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八十九章霍克的主力核心球員

第八十九章霍克的主力核心球員

    溫柔鄉很讓人沉迷,但二次戰斗結束後,萬勝還是給了達莉一個溫柔的吻後,就堅持從床上爬起來,整理一番就準備到俱樂部去工作了。

    他本來心情是挺不錯的。

    球隊保級完成,和德比郡的合同已經商談好,轉會權也要來了一半,昨天又有那許多人給自己慶祝生日,達莉還溫柔的陪了他瘋了一晚……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著。

    他來俱樂部的一路上,臉上都帶著笑容。

    可等到了俱樂部,到了一線隊訓練場的時候,萬勝臉上就沒了任何笑容,反倒臉色變得非常凝重,還有一股憋在心里的憤怒。

    他手里拿著張報紙,正是《德比郡體育報》,上面有一則采訪報道。

    “德比郡的下個賽季,目標升級?”

    報道標題本身沒有任何問題,萬勝從來沒有掩蓋過自己的野心,他的目標就是帶領球隊升級,媒體記者從一些渠道得到消息,知道他下賽季的目標是升級,並且報道出來,這件事本來也沒什麼。

    可里面的內容可不是什麼正面意義的。

    “據可靠消息,德比郡的年輕中國主帥,在和伊普斯維奇比賽之後,就向球員透露了下賽季球隊的目標。很難想象,才剛剛完成保級之後,這位年輕主帥已經把視線轉移到了下賽季,很多人會猜測他帶隊在下個賽季會有什麼成績,在慶幸球隊能保級之余,很多球迷也會對下賽季有期待,但是……”

    “把目標定為升級。是不是太好高騖遠了!?”

    “在英甲聯賽完成升級,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去年夏天,格雷戈里對外也宣稱要去努力,帶領球隊重新回到英超聯賽。但最終他帶領的德比郡,一直徘徊在降級邊緣……現在這個中國人又要談升級?”

    “升級英超確實很吸引人,那這不應該在現在提出。德比郡的情況眾所周知,俱樂部主席吉-史密斯根本拿不出太多的資金來發展球隊,也就是說,下個賽季的德比郡。也會依靠現在的主力陣容征戰英甲聯賽。或許他們現在的成績是好的,但想維持整個賽季的好成績,可不是一、兩場比賽獲得就能做到的。”

    “這就像是一個窮小子,勵志去成為有錢人。如果他說目標是成為百萬富翁,只要肯努力還是有可能實現的。但如果他說要成為世界首富,恐怕所有人都只當個笑話……那距離他真的太遙遠了。”

    “那個年輕的中國人或許應該把目標定的低一些,一支球隊想要有發展,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若是德比郡能進入聯賽前十,球迷也就很滿意的,要談升級也要下下個賽季,或者是幾年以後……”

    這則報道的內容。和其中的比喻,讓人看了都覺得很氣憤,不過萬勝生氣的到不是這些內容。

    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德比郡體育報》的記者會和他關系不錯。他從來不接受《德比郡體育報》的任何采訪要求,他們詆毀自己很正常,無論用什麼手法去詆毀,萬勝都根本感覺無所謂,他反倒是很高興《德比郡體育報》能這麼說,這有時候還幫助他迷惑對手們。

    如果對手們都認為他是個自大狂。才剛幫助球隊完成保級,就‘不知所謂’的想著升級。那麼也許很多比賽里,對手們就會大意。這能幫助他帶領球隊更容易的取勝。

    讓他生氣的還是接下來的報道!

    “我們采訪了德比郡一線隊的球星邁克爾-約翰遜,來看看德比郡球員的看法。”

    接下來文章引用了邁克爾-約翰遜的采訪發言。

    “那個中國人,他對我們說,球隊下個賽季的目標是升級,我們當時驚訝極了!開什麼玩笑?升級?怎麼可能?他肯定瘋了!”

    “現在我更堅持他是瘋了!”

