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十一章他們是我的朋友

第二十一章他們是我的朋友

    七月二十四日,德比郡結束封閉訓練,球迷可以買票進入訓練場外圍觀看訓練,記者也可以進入采訪。》.[]

    自從新賽季備戰開始,德比郡都一直處在封閉訓練中,這讓外界記者極為不滿,因為德比郡的訓練,正常是一周對外開放一次的,而每逢比賽日前後,德比郡的訓練都會公開訓練,也就是說,德比郡的訓練有一半時間是可以觀看的,甚至很多時候,為了創造給俱樂部創造收益,訓練也會連續開放(球迷觀看訓練需要買票進入),但新賽季開始後,德比郡的訓練就一直封閉著,沒有外界球迷、記者知道他們的訓練情況,他們想要知道德比郡的備戰情況很困難,所以媒體對德比郡的報道還是圍繞著夏季轉會等一些俱樂部官方發布的消息。

    媒體記者們一直試圖給俱樂部施壓來讓德比郡開放訓練,他們想知道德比郡的新賽季備戰情況,所以這段時間,俱樂部的新聞官理查爾森先生的工作非常忙碌,他疲于應付各路媒體記者的‘騷擾’,還需要站出來解釋球隊為什麼要封閉訓練,以維護俱樂部的正面形象。

    可實際上,里查爾森哪里知道球隊的訓練為什麼要封閉!

    他只是球隊的新聞官,是一個俱樂部對外交涉的工作人員,俱樂部的事情他插不上手,球隊的事情更是萬勝一個人說了算,他根本不清楚這些,但他還必須去為這些不清楚的事情做詳細的解釋,以應付那些不斷來詢問的記者。但沒辦法,這就是他的工作。

    里查爾森的工作壓力不小,萬勝的工作壓力也很大。

    萬勝的壓力到不是來自記者,實際上,現在德比郡的記者群體分為兩派,所有記者。包括那些小報都可以分成兩派,一派是俱樂部的‘反對黨’,也就是那些以《德比郡體育報》為首的主流媒體,另一派則是‘走狗黨’,也就是和他關系不錯,他的msn群組里面的記者。

    這是德比郡以外地區的媒體,對德比郡內部媒體大戰的‘戲言’,不過這個說法當前已經非常流行了。

    ‘反對黨’和萬勝的關系極為惡劣,萬勝一次次的拒絕他們的采訪,然後他們現在也干脆不來打擾萬勝。平日在路上這些記者見到萬勝都是理也不理,更不要說跑過來采訪他了。

    他們就是要表明一個態度--堅決拒絕采訪萬勝!

    你總是擺大牌拒絕采訪?我們可是德比郡主流媒體,我們可不是誰都去采訪的,你拒絕采訪,我們就干脆不采訪,不打擾你,以後你去帶隊比賽,來采訪的只有小貓兩三只,看最終是誰更難受!

    他們就是這麼想的。

    ‘走狗黨’則根本沒必要來采訪。他們知道萬勝不喜歡私生活被打擾,他們可不想因為采訪提問‘得罪’萬勝,更何況,他們根本不用來采訪。萬勝經常在msn群上發布一些消息,讓他們知道球隊的情況,他們只需要再配上一些插圖,就足夠做新聞報道了。

    所以記者們就算想要近距離拍攝德比郡訓練情況。想觀看采訪德比郡的訓練,也不會前來打擾萬勝。

    萬勝的壓力也和記者們無關。

    他的壓力來自球迷。

    很多德比郡球迷都知道萬勝的情況,尤其是居住臨近的球迷。不少人都希望能親眼看看俱樂部的訓練,于是每天當萬勝從俱樂部回家,又或者早上去俱樂部的路上,都會遇到不少球迷,他們見到萬勝都會問上一些球隊目前的備戰情況。

    面對記者,萬勝還可以以無視的態度,繼續做自己的事情,但面對球迷就沒辦法了,這些球迷是真正關心球隊的,他只能大體上說一下,至少也要回答一下,但問的人多了,壓力就來了,甚至有一天下午,他剛離開俱樂部就被十幾個球迷圍住了,這些球迷比那些記者還要瘋狂,這讓萬勝很頭疼。

