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十四章特權

第十四章特權

    萊頓-拜恩斯、雷托-齊格勒、弗蘭克-里貝里以及萊昂-奧斯曼等四名球員來球隊參加體檢,再經過簽字儀式,正式宣布成為德比郡的球員,前後加一起不過只有三天時間。[

    在他們正式加入德比郡後,也都紛紛來到俱樂部訓練場做訓練。

    不得不說,這幾人未來能成功是有原因的,他們的位置不同、年齡不同、國籍不同,但相同的地方就在于,他們平日里都非常努力,正式成為俱樂部的一員後,在解決了一些生活問題後,他們就來訓練場參與到訓練中,盡管這時候,還沒有到德比郡俱樂部正式集合的時候,他們本可以來,可以不來,但他們還是來了。

    隨著他們的到來,俱樂部訓練場重新熱鬧起來。

    新賽季集訓備戰即將開始了。

    訓練場不止有新球員的身影,也有老球員的身影,實際上,在幾天前俱樂部訓練場重新開放的時候,就已經有球員回到這里訓練了,如果有人注意的話,就會知道,最先到來的是伊萬-克魯。

    萬勝給伊萬-克魯制定的訓練計劃,是包含整個夏天的,他當時很鄭重的和伊萬-克魯承諾,只要他能按照訓練計劃,一步步的完成所有訓練,那麼他就會成為德比郡不可或缺的一員,甚至是鐵打不動的主力球員。

    伊萬-克魯還是很有上進心的,他相信了萬勝,于是當其他人都去度假休閑的時候,他獨自在做訓練,在德比郡俱樂部訓練場封閉一個月進行一些草皮維護等工作時,他就在附近一座開外小型訓練場里做個人訓練,那座小型訓練場是一些少年們踢球的地方,但伊萬-克魯一點都不在乎,在訓練之余。他還和這些少年們一起去踢球,還能回味下年輕的時光。

    當然他現在也才24歲,也還很年輕,所以他相信自己的未來能更進一步,當德比郡俱樂部的訓練場重新開放時,他就回到了這里繼續進行個人的訓練。

    伊萬-克魯之外,到來的就是波頓-雷特和貝克-艾爾弗雷德了。

    這兩人是球隊之前最年輕的球員,他們很清楚自己還沒什麼揮霍時光的本錢,只休息了一個月,他們就提前返回了俱樂部訓練場訓練。他們的訓練內容還是之前的內容,雷特要進行一些射門和對抗訓練,艾爾弗雷德則是要進行防守訓練。

    兩人正好是一對搭檔。

    他們本來就是德比郡青年隊的隊友,現在都在一線隊,私下關系非常的不錯,他們一攻一守也能一起進行訓練,這還能實戰鍛煉一下對抗、進攻和防守,尤其伊萬-克魯也在,讓伊萬-克魯傳球。後者還能鍛煉下腳法。

    總之三人的訓練還真找到了一點樂趣。

    弗蘭克-里貝里等四人的陸續到來,也讓訓練場重新熱鬧了一些,雷特他們也不是三人了,這些都是年輕人。除了伊萬-克魯24歲外,里貝里和奧斯曼不過都只有22歲,剩下的雷特和艾爾弗雷德都是20歲,萊頓-拜恩斯19歲。雷托-齊格勒就只有17歲,一群年輕人在一起,氣氛還是很活躍的。反正就只有這麼幾個人,他們彼此也主動相互認識。

    唯一有問題的就是雷托-齊格勒了。

    雷托-齊格勒是年齡最小的,同時他也是最有問題的,當然,問題可不是別人欺負他什麼的,而是他和其他人有語言交流障礙,作為一個比利時長大的年輕人,雷托-齊格勒只會法語和德語,荷蘭語也會一點,一個十七歲的年輕人會三種語言也不錯了,但比利時人都是如此,他們的官方語言就有三門,可這三門語言里卻沒有英語。

    好在里貝里在。

    里貝里的家鄉緊挨英吉利海峽,雖然是法國人,英語還是會一點的,在集訓前的日子里,他完全成了齊格勒的翻譯,兩人一個22歲,一個17歲,年齡相差了不少,但他們有個共同點就是,都不是英格蘭人,而其他人全部是英格蘭人,于是兩人在訓練生活中就走在了一起。

    有了算是老大哥的人照顧,雷托-齊格勒也感覺很好,雖然現在還不能和隊友很好的交流,但總歸有個人能說話,也不顯得那麼孤單。

    實際上,雷托-齊格勒來德比郡還是非常忐忑的。

    就算到現在也如此。

    他畢竟只有十七歲,職業球員生涯也才剛剛開始,沒有經歷過什麼事情,他這是第一次轉會,還來到了國外的球隊,雖然父親勒夫-齊格勒也跟著一起來照顧他的生活,但那只是回家,在俱樂部里他可一個人都不認識。