    “我在德比郡效力了三年時間,對球隊再了解不過,當球隊從英超降級以後,之前的麥克-維爾、坎貝爾、菲克等人都離開了,剩下都是想離開,也沒有好去處的人,我承認,我也是這樣,當時伍爾夫漢普頓對我感興趣,可我就想,去伍爾夫漢普頓也是在英甲踢球,德比郡也是在英甲,這沒什麼區別,我當時還覺得球隊是英超降級下來的,肯定能很容易再升級上去,結果到了賽季末,我們居然要為了保級而戰。”

    “我清楚的記得當時格雷戈里先生說我們的目標是升級英超,爭取聯賽前三,可最終的結果呢?我們是在為保級努力……”

    “格雷戈里先生雖然沒有做到他所說的,但他對大家都還不錯,但他(萬勝)不一樣,他的訓練很嚴苛,在球隊是說一不二的。球隊里沒人喜歡他,他只會讓那些親近他的人出場比賽,所以我沒有機會。”

    “你問我為什麼敢說這些?好吧,我打算離開球隊了,我不怕他,在臨走之前我要說一些心里話……”

    心里話……

    這是一個效力在德比郡的球員該說的話嗎!?

    別說他在執教球隊,就算是其他任何教練,都無法容忍邁克爾-約翰遜這麼說,他這就等于和球隊,和他這個教練,和整個俱樂部完全撕破了臉皮。

    萬勝站在訓練場,臉色凝重的可怕。

    一個個球員也陸續來到訓練場,他們看到了萬勝,看到了他的表情,看到了他手里的報紙,于是他們都知道發生什麼了,因為他們也同樣看著報道,甚至莫瑞斯和費丁南走進來的時候,他們還談論著這件事。

    他們也一樣非常不爽!

    邁克爾-約翰遜做的實在太過分了,這已經不是普通的錯誤可以形容的了。

    但看到萬勝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大家也就沒有再提及,而是來到球場默默做訓練。他們有些害怕現在的萬勝,也唯恐萬勝會把怒火發泄在他們身上。

    所以大家都很努力做訓練,那樣子就好像一個個都變的充滿了斗志,但他們在私下里還是不由得小聲談論。

    幾乎所有人都對邁克爾-約翰遜非常不滿,就連他之前的‘盟友’魯西和艾達姆-博得也一樣。他們都覺得約翰遜是做的有些過份了,接受采訪可以,就算對媒體記者發泄一些不滿也可以,但把矛頭指向整個球隊,並且‘代表’整個球隊,說什麼‘球隊都對萬勝不滿’。還以大眾的角度去大肆抨擊萬勝。

    這絕對是惹了眾怒!

    大家都等著時間過去,等著邁克爾-約翰遜的到來,他們到要看看萬勝憤怒之下會怎麼處罰邁克爾-約翰遜。

    但有些人覺得沒什麼。

    就像邁克爾-約翰遜說的,他都要離開俱樂部了,還怕什麼呢?至多也不過和尼科-赫茲格一樣去青年隊訓練。可賽季已經快要結束了,去青年隊也沒多少時間,等到了夏季轉會直接離開俱樂部就行了。

    這根本不算什麼。

    ……

    時間很快過了九點。

    這時候球隊大部分人都來了,唯一沒有到的就只有邁克爾-約翰遜,萬勝微眯著眼,盯著球場大門方向,看了下手表就讓迪亞馬雷斯組織大家進行正常訓練。

    他只坐在一邊看著,那樣子有點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他沒有打電話給邁克爾?”

    “看他的樣子。好像氣已經消了。”

    “他應該也沒什麼辦法,畢竟邁克爾都要離開了。”

    還是頗為了解萬勝的波頓-雷特說了一句,“不。教練坐在那里什麼也不干,這就是最不正常的,往常他不會看訓練,就算在球場手里肯定也會做點什麼,就算是玩手機也行……可你們看,他真的什麼都沒干。”

    大家轉頭看過去。果然萬勝就做在那里,手里邊根本沒做什麼。

    “難道他是在想怎麼處罰邁克爾?也不知道邁克爾還會不會來。真期待他快點來,我想看他(萬勝)能怎麼做。”這是幸災樂禍的。

    在萬勝以及所有球員的期待下。終于訓練場大門出現了一個身影。

    遠遠看去,那就是邁克爾-約翰遜。

    在昨天接受采訪,說了一些‘心里話’後,其實約翰遜也有些後悔,覺得自己說的有點過分了,不過他很快就不在意了,他都要離開了,還在意什麼呢?

