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十九章又是這個家伙

第二十九章又是這個家伙

    在德比郡慶祝進球的時候,特雷沃-布魯金趕忙走到場邊叫來球隊隊長吉魯,認真叮囑道,“前面只是個意外,那是他們的進攻陷阱!”

    “那個中國人很擅長用奇怪的方法獲勝,上賽季他們和伊普斯維奇比賽就用的類似的方法,先是進攻,後是防守。我听說中國有古人專門為各種卑鄙的詭計寫過書,還被中國人奉為經典!對方的教練就是個中國人,他肯定是使用了這種計謀!”

    “要是我們以為他們會一直這樣進攻下去就中計了!”

    “但是……同樣的計謀使用兩次就會被看穿,這個中國人還太年輕,肯定不明白這個道理……”

    特雷沃-布魯金自信滿滿的繼續道,“讓大家別在意,我已經清楚他們的戰術了。他們接下來會選擇防守,我們要抓緊重新組織好進攻。”

    “另外,一定要告訴大家注意他們的反擊!”

    听到主教練的話,吉魯頻頻的點頭,他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在比賽里,他沒有過多的時間思考戰術什麼的,但現在想想,他們可是西漢姆聯,對方一支英甲保級球隊,沒道理敢這樣和他們對攻,沒道理進攻打的如此猛烈,原來一切都只是計謀,並不是他們要這樣進攻一整場,而是進一個球後就開始防守。

    還真是卑鄙!

    吉魯都感到有些後怕,如果他們真以為對方會一直進攻下去,那肯定要穩固防守,那麼對方也穩固防守,等他們發現對方沒有大舉進攻意圖的時候,肯定會過去很長時間,到時候就可以直接進入中場休息了。

    中場休息再經過調整,他們的防守肯定會更加穩固。下半場再去想追平比分就會變得困難多了。

    原來是這樣啊!

    吉魯感覺自己完全明白了,回到球場上,他馬上把自己知道的傳達給所有隊友,當然,他不可能像是特雷沃-布魯金說的那樣詳細,但表達的意思清楚了︰“接下來對方肯定會選擇防守,我們可以放開手腳去進攻了!”

    “但也要注意他們的反擊。”他沒忘了補充道。

    很快西漢姆聯球員都知道了,等兩隊回到球場站好位置重新比賽的時候,西漢姆聯一個個斗志十足,他們的目光有點直接就看向德比郡球門。就像是在考慮一會兒有什麼方法來射門。

    可事實證明,德比郡的防守還是不錯的。

    面對西漢姆聯的開球進攻,德比郡選擇了稍稍收縮防線,正常進行一波防守,他們在禁區前攔截了住了球,沒給西漢姆聯威脅球門的機會,球權轉換、攻防互位,接下來又輪到了德比郡進攻。

    這時候西漢姆聯球員要鎮定多了,因為他們看到在第一波推進的時候。對方確實沒有像剛才一樣大舉壓上,進行全場逼搶式的防守,而是選擇了收縮防線,這說明教練的判斷是準確的。

    對方開始防守反擊了!

    既然改變戰術開始防守反擊。對方肯定不會在進攻中投入太多精力,他們的防守也會好做很多。

    與此同時,媒體席上的記者們看到德比郡收縮防線去防守,也熱情的討論起來--

    “看見沒?我就說他們會開始防守了!”

    “這個中國人只會防守!”

    “真是保守!”

    “讓他們用卑鄙的方法進了一個。但從現在開始是西漢姆聯的時間了!”

