番後,就重新坐回教練席,凝重的看起了比賽,那樣子就好像完全不著急一樣。

    ……

    比賽真的只有十分鐘時間了。

    對很多人來說,接下來的比賽似乎變得沒意義了,布拉德福德攻了一整場,都沒有攻破德比郡的防線,就算再挑剔的人,也必須承認德比郡的防守做的很不錯。

    但也只有防守。

    他們的比分踢的非常被動,只是防守、防守,似乎這就是一場進攻和防守的演練,防守一方取得了勝利,因為進攻一方沒有取得進球。

    但這是正式比賽。

    防守一方也必須要進球才能取勝,對進攻乏力的德比郡來說,他們似乎只有兩個選擇,輸球和平局,沒有勝利。

    萊爾-伍德蓋特不由得諷刺道,“格雷戈里的帶隊成績雖然一般,但還能讓比賽打的精彩,而這個中國人完全讓比賽變得一塌糊涂,如果我是德比郡球迷,我真找不到理由來看這樣沉悶又毫無獲勝希望的比賽。”

    此時莫瑞斯已經熱身完畢了。

    場邊萬勝和他站在一起,等待著出場時機,兩人沒什麼交流,該說的都已經說了,萬勝很清楚像是莫瑞斯這種球員根本不需要和他說太多。

    莫瑞斯知道該怎麼做。

    同時這也是個賭博,幾分鐘的賭博,經過對比賽一個多小時的觀察,萬勝很相信自己的判斷,球隊防守做的不錯,需要的就是反擊的流暢。

    莫瑞斯出場能帶來流暢。

    那麼機會就會創造出來,到時就看前場球員的發揮了。

    他相信莫瑞斯,相信雷特,也相信其他球員,這一周的努力雖然更多花在防守上,但在進攻防守,萬勝也做了不少工作。

    如果這一次能成功,那麼接下來的比賽都會好打很多。

    萬勝站在那里,看著球場上的比賽,耳畔傳來嘈雜完全影響不到任何東西,他的心非常堅定。

    德比郡示意換人。

    一次死球機會,莫瑞斯登上了球場。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