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七十九章決勝的時刻到了

第七十九章決勝的時刻到了

    接下來的比賽證明,東部薩福克郡的電視台解說員布朗對比賽形勢的判斷並不準確,比賽並沒有向著他所說的方向發展。<

    半場時間都快過去了,伊普斯維奇還是沒能攻破德比郡球門。

    直到這時,萬勝也依然穩穩坐在教練席上,他的神情仍顯得非常輕松。場上德比郡面對伊普斯維奇一**的進攻,一直在被動的防守,但萬勝的臉色都沒變過,他一直就這麼看著,仿佛場上的比賽和他無關一樣。

    這不是德比郡的防守做的有多好,而是伊普斯維奇仍然沒有放開陣型去進攻。

    半場比賽就要過去了。

    伊普斯維奇進攻了四十幾分鐘,但他們也同樣警惕了四十幾分鐘,可那根本沒什麼作用,因為德比郡似乎根本沒有打進攻的意思,就一直在防守、防守,在進攻中的投入根本沒增加過,別說反擊,就算正面推進,德比郡過中線的球員都沒有超過四名球員的時候。

    伊普斯維奇面對德比郡如此謹慎的防守態度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們在場上比賽的球員,都恨不得攻入德比郡半場,拼力去進攻,可想想賽前主教練祖-萊爾的布置,他們還只能忍著,隨時提防對方的反擊。

    其中有不少伊普斯維奇球員倒是覺得祖-萊爾做的很對,比賽快過了一半,他們也對對面的球隊有些了解了,這支球隊的前場球員,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在防守,但偶爾的進攻中,他們也能看出對方能力不錯。

    如果給他們好的反擊機會,也許比分就能直接改寫。

    他們不能給對方任何機會。

    可這樣的心態不能幫助他們取得比分上的領先,他們必須要進球才行,這樣一想,他們也不知道具體該怎麼做,只能按照教練的布置去踢比賽,好在上半場就要結束了,他們也不用為此糾結多久。

    老帥祖萊爾坐在椅子上,靜靜的看著比賽。

    現在的他和開場時的神態、動作幾乎都沒有任何改變,認真盯著球場、眉頭微皺,整個上半場他都這樣做,不過現在他已經下了決定,眉頭皺的就沒那麼嚴重了。

    他下的決定就是--決戰在下半場!

    從開場十幾分鐘開始,老帥就糾結著要不要大舉進攻,可最終他還是沒有下定決定,這個決定不好下,因為一旦展開進攻,就可能給對方機會。

    兩隊的比賽來說,一個進球足以決定勝負。

    他不能輕易下決定。

    老帥認真考慮一番後,覺得早早的去放開陣型進攻,對球隊是很不利的,萬一給了對方機會,丟一個球的情況下,球隊再想追回來就很困難了,甚至還可能一直給對方機會;假如進球的是自己一方,那剩下的時間還有很多,對方還是有機會扳平比分的。

    當然,反過來說,早下決定也有好處。

    先進球的話,球隊的機會就更大一些,先讓對手進球,球隊也有更多時間扳平比分……既然如此,就在下半場決定勝負吧。

    老帥還期待著球隊能創造奇跡,依靠現在的進攻強度拿下一個進球。

    看德比郡也沒有進攻的意思,有多少時間都是伊普斯維奇在進攻,機會也都是伊普斯維奇的,時間越多機會也就越多,萬一……就能進一個呢?

    ……

    萬勝也大概了解祖-萊爾的想法,不過他根本不在乎。

    伊普斯維奇若是真能憑借這樣的進攻就打進一球,那也是球隊運氣不好,畢竟沒有百分之百能獲勝的比賽,任何比賽都是有輸球可能的。

    他只是個教練,不是神仙,不可能控制一切因素。

    但至少伊普斯維奇不進球的概率,要比進球的概率小的多,這就已經足夠了。

    上半場很快過去,伊普斯維奇到最後也沒有進球,兩隊戰成0:0平,一起離開球場,各自走回更衣室。

    萬勝早早的就等在更衣室了。

    看著一個個球員圍過來,萬勝贊揚了大家的表現,“上半場大家干的不錯,我們守住了球門。不過這只是剛開始,我說過,決戰要在下半場。”

    他雙眼掃視著一眾球員。

    大家都仔細听著。

    “對方攻了半場沒有進球,但我們決不能大意,你們能看到,實際上他們並沒有用盡全力去進攻,他們的兩個邊後衛很少攻上來,很多時候,他們的中場球員都留在後面,根本不壓上來……”