    實際上,萬勝進行封閉式訓練是有原因的。

    前段時間在進行體能儲備訓練,對外也沒什麼好開放的,沒有任何可看性的訓練,反倒有可能讓那些‘反對黨’記者抓住把柄,有話頭來詆毀球隊,最近進行戰術訓練,才剛開始訓練球員更需要認真,否則訓練效果肯定會打個折扣,他本來就覺得時間不夠用,就算有‘協作’技能,戰術訓練效果加倍,他還是總感覺備戰時間吃緊,自然不能開放訓練,每一天對球隊而言都是非常珍貴的。

    但這一天,球隊的訓練還是開放了。

    萬勝是考慮兩天後就是球隊的第一場熱身賽,接下來再想封閉什麼消息根本不可能,到時候也會有更多記者希望來采訪,更多球迷希望看到球迷的訓練,而且球隊封閉訓練已經將近一個月,也該是公開訓練的時候了。

    這次公開訓練的情況,也讓萬勝吃驚不已。

    球隊對外公開的訓練,一般情況下,也就是有上百個球迷來觀看,畢竟球迷也要生活、工作,很少有球迷會在工作日有時間跑來觀看訓練,但這一天早上,買票進入球場的就超過了四百人,這還是俱樂部停止對外售票的結果,這許多人站在訓練場外,讓訓練場看起來像是在進行一場比賽,可實際上,早上訓練場內就只有雷特等幾個人在。

    等時間臨近九點的時候,一個個球員都來到訓練場,當他們看到這許多球迷、記者在外圍觀看的時候,精神狀態立刻就不一樣了。

    萬勝發現他們的訓練更認真,比平日更有精神,更努力了......當然,也少不了很多人似乎是故意顯擺技術給球迷看,比如弗蘭克-里貝里,這家伙在九點集合前,就一直重復著在顛球,不斷玩弄著技術,但這種做法根本沒有什麼實際意義,至少在萬勝看來是沒有意義的,平日里里貝里也不會這麼做。可現在他這麼做了,原因自然一目了然。

    他希望得到球迷的認可!

    里貝里擁有一顆成為球星的心,在職業聯賽這麼久,他最希望的就是自己能成名,所以無論什麼時候,他都希望球迷能認可自己,他在集合前就在試圖這麼做,而且效果還很不錯--里貝里的那一側鐵欄外圍,有不少球迷對他的顛球報以呼聲,顯然他的腳下花活還是能吸引球迷注意的。

    里貝里是這樣。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尤其是幾個新來的年輕人。

    卡希爾還好一些,他畢竟在英甲有好幾年了,他根本不在意訓練有球迷觀看,米爾沃爾的訓練同樣也會經常對外公開,像是萊頓-拜恩斯和雷托-齊格勒就不同了,他們都是職業聯賽的新人,自然希望球迷認可自己,只可惜他們沒有里貝里那樣的腳下絕活。而且太年輕沒有名氣,無論怎麼做也很難吸引球迷注意。

    正式訓練開始了。

    在正式訓練開始前,萬勝提醒所有人都要集中精力,不要被那些媒體記者和球迷影響。看大家認真的應聲,萬勝這才開始訓練。

    訓練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剛開始就是日常的活動,跑跑圈、做有球跑動等等。等所有球員身體活動開了,才開始進行戰術訓練,戰術訓練基本也沒什麼可看的。這不是正規比賽,只是訓練,即便有了新戰術,也不過是讓球員適應位置,並進行一些小範圍的戰術配合,只在外圍觀看,就算專業人士也很難看出來什麼,畢竟球場圍欄距離訓練的地方很遠,他們是听不到萬勝和球員說什麼的。

