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四十八章獨裁者的言論

第四十八章獨裁者的言論

    事實證明,萬勝用比賽來鍛煉球員的做法,還是非常有效果的,下半場比賽里,艾爾弗雷德的表現明顯越來越沉穩,他的沉穩讓西布羅姆維奇鋒線球員很難找到好機會,就算隊友傳球很精準也一樣。

    之後,到比賽結束前,艾爾弗雷德甚至有三次讓西布羅姆維奇前鋒李-哈格斯在不知道的情況下直接越位。

    這種進步實在太明顯了。

    有壓力就有動力,這句話真的很對,以前在場上一直有隊長馬庫斯照顧,艾爾弗雷德的進步並不大,至少相比他在萬勝的訓練下,個人能力的增加程度來說,比賽的實際表現並沒有顯著提高。

    現在當艾爾弗雷德自己一個人去面對西布羅姆維奇的進攻,並且要肩負起球隊最後一條防線的重任時,他的進步就相當明顯了。

    最終西布羅姆維奇還是打進了第二個進球,那是杰梅-德福的一次個人表現,他帶球直接超過艾爾弗雷德,單刀門將挑射進入入網。

    但沒有人因為這個進球責怪艾爾弗雷德,反倒大家都覺得艾爾弗雷德表現相當出色。

    西布羅姆維奇的進球,更因為德比郡的戰術,德比郡本來就注重進攻,後場還只留下艾爾弗雷德一個後衛,他不可能保證對方一個球都不進。

    總歸無論球迷,還是媒體對艾爾弗雷德在防守時的表現評價還是非常高的。

    于此同時,德比郡在剩下的時間里,進攻比防守的表現更好,在里貝里的進球後,他們又打進了兩個球,值得一提的是,最後一個進球是伊萬-克魯打進的,那是第八十三分鐘的一個任意球機會,伊萬-克魯展現了令人驚訝的腳法,在禁區前六米處,他直接一擊弧線精準的把球送入西布羅姆維奇球門右上腳。

    這也是德比郡的第五個進球。

    但或許媒體和球迷對德比郡的進球已經有些麻木了,伊萬-克魯這個進球至多也就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根本也沒有多少價值,所以沒幾個人去注意伊萬-克魯,一個二十多米的任意球而已,這種球每支球隊都能找到能射進的球員,根本也不值得去注意什麼。

    最終比分被定格在5:2。

    德比郡收獲了一場對戰聯賽第三的大勝!

    這場勝利對德比郡的意義相當重大,只因為對手是剛剛跌落聯賽第一寶座,成為聯賽第三名的西布羅姆維奇,整個英甲可沒人認為西布羅姆維奇是弱隊,要是之前還有人說,德比郡只能贏下弱隊的話,現在他們就根本開不了這個口了,西布羅姆維奇可不是弱隊,他們絕對是有資格爭奪升級名額,甚至是聯賽冠軍的球隊。

    但德比郡還是勝利了,而且是一場大勝。

    那些在比賽前就期待德比郡‘暢快淋灕’的輸上一場,等著看萬勝笑話的記者們,在比賽結束時的臉色都不怎麼好。

    他們期待的是一場比分差距大的比賽,但他們想象的勝利者應該是做客普萊德球場的西布羅姆維奇,而不是坐鎮這里的德比郡。

    但他們又能說什麼呢?

    只要看過這場比賽,就知道德比郡進攻打的非常漂亮,之前他們質疑的‘里貝里問題’,在這場比賽里完全沒有體現出來,質疑的‘德比郡依靠戰術只能打贏弱隊’,比賽結果證明了一切,質疑的‘德比郡進攻戰術各種問題’……還是那句話,他們大比分戰勝了西布羅姆維奇。

    在一場大勝西布羅姆維奇的比賽後,一切的問題都不再是問題。

    但這究竟是怎麼發生的呢?

    里貝里明明之前表現不好,現在怎麼就表現的這麼好了?比賽里這個法國人真和吃了興奮劑一樣……對,必須去找找球員身體的檢測報告,也許那個該死的中國人,就是讓他的球員服用了禁藥?