    听到萬勝的說法,大家想想都點點頭。

    他們守住了半場,還真有點小看伊普斯維奇。半場比賽里,對方連有威脅的射門都很少,除了一次角球時的頭球外,他們就沒有威脅球門的射門。

    可听了萬勝的話,他們才醒悟過來。

    不是己方防守有多好,而是對方根本沒有放開了進攻,想想也知道,每一次對方進攻,他們都佔據了人數優勢,防守起來得心應手,而對方的後衛根本不上來,就算進攻不利也不壓上來。

    想到這里他們頓時冷汗淋灕。

    如果不是萬勝提醒,等下半場對方真的放開手腳來進攻,他們再大意的話,也許一波進攻就能制造出進球了!

    看到球員們的表情,萬勝滿意的點點頭。

    他提醒大家,就是不要讓他們有大意的想法,只要他們醒悟過來就好。

    萬勝頓了一下,接著說道,“我們下半場仍然要防守。我要再次提醒,一定不要貿然去前場,注意看我的手勢,決定勝負幾分鐘就夠了。”

    “訓練時,該怎麼做,我就不再強調了。”

    說完萬勝指著窗口,窗外正對的方向正是德比郡球迷所在的看台,“看看那些球迷,他們都是來和我們一起慶祝保級成功的。他們希望看到球隊勝利,希望看到球隊提前兩輪保級成功,所以他們隨隊來到了這里。”

    “只要能戰勝他們,我們就能夠提前保級。結果如何都在你們,你們是想在幾十分鐘後,和球迷一起慶祝,還是帶著遺憾失望回到德比郡,繼續準備下一場比賽呢?”

    萬勝頓了一頓,看到不少人斗志十足,欣慰的點點頭。

    ……

    中場休息時間,報道比賽的媒體也在談論比賽。

    上半場比賽真是讓人昏昏欲睡,造成這樣的結果,原因在兩隊身上,但必須承認的是,德比郡比伊普斯維奇踢的更加保守,他們幾乎只防守,在進攻中根本不肯投入多少精力。

    談到兩隊的比賽,不少媒體倒是有中立的評價。

    就算支持伊普斯維奇的媒體更多一些,但一個上半場已經能說明很多東西,盡管伊普斯維奇也在不斷進攻,但他們並沒有放開手進攻,即便面對實力弱的德比郡,又是主場作戰,他們依然是那支保守的伊普斯維奇,沒有變化。

    那麼到了下半場會怎麼樣呢?

    “也許兩隊會繼續這樣下去,但不可否認的是,兩隊都很想贏球,也許下半場會有不同,希望兩個教練都能讓球隊放開手去比賽,否則球迷真的要睡著了……”

    當然媒體的說法很難影響到兩位主教練。

    不管是萬勝還是祖-萊爾都是希望球隊能勝利,正是帶著這個目的,才踢的保守,至于比賽好不好看,那在他們看來一點都不重要,好看的比賽無法帶來升級機會,也無法帶來提前兩輪保級的成績,勝利才是最重要的。

    祖-萊爾的想法也很簡單。

    那就是先這樣,實在不行就放開手拼上一把。

    伊普斯維奇必須取勝,否則戰平這場,就等于積分落後兩分,諾丁漢森林可不會停留在原地,想爭取進聯賽前六,光指望對手失誤是沒用的,同時還要保證自己不失誤才行。

    祖-萊爾有心思拼上一把,但絕不是下半場開場。

    于是下半場開始後的比賽就可以想象了,那完全和上半場同出一轍,根本沒有任何變化,伊普斯維奇的進攻仍然不急不慢的,德比郡的防守仍然很穩固。

    眾多媒體和球迷都相當失望。

    他們把兩支球隊的主教練都罵了個遍,但也沒有絲毫作用。祖-萊爾還是穩穩的看著比賽,老帥的動作和表情都沒有任何變化;萬勝則是站在了場邊,不過看樣子他可一點沒有讓球隊試圖加強進攻的意思。

    二十分鐘很快過去了。

    兩隊的比分仍然是0:0,場上的比賽仍然是那副樣子。

    到這時,就連伊普斯維奇的本地球迷都沒心思看比賽了,很多球迷都在干自己的事情,就好像他們不是來看比賽的,是來波特曼路球場放松心情的。

    媒體席上的記者也談論著。

    “比賽可真沒意思。”

    “估計就這樣結束了,兩只烏龜……”

    “太沒意思了。”

    “這怎麼報道?說伊普斯維奇和德比郡都防守了一場?然後0:0握手言和?”