    就算如此球迷們也非常滿意了。

    他們已經很久沒看到球隊訓練,很久都沒有看到球隊比賽,他們看著那些支持的球員努力訓練,就可以開始對新賽季進行憧憬了。

    記者們也站在圍欄外拍攝。

    圍欄外有專門給記者們預留放置設備的空間,那個地方角度也非常好,記者們可以從容的拍攝到球場內的訓練場景。

    現在在這里的就都是‘反對黨’的德比郡主流媒體記者,他們過來拍攝采訪,也是為了報道德比郡的備戰情況,不過其中不少人,尤其是《德比郡體育報》的幾個記者,都希望能拍攝到一些球員犯錯誤、萬勝惱怒訓斥球員,又或者其他球隊內部矛盾、可以當做負面消息報道的畫面,如此畫面的新聞題材肯定能吸引球迷群體關注。

    他們都很興奮的進入工作狀態中。

    不過有件事讓他們感到奇怪,那就是他們沒有看到最近那些不斷支持那個中國人的同行死敵們,正常來講,德比郡的公開訓練,這些人肯定會來的,盡管他們屬于‘非主流’媒體,在德比郡的影響範圍不大,但他們畢竟也是媒體,需要進行一些報道,德比郡第一次公開訓練絕對是吸引人的新聞,他們怎麼可能不來拍攝采訪呢?

    “難道他們不來了?”有人說起來。

    “不可能!”

    “他們肯定會來的,這可是德比郡第一次公開巡禮那,也許是我們沒看到?”

    “或許那個中國人給他們提供了報道資料?我听說他們有一個msn群組,那個中國人經常在里面發布一些消息,甚至是圖片......”

    “有這種事?群組號是多少?我加進去!”

    “我試過了,根本進不去,那個群組只有一個管理,就是那個該死的中國人!”

    “能不能拖朋友進去?”

    “......”

    “咱們還是談談他們今天為什麼沒來的問題吧!”有個老記者看到話題轉移到不知道哪個角落去了,趕忙把話題重新拉回來。

    這許多人討論半天還是沒有結果,他們也只能搖頭放棄,然後專注于自己手中的工作中。

    在拍攝中,時間慢慢過去。

    等到了十一點的時候,忽然一個站的和球迷臨近的記者驚呼了一聲,其他記者疑惑的看過去,只見那個記者指著訓練場里面的一個角落,驚呼道,“你們快看,那里有個人在里面拍攝。”

    附近的人都過去掃了一眼,只看一眼。他們就都驚呼起來。

    “他是怎麼去里面的?”

    “好像不止一個人!還有個家伙剛走進去,手里也拿著攝像機!”

    “我認識他,那是《德比郡生活報》的!”

    “他怎麼進去的?”

    “那是距離球場比這里近多了,位置也好多了,拍攝肯定能更清晰,我們也要找辦法進去!”

    一群記者呼啦啦的說著,但他們轉來轉去發現訓練場就只有一個大門,有守門的保安,根本找不到其他地方進去,再想想也是。要是有地方能隨便進去,這麼多球迷早就發現了。

    “那他們是怎麼進去的?”

    “難道是德比郡俱樂部允許他們進入的?”有人終于想到了原因。

    結果這群人就開始大聲抗議。

    “采訪自由!”

    “采訪公平!”

    “這是區別對待!”

    “我們也要進去拍攝!”

    他們的喊聲很響亮,甚至壓過了周圍的球迷,不少人都看過來,這嘩然的聲音在訓練場都能听到,正在場邊和迪亞馬雷斯站在一起說著什麼的萬勝也轉頭朝這邊看了一眼,結果這些記者的呼聲更高了。

    萬勝皺了下眉頭,再轉過頭,繼續和迪亞馬雷斯談起來。根本對那個聲音理也不理。

    很快這些記者們就發現這樣做完全沒有作用,于是他們去找了俱樂部的新聞官里查爾森,質問他為什麼那些人可以在里面拍攝,而他們只是在外圍。

    里查爾森心里氣悶不已!

    前一陣子他的工作壓力很大。這些記者們沒少來打擾他,可他是新聞官,不可能去得罪記者,結果只能擺出和顏悅色的臉孔來應付。昨天听說球隊終于要公開訓練,他也松了一口氣,他甚至在想自己該請個假。放松個幾天,反正在聯賽正式開始之前,他的工作任務都會很輕松。

    可這些記者們又找來了!

