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十二章布蘭德

第三十二章布蘭德

    英國的《每日鏡報(dail-迷rror)》,世界上第一份小報,創刊于1903年。▲,●.23x.cˇom

    《每日鏡報》曾經一度是世界發行量第一的小報,現在雖然由于電視、網絡等行業的發展,他們的發行量有所跌落,但他們也是能和《太陽報》競爭的英國大媒體。

    今年五月份,《每日鏡報》就和《太陽報》來上了一場價格大戰,為了擊敗競爭對手,《每日鏡報》的售價從32便士下降到20便士,隨即,‘價格戰專家’《太陽報》立即把售價也下調到了20便士。

    雖然兩家報紙的發行量每天都有幾十萬份的增加,但是對于成熟的市場來說,這樣的價格戰只是兩敗俱傷。到了6月,《每日鏡報》的新老板柏麗就叫停了這場紛爭。兩張報紙的價格重新恢復了往日的水平,這場價格戰以失敗而告終。

    盡管價格戰戰略失敗,但也由此可以看出《每日鏡報》的影響力,他們的影響力可不止在英國範圍,而且輻射整個歐洲。

    在新興媒體形勢發展上,《每日鏡報》新創立的新聞網站和電子周刊,在網絡上的點擊流量也非常高,英國網絡總局去年的數據顯示,《每日鏡報》的官方媒體網站流量排在英國第十一位,這對于以發行小報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傳統報社媒體是非常好的數據了,行業對比來說,《太陽報》也只排在第十七位。

    總之《每日鏡報》在英國媒體中,佔據很重要的位置和影響力。

    在《每日鏡報》的各個板塊中,體育新聞也是很重要,不過作為大媒體,他們的體育新聞可不止著眼于英格蘭的足球,還有全歐洲的足球以及其他運動,當然。足球還是體育新聞的最主要部分。

    《每日鏡報》內部,負責采訪體育新聞是一個部門,足球又和其他運動分開,專門開設了一個小部門,布蘭德就是足球小部門的主要外出采訪記者,他和三個同事一起一起負責全部的英格蘭足球。

    四名記者,負責英格蘭足球,這個工作範圍就相當大了。

    他們的主要目光還是集中在英超聯賽上,尤其是英超聯賽的強隊身上,英格蘭二級聯賽。也就是英格蘭甲級聯賽的新聞也會佔據一部分內容,畢竟英甲的上座率還是非常高在,在英格蘭還是佔據一定的影響力的,再低級聯賽的話題他們就不做采訪了。

    今年三月份,布蘭德就來過一次德比郡做采訪。

    那次是因為德比郡的換帥,臨時換帥肯定會對球隊造成一些影響,所以布蘭德就親自去采訪了。那次他沒有采訪到什麼有用的內容,只是采訪過程中,讓德比郡新任主帥。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說不出話來,這讓布蘭德很有成就感。

    于是第二天《每日鏡報》只在官方媒體新聞上,報道了德比郡的換帥,提到的只是。“德比郡新任主帥,是個不到二十六的中國年輕人。”

    然後……沒了。

    至于這個年輕人是誰,叫什麼名字,有什麼本事能成為英甲德比郡的主帥。《每日鏡報》連提都懶得提及,最主要是,在布蘭德看來。這個年輕人在德比郡主帥的位置上做不了多長時間,他只需要下次等德比郡換帥的時候再去采訪就好了。

    結果等來等去,布蘭德也沒等到。

    不過德比郡對他來說,也只是個小到不能再小的題材,等不到他也就忘了,直到這個賽季開始,布蘭德和同事一起查看英甲各個球隊資料的時候,才發現德比郡的主教練居然還是那個年輕的中國人。

    這個小子很有本事啊!

    居然能帶領德比郡保級成功,新賽季還能繼續留在德比郡擔任主教練!

    于是布蘭德來的興趣,就在英甲開戰第一輪再次來到德比郡,對于他這種大媒體記者來說,兩支英甲球隊比賽過程並不重要,就算其中有再多的精彩,他們也不可能對比賽本身做詳細的報道,他只需要知道一個結果就可以了,所以他在比賽之間才感到普萊德球場,只趕上賽後新聞發布會就可以了。

    在進入球場沒多久,布蘭德就知道了兩隊比賽結果--3︰0,德比郡主場大勝西漢姆聯。

    這個結果實在令人驚訝!