    現在能和里貝里相熟也很不錯,雖然……在雷托-齊格勒有些幼稚的心靈中,這個臉上帶著刀疤的男人,還是非常凶惡的。

    總歸一切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

    對于訓練場上都有誰在努力訓練,萬勝還是清楚一些的,實際上,他一半的時間都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而他的辦公室的窗子就能看到訓練場上的情景。

    除了工作外,他偶爾還會去訓練場指導一下訓練。

    每當這個時候,雷特等人都會踴躍的過來詢問一些訓練方面的問題,看到他們都這樣有精神去和主教練交流,新來的里貝里四人有點不太能理解。

    在訓練方面,和這個年輕的中國人有什麼可交流的?

    他們倒不是看不起萬勝,但萬勝實在太年輕了,而且他沒有職業球員的經歷,那麼他在球員訓練上,可想而知只能用‘業余’來形容,這其實是有很大道理的。

    職業球員都是訓練的專業人士,因為他們從小和訓練打交道,而萬勝呢?他是主教練沒錯,但他之前不是職業球員,他不可能一直和訓練打交道,沒有經歷就沒有發言權,更何況,萬勝還如此年輕。比伊萬-克魯也只大不到兩歲而已。

    這樣算下來,無論怎麼想,萬勝都不可能比他們對訓練更精通。

    在他們看來,這個年輕人的中國人能成為德比郡主教練,大概是在帶隊比賽上很有一手,又或者有什麼其他原因,甚至于只是運氣比較好。這倒不是他們看不起萬勝,實在是萬勝太過于年輕了。

    雷特、艾爾弗雷德以及伊萬-克魯可就不這麼想了。

    他們經歷過上賽季,尤其是雷特,在萬勝手下訓練了半年多。他很清楚自己能在球隊站穩腳跟,萬勝是功不可沒的,其他兩人也非常相信萬勝,因為他們自從按照萬勝的辦法去訓練,很明顯的能感覺到自己的提高。

    所以他們根本沒有任何質疑萬勝能力的心思,看到里貝里等幾人的疑惑,雷特等人也和他們說起了萬勝的神奇。

    “萬勝先生最精通的就是訓練!”

    “我一開始也不相信,但自從按照他的方法訓練後,總是能感覺到自己的提高。看我現在的任意球,很出色吧?三個月前我可是差遠了!”伊萬-克魯的心得。

    艾爾弗雷德就一句話,“相信萬勝先生準沒錯!”

    有了三個人的說法,里貝里等人也開始在訓練方面請教萬勝。這方面萬勝就算沒有足球訓練大師系統,‘前萬勝’的各種理論知識也足夠對他們進行一些指導了。

    不過他並沒有給幾人特別指定訓練計劃,那是球隊集合後的工作,他還有一些安排沒有做。並不想讓幾人快速投入到個人的訓練中。

    隨著季前集合時間的臨近,一個個球員也回到了訓練場。

    最先回來的是魯西。

    這天當看到訓練場上多了一個人影的時候,萬勝也注意了下。畢竟兩天後才是真正開始訓練的日子,現在出現在訓練場還是有點早的,英格蘭的職業球員,一年就只有夏天才有假期,其他時間都是非常忙碌的,所以很少有球員提前返回球隊,能提前兩天回來已經很不錯了。

    但他沒想到第一個人會是魯西,這名球員……很邊緣。

    萬勝沒有賣掉魯西是因為他的能力很全面,而且都不算太差,是個很不錯的萬金油球員,這樣的球員容易受到教練喜歡,雖然他們不太會受到重視,但他會是合格的替補,增加下板凳深度總歸沒什麼問題,更何況,魯西本來就是德比郡的替補,賣掉他也換不到多少錢。

    魯西的想法就復雜多了。

    實際上,他早就想回德比郡了,只不過一直沒來俱樂部訓練場,究其原因就是,他覺得俱樂部一定會把他賣掉!

