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章親戚往來

第二章親戚往來

    在回到大連實德集團後,孫銘第一時間叫來助理,讓他去查一查英甲德比郡俱樂部,以及他們現任主教練的情況。

    3年的網絡並不發達,國內足球方面,關于歐洲足球的關注更在于意大利足球,因為中央電視台有意大利甲級聯賽的轉播權,意大利聯賽也素有小世界杯之稱,想依靠網絡想找到英格蘭甲級聯賽小球隊的資料可不容易,所以想拿到詳細資料,還是要詢問在歐洲的人,好在大連實德有一個考察團在倫敦,讓他們去收集資料就好了。

    萬勝在英國可沒隱藏身份,他成為德比郡主教練後,個人資料被很多媒體刊載,而他的帶隊成績相當好,有很多媒體對他進行報道,而且英國的網絡要比國內發達的多,想找到他的資料太容易了。

    很快孫銘就拿到了德比郡主帥的一份詳細資料。

    看著資料上的年輕照片,孫銘非常驚訝,之前他想著飛機上那個年輕人說的可能是真的,但當這真的被確定的時候,他仍然很震驚,實在是對英甲聯賽教練職位來說,那個小伙子實在太年輕人,更何況,他可是個中國人!後者才是最令他驚訝的!

    倒不是孫銘有種族歧視什麼的……他也是中國人,又怎麼可能歧視中國人,可在足球方面來說,整個中國十幾億人都找不到國際級別的教練,那些有些名字的國字號領隊,走進亞洲都變得什麼也不是,更別說走進世界了,可這個年僅二十六歲的小伙子卻已經是英甲球隊的主教練。

    英甲的主教練。絕對能稱得上是走進世界了。

    雖然比不上那些真正的世界級大牌教練,但在國內絕對可以說的上是最頂級的,至少國內拿不出有資格擔任英甲級別聯賽球隊主教練的人。

    這個二十六歲的年輕人做到了。

    孫銘站在辦公室里,仔細看著這份簡單的資料,一字一句的確定這是真的。隨後他長呼了一口氣,從公文包里掏出一張紙條,對助理付軍吩咐道,“去這個地址,請他來大連實德俱樂部參觀。”

    “明天再去吧。”孫銘又想想囑咐道。

    付軍愣愣的接過紙條。

    雖然孫銘沒有說更多,甚至連‘他’的名字都沒有說。但付軍自然知道董事長說的就是這份資料上的人,他不由得感嘆董事長的消息渠道還真是廣,不專門去找的話,誰會知道有個中國年輕人成了英甲德比郡的主教練?但董事長提前知道了,讓他們找到資料。而且又馬上知道了這個年輕人在中國老家的住址。這……太神奇了!

    ……

    于此同時萬勝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的家就在大連市的一個鎮上,家里能全力支持他出國留學,條件也不會太差,但在記憶里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只是普通家庭而已,父母為了供他出國留學,花光了兩口子的所有積蓄。

    看著擠在二十幾年的舊城區老樓的家,萬勝感嘆著‘前萬勝’還真有點像敗家子。要不是他出過留學花掉了家里的錢,他家的經濟條件至少能改善一下住房條件吧。

    但是他來了。

    無論如何他也要幫著家里改善一下條件,父母供養他這麼多年。也該去回報一下,雖然談錢實在有些傷感情,可現實生活就是這樣,方方面面都需要錢,回報父母也需要錢,不然光是說孝順。生活方方面面卻依靠父母,到底有什麼孝順可言?

    萬勝回來的消息沒有告訴母親。他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于是也就打算給父母一個驚喜。但當他走到樓門前的時候,就被鄰居王嬸認了出來。

    兩年沒回家了,可他從小就在這里長大,附近鄰居幾乎每個人都認識他。

    “勝子,你回來了?”王嬸驚訝道。

    隨後那尖嗓門立刻喊起來,“快來看啊,勝子回來了!”好在樓下就有個路過的面熟大叔走過來,兩個人還不算被圍觀,不然萬勝真感覺自己會尷尬的直接閃人。

    王嬸喋喋不休的問道,“勝子,是剛到家?你媽沒說你要回來啊?都兩年多了吧,好久沒看見你了,這次回來還去國外嗎?”

