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四十八章權威

第四十八章權威

    尼科-赫茲格正優哉游哉的朝前走著。

    昨天是難得的假期,他和朋友去酒吧玩了一個晚上,凌晨才摟著一個高挑的女郎回了家,晚上多做了點什麼,早上起床根本沒了精神。

    今天是訓練日,但尼科-赫茲格根本沒當回事兒。

    他已經連續一個星期勤勤懇懇的訓練,然後又和球隊一起比賽並取得勝利,遲到一小會兒根本沒關系,現在他也不把那個中國人當回事兒了。

    在那個中國人成為主教練的第一天,他也遲到了,但最後只是被說了一句,根本沒怎麼樣。有什麼了不起的啊?那家伙還不如雷特……話說,那小子揍人還挺疼的。

    想起波頓-雷特,尼科-赫茲格就咬牙切齒的,到現在他還記得當時的羞辱,他發誓一定要報復回來。

    至于今天麼……遲到就遲到了。

    尼科-赫茲格根本不在意。

    那個中國人剛成為主教練的時候,他確實有點擔心,自己第一天就遲到了,然後訓練中又被擠掉了主力位置,而且是被一個青年隊的小子擠掉的,他還擔心過自己的位置,可上一場比賽,那個中國人還不是讓自己出場了?

    關鍵時刻,還是要靠自己這種老將!

    尼科-赫茲格有些洋洋自得,他根本就不擔心什麼了,不管平日怎麼樣,但到了比賽的時候,那個中國人肯定還會讓自己上場,否則他怎麼去贏球?不贏球,怎麼去讓球隊保級?無論如何,自己都是球隊不可或缺的一員,那麼自己就該有點特權。

    一場勝利過後,訓練遲到一會兒,根本就無關緊要。

    或許那個中國人還會安慰自己,讓自己好好休息,保持狀態以應對接下來的比賽,想到這些尼科-赫茲格感覺有些飄飄然。

    ……

    當尼科-赫茲格的身影出現在訓練場門前的時候,已經有九點半多了,全隊的個人能力訓練已經進行了大半兒,再有一會兒就要開始戰術訓練了。

    萬勝可沒心思一直等他。

    此時萬勝正坐在草地上,看著場上球員的訓練,當看到尼科-赫茲格走過來後,萬勝才從草地上站起來,他站在那里等著尼科-赫茲格來做解釋。

    尼科-赫茲格也走了過來。

    他朝正在訓練的隊友舉手打個招呼,才看向萬勝,說了句,“抱歉,教練,我早上身體有點不舒服,遲到了一會兒……”可看他的樣子,哪里有什麼不舒服。

    萬勝一直盯著他。

    听了尼科-赫茲格的話,眼神仍然不變,兩人對視著。

    尼科-赫茲格忽然有些心慌,他不知道眼前的中國人要說什麼,要做什麼,盡管他一直想著不在意,可畢竟眼前的中國人是主教練,就算對方再年輕,也是球隊的主教練,有權利做出一些決定。

    可萬勝只是和他對視一小會兒,就陰著臉從地上撿起那份訓練計劃書,“這是給你的。”他說著把訓練計劃書遞了過去。

    尼科-赫茲格接過來掃了兩眼,問道,“這是新的訓練計劃?我的?”

    萬勝點點頭。

    他一直看著尼科-赫茲格,看著他的表情,看著他的動作,說話間眼神都沒有任何變化,“你需要按照這份計劃,每天完成一個循環的訓練任務。”

    “好的。”尼科-赫茲格答應一聲,就去球場做訓練了。

    兩人沒再多說一句話。

    萬勝自然有他的考慮,他做事是有心里底線的。

    工作是工作,私人感情是私人感情,私人感情方面,他非常討厭尼科-赫茲格,但不得不承認,尼科-赫茲格是球隊最出色的兩個中後衛之一,他和隊長馬庫斯組成的中後衛組合,防守能力還是非常強勁的。

    要替代尼科-赫茲格,球隊里也有人選,但卻沒有尼科-赫茲格做的好,至少在‘排兵布陣’系統下,想要防守出色,每一次陣容中都會有尼科-赫茲格。

    但尼科-赫茲格絕不是不可替代。

    尤其上一場比賽,尼科-赫茲格的表現很平庸,這顯然和他在比賽中投入的精力有關,其他球員都是投入百分之百精力在比賽,尼科-赫茲格則只付出了百分之50、60,甚至更少的精力,他的表現並不怎麼好。

    在平日的訓練中,包括個人能力訓練和戰術訓練,尼科-赫茲格都很懶散。

    和布拉德福德比賽前一周的訓練,球隊大部分人都完成了指定要求,就只有尼科-赫茲格一人只完成了三個循環的訓練任務。

    懶惰、不努力、比賽不認真……

    這些總結在一起,足夠萬勝下決心做點什麼了,但考慮到尼科-赫茲格目前還是球隊最好的中後衛,萬勝還是決定給他一個機會,最後的機會,只要他能夠在接下來的訓練努力投入,並且好好的進行比賽,他還能是球隊的中後衛,至少本賽季剩下的時間,其他球員想超過尼科-赫茲格並不容易。

