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七十八章保守

第七十八章保守

    波特曼路球場的比賽已經開始了。

    賽前不少媒體報道兩支球隊,都特別提到了德比郡主場兩球戰勝萊切斯特城,萊切斯特城是聯賽第二,聯賽第二可不是哪支球隊都能戰勝的,所以不少人對德比郡都非常關注,他們想看看這支由年輕中國人帶領的球隊,在面對伊普斯維奇時,會不會有什麼特殊的表現。

    結果是令人失望的。

    比賽才剛剛開始,德比郡就擺出了一幅全力防守姿態,除了前鋒波頓-雷特外,其他所有人都龜縮在自己半場,看樣子根本就不想進攻。

    “又是防守!”

    “他就不能拿出點新東西!”

    “那個中國人也不會別的了,他就想依靠防守守住球門,但這場比賽的對手可是伊普斯維奇!伊普斯維奇是防守穩重的球員,在老帥祖-萊爾的帶領下,他們會踢的很穩重,不會發起貿然進攻……那麼我們可以想象,兩支防守的球員,誰也不會主動進攻,這肯定會是一場無聊之極的比賽……”

    “不過德比郡確實耗得起,他們的保級形勢還不錯,他們不怕輸球。只不過這個中國人的戰術就讓人有點失望了。”

    “除了防守,他還會干點什麼?”

    一群記者在媒體席上說著,一個個化身足球專家對比賽繼續詳細分析,大體的意思就是德比郡的打法令人失望,他們的主教練,年輕的中國人萬勝沒有新鮮花樣,只會防守雲雲。

    這是大部分記者的看法。

    這個‘大部分’,就是德比郡和伊普斯維奇的媒體記者。以《德比郡體育報》為首的主流媒體自然不會支持萬勝,無論萬勝怎麼做,做的有多好,但他們是敵對的,所以他們肯定會挑毛病;伊普斯維奇的媒體自然支持伊普斯維奇,他們也覺得德比郡實在沒什麼出奇的,居然直接選擇防守,這真的是太保守的。

    不過在中立媒體記者看來,這些人的想法真是不可理喻!

    這可是波特曼路球場,伊普斯維奇的地盤,一支只能將將保級的球隊,來到聯賽第七的主場,選擇防守有什麼可奇怪的?

    更何況,真說起來伊普斯維奇也很保守啊……

    在波特曼路球場,他們自己的地盤上,他們的陣型也沒有拉開,打法也同樣非常保守,雖然從開場就是伊普斯維奇在進攻,可顯然他們並沒有全線壓上,每一次進攻也只有半數球員到前場而已。

    真要說保守,伊普斯維奇絕對跑不了!

    ……

    德比郡球員可不知道媒體記者怎麼說,他們也不在乎,他們在乎的是教練的戰術布置,在乎的是教練強調的防守,在乎的是比賽勝負。

    所以他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比賽難看不難看,他們一點不在乎,能取得勝利,比什麼都重要,所以在比賽一開始,他們就全都龜縮在半場里,就等著伊普斯維奇來進攻。

    教練說了……

    “我們就防守,死死守住球門,如果他們不全線壓上進攻,我們就一直防守……”

    “反之,如果對方全線進攻,到時候我們就掌握了反擊的機會!”

    兩隊都是以防守為主的球隊,要是依靠正常推進想要進球是在太困難了,所以推進進攻什麼的,根本不用考慮,隨便踢踢就行了,重要的還是在半場守住球門。

    大家都很清楚該做什麼,所以德比郡全隊牢牢守住半場,根本不會貿然過中線。

    伊普斯維奇方面。

    祖-萊爾同樣叮囑了球員們要注意防守,他知道德比郡也是一支擅長打反擊的球隊,那麼就一定不要給他們反擊的機會,後場時刻要有足夠多的球員,這樣突然被斷球也不怕防守出現漏洞。

    伊普斯維奇一直在進攻,但他們時刻警惕著德比郡的反擊。

    兩年的時間,足夠祖-萊爾把防守的概念刻印到每個伊普斯維奇球員的腦子里,他們都想著防守,每個球員都遵從老帥的布置,所以他們根本沒有大舉壓上去進攻的心思。

    同樣的,德比郡球員也很有紀律性。

    萬勝很清楚,不能給伊普斯維奇任何機會,假如讓伊普斯維奇先進一球,他們就很難戰勝伊普斯維奇了。如果有選擇的話,他寧願不進球,也不會冒然給伊普斯維奇好機會。一次冒進或許沒什麼,但對方一個進球足以決定比賽勝負了。

    兩隊球員都是這樣,比賽場面就可以想象了。

    伊普斯維奇同樣不擅長進攻,更何況,他們還有多半心思在注意德比郡的反擊上,比賽場面真是讓人昏昏欲睡。

    觀眾席上。

    比賽前三萬球迷的呼聲還讓球場充滿火熱呢,隨著比賽的進行,球迷的呼聲越來越小,就連最純正的伊普斯維奇支持者們,也有些懶得看比賽的感覺。

    這比賽實在是……沒意思!

