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四十四章正確的選擇

第四十四章正確的選擇

    能贏下第一場勝利,萬勝感覺很激動,同時也給他帶來不少信心。

    萬勝是抱著萬分的信心在準備比賽,在投入比賽,但有信心並不表示就能做到勝利,這一點他很清楚,但他在比賽前還是表現出無比的信心,因為他知道這樣做能給球員帶來信心,而他自己則把壓力掩藏在心里。

    現在比賽結束了,有了勝利,他也可以長呼一口氣。

    在離開賽場前,萬勝看了眼場上慶祝的球員們,路過攝像機還比了個勝利的手勢,隨後才和對方主教練禮貌的握手,然後走進了通道里,準備去參加賽後的新聞發布會。

    他知道雷特會成為焦點。

    一則是雷特很年輕,他是德比郡培養的球員,也是職業聯賽的新人,而雷特已經連續兩場比賽有了進球。

    二則這場比賽雷特打進了唯一的入球,這個進球價值非常高,讓德比郡有了勝利,多了三分,球隊的保級形勢也好了不少。

    所以這些媒體記者一定希望采訪到雷特。

    他們采訪雷特,恭喜他的進球,讓他說上幾句話,然後他們就會把雷特包裝成英格蘭冉冉升起的新星,這就是大多數英格蘭年輕球員成名的節奏。

    但萬勝想了想,還是沒有去找雷特一起出席新聞發布會。

    畢竟雷特太過年輕,之前他一直沒什麼名氣,過多的壓制到現在驟然爆發出來,在媒體的吹捧下,也許就會影響到球員的心態。

    萬勝可不希望雷特過早的接觸這些,這能讓他保持良好的心態去應對訓練和比賽。

    于是他只是自己單獨出席新聞發布會。

    在新聞發布會上,萬勝臉上一直帶著輕笑,那種神色給人沐浴春風的感覺,但更多的媒體記者則解讀為‘這個中國人很傲慢、很得意’,因為萬勝根本不接受‘仇人’的采訪,偏偏來到新聞發布會現場的記者,大多數都是仇人。

    果然……

    “那些和我結仇的先生、女士們,就不要提問了,我什麼也不會回答。”萬勝的開場白絕對是所有人都想不到。

    然後新聞發布會開始了。

    台下還是有記者和萬勝沒結仇的,他們的提問萬勝都會禮貌的回答,可有些問題是在很難為人。

    這場比賽說穿了就是一場防守比賽,德比郡一直在防守,最後時間依靠一次反擊取得勝利,雖然德比郡是最後的勝利者,但多數媒體記者都覺得他們是靠運氣贏的球。

    “你只能給德比郡帶來防守嗎?”

    “德比郡只依靠防守來比賽,依靠運氣去進球?這樣想完成保級目標不容易吧。”

    “能說說為什麼在普萊德球場還要選擇防守嗎?”

    “你的戰術似乎很保守,德比郡會一直用這樣保守的戰術嗎?”

    各種問題接踵而來,大多都是關于本場德比郡采用的防守戰術的,對此萬勝只簡單的回答道,“我很想用進攻去摘取勝利,打出漂亮的攻勢足球,但我們是德比郡,在這輪聯賽前,我們排名第十九位。”

    他的意思很明顯--我們是一支保級球隊,能保級就不錯了,你們還能要求再高點嗎?

    這句話讓台下記者無話可說。

    難道他們還能要求一支保級球隊去打漂亮的攻勢足球嗎?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如果能打出漂亮的攻勢足球,還能夠贏得比賽,那麼德比郡也不會排在聯賽倒數第五了。

    但台下記者還是不滿的。

    他們總是覺得萬勝比較傲慢,他臉上帶著的笑都像是‘得意’,只是贏了一場比賽,有什麼了不起的?

    不少人心里暗暗想著。

    不止是傲慢,更主要是萬勝根本不接受大部分記者的采訪,這幾乎得罪了大部分媒體記者的做法,讓他們對萬勝產生不了哪怕一絲好感。

    但萬勝可不管那麼多。

    之前這些媒體沒少說自己壞話,他真的是什麼都沒有做,而且采訪時也很冷靜以和氣為主,他就是這樣的性格,你不來招惹我,我自然也不會平白無故招惹你,大家和和氣氣的多好,你要采訪我接受采訪,但你要是來招惹我--老子記住你了,不報仇老子還會搭理你才怪!

    現在他是勝利者了。

    勝利者有權利做很多事情,比如當記者問及剩下的比賽,德比郡會選擇什麼戰術,萬勝直接說道,“我會用盡可能勝利的戰術。”

    “什麼是盡可能勝利的戰術?”

    萬勝平靜道,“你听不懂嗎?下一個。”

    “能說說關于雷特嗎?他在比賽里打進了唯一的進球。”

    “波頓很出色,相當出色,我很高興看到他進球。下一個。”

    “萬勝先生,我認為光是依靠雷特的進球,德比郡根本不可能完成保級目標,你能說說關于球隊進攻方面的做法嗎?”