    當然……沒幾個人把心思放在這上面,畢竟這是英足總的工作,英足總和德比郡沒什麼親戚關系,他們不可能包庇德比郡什麼的。

    總之他們想不明白。

    于是他們就開始期待新聞發布會了,可想想在新聞發布會上,一定會看到那個該死的中國人的囂張臉孔,他們就覺得很堵心,但又有什麼辦法呢?

    ……

    他們的願望很快就實現了。

    帶領球隊大勝能贏下西布羅姆維奇,各個球員表現都很不錯,球隊戰術,無論是防守還是進攻都做的很好,萬勝的心情也就跟著相當好了。

    若不是注意形象,他真想哈哈大笑幾聲。

    尤其當站在新聞發布會會場主席台上,看著台下盯自己的記者們,萬勝就更是感到高興,這些家伙在賽前沒少說德比郡壞話,其中一多半都是堅決的‘反對’黨。

    隨著《每日鏡報》毅然加入‘反對’黨陣營中,‘反對’黨勢力嚴重擴張,然後每一次新聞發布會,台下記者真支持德比郡的數量極為有限,萬勝掃著台下記者,想著一會兒的采訪,有點覺得還是接受西布羅姆維奇記者的采訪比較舒服……他實在不想對面那些表面上打著支持德比郡、觀察德比郡,卻一直說德比郡壞話的記者們。

    既然都勝利了,還是大度一點吧。

    萬勝心里想著。

    不過在那之前,還是想為賽前這些家伙的話收一點利息吧!

    “咳咳!”

    萬勝坐到主席台上,對著話筒請咳兩聲,會場立刻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看過來想听听他說什麼,這也是他們來到這里的目的。

    萬勝很享受這種目標,他朝台下笑了下,開口說道,“真是抱歉,讓不少人失望了,我們又贏下了比賽。”

    “勝利的感覺真是美好!”

    “尤其讓那些刻意準備詆毀我們的人沒有達成目的,就更加美好了,每當想到這些,我都會感到很高興,那種感覺……那種感覺就和勝利是一樣的,應該是吧?”萬勝想了下,就像是真的在感受,“是的,沒錯,我很確定這種感受,不過這也是一種勝利,不是嗎?”

    台下記者听的咬牙切齒的。

    他們感覺到了嚴重的羞辱感,尤其賽前對德比郡質疑的越是嚴重的媒體記者,這種羞辱感就越強烈。

    那些德比郡本地的媒體還好一些,就算他們和萬勝之間是完全的死敵,可他們和德比郡球迷可不是死敵,他們不會真的明面說德比郡的壞話,他們的報道也都是以‘讓德比郡球迷能接受’為底線的,所以他們對德比郡,對萬勝的報道,也只是幾聲類似于‘擔心’的聲音,文章中提到的還是‘期待德比郡表現好’。

    德比郡地區外的媒體就不一樣了。

    尤其是《每日鏡報》,他們有一版的首頁大標題就是質疑萬勝,質疑里貝里,結果這場比賽里貝里表現非常好,他們覺得羞辱感就夠強烈了,沒想到這個中國人居然還直接提了起來。

    他們感到發自內心的羞辱和惱怒!

    換句話說,惱羞成怒……

    站在第一排,作為媒體記者群‘領頭羊’人物的布蘭德首先就受不了了,他從沒想過一個英甲的主教練,不,應該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教練,居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揭他的傷疤,他直接怒吼道,“狂妄的家伙!你以為贏下西布羅姆維奇,就了不得了,是嗎!!?”

    “還是說,你以為德比郡贏了比賽,就贏下了聯賽冠軍!?”

    台下的其他記者,也同樣感到很羞辱,不過他們都沒打算開口,畢竟直接得罪這個年輕的中國人,似乎不是什麼好的選擇,但看到《每日鏡報》的記者出頭,他們還怕個什麼?

    天塌下來有大個子頂著!

    于是發布會現場的不少記者都惱怒的開口了--

    “你以為你是誰啊!”

    “一個中國人而已!中國人會踢足球嗎?贏了西布羅姆維奇又能怎麼樣?”

    “你的球隊本來就是弱隊,這場比賽也是靠運氣贏得!”

    “勝利算的了什麼?”

    “你這樣就能報復我們了?告訴你吧,你的勝利根本不值一提!!”

    “你太自大了,中國人!”

    “或許英足總該設立一項‘英國年度足球瘋子獎’,那很適合你!”

    “你個自大的家伙!”