    曾經的三人組。

    邁克爾-約翰遜去青年隊,算是被教練流放了……邁克爾-約翰遜一直向他抱怨,還要去球員工會投訴,可就算是這樣用處也不大,因為看教練的意思,就沒打算拿約翰遜換錢,那個中國人就是要把約翰遜放在青年隊里,還照樣發給他薪水,球員工會想解決這個問題也有些困難,而俱樂部了。

    艾達姆-博德則是被掛在轉會市場便宜出售了,前一陣子交易完成了,他去了一支英乙球隊效力,他知道艾達姆-博德巴不得離開德比郡,主要是約翰遜的結果讓他寒心了。

    而魯西……只剩下孤單的一個人。

    魯西不知道自己的結果會怎麼樣,但他想來那個中國人也會賣掉他,他就等著俱樂部把他掛到轉會市場,然後有低級聯賽的俱樂部來談判,然後他簽上字就可以走人了。

    但是,等來等去也等不到消息。

    這讓魯西感覺很忐忑,于是他只能來到俱樂部訓練場看看情況,也順便做做訓練。

    然後他見到了萬勝。

    魯西見到萬勝的時候,很是有些忐忑,他不知道會面對什麼,他對萬勝很有些心理陰影,但他沒想到的是,萬勝卻主動和他打了個招呼,“嗨,魯西,來的這麼早。”

    “啊?”魯西愣了下,馬上回應道,“是,是的,萬勝先生。”

    萬勝朝他一笑

    他不知道魯西是怎麼想的。但球員能提前回到球隊,他還是很滿意的,所以他對魯西表現的很親切,這種親切讓魯西不知所措,他本來打算好是要準備轉會走人的。

    但現在看教練的意思,並沒有想把他賣掉?魯西心里忽然一喜。

    能不離開,誰想離開啊!

    魯西也不想離開,他不是那些成名球星,離開德比郡只能去更差的俱樂部,就像是艾達姆-博德一樣。找到一支英乙球隊還算不錯了,以他的名氣,估計去一支英丙球隊都是有可能的,去那種球隊能有什麼前途?

    他一點都不想走。

    現在忽然發現,原來這個中國人沒有賣掉他的意思,魯西還是相當高興的。

    于是魯西在訓練中表現的很活躍,尤其是面對里貝里等人的時候,他感覺自己也是球隊的老人了,可不是那種就要離開球隊的邊緣球員。他擺出一副照顧新人的樣子,主動和里貝里等人認識,這種親熱的態度讓幾個新來的球員都感覺很好。

    ……

    萬勝並不知道,自己一句話。一個親切的微笑會給魯西造成這麼大影響,他現在面對的問題也沒時間考慮這麼多。

    仍然是媒體。

    那些德比郡主流媒體給德比郡俱樂部,他自己以及新來的球員早乘早也不少輿論壓力,他們疑著俱樂部。質疑著萬勝,質疑著新來球員的實力,最後一點最讓萬勝擔心。

    他們從方方面面去論證新來的球員會表現不好。一個個的論證,里貝里、奧斯曼、拜恩斯,甚至年僅17歲的齊格勒,他們都沒有放過,這樣的輿論環境對球隊,對球員都會造成不好的影響,他必須試著去改變這一點。

    萬勝很清楚,這是他和這些德比郡主流媒體的戰爭。

    真正的戰爭!

    但萬勝更清楚的是,他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他自己只能管好自己,那些媒體怎麼去說他,根本都無所謂,但他的球員就沒辦法了,所以他必須要尋找盟友,可靠、有力的盟友。

    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德比郡主流媒體最大的敵人是誰?

    毫無疑問,是他們的競爭對手。

    就算萬勝和他們關系不好,但萬勝只是被采訪的對象而已,對他們來說,只是新聞題材,而不是真正的對手,他們真正的對手是商業競爭上的。

    萬勝把他們的競爭對手當做了盟友。

    他根本不用主動去做什麼,需要做的只是等待而已,現在他的生活總是和記者聯系在一起,很多記者都會主動來采訪他,這天中午就有幾個記者在俱樂部前圍住他,要求采訪一些賽前轉會、備戰的問題。

    往常的時候,萬勝都會來上一句,“這是私人時間,不接受采訪!”

    這些記者也早就都習慣了,事實上,不止是萬勝,很多其他人也包括各個球隊的球星都會這樣做,他們不可能把所有時間浪費在采訪上,他們也有自己的生活,只有正常的工作時間才會接受采訪。

    但這一次萬勝沒有這麼做,因為過來采訪的是兩個《德比郡生活報》記者,還有一個很陌生的記者,但萬勝能肯定,對方肯定不在他的筆記本黑名單里,看樣子應該是個小報記者。

    于是萬勝站定,那樣子像是要接受采訪。

    三個記者一喜,他們只是抱著試試的態度來的,沒想到這個中國人還真會接受采訪,這也算是撞上了大運,但還沒等他們提問,萬勝就率先開口了,“下午我會召開新聞發布會。”

    記者們一愣,三人對視面面相覷,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新聞發布會?

    要召開新聞發布會不是要要官方網站上宣布嗎?就算不是這樣,這工作也是俱樂部新聞官的工作,和球隊主教練有什麼關系。

    萬勝並沒有回答,只是讓他們保密,並且說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保密、重要的事情……這是什麼意思?