    記者們興高采烈的談論著,他們為自己判斷的準確感到興奮,那樣子就好像勝利已經屬于西漢姆聯了一樣。可實際上,現在記分牌上的比分是‘1:0’,主隊在前,客隊在後,領先的是德比郡。

    ……

    天空電視台解說員貝爾科-克萊德曼的想法和記者們稍稍有些不同,他並不是西漢姆聯或德比郡的球迷,他是站在中立的角度看待比賽的。

    在開始克萊德曼也認為德比郡會進行防守反擊,結果證明他的判斷是錯誤的,他承認了錯誤。

    當比賽重新開始,他也看到了德比郡收縮防線,可那是開球的進攻,西漢姆聯很很容易把進攻打進德比郡半場,選擇收縮防線那是再正常不過了。

    所以到現在,克萊德曼反倒不急著做出判斷了,他寧願不判斷,也不想判斷錯誤,“那就讓我們來看看德比郡接下來會怎麼踢呢?”

    “說老實話,我希望他們能繼續進攻,德比郡的攻勢足球還是很好看的,如果他們選擇防守,比賽就會變得有些沒意思。”

    隨著克萊德曼的話,德比郡發動了進攻。

    這一波攻勢,德比郡推進的速度並不快,當然,也不慢,他們只是以正常的速度推進到了西漢姆聯半場,隨後足球到了邊路里貝里腳下,隨著里貝里迅速帶球插入底線,進攻節奏才稍稍加快了一些。

    這次里貝里沒能制造什麼威脅,他帶球到了底線,卻被對方卡在了角旗桿前,根本找不到轉身傳球的機會,結果足球被他的腳踫出了邊線。

    球權又到了西漢姆聯手里。

    西漢姆聯發出邊線球,球到了中場克萊格-弗雷明腳下,要是之前克萊格-弗雷明一定會大腳開向前場,先要保證防守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可現在,他‘知道’德比郡的戰術是防守反擊,德比郡在丟球後,一定會選擇後撤回防,所以他並沒有向前場開大腳,而是很鎮定的把球傳給了隊友伊安-皮爾斯。

    皮爾斯在禁區線前拿球,左右看了眼,發現沒有太好的傳球點,就要向前帶兩步,這時卡希爾過來要搶球,皮爾斯護了下球,橫向推給西恩-格雷根。

    兩腳傳遞,足球從左側到了右側。

    皮爾斯的傳球有些倉促,力道就有點大了,格雷根接球時用內腳背一收,但停球還是有點大了,足球向前滾了一米多。格雷根趕忙過去追,可足球卻先一步被旁邊的波頓-雷特捅了一腳。

    韋伯爾森正迎面趕過來,恰好接到了球。

    足球到了韋伯爾森腳下後,他馬上一腳橫穿轉移給中路莫瑞斯,後者變向閃開對方球員的攔截,一腳捅傳到禁區。

    卡希爾迎球回拉,轉身抽射!

    隨著全場的呼聲,看到球隊丟球回撤到禁區里的克萊格-弗雷明用身體阻擋了射門,足球高高彈到空中,之後被卡希爾頂給了左側的里貝里。

    德比郡繼續保持攻勢。

    一波又一波……

    每一次西漢姆聯拿到球。還沒有拉開陣型展開進攻,就很快被德比郡反搶回去,德比郡的進攻持續不斷,接下來的五分鐘時間里,除了兩次西漢姆聯球員把球大腳開到德比郡半場外,足球都一直在西漢姆聯的半場里滾來滾去。

    這時西漢姆聯球員終于意識到不對了。

    他們有點發蒙。

    教練可是告訴他們,德比郡會開始防守反擊了,他們的想法是趁著機會重新組織起進攻,至于防守就只需要注意對方的反擊就可以了。

    但現在比賽好像不是這個樣子的。

    看看對方一波又一波的進攻。己方半場總是有六、七名對方球員的比賽,他們無論從任何角度去分析,也看不出對方有哪怕一點‘防守反擊’的意思!!

    這哪里是防守反擊,根本就是壓制性的攻勢足球!