    但到了下賽季可就不一定了。

    這也是萬勝最後的底線,他也只有這麼個機會了。

    但尼科-赫茲格顯然沒讀懂萬勝眼神中的含義,他本來覺得剛才自己會遭受一些處罰,可沒想到那個中國人什麼都沒做,還給了他一份新的訓練計劃書。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只要他還想球隊能保級,就不可能處罰我,他還要依靠我的能力去爭取勝利呢!”確定了自己的想法,尼科-赫茲格更是洋洋得意了。

    在訓練場上,他比之前更不認真了。

    之前的一周,尼科-赫茲格有些懶惰,有些偷奸耍滑,但總歸沒再遲到過,訓練也按部就班的進行,而現在他根本就是在球場上混時間,那份訓練計劃書,他根本沒當回事的仍在一邊,走進球場後,他就開始圍著場地閑逛,那樣子更像是在參觀球隊訓練,而不是他自己在訓練。

    一邊走著,他還一邊對其他人指指點點,嘴里還嘮叨著一些話。

    “看見沒,李,別把訓練當回事,我遲到了他也沒說什麼。”

    “你們那麼辛苦做什麼,像我這樣慢跑就行了。”

    “伊萬,早就跟你說了,咱倆是一邊的,你那麼努力,上一場還不是沒出場,你看我上場比賽可是首發,打滿了全場。”

    他這麼說著。

    其他人也都用眼神掃向場邊,他們知道萬勝肯定听不到尼科-赫茲格在說什麼,但尼科-赫茲格這麼懶散的訓練,總是能看的見的吧?

    他會怎麼辦呢?

    他能怎麼辦呢?

    是不是就像尼科-赫茲格說的,他根本拿他沒辦法?

    其他人也都懷疑起來,他們中很多人相信萬勝是有能力的,但他的能力都在訓練場上,制定訓練計劃什麼的很不錯,可要說起權威來就沒多少了。

    如果尼科-赫茲格可以隨便遲到,可以這樣進行訓練,那他們是不是也可以?

    不少人這麼想。

    就算他們是職業球員,可足球,尤其是訓練對他們來說就是工作,能輕松一點誰都想要輕松,而不是每天都辛辛苦苦的,這樣的訓練真的很累人。

    萬勝把一切盡收眼底。

    他什麼也沒做,只是正常進行訓練安排,在個人能力訓練完成後,他讓青年隊主帥布里茨帶來青年隊球員,和一線隊一起進行訓練賽,不過卻沒有把尼科-赫茲格排進首發陣容。

    但這也沒什麼,之前他一直是這麼做的。

    于是這場訓練賽進行的很奇怪,大家的心思似乎都不在訓練賽上,結果反倒讓青年隊進了一個進球,一線隊這邊根本沒有進球。

    迪亞馬雷斯在一旁看著。

    他有心想說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他總覺得自己巴不得萬勝做不好,到時就能證明史密斯和威爾科克斯的選擇是錯誤的。

    你擅長訓練又怎麼樣?

    你能帶領球隊比賽又怎麼樣?

    主教練的工作可不止這些,在球隊里你還必須有權威,能壓得住球員,否則一支球隊就會因為內部問題散架了,或許你的能力不錯,但那更適合當個助理教練,而不是主教練,在這方面你還是太年輕了!

    迪亞馬雷斯想著。

    萬勝一直沉著臉坐在場邊,他只是微眯著眼楮看著,整個訓練場三十分鐘時間,他一句話也沒說,等訓練賽結束了,他才叫來布里茨。

    “怎麼?”

    布里茨有些奇怪的走過來,他正準備讓青年隊的球員們解散,今天能一球贏下一線隊,不止是一線隊表現差,青年隊的表現也是很突出的,他正想著夸獎一下表現出色的球員。

    他沒想到會迎來這樣一句話。

    “霍克,恭喜你,你多了個出色的中後衛,他可以和你的球隊一起參加青年聯賽。”萬勝指著尼科-赫茲格說道。

    “什麼?”布里茨一愣。

    萬勝臉上露出笑容,說道,“我是說,從下午開始,赫茲格就和青年隊的替補球員一起訓練,我不想在這里再看到他了。”

    “你說你要把赫茲格交給我去訓練?”布里茨的表情有些夸獎。

    萬勝點點頭,看向尼科-赫茲格,“你懂了嗎?霍克是你的新教練了。”

    這時上午的訓練就要結束,不少人圍了過來,尼科-赫茲格自然听到了萬勝的話,他略微驚訝了下,旋即有些不屑一顧,他覺得這只是這個中國人報復自己的一種小手段--無聊的手段。

    去青年隊訓練幾天又怎麼樣?

    到比賽的時候,還不是要把我叫回來參加比賽?

    尼科-赫茲格撇了撇嘴角,還整了整球衣,說道,“我听到了。有什麼了不起的,你不想看到我,我還不想看到你呢。”他又掃了一眼雷特,發泄般的說道,“我也根本不想來這里……”

    “那樣最好。”

    萬勝笑著點點頭,對迪亞馬雷斯說道,“讓俱樂部的新聞官去通知那些媒體,就說赫茲格先生在訓練時受傷了,他至少要休戰兩個月!”

    本賽季還有九輪比賽,休戰兩個月也就意味著,接下來的比賽尼科-赫茲格都不用參加了。

    迪亞馬雷斯張著嘴,愣了半天才道,“好……好的。”

    這時萬勝已經朝外走去了。

    ……

    ps︰親們,誠摯的求推薦票支持!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