    雖然平日里,布蘭德對英甲聯賽關注的不多,但西漢姆聯上賽季可是英超球隊,只是運氣不好以聯賽倒數第三跌落甲級,而德比郡上賽季只是一支保級球隊,夏天里有沒有什麼大的轉會新聞,兩支球隊的差距還是有不小的,可德比郡居然能在主場3:0大勝西漢姆聯?

    這比賽是怎麼踢出來的?

    布蘭德不由得有些後悔沒有去現場看比賽,不過他很快收住了心思,因為新聞發布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走進新聞發布會現場,布蘭德就直接坐在了前排,他有這個資格,因為他代表的是《每日鏡報》,這里也沒有和他‘同級’的記者。

    布蘭德感受著身後一個個同行們的目光,心里也有些自得,他很喜歡這種目光,媒體行業的記者,也有三六九等之分,而他,布蘭德就是記者中出類拔萃的,所以這些小媒體的記者只能崇敬的看著自己,那目光肯定是有些羨慕,當然也有嫉妒,但他完全不在意,反倒是支起了二郎腿悠閑地等待新聞發布會開始。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那些記者的眼神里,其實包含了一種叫做‘期待’和‘幸災樂禍’的特別意味。

    ……

    終于在媒體記者的等待中,西漢姆聯主帥特雷沃-布雷金走進了新聞發布會,一個個鏡頭指向門前,當看到是布雷金的時候,不少記者就沒了興趣。

    一個失敗者而已。

    大多數記者要采訪的是成功者,至于失敗者就隨便應和著問幾句就可以了,他們不需要對失敗者進行更多的報道,就算是賽後新聞發布會的詳細報道。也只需要記錄下失敗者說了什麼就足夠了,更何況,特雷沃-布雷金在退役成為教練後,本來就沒什麼可報道的,要是談談他對西漢姆聯死忠的原因,或許還能吸引點讀者,談帶隊比賽麼……他在新賽季第一場就大比分輸給了德比郡!

    特雷沃-布雷金或許也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情況,不過他站在主席台上只是對下面微微一笑,說起了一些官方式的語言,“我對輸掉比賽感到很遺憾。我們的狀態有些不好,或許這是受到了降級的影響,球隊上下心浮氣躁,有些人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離開,這影響了我們的狀態。”

    “等球隊穩定下來,就會好很多了。”

    特雷沃-布雷金指的是西漢姆聯的夏季轉會工作,西漢姆聯俱樂部面對的問題,整個英格蘭都知道,他們的球員自然也知道。他們就是需要賣掉幾個球員,來為俱樂部經濟好轉做貢獻,同時也是平衡一下隊內工資水平,畢竟一個英超第六級別工資水平的球隊。來打英甲級別的比賽,無論贏上多少場都是虧本的。

    這項工作到現在還沒有結束,估計要結束也是在九月初夏季轉會窗口關閉以後。

    接下來特雷沃-布雷金又談到了德比郡,“他們的表現很好。我沒想到他們會采用主動進攻的戰術,我們沒有對此做準備,這是我的失誤。”

    “但我也很高興看到這場失敗。這給了我提醒,給了全隊提醒,我們已經不是英超的球隊了,我們需要在心態上做一些改變,才能去適應英甲聯賽。”

    特雷沃-布雷金說的一大堆官方語言倒是很誠懇,這吸引了整個會場的記者認真傾听,這算是特雷沃-布雷金的肺腑之言了,不少人心里暗暗想著,是不是這場失敗給特雷沃-布雷金帶來了心靈上的重大創傷,才讓他面對記者說出這種話。

    可接下來特雷沃-布雷金已經意識到,他把自己的情緒帶到了工作中,近而停下了話頭,把時間都交給了記者提問。

    就是這時,會場門前傳來一陣喧嘩。

    萬勝到了。

    萬勝是帶著卡希爾一起出席的,當兩人走進來,一片閃光燈照耀過去,接下來就是各種閃光,各種拍攝,包括那些坐在正對特雷沃-布雷金台下的所有記者,都專注于這項工作之中。

    不止是因為萬勝,還因為卡希爾!