    ……

    當西漢姆聯球員意識到不對的時候。場外觀看比賽的球迷和記者也也同樣意識到了。

    球迷就沒有太多想法了。

    德比郡球迷只會為球隊精彩的表現歡呼雀躍;西漢姆聯球迷則是為球隊的球門感到擔憂。

    媒體席上的記者們則是截然不同了。

    這時沒人說話了。

    剛才他們興致勃勃的討論著德比郡的防守反擊,可現在德比郡卻根本沒有一點防守反擊的意思,哪怕他們的臉皮再厚,也不由得臉色有些發紅。

    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那個中國人會如此固執的讓球隊一直進攻?

    他有什麼底氣,敢在西漢姆聯面前選擇持續不斷的進攻?

    可現在德比郡做到了。

    他們用進攻完全壓制西漢姆聯,比分上一球領先。局勢上壓制對手,記者們想象不出比賽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不對啊!”

    他們心里發出哀嚎。

    這里可不只有支持西漢姆聯的記者。

    就算那些德比郡主流媒體記者,心里上支持著西漢姆聯,表面上也必須表現出支持德比郡的樣子,否則的話,德比郡球迷根本就不會買賬--你一個支持其他球隊的媒體,我們德比郡球迷干嘛要花錢買你的報道?

    說白了,他們只是地區性媒體,生存所依靠的還是德比郡球迷。

    德比郡記者,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兩個《德比郡生活報》記者,這兩個記者是純粹心里上,表面上都支持德比郡的。

    只不過媒體席上,支持西漢姆聯的記者佔據‘主流’,他們根本無法與西漢姆聯記者交流,和本地其他德比郡媒體又是死敵關系,所有兩人只能相互之間小聲交談。

    他們本來是挺郁悶的。

    听著耳畔一個個同行們的談論,都在說德比郡要防守什麼的,他們也為德比郡擔心,可現在場上的比賽卻根本不是其他人談論的樣子,德比郡沒有被動的防守,反倒仍在主動進攻。

    當所有其他人都沉寂的時候,他們終于可以高傲的抬起頭,興奮的喊出聲了--

    “好!”

    “漂亮!”

    “就是這樣,用進攻干掉他們!”

    然後媒體席上其他記者的目光就都集中到了他們身上,但兩人根本不在意,他們本來就是死敵,和西漢姆聯記者也沒什麼好說的,現在他們就要趁著德比郡表現出色為球隊加油。

    ……

    “德比郡表現的相當出色!他們完全壓制了西漢姆聯!”

    “面對強大的西漢姆聯,德比郡沒有哪怕一點怯懦,他們勇敢的沖了上去,並且用狂風暴雨的進攻掌控了場上的局勢!”

    “看看現在這支德比郡,我們很難想象他們上賽季還在為保級奮戰!”

    貝爾科-克萊德曼的解說慷慨激昂,“我根本沒有想到比賽會變成這個樣子,但說句心里話。我很喜歡這樣的比賽!從現在開始,我有點喜歡上德比郡了!我很好奇,那個中國年輕教練到底做了什麼,能讓德比郡面對西漢姆聯,也敢于從容不迫的發起攻勢!”

    隨著克萊德曼的話,攝像鏡頭指向了德比郡教練席前方。

    那里,萬勝正站在場邊,他靜靜的站在那里,臉上帶著堅毅,看起來還真有些從容不迫的架勢。

    此時萬勝心里其實也有些激動。他想的是,“再進一個!再進一個!”

    “只要再進一個,比賽就贏定了!”

    ……

    球場上。

    西漢姆聯完全被德比郡一波又一波的狂攻打蒙了,場上球員只是出于本能意識的在去做防守,面對這種進攻,尤其面對‘和教練說的完全相反’的場面,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他們是相當失望的。

    教練安排的戰術也是進攻,但他們根本打不出來,因為教練同時告訴他們。對方會采用防守反擊的戰術。

    在對方進了一個球後,教練再次強調了這一點。

    然後……對方繼續進攻。

    于是他們就不知道該怎麼踢了--對方的做法和教練說的截然相反,他們完全搞不明白情況了。

    在西漢姆聯球員郁悶的同時,德比郡球員卻都感覺狀態相當好。攻勢足球本來就是越順風踢的就越好,他們打出了優勢,也打出了狀態,每個人都感覺踢的很順。于是各個狀態都不錯。

    尤其是……卡希爾!