    他知道很多人都會非常不滿,但他也沒當回事兒。

    等他離開了,隊友也就不是隊友了。

    他知道今天那個中國教練一定會處罰他,但他也沒當回事兒,他告訴自己忍忍就好了,反正都要離開這該死的俱樂部了,他要怎麼處罰自己,就忍耐一下吧。

    再過上半個月賽季一結束,他和這該死的俱樂部,和那個該死的中國教練就沒關系了。

    所以在走進訓練場時,邁克爾-約翰遜很淡定,他還用感興趣的目光看向萬勝,那副樣子就像是在說,“我就遲到了,你能把我怎麼樣?

    然後他看到萬勝朝他招手。

    幾乎同時所有人都看了過去,那些在球場上做訓練的球員,一個個都跑過來,就好像是約定好的一樣,看到大家圍攏過來,迪亞馬雷斯也沒有阻止,他和大家一樣都想看看萬勝會怎麼做。

    邁克爾-約翰遜走了過去,他和萬勝面對面對視。

    萬勝臉上早沒了憤怒,卻只有微笑,一種很普通、可客氣式的微笑,邁克爾-約翰遜把這副表情當成了是對方沒辦法,于是他把腦袋抬的更高了。

    萬勝反倒不在意,他仍然是那副表情,然後開口說道,“約翰遜,你是一個很出色的球員。”

    邁克爾-約翰遜一听立刻笑了,他沒想到這個中國教練還會夸獎自己。

    難道自己是下賽季他球隊計劃中的一員?

    嗯……如果這個中國人把姿態放的再低一些,他倒也會考慮留在球隊,畢竟在這里幾年時間了,真離開還有可能不太適應。

    就在邁克爾-約翰遜思考的時候,萬勝繼續說道,“你很出色,相當出色,你是德比郡未來幾年都需要的球員。”

    果然是這樣!

    邁克爾-約翰遜把頭抬的更高了,那樣子就像是個得意的公雞。

    “我記得你和俱樂部的合同還有兩年時間吧?很好!那我就放心了!”萬勝認真說道。

    邁克爾-約翰遜點點頭,“沒錯,萬勝,我的合同是到2005年夏天。”他話語中沒了一點尊敬,連萬勝的名字都直接喊出來了,現在球隊里,就算是伊恩-泰勒也很少直接稱呼萬勝的名字,大多時候都是稱呼‘教練’或者‘先生’,也就是球員私下聚會的時候,才偶爾冒出一個‘萬勝’。

    但萬勝卻全然沒有在意,他高興的道,“很好,這樣我就放心了!昨天霍克說他的球隊很需要你,我想你在未來兩年時間里,會成為霍克球隊的主力核心球員。”

    萬勝的表情相當認真。

    但邁克爾-約翰遜卻如同被打入冰窟,全身上下都涼了個通透,他剛才心里還得意著,現在卻知道原來這一切不過是對自己處罰的鋪墊。

    進入霍克的球隊沒什麼,他早就有心里準備,之前的尼科-赫茲格現在還在那里訓練,關鍵在于最後那句話,‘未來兩年’,也就是說,這個中國人決定好了,不會把他賣掉,他身上有和俱樂部兩年的合同,只要德比郡不同意賣掉他,他肯定不能為去其他球隊效力,那他只能在德比郡呆兩年。

    關鍵那是德比郡青年隊!

    哦,不,也可以說是預備隊,德比郡沒那麼奢侈,還分預備隊、青年隊什麼的,他們除了一線隊外的球隊,都叫做青年隊。

    在青年隊呆兩年時間,自己的職業生涯就全毀了!

    邁克爾-約翰遜反應過來,立刻激動的大吼,“不,不,萬勝,你沒有權力這麼做!”

    萬勝微微一笑。

    要是之前他確實沒權利這麼做,但現在可不一樣了。

    他沒再理會邁克爾-約翰遜,只是用電話通知霍克-布里茨把這家伙領走,然後就安排球隊繼續訓練,至于站在一旁,腦袋還有點發懵的邁克爾-約翰遜,他都懶得和他浪費任何口水了。

    (求月票、訂閱支持)(未完待續)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