    “看樣子是的……”

    就在媒體記者談論的時候,伊普斯維奇主帥祖-萊爾終于有了動作,只見老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徑直走到場邊,看動作一點也沒有老邁的意思,反倒比很多年輕人精力更旺盛。

    攝像機立刻指了過去。

    祖-萊爾專注的看著球場,隨即右手向前用力一揮。

    媒體記者立刻驚呼,“萊爾先生是在做調整嗎?伊普斯維奇要拉開陣型展開進攻了?”他們猜測著。

    全場所有人立刻精神起來。

    祖-萊爾的動作估計只有伊普斯維奇的球員才能讀懂,但接下來的比賽告訴了大家,他們的想法是正確的。

    祖-萊爾揮手之後就回到了教練席重新做好,但場上伊普斯維奇的進攻明顯加強了,他們的中場球員全線壓上,兩個邊後衛也攻了上來,很顯然伊普斯維奇加強了攻勢。

    媒體席上的記者逐漸高興和活躍起來。

    他們看到了祖-萊爾的動作,看到了伊普斯維奇攻勢的加強,他們都能想到伊普斯維奇是要奮力一搏了。

    然後他們看到德比郡防守也跟著出現了危機。

    隨著伊普斯維奇攻勢加強,德比郡那兩條看著很穩固的防守陣型,幾次都被穿透,隨之足球連續幾次攻入德比郡禁區里,伊普斯維奇前場球員也獲得了兩次威脅射門機會。

    德比郡也有斷球。

    但他們的斷球還沒有傳到前場球員腳下,就被伊普斯維奇再次反搶回去,他們剛想要進攻就被截斷,他們又只能回撤再次穩固陣型防守,可他們看似穩固的防守似乎一點也不穩固,伊普斯維奇在大舉壓上後,進攻很容易穿透他們的防線。

    “這樣下去,要不了多長時間,伊普斯維奇就要進球了!”有記者信誓旦旦的說道。

    “不過沒想到德比郡的防守這麼差,伊普斯維奇一壓上,他們的陣型就亂了。”

    “他們只是做個樣子,欺騙了伊普斯維奇,實際上,他們的防守也做的不好,而且他們只會防守……”又有記者譏笑道。

    “是啊是啊,全場都沒看到他們進攻。”

    “這下伊普斯維奇要贏球了!”

    “萊爾先生不虧是老帥,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決斷力的,不像是那個中國人,他根本什麼也不做,只想依靠防守拿到一分。”

    “伊普斯維奇也擅長防守,那個中國人肯定是沒辦法了!”

    “就靠防守,還想贏下比賽,這下萊爾先生要給他個教訓了。輸掉比賽也就罷了,比賽還踢的這麼丑陋,我看那個中國人還能說什麼!”

    一群記者看著伊普斯維奇的進攻,幸災樂禍的不斷說著。

    ……

    只幾分鐘,伊普斯維奇就頻頻制造威脅。

    媒體席上的記者說的不錯,德比郡想依靠防守守住球門確實不容易,現在場上的比賽就是這樣,德比郡的防守在伊普斯維奇的全線進攻下,有點要奔潰的意思。

    萬勝也站了起來。

    就在剛才伊普斯維奇又獲得了一次射門機會,他們的12號一腳射門貼著橫梁飛出底線,看著這個射門,萬勝狠狠的捏出一把冷汗。

    他坐不住了。

    萬勝毫不猶豫的走到了場邊,他很清楚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

    也差不多了。

    決勝的時刻到了!

    ……

    伊普斯維奇的進攻相當猛烈,看台上的球迷和媒體席上記者,都在關注著比賽,根本沒人注意到萬勝,直到萬勝走到場邊站定,才有媒體意識到德比郡的年輕中國主帥似乎是要做點什麼。

    攝像機鏡頭指了過來。

    “他是要干什麼?也要做戰術調整?”有記者譏笑著猜測道,“難道是要再加強防守?”

    “德比郡還能怎麼防守啊!”

    “他們守不住了!”

    在記者們的談論聲中,只見場邊的萬勝有了動作,他舉起雙手,五指繃的很有力,旋即,伸展手臂向前推了推。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