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十五章反對者和走狗的戰爭

第十五章反對者和走狗的戰爭

    萬勝對付德比郡主流媒體的辦法就是‘以媒體制媒體’。````

    他自己是沒辦法對付媒體的,尤其《德比郡體育報》幾乎可以說是東米德蘭茲地區的喉舌,他們在德比郡地區、諾丁漢地區都有著非常大的銷量和讀者群體,他們的報道對球迷的影響還是非常大的。就算他不接受采訪,但《德比郡體育報》還是能對他進行報道,能對整個德比郡球隊進行報道。

    所以只是單單不接受采訪用處不大,萬勝想到的辦法就是扶植其他媒體來對抗《德比郡體育報》為首的主流媒體。

    對英格蘭的媒體來說,體育報道是非常重要的一項內容,在德比地區,能報道的球隊就只有德比郡,德比郡的球迷喜歡看的也是關于德比郡的報道,如果有媒體總是能領先一步得到德比郡的新聞,他們就等于是領先了一步。

    再加上他們擁有采訪特權,能采訪到一些其他媒體接觸不到的新聞,比如近距離拍攝、采訪賽前備戰等,肯定能在報道上領先一步。

    這樣他們就能佔據主動。

    萬勝沒有再詳細的告訴這些媒體記者具體該報道什麼,他相信這些記者會明白,同時他們也是專業的,自己告訴他們也沒有意義,他抓住最重要的一點就足夠了--他才有權利決定誰是朋友,誰擁有特權!

    他相信所有人都會懂的。

    事實上,這些參與萬勝個人新聞發布會的記者也確實知道該做什麼了,他們很清楚,他們在萬勝這里拿到了采訪、報道的特權,他們要做的就是對抗那些以《德比郡體育報》為首的東米德蘭茲主流輿論。

    就算沒有萬勝,他們也早晚會這麼做。

    他們之間的關系是商業競爭對手。

    商業競爭不是戰場,但這種競爭卻要殘酷的多,戰場或許還講求一個對敵人的尊重。但商業競爭無所不用其極,只要能擊垮對手,什麼辦法都是可以的。

    所以他們第一時間就知道該做什麼了!

    ……

    以《德比郡體育報》為首的主流媒體,還在抨擊著萬勝,但他們的內容已經漸漸轉化為‘以事實為依據’,他們質疑萬勝引援策略,因為萬勝買下的幾名球員全都是沒有超過22歲的年輕人,這樣的年輕人就算有實力,也會是未來而不是現在。

    “他還不如在德比郡青年隊提拔幾個新人。”有媒體在報道中說道。

    然後這些主流媒體又開始分析四個年輕人的經歷,里貝里是法國乙級聯賽阿萊斯俱樂部轉會過來的。在德比郡媒體眼里,阿萊斯俱樂部算個什麼。

    阿萊斯只是一支法乙俱樂部,而他們是英甲球隊!

    英甲要比法乙強出不少!

    這個叫做弗蘭克-里貝里的球員,在阿萊斯俱樂部都不是絕對主力,他根本不受俱樂部的重視,所以才會被阿萊斯俱樂部出售。

    至于萊頓-拜恩斯和雷托-齊格勒就更沒什麼可說的了,這兩名年輕的邊後衛都可以直接下放到德比郡青年隊了,根本沒什麼實際用途可言。

    萊昂-奧斯曼?

    他們也就是對奧斯曼說的很少,他畢竟是埃弗頓的球員。但一個租借來的球員也沒什麼可說的。

    總之他們對新來的四名球員全都是滿滿的質疑。

    接下來他們馬上又把話題轉到了萬勝,說起,“這個中國人不允許他的球員接受采訪,就算他是球隊主教練也沒有這個權利。但他還是這樣做了。看到他的樣子,我們仿佛都能想起二戰時期的納粹,他就是大獨裁者(希特勒),他在德比郡實行獨裁統治。所有反對他的人,都被賣掉(艾達姆-博德等人)或者流放(可憐的邁克爾-約翰遜),然後讓這支球隊完完全全的都听他的。”

    “一個主教練掌控球隊。更應該依靠的是威望,是所有人的尊重,而不是這種獨裁統治!”

    “歷史證明,希特勒是失敗的,這個中國人在德比郡也注定失敗!”

