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九十章最後一幕

第九十章最後一幕

    德比郡一線隊訓練場上,每個球員都在揮灑汗水,全心意的投入到訓練中,他們努力的精神頭讓人看了都有些感動。

    倒不是他們有斗志什麼的,實在是萬勝對邁克爾-約翰遜的處罰……真是太狠了!

    狠到讓他們心里發冷!

    兩年都呆在德比郡青年隊!這幾乎就等于毀了邁克爾-約翰遜的職業生涯!

    一個職業球員總共才能踢多少年?

    那可是兩年啊!

    邁克爾-約翰遜已經二十七歲了,再在青年隊呆上兩年出來以後,就已經二十九歲了,到了那個時候,他想要繼續當職業球員,也只能去低級別聯賽廝混,英甲聯賽絕對是想也不用想的。

    之前球隊很多人對邁克爾-約翰遜還非常惱怒,畢竟約翰遜做的事情太過份了,但現在他們都有些很可憐、同情他,同時也感到非常後怕。

    他們之中也有不少人對萬勝沒有什麼尊敬,實在是萬勝年紀太小了,又是沒什麼資歷,就算帶隊完成保級,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可他在球隊里確實威嚴不高。

    之前他們也沒覺得這個中國教練會真拿邁克爾-約翰遜怎麼樣。

    結果呢?

    現在沒人這麼想了!

    訓練場上,每個球員都擺出一副拼命訓練的架勢,似乎一個個都成了訓練狂人,爭先恐後的場景讓德比郡的正常訓練看起來充滿向上的朝氣,但其實他們都是擔心萬勝對自己不滿。

    萬一那個中國人對自己也不滿,然後自己落得和邁克爾-約翰遜的下場……想想,實在太可怕了!

    看到每個人的訓練都做的很認真。迪亞馬雷斯感到很詫異……同樣也很高興,這樣他的工作就輕松多了。

    實際上,迪亞馬雷斯也驚訝于萬勝的做法。

    他和球員們的想法不同,他是個教練,他知道萬勝這就是在處罰邁克爾-約翰遜的同時。來讓自己在球隊里樹立威嚴。之前他的威嚴確實不高,很多球員私下里對他不以為然。

    但他驚訝的還是萬勝的做法。

    “讓邁克爾在青年隊呆到合同結束?他有這個權利嗎?威爾科克斯先生會同意?”但看到萬勝自信的笑,迪亞馬雷斯明白了什麼。

    萬勝該是已經和威爾科克斯討論過,並拿到了一些權利,否則他是不可能這麼做的。

    ……

    作為被大家同情的可憐蟲,邁克爾-約翰遜在命運的齒輪之間肯定是要做一番掙扎。

    他不可能作勢自己在青年隊呆上兩年。那樣職業生涯就真的毀了,或許他在這兩年時間里,都可以想想退役後該做些什麼了。

    但他才剛二十七歲!

    兩年前他還跟著德比郡征戰英超聯賽,現在卻要考慮退役?他完全沒有接受的心里準備。

    邁克爾-約翰遜根本沒有去青年隊,他離開球場後第一時間給經紀人比弗斯打了電話。告訴了他這件事,然後讓比弗斯去和俱樂部交涉,他不相信那個中國人有讓他‘沒什麼用’的情況下,還留在球隊的權利。

    他之前也是德比郡的主力球員,就算表現不怎麼好,到聯賽末期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但還是有俱樂部原因掏幾十萬鎊購買他的。

    比弗斯很快來到了德比郡俱樂部。

    他第一時間找到了俱樂部總經理威爾科克斯進行交涉,德比郡的轉會、經營等大權都掌握在威爾科克斯手里。他相信威爾科克斯不會坐視這件事發生,可最終威爾科克斯只是嘆了口氣,留給他一句。“球隊的事情,都是歸萬勝管的,他是球隊主教練。如果他認為約翰遜很重要,那麼我也不會干涉。”

    很鄭重的回答。

    說完這句話,威爾科克斯就禮貌的請比弗斯離開了。

    當關上辦公室的們,威爾科克斯重新坐回椅子上。臉上露出無奈的苦笑,他終于理解萬勝最後的那個要求了。

    那完全是為了他自己在球隊樹立威嚴用的!

