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七十五章原則

第七十五章原則

    早上,德比郡更衣室的氣氛有些緊張,莫瑞斯等幾人聚在一起,正低頭小聲說話。他們的臉色都不好看。

    那篇報道不少人都看到了,他們自然也不例外。

    里面的內容簡單說來就是《德比郡體育報》借用這件事來詆毀萬勝,甚至提出什麼‘德比郡該在夏天重新找個教練’雲雲。

    對球員來說,他們更在意的是媒體前面所說。

    萬勝‘任人唯親’,只有和萬勝親近的人才能出場比賽?這讓一眾經常出場的球員非常不滿,他們可不認為自己是因為和萬勝親近才獲得出場機會的,能首發出場比賽,肯定是因為自己的實力足夠,對球隊能有幫助,比其他同位置球員表現更好。

    這篇報道采訪可謂是惹了眾怒。

    雖然報道中沒有提及球員的名字,但大家想想平日就能知道具體是誰接受的采訪,能說出這些話,不論如何,邁克爾-約翰遜都脫不了關系。

    冷靜下來的人,能想到邁克爾-約翰遜只是朝記者抱怨幾句,發泄一下心中的郁悶,不冷靜的根本無法理解邁克爾-約翰遜的做法。這樣接受采訪,給媒體記者把柄,讓他們攻擊萬勝,純粹是損人不利己,到底有什麼用處?

    當邁克爾-約翰遜走進更衣室,準備開始一天的訓練時,迎接他們的就是怒氣沖沖的費丁南、莫瑞斯等人。

    “約翰遜!”費丁南朝邁克爾-約翰遜大吼了一聲。

    邁克爾-約翰遜愣了下,然後問道,“怎麼了?”

    “怎麼了?”費丁南拿起桌上的報紙,一把扔了過去,“這篇報道里提到的幾個德比郡球員,肯定有你吧!?”

    平日里,球隊相處的不錯,大家都是隊友,有主力、有替補,能上場的、不能上場的,不論如何大家的關系都不會搞得太僵,但現在費丁南一點也不掩飾怒火。

    “什麼報道?”邁克爾-約翰遜腦子有些發蒙。

    “別裝傻!”費丁南怒道,“你說我們首發出場是因為和教練關系親近?這是你說的話吧?你不敢認?”

    費丁南兩句話就說出了大家的心思。

    說其他人首發出場是和教練的關系親近?說這話的人肯定是之前格雷戈里執教時的主力,到萬勝執教後很難出場,這樣的球員有,但不多,邁克爾-約翰遜就是一個,而且以他平日的作為,這件事肯定和他有關。

    報道中說了什麼還是小事。

    關鍵是這件事本身,球隊的內部的事情,就算有什麼抱怨也是球隊內部解決,這在職業足球圈子里是潛規則了,到外面面對媒體記者,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每個人都很清楚。

    雖然沒有明確規定過,但大家都默然遵守。

    就算心里有什麼想法,可以直接去和教練說,和隊友說,甚至和教練、隊友大吼大叫,也只是球隊內部的問題,但說給媒體听就不對了,更何況,邁克爾-約翰遜說的事情純粹惡意揣測,還得罪了這許多人。

    大家都對邁克爾-約翰遜非常不滿,他們樂得在旁邊看著事情發展。

    約翰遜打開那張報紙,看了看內容,臉色有些尷尬,他旁邊正站著艾達姆-博德,兩人對視一眼,約翰遜立刻反應過來,立刻否認,“絕對沒有,這和我無關!”

    “狗屁的無關!”莫瑞斯也站出來,吼道,“是誰做的,大家心里都有數,你不承認也沒用!”

    “你怎麼就確定是約翰遜做的?”艾達姆-博德反問道。

    “你還敢說話?我看這事肯定和你也有關系!”莫瑞斯指著艾達姆-博德吼道,“這里面可是說有幾個人,肯定是你們干的。”

    “你可別瞎說。”艾達姆-博德有些色字內斂。

    “就是你們干的,你們怎麼能這樣說,那些媒體就純粹是想借這事來詆毀萬勝先生,這麼做對你們有什麼好處?”雷特也忍不住站出來質問道。

    “小子,你說什麼!?”約翰遜立刻瞪眼呵斥。

    要說對莫瑞斯、費丁南的質問,約翰遜等人還顧忌兩人在球隊的地位,但雷特就屬于更衣室的‘小輩’,他們要是面對雷特都露怯,以後在球隊就不要混了。

    可沒想到雷特寸步不讓態度強硬。

    “球隊肯定是能保級了,但你們已經不是主力。你們就想借媒體的手,把萬勝先生趕出球隊,我告訴你們,你們這是在做夢,無論如何我們也會支持萬勝先生繼續擔任球隊主教練!”雷特的話鏗鏘有力。

