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五十七章撕破臉皮

第五十七章撕破臉皮

    城市廣場球場看台,一間貴賓包廂,兩個中年人正站在窗口,向著球場方向看去。*,,

    此時比賽已經結束,兩隊球員正走下場。德比郡球員相互開心的打招呼,邊朝著場外走去,比賽的勝利讓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諾丁漢森林球員的表情都有些木然,看的出來,他們對輸掉比賽很不服氣,對結果也很不滿意。

    但這兩個中年人,看的方向卻是快要走進混合區的的兩位教練。

    如果有記者在的話,就能一眼認出來,這兩人正是德比郡主席吉-史密斯和總經理保羅威爾科克斯。

    “二比零,干的真漂亮!”吉-史密斯感嘆了句。

    他心里頗為感慨。

    就在半個月前,他還在猶豫選擇萬勝成為主教練是否正確,可沒想到的是,萬勝能帶隊取得兩連勝,再加上前面一場比賽,就等于他已經帶隊取得三連勝。

    三連勝啊!

    德比郡有多久沒有三連勝了?

    吉-史密斯都記不得了,他只知道這幾個賽季,球隊的成績一直在下滑,他作為俱樂部主席壓力很大,有時候他都在想,自己是不是不適合執掌一個俱樂部,好在有威爾科克斯一直鼓勵他。

    兩人是朋友,一起經營德比郡俱樂部很多年了。

    威爾科克斯正站在他身邊,他臉上也帶著笑,“我就說他能行的!”他說道,“這場比賽勝利了,球隊的保級更容易了,我想你不用擔心夏天會丟掉俱樂部。”

    吉-史密斯也笑了下,卻說道,“如果能踢的更主動一些就好了。”

    “你的要求太高了。”威爾科克斯搖搖頭,“想贏球,又要踢的漂亮太難了,最重要的是,我們取得了勝利,我想這才是最關鍵的。”

    “或許吧。也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怎麼做到的,我整場比賽都在擔心,可最後卻贏球了,還贏了兩個球!”

    回憶整場比賽,吉-史密斯有些感慨。

    比起威爾科克斯,吉-史密斯更是個商人,對足球他懂的不多,不管是管理球隊,還是經營俱樂部方面,他都要依靠威爾科克斯,只不過俱樂部是屬于他的。

    “希望他能繼續贏下去,或許我們也該考慮夏天里的工作了。”吉-史密斯微眯著眼,想想忽然道,“你覺得新上場那個年輕人怎麼樣?”

    “那個高大個兒?”

    “是的。”

    威爾科克斯考慮了下,說道,“如果再過一個賽季,他或許能做的更好。”

    “什麼程度?”

    “至少能成為英甲有名氣的中後衛吧。”威爾科克斯道。

    “雷特呢?”

    “他是個天才,我能肯定。”

    “兩個年輕人……”吉-史密斯思考著,“再過一個賽季,他們肯定能更出色,看來這個中國人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

    賽後的新聞發布會已經開始了。

    萬勝沒有回更衣室,就直接和哈特一起來到了會場,他們邊談論著邊走進來,就像是兩個相熟的朋友,可實際上,就在剛才他們還是對手,在比賽里斗智斗勇。

    兩人分開坐到主席台兩側。

    會場很大,有幾十個記者,兩隊的提問也是分開的,坐在萬勝這一側的記者更多,顯然記者們更對德比郡感興趣,不止因為德比郡是勝利的一方,還因為萬勝,以及比賽里表現出色的艾爾弗雷德、雷特。

    記者們對萬勝沒有帶來球員一起出席新聞發布會稍稍有些不滿。

    不少記者希望能采訪到艾爾弗雷德和雷特。

    雷特還好,前兩場比賽都有進球,進入一線隊也有半年時間里,不少記者對他很了解了,而艾爾弗雷德就純粹是個新人了,就連德比郡本地媒體對他的了解也不多。

    他們希望得到更多關于艾爾弗雷德的消息。

    只可惜萬勝根本不想談論艾爾弗雷德,他可不想讓這些記者影響到自己的球員,尤其艾爾弗雷德這樣,剛出場一次就表現出色的年輕人。

    “他發揮的不錯。”針對艾爾弗雷德的提問,萬勝只有這麼一句回答。

    “雷特?他很出色。”關于雷特,萬勝也不想多說什麼。

    看到台下記者還要糾纏于類似的提問,萬勝索性直接說道,“我只回答和比賽有關的問題。”他笑了下,以一句話作為采訪的開端,“看呢!我們取得了勝利!那些說我們肯定失敗的人不知道現在是在想什麼,但賽前我就說過,我們是來這里拿三分的。”

    那些賽前質疑萬勝的諾丁漢森林記者,听到這句話是相當惱怒。

    “小人得志!”不少人開口說道。

    估計更多人心里也是這麼想的,只不過沒有開口說出來。不過萬勝卻毫不在意,他可是記得這些記者之前說過什麼,那些話听起來讓他心里很不爽,說完這一句,萬勝心里舒服了不少。

    接下來的采訪,萬勝從容應對。

    比起剛接手球隊時,他的表現自然了很多,取得比賽勝利心情也很不錯,所以他很耐心的回答記者的問題。

    不過總有一些人主動找麻煩。

    “你執教的前兩場比賽都取得了勝利,加上之前一場,德比郡取得了三連勝,你覺得這和運氣有關嗎?”