    文章最後一句話,起到了畫龍點楮的作用,“看看這個可憐的小伙子……”

    插圖配上雷托-齊格勒弱弱的看向萬勝的照片。

    那幼稚的臉龐,水潤潤的眼神實在惹人同情,就好像萬勝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一樣。

    只要看了這篇報道的人,對萬勝的印象都不會好。

    這完全是個只會利用手中權力來維護權威,讓球隊所有人對他感到害怕的極端人物,在這種人的領導下,德比郡會有什麼成績就可以想象了。

    球員心里對他畏懼,不會信服他。這樣的心態到了比賽場上會有什麼表現就可想而知了。

    通過這篇報道,很多人仿佛都會看到德比郡最強大對手下成績一塌糊涂的場景,那就像是在二戰時期,德國在英、法、美以及甦俄聯軍的戰爭壓力下,不論怎麼做都只能繳械投降一樣。

    不知不覺中,萬勝就有了‘大獨裁者’的稱號。

    ……

    德比郡主流媒體為自己的報道創意沾沾自喜,他們覺得這樣的報道足夠影響球迷對萬勝的感官了。

    這也是對那個該死的中國人的報復。

    可很快他們就發現另外的言論出現了,以《德比郡生活報》為首的小媒體群體,開始和他們唱對台戲,同時發布了很多贊揚德比郡的轉會,贊揚新來的球員,甚至是贊揚萬勝的言論--

    “引入年輕球員會讓德比郡充滿活力!這幾個年輕人都很有實力,都是一個個的天才……”插圖配上里貝里玩球的畫面,“這樣的技術可不是普通球員能有的。”

    “德比郡的集合日期是明天,在集合前就有不少球員已經回到俱樂部,他們也參與到了訓練中,很明顯他們是主動這樣做的。能讓球員主動去訓練,也證明了萬勝帶隊的手腕。”

    “弗蘭克-里貝里等四名或許會是德比郡的未來!”

    “德比郡的轉會策略是正確的!”

    “萬勝清除了那些對球隊沒有貢獻的球員,這一做法是正確無比的。這些人對球隊的貢獻很小,卻白佔據名額拿著薪水!”

    “這些人都在上賽季末沒什麼出場機會。而上賽季萬勝帶隊的十場比賽,我們取得了7勝1平2負的好成績!可見賣掉他們也不會對球隊產生什麼影響。”

    接下來各種各樣支持德比郡、支持萬勝的言論出台了。

    以《德比郡生活報》為首的媒體,在東米德蘭茲地區影響力並不大,這群人甚至以前互不相識,根本沒什麼交集可言,但現在他們在言論上站到了一起。

    在德比郡主流媒體眼里,這些競爭對手們根本沒什麼威脅,因為他們的影響力都非常小。

    用一個比喻來形容的話,以《德比郡體育報》為首的主流媒體就是武林高手,而以《德比郡生活報》為首的媒體就只是一些地皮流氓。

    但高手也怕人多……

    以《德比郡生活報》為首的媒體很清楚他們單獨根本無法和對手競爭。于是他們通過各種渠道拉攏了一大批的小報環繞在身邊,這些小報有的八卦小報、雜志,有的就純粹是低下的廣告傳單商,他們有的甚至是通過發傳單的方式來售賣報紙的。

    這一大群底層媒體凝聚在一起,就有了對抗的資本,他們的優點就是範圍大、報道多,一個小八卦報紙不算什麼,十個小八卦報紙都說同一件事,那就很有影響力了。

    《德比郡體育報》出台一篇影響力大的報道。而他們能出台十篇與之對抗,而且說法各式各樣,《德比郡體育報》用威猛的降龍十八掌,他們就用太祖長拳、十段錦、伏虎拳、五虎斷門刀。沒有內功配合的闢邪劍法……總之雙方拼了個不上不下、半斤八兩。

    有站在中立角度的人,對此事做出了點評,“這是一場輿論戰爭,是一場反對者與走狗的戰爭。”

    反對者是誰。走狗是誰,不言而喻。

    ……

    在外界媒體的輿論大戰中,德比郡的第一次集合訓練也開始了。這天早上一個個球員都來到了俱樂部。

    他們大多數都是剛回到球隊,見面彼此友好的打個招呼,談起假期的活動。

    氣氛很和諧。

    也有不少人在談論新來的球員,除了波頓-雷特、伊萬-克魯等人外,其他人和新來的幾個球員並不認識,自然也沒什麼交流可言。不過雷特卻主動把幾個人介紹給相熟的人認識,倒也讓他們知道了幾個新球員的名字。