    卡希爾本來就是英甲有些名氣的球員,這場又是卡希爾轉會後第一次代表德比郡首發參賽,還打進了兩個球,被評為全場最價球員,這種表現實在太耀眼了。

    萬勝走在前面,象征性的朝記者揮揮手,就直接站到了斜對著特雷沃-布雷金的台子上,卡希爾則是站在了他旁邊。

    有些記者寄過來就要向卡希爾提問,就在這時,萬勝對著話筒‘輕’哼了兩聲,整個會場立刻靜默一片。

    萬勝很滿意效果,他朝台下記者們一笑,來了個開場白說道,“我很高興看到球隊贏下了第一輪聯賽。賽前我就說過,是應該讓西漢姆聯做好輸球的準備,看來他們听了我的話……”

    說著萬勝還朝布雷金的方位點了下頭,那意思就像是讓記者們看看布雷金鎮定的樣子,以證明對方確實做好了輸球的準備,‘你們看,他現在還很鎮定的坐在那里’。

    特雷沃-布雷金惱怒著‘蹭’的一下站起來,但還沒等他開口回擊,萬勝又繼續開口了,“我們贏下了西漢姆聯,三球大勝,但比賽結果無關緊要,這對我們來說只是一個開始而已,我早就說過,我們的目標是取得聯賽冠軍,一場勝利也只是個開頭,過程也就不重要了,所以你們要采訪我們采用的是什麼戰術,為什麼能取勝等等,我是不會回答的。”

    萬勝這樣說可不是估計激怒記者,因為他本來就不會回答,這關系到球隊戰術策略,現在這套進攻戰術還是有出奇性的,要是透露的多了,對手們都知道了,那就沒什麼‘出奇’可言了,到時候想再這樣贏下比賽也會困難多了。

    所以他可不會透露比賽、戰術的任何內容。

    ‘出奇’雖然不能保持整個賽季。但時間多一點,也許就能多輕松贏下幾場,德比郡可沒有強到無視對手了解己方戰術的程度。

    ……

    看著台上‘囂張’的年輕中國人,台下有不少記者咬牙暗恨不已,同時也對特雷沃-布雷金有種‘扶不起’的痛恨。

    他們是這麼的支持西漢姆聯,結果西漢姆聯就這樣三球大敗?

    太‘扶不起’了!

    于是他們也只能強忍著不爽,圍著這個該死的中國人來采訪,就算他們再不爽,也必須要采訪勝利者,輪到自由采訪提問時間。還是有不少記者想發言的。

    不過想發言並不代表這個中國人會回答。

    德比郡主流媒體記者,大多都只能把問題憋在心里,因為他們知道那個中國人是絕對不會回答的,而萬勝也強調了,他不會回答‘戰術’相關問題,這方面就包括了‘我們是怎麼贏的’覆蓋區域的所有問題,所以他們要開口還是要仔細斟酌。

    第一個站起來是布蘭德,他就沒有其他同行們那些心思了。

    布蘭德想的問題也很簡單,因為他听到這個中國人談到一個關鍵詞‘冠軍’。目標是冠軍?德比郡新賽季的目標是冠軍?

    這是多麼可笑的事情!!

    布蘭德直接站起來問道,“你好,萬勝先生,我是《每日鏡報》記者布蘭德。剛才我听到你說德比郡新賽季的目標是冠軍,對嗎?請問,是什麼帶給你信心,讓你能把新賽季的目標定在冠軍上?聯賽冠軍可不是想得到就能得到的。抱歉,這麼說有些不禮貌,但以我看來。德比郡只是一支保級球隊而已,難道你以為贏下了不在狀態的西漢姆聯,就有資格爭奪冠軍嗎?”