    “那些人為什麼能在里面拍攝?你問我,我問誰去?”里查爾森直接否認有這種事,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消息,結果記者們為了證明帶著里查爾森來到了訓練場,里查爾森推不過只能過來看一眼。

    然後......他的壓力就更大了。

    里查爾森根本沒辦法和記者們解釋這種事,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于是他只能說,“我去問問主教練。”說完他就走進球場,快步跑到了萬勝面前。

    至于為記者們找公道什麼的,里查爾森是不會做的,他是過來訴苦的。

    “萬勝,我可是真沒辦法了啊!那些記者總是來打擾我,我本來還想清閑兩天呢!你看我都這麼老了,我本來應該減少點工作任務,俱樂部都有兩年沒給我加薪了......”里查爾森一直說著。

    實際上,他年齡不大,才只有四十多歲,他說有點老,只不過是相對于萬勝,然後博取同情而已。

    萬勝好笑的搖頭,他倒是知道里查爾森的麻煩。

    “好吧,我去和他們解釋。”萬勝說完就朝圍欄走過去,方向正是記者拍攝的地方,里查爾森在他身後輕松的長呼了一口氣。

    要是萬勝不過去,他也沒什麼辦法,新聞官本來就是干這種髒活累活的。

    看到萬勝走過來,圍欄外的記者的呼聲更大了。他們就像是在示威一樣的,發出一聲聲呼喊,他們像是成了為革-命努力不惜慷慨赴死的英雄人物,滿滿的都是正義感,而萬勝就要他們要打倒的目標。

    現在這個目標走過來了。

    當萬勝走進的時候,記者們停下了呼聲,然後有一個《德比郡體育報》的記者代表式的站出來質問道,“萬勝先生,我們要求采訪公平,我們要求被公正的對待,為什麼訓練場里有其他記者能近距離拍攝,而我們只能在這里,這不公平!我們要求公平!”

    萬勝看著這名記者,這是個在他黑名單上的家伙,他好像拒絕過對方兩次采訪,不過這一次他沒有拒絕回答,只是微笑的看著他,反問道,“為什麼我能在訓練場里面?”

    那名記者一愣,翻了個白眼道,“當然,你是德比郡的主教練。”

    “我的球員為什麼在里面。”

    “這是什麼問題?我們就是來采訪德比郡的訓練,你的球員當然能在里面,他們本來就是德比郡的球員。”

    萬勝點點頭,很滿意的說道,“你的回答很準確。”

    “可這和他們能在里面有什麼關系?”那名記者問道,“他們可不在德比郡俱樂部工作!不是球員,也不是教練!”

    萬勝一笑,回答道,“因為他們是我的朋友,邀請朋友來俱樂部里參觀,是我的私人問題,這里,我還要感謝俱樂部主席史密斯先生,他允許了我帶朋友進來參觀的請求。”

    那名記者傻了眼,他指著那邊說道,“他們是你的朋友?”他反應過來,感覺有種吐血的沖動,“他們都是你的朋友!!?”

    萬勝理所當然的道,“難道英國的法律還規定了不允許有很多朋友?”萬勝疑惑的轉頭看了眼,想想道,“只是十幾個朋友,我想這很正常吧?你也會有十幾個朋友,不是嗎?”

    記者木訥的點點頭,才剛反應過來,只听萬勝堅定的說道,“所以說這只是私人問題,和什麼采訪公平、公正無關,我從來不會歧視任何人,區別對待任何人,德比郡俱樂部也是這樣,不會區別對待任何記者、球迷,不會給記者、球迷劃分群體,你們完全不用為此擔心。”

    說完沒再理會那些記者的抗議,萬勝就轉身離開了。

    他走回訓練場,讓里查爾森為訓練場里面的記者朋友們,準備兩張餐桌和幾把椅子,還讓他去俱樂部餐廳要一些餐點和飲品,他很大方的表示,“這是我為朋友提供的,一切費用都由我來支付。”

    然後圍欄外的記者們,就看到他們里面的同行死敵們,非常愜意的坐在訓練場旁邊,喝著飲品、持著餐點,一邊聊著天一邊進行近距離拍攝。

    最令人氣憤的是,他們頭上還有兩把巨大的遮陽扇......(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