    “恩,剛到家,正打算上去。我沒說回來,我媽也不知道。”萬勝禮貌的回答道,雖然感覺不耐煩,但鄰里的關心還是讓萬勝感到很親切。

    王嬸趕忙催促道,“那還不快上去,你媽就在家呢!讓她趕緊看見你也高興高興,可有兩年多了,我可經常看她想你想的掉眼淚。”

    萬勝點點頭,提著行李箱就走了上去。

    站在家門口,萬勝猶豫了下。

    王嬸已經跟了上來,“都要自己家里,還怕個什麼!”她說著用力敲了敲門,萬勝苦笑著,但他卻也松了口氣,如果只有他的話,他相信自己一定會猶豫好半天,畢竟是見父母啊……真是兩世人生的第一次,他的心情很復雜,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想些什麼。

    房門開了。

    一個臉上帶著皺紋的婦人站在門前,她看了眼王嬸,然後就呆呆的盯著萬勝,哭喊了一聲,“勝子!”

    萬勝看著母親,嘴唇抿了好久,才大叫一聲,“媽!”

    “……我回來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母親上前摟住萬勝,用力拍著他的背部,不知什麼時候,萬勝的眼淚也掉了下來,他心里想著‘前萬勝’的記憶對自己的影響還真大,想著自己只是代替‘前萬勝’盡孝,可卻怎麼也抑制不住眼淚往下掉。

    母親把萬勝歡歡喜喜的迎進屋子,然後就問萬勝吃飯了沒有,萬勝隨便回答飛機上吃了點東西,母親立刻就要去廚房做些東西。

    萬勝拉住母親。“媽,您先別忙,我不餓。”

    他打開行李箱,從里面掏出一個小盒子,打開後遞了過去。說道,“媽,這是給您的。”

    母親接了過去,嘴上說著,“回家還買東西做什麼。”但臉上的笑容怎麼也掩蓋不住。

    她沒打開盒子,只是放在一邊。

    “兒子給你買了東西。怎麼都不打開看看。”王嬸說著就拿過來,撕開包裝要看看里面是什麼,萬勝倒是沒在意,這鄰居往來的就是這樣,而且他也正要打開。給母親漲點面子。

    打開盒子,那是一個手鐲。

    萬勝知道母親一直想要個翡翠手鐲,但家里條件不算太好,她一直舍不得,這次回來就干脆給母親買一個,翡翠這個東西,根本就是沒有固定價格的,好壞的區別很大。要很專業的人士,才能不上當受騙,不過花費幾千鎊買下來的。怎麼也不會是地攤貨。

    給母親挑選這份禮物,可是花了不少時間。

    王嬸看著手鐲,好半天才戀戀不舍的遞給母親,嘴里說著,“這玩意看不出好壞,多少錢啊?”

    萬勝笑著回答道。“沒多少錢。”

    母親高興的把手鐲拿進屋里,就去廚房忙和了。還一邊打電話給父親叫他下班趕緊回來。

    當天晚上父親回來,萬勝也給了父親禮物。那是一快荷蘭產的手表,價格也有幾千鎊,換算成人民幣的話,也將近十萬塊了,父親不像是母親那樣沒見識,他一看手表就知道價值不菲,詳細的追問價錢,萬勝才說了出來。

    “怎麼花那麼多錢買東西,你在那邊工作才能賺多少錢!”父親有些嚴厲的訓斥萬勝。

    雖然話不好听,但萬勝知道父親這是關心自己,他趕忙解釋道,“爸,您就拿著吧,現在我的薪水可有不少。”

