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七十三章戰爭,才剛剛開始

第七十三章戰爭,才剛剛開始

    在德比郡上上下下為進球歡呼之中,場上的比賽又重新開始。

    萊切斯特城主帥亞當斯終于從頭皮疼痛中緩過勁來。他的臉色很不好看,因為他知道剛才自己狼狽的一幕肯定會被攝像機記錄下來。

    平時不注意磕下頭也沒什麼,可在德比郡進球後,那很可能被媒體解讀為‘狼狽’--面對德比郡進球的狼狽。

    再加上賽前他說過‘全取三分’的話,若是輸掉了比賽,他都可以想象賽後媒體會說些什麼了。

    賽前他喜歡媒體,因為媒體總是說德比郡以及那個中國教練的壞話。

    可如果輸掉比賽,他就要討厭媒體了,因為媒體會掉過來把矛頭指向自己。

    這就是媒體。

    這就是足球世界。規則就是這麼簡單,勝利者永遠是正確的,而失敗者需要承受一切。

    亞當斯再也顧不上形象,他沖到場邊對垂頭喪氣面對的比賽的球員們大喊,“你們是在干什麼!進攻!要進攻!快點去進攻!”

    “我們要進球,要扳平比分!”

    他除了大喊也沒其他辦法了。

    面對落後的局面,尤其德比郡還堅持防守反擊的戰術,他的球隊幾乎只能選擇繼續進攻。他們可消磨不過德比郡,以1:0結束比賽,他們就將會是失敗者。

    不,應該說,他,亞當斯將會是失敗者!

    萊切斯特城場上球員听到了主教練亞當斯的喊聲,他們打起精神重新投入到進攻中,可德比郡的防守確實非常嚴密,不會輕易出現漏洞,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攻了那麼久不進球了。現在比賽到了最後,全隊體能下滑的很厲害,就算再怎麼進攻,也很難打破德比郡的防線。

    亞當斯只能讓球員找機會就射門。

    在禁區前拿到球就是有機會射門的,不過一般球員不會選擇射門,因為那樣射門質量不會太高,很容易浪費進攻機會,可現在萊切斯特城已經沒有辦法了,他們想找到好的射門機會可不容易,他們也只能用這種辦法來增加射門次數。

    萬一瞎貓踫上死耗子就蒙進了一個呢!?

    不過這種純粹踫運氣的狂轟濫炸,實在沒什麼技術性可言,對球門的威脅也實在太小了點,德比郡根本不怕對方這樣踢,對方這樣一打,反倒是感覺防守壓力就小了很多。

    亞當斯也是真昏了頭!

    萊切斯特城可是一支技術性球隊,就算比不上那些英超強隊的技術,但他們的足球都是靠配合打出來的,這種技術型球隊進行毫無章法的亂攻,純粹是取短補長、得不償失。

    場上看起來萊切斯特城的攻勢很猛,進攻一次接一次,射門一個接一個,但真正有威脅的射門根本沒有。

    隨著比賽時間流逝,他們的進攻打的越來越急躁,威脅反倒越來越小,反倒是德比郡趁著機會打出了幾波頗有威脅的推進。

    眼看時間越來越少,萊切斯特城球員都有些不配合了。

    他們看不到勝利的希望,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運氣上,于是他們開始各自為戰,不少球員拿到球就自己去突破、過人,或者來上一腳靠運氣的遠射,完全想靠個人能力來改變些什麼。

    這樣的進攻威脅自然不大。

    不僅僅是萊切斯特城場上球員急躁,他們的教練亞當斯也同樣急躁,在比賽進行到八十分鐘時,亞當斯連續換上兩名前鋒,希望能最後一搏尋找機會。

    可他的做法只能讓球隊更加沒機會。

    在第八十六分鐘的時候,德比郡用一波簡單的快速推進,直接把球長吊到了禁區里,雷特後插上搶點,利用頭頂把球再次送入萊切斯特城大門。

    2:0。

    比賽到這里就等于是結束了。

    雷特的第二個進球直接扼殺了萊切斯特城的一切希望。

    盡管亞當斯一直在場邊大呼小叫,為球隊的局勢擔憂不止,但這根本對比賽毫無作用。

    萊切斯特城敗了。

    ……

    “恭喜德比郡贏下了比賽!他們戰勝了聯賽第二的萊切斯特城,在普萊德球場全取三分!”

    阿爾非欣喜的宣布比賽結果時,特別咬中了‘聯賽第二’幾個單詞,在英甲能贏萊切斯特城的球隊真不多,能打贏聯賽第二對德比郡而言也是一種榮譽了。

    他還不忘諷刺萊切斯特城主教練亞當斯幾句。

    “在比賽開始前,亞當斯說過要在普萊德球場全取三分,看他的樣子根本沒有為比賽擔心,或許他是覺得比賽會毫無懸念。”

    “他猜對了!”

    “比賽是毫無懸念,但結果卻是要倒過來,德比郡贏下萊切斯特城毫無懸念,亞當斯面對萬勝輸的毫無懸念……”

    阿爾非諷刺的說著。

    他話中落井下石的意味十足,可誰讓他是普萊德球場的主播,誰讓他是德比郡支持者--一名忠實的德比郡球迷呢?