    雖然布蘭德嘴上說的客氣,他的話可一點都不客氣,那副質問的語氣顯露無疑,不說里面的內容,他這個人肯定是沒把提問對象放在眼里的。

    任何人听了布蘭德的話都會非常不爽。

    這種大媒體的口氣還真是不小,那副樣子完全像是高高在上的質問,而不是媒體記者認真的提問。

    萬勝當然也很不爽。

    不過他並沒有發泄這種不爽,而是坐下來盯著布蘭德看了又看,右手指拖著下巴反復思考著,“這個家伙好像有些面熟啊,‘布蘭德’這個名字,也好像特別的熟悉很……”

    忽然萬勝想到了幾個月以前,剛成為德比郡主教練時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他馬上拿出懷里的筆記本,打開第一頁,在第一行就看到了‘布蘭德’三個字,後面跟的則是代表的媒體《每日鏡報》。

    萬勝旋即抬起頭,臉上滿是微笑的看著布蘭德。

    ……

    布蘭德在提問後就一直站在那里等著萬勝回答。

    可接下來的情況讓他有些搞不明白--眼前的中國人像是在考慮什麼認真的看過來,然後他從懷里掏出一個本子,翻開認真的看。

    “難道他是臨時找答案?”布蘭德翻了翻白眼。

    還沒等他再想什麼,就看到這個中國人又抬起了頭,再次看向他,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可布蘭德怎麼也感覺那種笑帶有的是一些‘玩味’。

    最詭異的,其實不是提問回答的兩人,而是整個會場,在布蘭德站起來提問後,整個會場都沒人說話了,在平常時候,就算有記者提問也不會這麼安靜,但現在大家卻都看著布蘭德的問題。

    這氣氛有些詭異啊……

    還沒等布蘭德想明白,萬勝終于開口了,他用手指點著布蘭德,說道,“我記得你,布蘭德,《每日鏡報》。”

    布拉德有些不明白。

    “我們結過仇!”萬勝認真說道,“是的,我的記性不會錯,我的記錄更不會錯,布蘭德,《每日鏡報》,我們結過仇!所以……我拒絕回答你的一切問題,不會接受你的任何采訪。”

    布蘭德愣愣的站著,腦中滿是不可思議。

    這次可不是他問住了對方,是對方直接拒絕了他的采訪,結果似乎和上次沒什麼區別,但過程卻反了過來--上一次是他羞辱了對方,現在是對方羞辱了他!

    就如同他現在的情況。

    會場里所有同行們都盯著他看,那不是崇敬什麼的了,而是譏諷,是好笑,是幸災樂禍,是不屑,布蘭德感受到了那些眼神中所代表的意義。

    一時間他非常尷尬和惱怒。

    整個新聞發布會進行的過程中,他都死死盯著萬勝,他深深記住了這次羞辱!

    接下來其他記者也開始一個個問題,這個該死的中國人樂呵呵的一個又一個的認真回答,就沒有一個是像自己這樣拒絕了。

    果然!

    他就是在故意羞辱自己!

    當然布蘭德不知道,那些和他一樣情況的德比郡主流媒體記者,根本都不會站起來提問,所以萬勝才會一個個都去認真仔細回答,因為提問的都是和他沒有仇恨的記者,尤其《德比郡生活報》的幾個記者,他們的問題都像是在恭維德比郡一樣,面對如此禮貌的提問,萬勝自然要認真的解答。

    當然,對布蘭德來說,知道不知道這些已經無所謂了。

    等新聞發布會結束,布蘭德沒再做任何采訪,就直接走出普萊德球場。

    到外面的時候,他腦子里還滿是當時那一幕情景,想到同行們嘲諷、幸災樂禍的眼神,想到那個該死的中國人當時玩味的眼神,他狠狠的直咬牙。

    “嗎的,混蛋!狗-娘-養的!”

    他狠狠罵了幾句。

    “等著吧!”

    布蘭德狠狠的吐了口唾沫,他覺得這個該死的中國人還是缺少對《每日鏡報》的了解,他以為《每日鏡報》是那些德比郡本地小媒體嗎!?

    羞辱他,就等于羞辱《每日鏡報》!

    羞辱《每日鏡報》,就等著死無葬身之地吧!

    ---今天發燒了,在床上躺了一整天,現在還有點全身無力、頭暈。非常抱歉,更新來的有些晚了,一會兒會堅持再更新一章---(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