    父親看著萬勝,最終還是點點頭道,“勝子,就算賺了錢也不能這麼花,你看你都二十七了,再過兩年就三十了,在國外賺了前也要攢起來,將來還要娶個媳婦……”

    听著父親的嘮叨,萬勝只能搖頭苦笑。

    當天晚上萬勝又見到了來串門的親戚,一個是小叔,還有姑姑一家子。

    萬勝和小叔很談得來,兩人年齡只差五歲,小時候就關系很好,小叔也算是家里‘最有出息’的人,他干過很多工作,自己也闖蕩出了一番事業,現在天天在家里閑呆著,靠倒賣化妝品,一年上下也能賺出個幾十萬。

    小叔來了後,關心了下萬勝的生活,就和他談聊起來最近投資的股票,這方面萬勝真是一片茫然,但好在他多了十多年的見識,對未來發展自是有一番看法,而且是非常正確的看法。

    他略微提點了下小叔,“買國內的股票沒什麼前途,你應該去抄國外的股票,比如信息科技、網絡方面,這會是未來十年的主要發展方面……”然後他略微提了幾個未來發展很好的公司名字,具體小叔在意不在意,他就不關心了。

    反正他話已經說到位了,小叔要是能按照自己說的去投資,穩賺不賠是肯定的了。

    小叔是萬勝唯一關系親近的親戚了。

    萬勝對姑姑一家子就不怎麼感冒了,堂弟還算好的,姑姑那張嘴和勢力的性格實在不討人喜歡,自從登門以來,姑姑就一直嘮叨著萬勝的個人問題,說什麼‘趕緊讓他回來’、‘在老家討個媳婦結婚就得了’、‘老在外國呆著,除了花錢還能干點什麼’、‘當足球教練有什麼前途’之類的話,就好像听她的回家就能變成有錢人,找個漂亮媳婦生活幸福美滿一樣。

    她為萬勝‘著想’的真有點太多了,但父親一句話,她立刻不說話了,“勝子結婚,你準備花多少錢!”

    萬勝偷笑著。

    這個姑姑的摳門是出了名的,而且非常勢力眼,想讓她給萬勝花錢,除非萬勝能給她更多的錢。在這個姑姑眼里,親情可完全沒有錢重要,她家里算是很有錢,幾十、上百萬還是有的,可從小到大,就算萬勝出國留學,她都沒花過一分錢。

    ‘前萬勝’的記憶里,對她真沒有一點好感,現在萬勝也知道是為什麼了。

    被父親的話憋回去後,姑姑又開始說起自家的兒子。

    她兒子,也就是萬勝的表弟,自己干個體戶做貨運,整天忙來忙去的看不見人,但人情往來非常精通,經常和各種人物一起吃飯,總之姑姑就以他的兒子,來說明萬勝不懂人情世故,應該回家來磨練磨練,別光讀書都快讀傻了,還想著當足球教練,那是正常人該干的工作嗎?

    全家人都听著姑姑嘮嘮叨叨。

    萬勝干脆視而不見和小叔小聲談起來,兩人隨便找話題說著,也對姑姑視而不見,等到晚上九點多,姑姑一家子才離開,之後小叔也離開了。

    晚上萬勝躺在床上,感受著難得的安寧。

    回想這一天,他過的其實挺郁悶的,尤其是姑姑一家人對待自己,要是訴苦的話,他能說出來一大堆,但真去想想他倒是覺得親戚往來熱熱鬧鬧的也挺好,這是他前世根本感受不到的。

    也就是這點感慨了。

    第二天早上,萬勝睡了個懶覺,當他起床的時候,家里已經變得很熱鬧了,等到十一點多,各路親戚都來了,擠在客廳里正談著。

    他們都是為萬勝回家來的,但萬勝卻感覺自己不是主角,反倒是個可有可無的角色。

    他有些體會到了‘前萬勝’的感覺。b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