    三名記者還是摸不到頭腦。

    但他們很快就有精神了,既然是保密,還有重要事情要宣布,那肯定是好事情,也許就是個大新聞呢?

    ……

    他們的疑惑沒持續多久,因為新聞發布會在下午就召開了。

    看著新聞發布會現場稀稀拉拉的十幾個人影,記者們都感覺莫名其妙,這場新聞發布會看起來太簡陋了。來的記者少也就罷了,就連德比郡俱樂部的新聞官也不在,整個會場就只有他們十幾個記者。

    記者們掃了一眼,就發現他們全都是與以《德比郡體育報》為首的東米德蘭茲(德比郡是東米德蘭茲的大鎮,德比地區也是東米德蘭茲最大的區)主流媒體的競爭對手,還有就是幾個新聞小報記者,這些小報記者沒什麼陣營可言,以他們的規模也不可能有陣營。

    記者們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他們只能等著。

    很快他們就看到德比郡的主教練,那個年輕的中國人出現了,他走到了主席台的位置。還沒等到有人發問,就打了個噤聲的手勢,隨後沉了下,開口說道,“首先這是我個人的新聞發布會。”

    台下記者認真听著。

    “鑒于你們和德比郡俱樂部的友好關系,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從今天開始,我決定……”萬勝點著手指,眼神掃過所有人,“擴大你們的采訪權限。也就是說,你們能比以往做更多的采訪,比如在球隊公開訓練的時候,你們可以進入球場近距離采訪。當前前提是不影響球隊的正常訓練。你們會比其他人擁有更多采訪的特權。”

    “以上是第一點。”

    台下記者們立刻興奮起來。

    更多采訪權限?這是什麼意思再清楚不過,雖然這個中國人說的是他個人的意見,但他是球隊的主教練,他完全有權利讓他們有更多的采訪權利。這樣他們就能比競爭對手采訪到更多的球隊新聞。

    對媒體而言,新聞簡直就是他們命根。

    他們有了這項特權,也就表示今後他們能得到比對手更多的新聞。就算同樣的消息,由于他們的采訪權限更大,他們也會比對手得到消息的速度更快。

    想想吧。

    以後德比郡有什麼消息他們都能第一時間得到,而競爭對手只能吃吃他們報道的殘羹冷炙,這樣時間一長,讀者們自然會更多訂閱他們的報紙、新聞,而競爭對手的報紙、新聞銷量肯定會受到很大影響。

    這也就代表他們有資格和那些佔據市場主流的競爭對手們掰掰手腕了!

    萬勝輕咳一聲,再次開口,“第二……”記者們的注意力又集中過來。

    “第二點,我創建了一個msn(類似qq的聊天軟件)群組。”

    msn群組?

    台下記者們面面相覷,不太明白萬勝的意思,一個msn群組,用這樣在新聞發布會上,公開對十幾個記者說嗎?

    萬勝一笑,說道,“這個群組只加于俱樂部關系友好的記者,對了,從今天開始,俱樂部的所有關于球隊的新聞,也包括球員的簽約、轉會等消息,我都會先在這個群組里公布,然後俱樂部官方網站才會發布……”

    “當然,msn是社交軟件,這關系到我的**,所有只有我的朋友才能加入我的群組。”

    記者們立刻嘩然了。

    這個中國人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也就是說,以後德比郡俱樂部的大新聞,都會在msn群組里先發布,誰要是在這個群組里,自然能第一時間得到新聞消息,先得到消息自然就佔據優勢,至于說朋友……他們都是德比郡俱樂部,是這個中國人最好的朋友啊!

    一個記者立刻有些諂媚的問道,“萬勝先生,能公布一下這個msn群組的號碼嗎?”

    萬勝點點頭直接公布出來。

    他不怕被其他記者知道,因為是他建立的msn群組,沒有他的同意是進不來的,台下記者听著馬上認真記下來,這可是關系到以後早得到消息的嚴重問題,由不得他們不謹慎對待。

    “最後。”

    萬勝又開口了,台下立刻噤聲,“最後我要說的是,因為這是我個人的新聞發布會,和德比郡俱樂部無關,所以以上我所說的內容,我擁有最終解釋權。”

    最終解釋權?

    記者們腦袋有些發蒙,不過他們很理解這個‘很中國意義’的詞匯,那就是一切都是這個中國人說了算,他說誰擁有采訪特權,誰就擁有采訪特權,他說誰是朋友誰就是朋友。

    但從這一刻他們就想好了,他們一定要當他的朋友!

    萬勝沒再理會記者,他說完就直接離開了。

    他沒有去規定這些記者報道什麼,但他相信這些人會明白什麼該報道,什麼不該報道的。(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