    布魯克森站起來提問道。

    萬勝想了想,剛準備說什麼,忽然一抬頭看到布魯斯森,笑道,“我記得你,布魯克森先生,咱倆有大仇,所以,我拒絕接受你的采訪。”

    布魯克森在一眾同行的注視下,尷尬的咬牙切齒的坐下。

    萬勝一笑,心里順暢了不少。

    今天算是收了點利息。

    在簡短的回答了幾個問題後,萬勝就起身準備離開了,他還要會更衣室去看看球員們,可沒時間和這些記者們耗時間。

    于是當有記者再想提問的時候,就看到這個中國人已經起身離開了會場。

    他們愣愣的在原地,只能看著萬勝的背影發呆。

    ……

    離開新聞發布會現場,萬勝感覺心情很順暢。

    他本可以選擇平靜的面對采訪,有了一場勝利,盡管過程其實並不怎麼好,但總歸是勝利了,如果他想的話,他完全可以更平靜的面對記者,那樣有不少記者會說他的好話,到時候他的名聲也會好上許多。

    但他不會依靠這個辦法去成名。

    想要成名,依靠的是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巴結’記者什麼的,他很清楚這些記者的嘴臉,現在他是勝利者,這些記者會說他的好話,可一旦失敗,那麼鋪天蓋地的諷刺就來了。

    最主要是還是成績。

    只要帶隊成績好,無論如何這些媒體都說不出來什麼。

    更何況,這些惡毒的記者在之前說過什麼,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自己什麼都沒做,結果這些記者已經把他形容成一個‘竊取主教練位置的失敗者’,而且是必定失敗,根本沒有成功的可能性。

    他討厭失敗。

    他也討厭別人說自己失敗,他對這些媒體好感全無,可不會去虛偽的說些什麼,反倒現在收了點利息,他覺得心情很順暢。

    至于明天這些記者會說自己什麼,他一點都不在乎。

    ……

    當萬勝回到更衣室的時候,各個球員們還在換衣服,他們也才從球場慶祝完畢,還有幾個球員沒有回到更衣室。

    看到萬勝,他們感覺很驚訝。

    萬勝在新聞發布會現場呆的時間有點短,球員們完全沒想到他會這麼快返回。

    當他走進來時,不少人還在拿雷特打趣。

    “波頓,你就要成為大球星了!你可是打進了唯一的進球!”

    “那個進球太漂亮了!不過要記得,是我的助攻!波頓,你應該請我吃頓飯。”

    “你肯定會憑借這個球成名的!”

    “等你成為巨星的那一天,可別忘了我們這些人!”

    雷特成了更衣室的主角。

    靦腆的小伙兒不斷被,只是不斷摸著後腦,顯得敦厚的有些不好意思,這幅表情就更讓其他人有他的樂趣了。

    這時萬勝輕咳了兩聲,大家都看了過來。

    更衣室安靜下來。

    在比賽前,其實全隊的信心多少有點不足,這一周的訓練里,他們接觸的新東西很多,但大體上就是做個人和球隊的防守訓練,進攻方面的訓練很少,有人甚至覺得能守住平局就很不錯了。

    盡管他們在比賽場上很努力,但他們很少有人想過會勝利。

    他們多少還是對萬勝不信任的。

    萬勝是在太年輕了,不管他表現出什麼樣的能力,大家都不覺得他會比格雷戈里做的更出色,但現在球隊取得了勝利,不論如何,他們都對萬勝多了不少信心。

    他們想起了上一場比賽。

    上一場,加上這一場,不論過程如何,這個年輕的中國教練已經帶領他們連續拿到兩場勝利了。

    就連非常信任萬勝的伊恩-泰勒等人就感覺不可思議。

    兩場勝利啊……

    要知道本賽季德比郡開賽到現在,他們只有在聖誕節前後,有過一次連續兩場勝利……那真的很不容易。

    所有人看向萬勝的眼神都有些驚奇。

    盡管這兩場比賽其實都不容易,贏得都很艱難,但總歸這個年輕中國人做到了。

    他還能帶領他們,取得更多的勝利嗎?

    不少人想到這個問題。

    沒有答案。

    至少在真正的答案出來之前,是沒有答案的,但連續兩場勝利,足夠德比郡在聯賽排名上上升一位了,談們有了一個喘息的機會。

    萬勝看到了球員們眼神的轉變,他讀懂了。

    “我喜歡勝利。”他笑著說道。

    大家也跟著笑了。

    “我也喜歡!”

    “我想每場比賽都取勝!”

    “哈哈,那真不錯!”

    萬勝一擺手,示意大家安靜,然後道,“你們的表現很好,為了慶祝這場勝利,我決定自掏腰包請大家吃飯!並且不禁酒……明天放假!”

    大家都顯得很驚訝。

    “什麼?教練要請客吃飯!”

    “萬勝先生……?”

    “這真是太好了!哈哈,喝得醉醺醺的明天睡到十二點!”

    “大家一起去,快換衣服!”

    更衣室馬上發出了歡呼聲。

    要說和萬勝認識這麼久了,但一起吃飯的時候可真沒有,他們一起吃飯估計就是在俱樂部的餐廳里,球員里沒有任何人和萬勝一起去外面吃過,而且這次還是吃大餐,大家表現的都相當積極活躍。

    萬勝笑看著,心情也很不錯。

    不過他早就想好了,這是要找俱樂部總經理威爾科克斯報效的,全隊一起吃飯他自己掏錢的話,估計半個月薪水肯定沒了。

    那不可能!

    當然他不會對球員這麼說,這是加深感情的中國人做法,自然說法就是他請客了。

    迪亞馬雷斯看著歡呼的球員,目光顯得很復雜,歡呼聲徘徊在耳邊,讓他想起了格雷戈里執教時的氣氛,當時就算是勝利了,球員也各做各的,氣氛絕對用不上歡快來形容,反倒顯得很沉悶。

    而這個中國人給球隊帶來了更多的東西。

    他讓勝利變得歡快,讓參加比賽的球員凝聚成一股力量,這股力量讓全隊更團結,在比賽里也會表現的更好吧?

    這些都是之前看不到的。

    如果他執教球隊,能做到這些嗎?他有點茫然。

    他忽然有點覺得,史密斯和威爾科克斯先生的選擇,或許是正確的……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