    莫瑞斯、費丁南等人也跟著點頭,堅定的站在雷特身後。

    不少人自覺走過來站在雷特這邊,還有幾個人站到了邁克爾-約翰遜那邊,他們都是現在在球隊混不好的球員,自然會希望萬勝離開球隊。

    更衣室分成了兩派,論人數來說,顯然雷特那一邊更多一點。

    誰也沒想到的是,曾經經常出場,現在卻一直得不到出場機會的伊萬-克魯也站到了雷特身後。

    “克魯,你干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只要那個中國人在球隊一天,你就沒辦法出場比賽嗎?”約翰遜忍不住問道。

    其他人也看過去。

    只見伊萬-克魯無所謂的聳聳肩,道,“我相信先生。”這一句話抵住了所有一切。

    看到伊萬-克魯的態度以及對面的一群人,再左右看看身邊有數的幾個人,約翰遜的臉色不太好看了,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犯了個錯誤。他本來以為平日訓練那麼艱苦,肯定有很多人不喜歡那個中國人,可沒想到大家都會支持他。

    他似乎在這支球隊呆不下去了。

    ……

    最終雙方也沒有真在更衣室打起來,在眾人的怒視下,約翰遜等人選擇了沉默。

    可當來到訓練場,看到萬勝手里拿著張報紙,臉色嚴峻的神情時,大家就知道這件事還沒完。

    萬勝用眼神掃視著所有人。

    平日里,萬勝在大家面前很和煦,就算觀看訓練臉上都帶著微笑,給人很好親近的感覺,但在應對比賽、講解戰術、指揮訓練等時候,他又會非常嚴肅。

    當看到萬勝臉上的他嚴肅表情,大家都知道肯定是有事發生。

    現在能有什麼事?

    很多人立刻懂了,他們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邁克爾-約翰遜等人。

    萬勝沒在乎球員的眼神,他把那張報紙展開到報道的那一頁,手指用力點這報紙上的文字,鄭重的看著大家,開口說道,“我不知道你們中是哪幾個人向媒體訴苦,說了這些東西。”

    “我也不想知道。”萬勝接著道。

    听到這話大家都有些奇怪,不想知道?難道萬勝不是來詢問的?那這是做什麼?

    只听萬勝繼續道,“過去我沒有強調過球隊的紀律,這是我的疏忽,但今天借著這個事,我要強調一點。”

    “球隊的任何人,都不允許把球隊內部的事,說給外面的記者听,這其中也包括你們對球隊的想法、看法等等,所有的一切。我只想听到外面的媒體,說德比郡的好話,而不想听到任何壞話,你們懂了嗎?”

    “你們平日生活、訓練,一切關于球隊、關于俱樂部的事情,都可以單獨說給我听,我會認真的听,然後一起解決問題。”

    “但我不想听到媒體上任何談論球隊內部的事情。你們以為利用媒體向我施壓,就能得到什麼好結果嗎?那你們就錯了!之前那些媒體說我什麼,你們都很清楚,我一點也不在乎,多出這麼一條也根本沒關系。但我不想你們牽扯其中,這會讓球隊內部出現問題。”

    “這篇報道有一個地方說的很對,很多球隊會因為內部問題,而影響到整個球隊的成績。我希望所有人能團結一致,不要因為個人的一點想法就影響到整個球隊。”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如果我再听到類似的東西,千萬別讓我知道是誰……”萬勝臉色顯得異常凝重,“對尼科-赫茲格只是小懲,我可不在乎你們的狗屁職業生涯。”

    ……

    萬勝凝重的對球員們警告了一番,也沒有再去追究。

    他也確實沒想過于追究。

    這件事嚴重就在于把對他的不滿透露給媒體,其他都是內部的事情,有球員不能出場對自己不滿是很正常的,任何教練也不可能讓所有球員都滿意,畢竟首發只有那些位置,球隊有主力就有替補。

    而自己不讓他們出場也很正常,這就是職業足球,沒能力肯定沒辦法出場。

    萬勝早就有了打算。

    夏季轉會已經快要開始了,到時候實力不夠、不符合戰術要求的球員就直接放到轉會市場,把他們換成俱樂部所需要的資金,他們到了其他球隊有球可踢,自己還能利用這筆錢,夠買一些需要的球員。

    就是這麼簡單。

    不過在這件事上,萬勝覺得也有自己的原因,他確實沒有說過球隊的紀律問題,那幾個球員犯了一次錯,還是可以原諒的,但機會只有一次,如果再犯那就不能原諒了。

    最後和大家說的那句話,可不僅僅是威脅。

    在球隊的威嚴上,萬勝可不容許任何人挑釁,他巴不得有人再來挑釁他的威嚴,那樣他就有了立威的機會。如果沒人再犯,當然也無所謂,你好我好大家好,他也可以接受。

    這就是萬勝做事的原則。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