    更別說那些不怎麼純正的伊普斯維奇球迷,以及一些中立球迷了,他們甚至在看台上閑聊起來,內容和兩隊的比賽毫無關系。

    相比之下,德比郡球迷倒是大多認真的看比賽。

    因為德比郡是處在被動中的,他們也會為德比郡球迷擔心,這點擔心反倒讓他們看比賽更認真一些。

    但他們沒有抱怨球隊的打法。

    和那些中立媒體的想法一樣,要知道德比郡的對手可是伊普斯維奇,排在聯賽第七的球隊,這里又是波特曼路球場,德比郡選擇防守是很正常的,而且那個中國人帶領下的德比郡本來就擅長防守。

    他們也希望球隊打出精彩,但他們更在意勝負。

    如果這場比賽能取得勝利的話,德比郡就能夠提前兩輪保級,這對德比郡來說是當前第一重大的事情!

    相比之下,比賽難看一點就不算什麼了。

    ……

    伊普斯維奇主教練祖-萊爾坐在教練席上,看著場上的比賽,滿是皺紋的臉上,雙眼間多了兩條深痕。

    老帥對比賽擔心起來。

    執教過這麼多球隊,經歷過這麼多比賽,現在他已經老了,很難像是年輕人一樣,有敢于去拼的精神,他更在意的是球隊的穩定,比賽的穩定,他也知道自己的戰術風格過于保守,但他始終相信一步步向上,穩穩向前才是最好的。

    所以他安排的戰術依然選擇了保守。

    即便這里是波特曼路球場,他也希望球隊能夠穩穩的去比賽,不要貿然大舉進攻,不給對方任何機會。

    他不怕對方反擊。

    他已經布置好了所有針對對方進攻的策略,如果對方突然找機會反擊,或者推進壓上,球隊的後防足夠去限制對方,這樣反倒是他們的機會。

    他最擔心的反倒是對方不進攻。

    就像現在,對方根本沒有一點進攻的意思,完全是在做防守,那樣子就好像在說,“我們就是要守住球門,進攻什麼的,一點都不重要”。

    面對這樣的對手,祖-萊爾就猶豫不定了。

    大舉進攻?那等于踩進了對方的陷阱里。

    就這樣繼續比賽?可只依靠前場幾個球員,想攻破擅長防守的德比郡球門,真有點太困難了一些,估計真要上帝幫忙才能有進球了。

    這不是他對球隊前場沒信心,實在是他對球隊太了解了。

    伊普斯維奇的前場,並沒有才華出眾的球員,兩個前鋒再包括兩個邊前衛,最大的優點就是速度快,其他就都很一般了。但面對穩穩收縮防線的德比郡,速度快並不是優勢,前場有限的區域,根本讓他們施展不開。

    現在怎麼辦呢?

    祖-萊爾不由得轉頭看了一眼德比郡教練席,那個年輕的中國人正翹著二郎腿觀看比賽,看樣子好似對比賽一點都不擔心。

    他也不該擔心。

    祖-萊爾知道,比賽已經變成了一場耐心的比拼,誰更想獲得勝利,誰忍不住先想進球,近而展開大舉進攻,那麼誰就會處在下風,到時候誰勝誰負就要看運氣了。

    他考慮了半天,看看時間比賽也只剛不到二十分鐘,最終還是嘆了口氣。

    還是……先這樣吧。

    ……

    萬勝翹著二郎腿坐在教練席上,口中還嚼著口香糖。

    他並不擔心球隊。

    在比賽之前,他仔細分析過很多伊普斯維奇的比賽,發現伊普斯維奇是很保守的球隊,再加上他們有一位年過六十的老帥,現在這種比賽狀況早在他的預料之中。

    伊普斯維奇擅長防守,前場球員的能力只一般,所以他也同樣不擔心自家球門。

    現場場上這支德比郡,在足球訓練大師的排兵布陣系統里,防守評價並不太高,但也達到了73,他派出了更擅長進攻的伊萬-克魯、威爾伯格、萊昂-奧斯曼頂替了更擅長防守的里希-費丁南、維森特等人,所以防守評價數值稍稍降低了一些,但他相信全線防守也足以抵擋伊普斯維奇半支球隊的攻勢。

    足球比賽,是兩隊教練的斗智斗勇。

    他認真分析了祖-萊爾作為教練的一生,認真分析了伊普斯維奇很多比賽,就已經想到了伊普斯維奇會采用什麼樣的戰術,這是一種賭注,但至少暫時他賭贏了。

    他不擔心伊普斯維奇不大舉進攻,德比郡沒有反擊機會,反倒有些擔心他們這樣做,因為73點的防守評價並不十分多,若是對方大舉進攻的話,也許球門就真有危機了。

    可對方沒有這麼做,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他喜歡這種感覺。

    作為足球教練,掌控球隊、掌控比賽是一種感覺,他不希望任何事情脫離自己的掌控,現在對方的戰術布置都在掌控中。他就能放下心思去觀看比賽,就像是普通球迷一樣,他甚至還有心情和旁邊的迪亞馬雷斯隨便聊聊,開開玩笑。

    攝像機鏡頭指了過來。

    這是東部薩福克郡的電視台,作為地區性的小電視台,他們只直播東部薩福克郡球隊的比賽,伊普斯維奇也是其中一支。

    看到德比郡的年輕中國主帥,正和助理教練玩笑的說著什麼,解說員布朗不屑道,“這個中國教練還真是淡定,看他的樣子一點都不為比賽擔心,但他還能保持這樣多久呢?場上可是伊普斯維奇佔據優勢……”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