    為了他的威嚴。損失一個邁克爾-約翰遜,真是有點奢侈了。怎麼也是幾十萬鎊呢,威爾科克斯感到有些頭疼,但他也知道自己和萬勝都商談好了,不該再為這樣的事情爭執。

    所以……邁克爾-約翰遜,好運……

    威爾科克斯唯一能為約翰遜做的就是在心里祈禱一下,而萬勝卻完全沒把這當成一回事,那個叫比弗斯的家伙也來找過他,但萬勝一听對方是約翰遜的經紀人就理也不理了。

    然後他開始為最後兩場比賽做安排。

    球隊上下沒人把後兩場比賽放在心上,因為他們已經保級成功,最後兩場比賽根本就不重要了。聯賽排名第十七和第二十一沒有任何區別,都是聯賽墊底,也都是保級成功。

    總之這兩場比賽不重要。

    但萬勝還是有自己的想法,他要把這兩場比賽當成是練兵,也可以說,是實驗一下‘排兵布陣’各種陣型的威力,比如全力攻擊,再比如半攻半守等等,他要用真正的比賽來檢測‘排兵布陣’的效果。

    在和沃爾索爾比賽的前兩天,他就一直在安排大家一起訓練。

    大家本來就對邁克爾-約翰遜的事情心驚不已,當看到萬勝親自安排訓練,他們全都拿出百分之二百的精神參與到訓練中,很快他們就發現萬勝是在實驗戰術。

    他們了然了,“教練這是在為下賽季做準備了!”想想萬勝說過,下賽季的目標是升級,他們就更有精神了。

    ……

    時間也過的很快,轉眼間和沃爾索爾的比賽就開始了。

    這一輪比賽對雙方都不重要,比賽也變得不重要,前來觀看比賽的球迷、前來采訪的記者都不多。對雙方球隊而言,這就是一場可有可無的比賽。

    但既然是比賽,就有個勝負,勝負對雙方球隊雖然不重要,但勝利總是比失敗要好。所以雙方還是認真進行較量的。

    這場比賽,萬勝用的是‘攻守平衡’的陣型。

    既然是攻防平衡,以固定的陣型來做‘排兵布陣’,進攻和防守的評價都不算高,這樣的陣型要是正常比賽根本不會發揮多少實力,到時候就像是格雷戈里執教時那樣。球隊進攻能力不強,防守也做不好。

    萬勝的‘攻守平衡’自然不是這樣。

    現在他對‘排兵布陣’系統已經非常了解了,他很清楚,同樣的出場陣容,也能夠發揮不同的防守和進攻能力。比如在防守方面來說,拉開進攻陣型的防守自然做不好,可若是壓縮防線,把三條戰線都壓在球門前,再差的出場陣容,防守評價也不會低。

    進攻方面也一樣,拉開了陣型,讓每個球員都能有施展空間。就算整體陣容差一點,在進攻評價方面也不會太差。

    這就是‘排兵布陣’。

    若只是使用系統的套路,而不是有自己的想法摻雜其中的話。‘排兵布陣’很難起到什麼作用,所以這才只是個‘輔助’,而不能真正決定什麼。

    萬勝實驗的戰術,就和上一場對陣伊普斯維奇時,突然爆發的進攻一樣。

    以一套陣型去後撤全線防守,就能盡量增加防守的能力。然後突然拉開防線去進攻,又能讓進攻能力大大增強。

    其重點還是跑動。

    前後跑動。位置跑動,攻防轉換的快速跑動。在訓練中,球隊最難適應的還是節奏的變換,在防守時,全隊收縮防線慢悠悠非常被動的去防守,而在進攻時,速度卻突然快了起來,這種節奏的變換,在外人看來都有些震撼眼球,參與其中的球員想真踢的出來也相當不容易。

    這方面的訓練效果並不怎麼好。

    現在面對沃爾索爾,萬勝還是決定試試實戰效果,結果這一場比賽,德比郡表現的很混亂,進攻踢的很亂,防守也有些亂,站在場邊的萬勝,看著球隊的表現只能搖頭苦笑,球隊想要適應這種戰術,還是需要很多時間的。