    “德比郡全場都一直在防守,你支持功利足球嗎?”

    “你覺得球隊的運氣還能持續到什麼時候?”

    听到這些‘奇形怪狀’的問題,萬勝臉色都有些發黑,他根本都懶得和這些人廢話,就只說一句,“我拒絕回答。下一個。”

    好在‘正常的記者’也有不少。

    這次萬勝沒有去看筆記本,就算面對那些似乎、很可能在筆記本有記錄的記者,他都直接回答上一句,也沒有去說‘我們有仇’之類的話,現在他心情不錯,小仇小怨的就不太在意了。

    但有一個人是例外。

    布魯克森。

    不知道是神經大條,還是怎麼回事,布魯克森也站起來提問,“據尼科-赫茲格本人說,他並沒有受傷,而且狀態很好。艾爾弗雷德雖然表現不錯,但還比不上赫茲格,請問你為什麼會選擇艾爾弗雷德,赫茲格卻連大名單都沒能進入?不少人說是因為你和艾爾弗雷德的私人關系更好,你能談談這個嗎?”

    為了這個提問,布魯克森做了充分準備。

    當看到眾多記者提問,這個中國教練都會回答的時候,他就準備好開口了,因為他見到剛才提問的兩個同行,都是之前和他一樣,和萬勝‘有仇’的人,那麼現在他開口提問,萬勝也會回答吧?

    但萬勝只是盯著他。

    過了好幾秒鐘,正當其他人都疑惑不解的時候,萬勝才開口,“布魯克森先生,我再重申一次,我拒絕回答你以及你所代表的《德比郡體育報》的任何問題!”

    他實在不想再和布魯克森廢話。

    這家伙真是死性不改,自己已經說了好幾次,但布魯克森卻一次次的站起來提問,而且提出的問題總是這麼尖酸刻薄。

    布魯克森立刻憤怒了。

    就算萬勝說上一句‘我拒絕回答’,他都不會這麼憤怒,因為其他不少人也得到了同樣的回答,可他憤怒的對方直接點出不接受采訪,他指著萬勝,惱怒道,“我是《德比郡體育報》記者,你不應該拒絕《德比郡體育報》的采訪,你沒有這個權利!”

    萬勝不屑一笑。

    這許多同行看著,布魯克森感覺丟臉至極,“我有提問的權利,你必須回答,因為我代表的是《德比郡體育報》!是德比郡俱樂部的合作媒體!”

    萬勝聳聳肩,“那又怎麼樣?”

    他站起來,擺擺手,朝會場外面走去,正當記者們都有些摸不到頭腦的時候,萬勝在門前停下來,留下一句,“因為他惹惱了我,所以你們也失去了采訪的機會。”

    會場的記者都愣愣的,不少人都看向布魯克森。

    布魯克森仿佛沒有一點感覺,只是盯著萬勝慢慢走開,並在轉角處失去了身影,布魯克林惱怒的諷刺道,“贏下一場比賽就囂張成什麼樣子!他有什麼了不起!”

    但其他人對布魯克森多少都有些不滿。

    想采訪到這個中國教練可並不容易,除了正規的新聞發布會,其他時候他們根本無法采訪到萬勝,想找到這種機會太難了。

    好不容易等到機會,結果被布魯克森給攪和了。

    現在這個中國教練離開了,他們自然而然的把問題歸結到了布魯克森身上,一時間就算大家都沒提出來,但那種眼神也告訴布魯克森,他成了眾矢之的。

    會場主席台上。

    諾丁漢森林主帥哈特笑眯眯的看著,不由得感嘆一句,“還真是有性格的家伙。”他回想起半年前,萬勝來諾丁漢森林面試被拒絕時的神情,同樣是聳聳肩,一臉不在乎的表情,就好像他沒有得到職位是諾丁漢森林的損失一樣。

    當時哈特有些搞不懂,只覺得這個年輕人太自傲了。

    可經過這場比賽,再經過剛才的一幕,他相信了自己的判斷--這個年輕人確實很自傲,但同樣的,他也很有能力。

    “或許那真是諾丁漢森林的損失也不一定。”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