    媒體席上的德比郡主流記者們的心情就有些沉重了。

    當他們看到雷特梅開二度,打進第二個進球的時候,就知道比賽已經沒有懸念了,可直到比賽結束,他們都還愣愣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看著主裁判吹響全場比賽結束的哨聲,他們的心情變得更加沉重了。

    整場比賽他們都希望萊切斯特城能快點進球,最好能多進幾個,早早確立勝利優勢,可最終萊切斯特城連一個球都沒能打進,德比郡反倒進了兩個球。

    他們相當煩悶。

    他們可不是萊切斯特城球迷,支持萊切斯特城只是因為他們的對手是萬勝的德比郡。

    德比郡輸掉比賽,他們就能繼續幸災樂禍,就證明他們對德比郡形勢的判斷是正確的,他們巴不得看到萬勝倒霉,看到德比郡輸球,到時候他們就有話說了。

    但德比郡取得了勝利。

    不止是勝利,而且還是面對聯賽第二的勝利,這樣一個勝利足以抹平之前兩場不勝的成績,可不是哪支球隊都能戰勝萊切斯特城的,德比郡勝利了,單單這一點就足以證明萬勝是個有能力的主教練。

    這個中國教練有能力?

    如果換成其他人執教,他們一定會大肆進行報道,萬勝就不一樣了,這家伙和他們的矛盾已經根深蒂固,他們之間不可能和平相處,而現在的德比郡取勝了,他們就成了失敗者。

    這怎麼能行呢?

    德比郡主流媒體記者們臉色都不好看,他們臉上的苦相比旁邊的萊切斯特記者們更多,就好像他們才是完全支持萊切斯特城的媒體,一個個都是萊切斯特城最忠實的球迷。

    看著2:0的結局,他們為賽後的報道擔心不已。

    若只是單單一場比賽,他們還會說‘狗屎運’,但先是取得五連勝,現在又戰勝了聯賽第二,這個說法已經站不住腳了,只有腦子沒問題的人就都能知道,這個中國教練確實是個有能力的人。

    可他們能這麼說嗎?

    不少記者想到這些就直嘆氣,可他們還是有點安慰--至少這個中國教練是不出席新聞發布會的,他們不必面對被直接拒絕回答的‘屈辱性’采訪。

    此時迪亞馬雷斯在這些記者心里,反倒是有些可愛了。

    只不過,‘可愛’的迪亞馬雷斯沒有出現在賽後新聞發布會上,德比郡主流媒體記者等來的是那張讓他們難受的臉孔。

    萬勝。

    比賽結束後,萬勝回了一趟更衣室,然後就直接去了新聞發布會現場。

    當他走進新聞發布會現場的時候,本來嘈雜的會場出現了一瞬間的安靜,只是一瞬間,但也足以說明記者對萬勝出現的驚訝了。

    那些其他地區的媒體,都被德比郡的同行們告之這個中國教練不會出現來參加新聞發布會,理由就是‘生病’,之前萬勝一直以這個當做借口,至于哪里生病就沒有答案了。

    可任何德比郡主流媒體記者都知道那不過是個借口而已。

    他們希望萬勝繼續找借口不來。

    但他們注定失望了。

    萬勝來了,他面帶笑容出現在會場門口,那樣子哪里有什麼病痛,完全是精神颯爽,他看著會場中的媒體記者們,笑眯眯的走向主席台上的座位。

    那樣子很和善。

    不過德比郡媒體看來就是‘小人得志’了!

    “你不是生病了嗎?”有記者怨念道。

    萬勝爽快的答道,“病已經好了。”然後指著那名記者繼續道,“我記得你,你是《德比郡體育報》記者,哦?你的同事布魯克森沒有來?真遺憾,但我還是要對你說一句,我不接受《德比郡體育報》的采訪。”

    那名記者被堵的尷尬坐下,听著周圍同行給那些外來記者針對自己解釋著原因,好像一瞬間他成了全場人嘲笑的對象。

    他漲的滿臉通紅,憤怒的盯著萬勝。

    萬勝卻一直微笑,就像是個禮貌的紳士,但在德比郡主流媒體記者眼里,那樣子是要多可惡就有多可惡。

    但萬勝一點都不在乎。

    他不喜歡面對這些沒事挖苦諷刺自己,純粹屬于敵對陣營的記者,但現在他的勝利者,面對這些人心態就不同了。

    他是勝利者,他有理由享受勝利。

    在這里這些記者也是他作為勝利者的權利之一。

    接下來萬勝很有風度回答記者問題,但這些問題都是針對人的--以《德比郡體育報》為首的所謂主流媒體記者休想從他這里得到任何一個問題的答案,而其他媒體記者全都是‘友好人士’,他會耐心的回答每個問題,頗有點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意味。

    其他媒體記者全都笑看了花。

    德比郡主流媒體記者則感覺呆在現場都是一種煎熬。

    他們忽然意識到,他們和這個中國教練的戰爭,並沒有絕對佔據上風,恰恰相反的是,他們是處在下風中,而且戰爭還會持續不斷。

    這將會是一項長期的工作。

    他們唯一扳回劣勢的希望,就是抓住對方的失誤。

    可至少現在對方沒有失誤,所以他們只能一直處在下風,根本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而且看這場比賽德比郡的表現,再加上德比郡現在的成績,至少保級應該沒有多大問題了。

    也就是說,這個中國教練很可能和德比郡續約。

    本賽季結束後,還有下一個賽季,他們不止處在戰爭的下風,而且戰爭也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他們不知道還要忍耐多久呢……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