    不過萬勝也沒有改變戰術,他依然讓球隊繼續這麼踢。

    最終德比郡還是輸掉了比賽。

    不過他們在比賽里也有亮點,那是下半場第六十五分鐘的進球,當時德比郡忽然轉防守為進攻,打了沃爾索爾一個措手不及,結果莫瑞斯得到機會,用腳尖把球捅入球門,那個進球的過程相當精彩,賽後不少媒體都對進球做了報道。

    接下來的一場比賽,德比郡的對手是吉林漢姆。

    萬勝沒有再讓球隊去適應節奏變換的復雜戰術,他只是派出了一套最強進攻陣型,然後讓球隊放開了去進攻,這套進攻陣型的評價達到了‘84’點之多,是德比郡目前能排出的最強進攻陣型了。

    在防守方面,德比郡采用的全場逼搶。

    “不需要回撤防守!要在前場開始防守,全場防守,全力進攻!”這就是萬勝的要求。

    德比郡的球員都有些適應了比賽主要去防守,他們沒想到萬勝居然會提出如此放的開的進攻戰術,這完全是不計防守去進攻,結果每個人都躍躍欲試。

    德比郡全體斗志十足。

    吉林漢姆的球員則都是想著快點結束比賽,然後聯賽結束他們就可以開始休假了。

    兩隊心態差異如此之大,斗志完全不在一個水平線上,結果普萊德球場的最後一戰完全淪為一場德比郡針對吉林漢姆的屠殺。

    僅用了五分鐘,德比郡就完成了第一個進球,然後在上半場第二十一分鐘,和第四十三分鐘,德比郡先後再入兩球把比分改寫為3:0。

    到此時吉林漢姆終于意識到,若是再這樣比賽下去,他們就會淪為英甲球隊的笑話了,于是他們在下半場重新組織起防守反擊,來應對德比郡的瘋狂攻勢。

    可兩隊的斗志不在一個檔次上,再加上德比郡球員都踢的很順暢,每個人都發揮出了實力,全隊‘85’的進攻評價,至少被他們發揮出了‘84’,結果下半場屠殺繼續進行,莫瑞斯、馬庫斯、雷特紛紛進球,讓吉林漢姆的球門,又被洞穿了四次。

    最終比賽以7:0落下帷幕。

    德比郡也用一場大勝宣告了整個賽季的結束。

    很多敵對萬勝的媒體記者有些失望,他們本來還想著最後兩場德比郡失敗,那他們就能在夏天里諷刺一下萬勝,也能稍稍報復一下,結果他們沒能如願。

    不過結果已經不重要了。

    賽後萬勝出席了新聞發布會,這也是他在本賽季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采訪視野中了,所以前來的記者也不少。

    在一眾媒體和攝像機鏡頭前,萬勝走到了主席台上,他臉上帶著和善的微笑,“女士們,先生們,這個賽季結束了!”

    “我們每個人做的都很不錯。我們提前完成了保級,我們在最後一場比賽大勝了吉林漢姆……當然,這無關緊要。”一旁的吉林漢姆主帥听的臉色發黑。

    但萬勝根本沒理會他,只是對著一眾記者說著,“最近兩個月,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剛成為主教練,第一次參加新聞發布會的時候,當時很多人來采訪我,其中有就在現場的,也有不在現場的,當時他們問的問題很復雜……我都沒辦法用正常人類的思維去回答……”

    “在認真的參加新聞發布會後,第二天我看到了這樣一份報紙上。”

    萬勝像是變戲法一樣,從懷里掏出一張報紙,他把報紙打開,遞給前排的記者,讓他們看的更清楚一些。

    只見首頁上有個大字標題--“他是誰?”

    這是一份本地的《生活報》,這篇報道除了標題外,並沒有諷刺萬勝什麼,只像是探尋一樣的介紹萬勝這個新任德比郡主帥。

    台下記者立刻迷惑了,他們不太明白這個中國人是要表達什麼意思。

    萬勝笑看著眾人,卻突然攥起拳頭,高聲道,“二個月前,你們不認識我,然後用報道問我名字,我一直沒有回答,現在賽季結束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

    “我叫萬勝,是個中國人,是英甲球隊德比郡的主教練!”

    萬勝鄭重的說完就直接離開了新聞發布會現場,只留下一群目瞪口呆、面面相覷的記者們。

    這就是賽季結束的最後一幕。

    ---今日第二更,晚上還有一更,弱弱的求月票---(未完待續)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