    不到半場比賽,卡希爾已經有了六次射門,其中三次射在門框範圍以內。有一個進球,光是看這種數據,其實也不算什麼,但機會多往往也證明了很多東西,比如他的跑位,比如他的意識,比如他和隊友之間的配合。

    當他看到里貝里在左路短傳給身後的萊頓-拜恩斯時,他趕忙前叉想找機會,果然萊頓-拜恩斯接球掃了眼禁區,就一腳把球吊傳到禁區里。

    卡希爾沖到禁區里,回望著判斷足球的落點,卡希爾轉過身猛然跳起!

    ……

    西漢姆聯過來防守卡希爾的是克萊格-弗雷明,他一直是西漢姆聯的主力中後衛,他的防守經驗非常豐富,這種豐富的經驗也讓西漢姆聯的防守更加穩固。

    但這次克萊格-弗雷明發現自己的防守經驗沒什麼用處了,因為他沒能第一時間判斷足球的落點,結果被對方前鋒先行一步,站在了最有利的位置。

    他也要跳起搶球,可對方選擇的時機非常恰當。

    好在這個位置想頭球攻門非常不實際。

    卡希爾也沒想要頭球攻門,他只是想把球點給隊友而已,拜恩斯的這腳吊傳踢的太靠外了,就算搶到點也不可能頭球射門。

    他仍然選擇點給里貝里。

    里貝里把球會踢給拜恩斯,再加上拜恩斯的傳球,大家都在注意卡希爾,防守他的西漢姆聯球員就有些疏忽大意了,結果等里貝里拿到球,防守球員才敢過去,但此時卻已經晚了。

    里貝里一腳挑傳,足球直接飛向門前。

    當足球到了里貝里腳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里貝里吸引,西漢姆聯門將注意里貝里的同時,也在注意禁區另一側的波頓-雷特,這個年輕小將雖然到目前沒什麼表現,但他的身高很不錯,明顯就是善于頭球的球員,所以當看到里貝里起腳傳中,西漢姆聯門將第一反應就是注意不逗你-雷特。

    不止他這麼想,其他西漢姆聯後衛也有同樣的心思。

    等他們注意到,其實波頓-雷特沒有機會搶到球的時候,再把目光拉回來卻已經晚了,他們在門前看到一個高高躍起的身影,或許他不斷強壯,個子也很普通,但他卻跳的很高,更重要的是,他跳起到空中,恰好用頭頂踫到了足球。

    “卡希爾——”

    貝爾科-克萊德曼拖著長聲音嘶吼一聲。

    ……

    萬勝猛然提起手臂,緊握雙拳,死死咬著嘴角,他的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身在空中的卡希爾。

    又是卡希爾!

    又是頭球!

    一定要進啊!!

    不止是萬勝,所有球迷、媒體席上的記者,再包括兩隊所有球員、工作人員、裁判組,甚至是球場的保安,球場內的所有人,這一刻都同時看向空中的卡希爾。

    又是卡希爾!

    此時卡希爾完全沒有對手,防守他的克萊格-弗雷明第一時間就被他甩開了,當他跳起的時候,空中就只有他自己,其他人只能站在地上呆呆的看著。

    那些人也想著,“又是這個家伙。”

    卡希爾卻已經迎著飛來的足球,狠狠的向前一甩頭!

     !

    一聲悶響,額頭和足球撞在一起!

    足球直沖球門!

    西漢姆聯門將面對這個近距離的頭球,根本毫無反應,他站在那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足球沖入他把守的大門。

    “gooooooooooooooooooal!!!”

    在貝爾科-克萊斯曼的長吼聲中,普萊德球場頓時陷入沸騰。(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