    在交談中時間過得很快。

    當大多數球員從更衣室換好訓練服,再回到訓練場的時候,時間也差不多快到了九點,助理教練迪亞馬雷斯已經來到了訓練場,但還是不見萬勝的人影。

    直到八點五十五分的時候,他們才看到萬勝從辦公大樓的方向走過來。

    他們這才恍然,原來教練早就到了。

    了解萬勝的人都知道,他絕不是個會遲到的人,他要求每個人都遵守時間,不能有一分鐘的遲到、早退,他自己也會這麼做,他做的也非常好︰來的幾乎是最早的,走的幾乎是最晚的。

    萬勝正走向訓練場方向。

    遠遠的看到訓練場上一個個球員,他感到有些激動,新賽季就要到來了,想到即將面對各種比賽,面對全新的帶隊升級挑戰,不知覺間他就感覺血液升高、心跳加速。

    他早期待不已了!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新賽季快點開始,不過他也知道,最好新賽季來的更慢一些,這才他才能讓球隊做足了準備,去迎接一場場比賽,那樣他們才更有機會。

    萬勝站在了迪亞馬雷斯身旁。

    他口中叼著個哨子,朝一個個和他打招呼的球員點頭示意,一邊看著手表上的時間,快到58分的時候,他吹響了哨子,喊了一聲,“集合!”

    所有人趕忙跑過來,稀稀拉拉的站成一排。

    萬勝沒有抬頭。

    他仍然盯著手表,直到準時九點,他才抬起了頭,朝迪亞馬雷斯吩咐道,“點名。”

    迪亞馬雷斯拿出一張表單,按照上面的名字挨個念了起來。

    “奧克斯!”

    “這里。”

    “伊恩-泰勒!”

    “在。”

    “貝克-艾爾弗雷德!”

    “……”一個個名字點下去,大部分球員都在,除了一個人--里希-費丁南。

    “有誰知道里希為什麼沒來?”萬勝問道。

    李-莫瑞斯說道,“我昨天還看見他了。”

    就在這時,更衣室的方向跑來一個身影,正是里希-費丁南,看的出來,他是從更衣室一路跑過來的,甚至衣服都沒有穿好,他呼呼喘著氣,跑到萬勝身邊說道,“抱歉,先生,我起晚了。”

    萬勝微笑的看著費丁南,露出白淨的牙齒,表情看起來很親切,他指著球場,緩聲說道,“先去跑五圈,圍著大圈跑。”

    大圈也就是正規跑到外圍的一圈,德比郡訓練場的大圈有將近五百米,五圈也就是兩千五百米,就算是職業球員跑下來也會有些累了,但費丁南沒有什麼猶豫,撒腿就去跑了。

    德比郡的老球員早就習以為常了,他們甚至還微笑的看著費丁南,那眼神就像是在說,“伙計,運氣不錯。”

    里貝里、奧克斯等人有些搞不明白,但他們也看出來了,這個中國教練在俱樂部是有絕對權威的,就像那些媒體說的,他還真有點‘大獨裁者’的感覺。

    這些德比郡老球員,對他的話連質疑都沒有,遲到的那個家伙,說是去跑圈都沒一點猶豫,他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五大圈可是不短的距離了,而他也僅僅是遲到兩分鐘而已。

    他們沒時間對萬勝和德比郡的情況發起什麼沉思了,接下來萬勝點到了他們的名字,挨個給所有人介紹了里貝里四人。

    每介紹一個人,德比郡的球員都會鼓掌歡迎,倒是顯得非常熱情,在介紹完畢之後,就輪到了主教練‘訓話’的階段,每個球隊都是如此,第一次集合訓練,主教練肯定要說點什麼,比如說一些賽季的目標,鼓勵下球員多多努力,又或者承諾一些事情什麼的。

    大家都安靜的站著,等著萬勝開口。

    他們都在想萬勝會說些什麼,很多人聯想起上賽季戰勝伊普斯維奇後,萬勝所說的話,都期待他能說一些目標之類的話,他們都知道,本賽季球隊的目標可是升級,若是能升級,下賽季他們就能征戰英超聯賽了。

    在眾人的矚目下,萬勝輕咳一聲,眼神掃過所有人,臉色變得認真無比,旋即他開口了,“從今天開始……”

    話音一停,聲音也變大了不少手指,“所有人,都叫我波ss(老大)!”(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