    “……”

    新聞發布會現場亂作一團,一個個記者有些歇斯底里的大聲說著,會場完全變成一團糟,他們說的那些話都是直接的反問萬勝,這還算好的,有的就是不講理的怒吼,更甚至有的就是直接的謾罵了。

    他們都有一種心理--法不責眾啊!

    有《每日鏡報》大記者布蘭德頂在最前面,他們又能怕什麼呢?

    ……

    听著這些記者口中的‘污言穢語’,看著會場亂遭奧的場面,看著台下一個個歇斯底里的面孔,萬勝……真的怒了!

    他臉上再沒了笑容,只有陰沉。

    萬勝坐在那里,冷冷的看著台下,那些記者說的話回蕩在耳邊,基本都是左耳听右耳冒,他的腦子里則是回想著自己成為德比郡主教練以來,和媒體記者接觸的種種,他發現自己對待媒體記者真有些軟弱了。

    他的想法就是大家和和氣氣的,你要采訪,我讓你采訪,大家誰也不得罪誰,雙方的工作都能很好的完成。

    但這一想法有些天真了。

    在成功的道路上,總是會有對手,有敵人,想要踏上成功的道理,就必須要經歷這些,顯然,眼前這些人就是阻擋在成功路上的敵人,他們根本沒有和自己和平相處的意思,一開始就是站在高高的地方俯視著自己,站在那種角度去看人,總是只能看到渺小,自己也成了他們眼中的渺小,他們根本忍受不了自己這種‘渺小’的成功,所以總是和自己作對。

    他想的是大家和和氣氣,但他們想的是一定要阻止他!

    雙方在開始已經站到了對立的舞台上,根本就不可能和平,除非有一方能完全壓制另一方,這種和平才能建立起來。

    他,可不願意永遠呆在下面,站在被壓制的地方。

    他要成功,要真正站在高處,所以他的心也要站在高處。

    ……

    台下亂哄哄一團糟,記者們吵鬧了很久,萬勝都只是坐在那里不發一言,記者們把這當成了軟弱。

    西方人骨子里就有一種英雄情結,他們崇拜強者,崇拜英雄,同時也看不起弱者。

    現在台上的中國人似乎就是弱者。

    所以漸漸的記者們看著萬勝的眼神都有些藐視,他們覺得他們是勝利者,這個中國人已經成功被他們嚇到了,他們為此感到很興奮。

    這家伙剛才說什麼?說他是勝利者?

    哈哈哈……

    真是好笑!那麼現在,他們,才是勝利者!

    這個中國人無論如何也會是失敗者,就算他怎麼抗爭也一樣。當然,這家伙半天不說話,也是沒打算抗爭吧,他就是被嚇壞了。

    “可憐的孩子……”不少記者心里都幸災樂禍的想著。話說回來,這里的記者普遍年齡還真比萬勝大一些。

    會場漸漸安靜下來。

    所有人又重新看向主席台,看看台上的萬勝說些什麼,他們只見萬勝忽然眯了下眼楮,那個眼神似乎……有些有些審視的意思?不,他是要哭了?被嚇哭了?

    還沒等他們想完,萬勝猛地用拳頭砸了下桌子,然後站了起來。

    這下……徹底安靜了。

    萬勝眼神掃過台下的所有人,他並沒有回擊剛才那些人對他的質疑和謾罵,只是冷冷的說道,“我記得有些人給我起了個綽號,叫‘者’,這讓我想到了二戰時納-粹的領袖,能和這些領袖有同一個稱呼,我感到很榮幸。”

    “我想到,那些給我起綽號的人,應該是覺得我有成為者的潛力才這麼多,對此我同樣感到很榮幸。”

    “所以我決定,從今天開始就努力做個者。”

    萬勝把話筒捏在手里,盯著台下所有人,“現在,我以德比郡主教練的身份,發不兩條者的決定,你們沒有任何質疑的權利,因為這是我的權利。”

    “第一,在我的新聞發布會上,只有在我的允許下,才有權利開口提問,任何人都沒有權利打算我的話,誰這樣做了,我會讓新聞官把他請離會場。”

    “第二……”萬勝盯著第一排座位上的布蘭德,一字一句的道,“從今天開始,普萊德球場拒絕《每日鏡報》的記者。”r1152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