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五十章攻防核心

第五十章攻防核心

    第二天,德比郡和西布羅姆維奇的比賽結果似乎無所謂了,除了德比郡本地媒體外,就很少再有媒體去提及這場聯賽第二和第三的焦點之戰,針對比賽本身,很多媒體就是談一句,‘德比郡大勝西布羅姆維奇’,然後,沒有了,媒體報道的重點還是對賽後萬勝言論的不滿。

    《每日鏡報》就是這樣報道的,“英甲球隊主教練,是個公眾人物,他不應該公開宣揚納-粹言論,這是反人民、、的......”

    說這句話就好像是‘獨裁者’這個稱號,和他們無關一樣,實際上,正是他們的炒作,很多媒體、球迷才把‘獨裁者’稱號正式加在萬勝頭上的。

    當然,《每日鏡報》可不會承認這一點。

    他們也不會說那些和他們之前報道相關的內容,他們完全把自己摘了出去,整個文章都在批評萬勝關于納-粹的那小段言論,在文章最後,他們還提醒英足總應該就此展開調查,理由就是公眾人物不應該說這種話。

    不過報道也止于此了。

    就像是那些記者們約定的一樣,他們已經‘下定決定’不再對德比郡,對萬勝進行報道,作為被針對的對象,《每日鏡報》更是決定不再關注德比郡的比賽,不再關注萬勝,自然對他們的勝利也就是一筆帶過了,要在體育版面找德比郡這個詞,還要去‘最新英甲對戰結果’的表格里去找,那里有一排數據顯示德比郡5:2大勝西布羅姆維奇。

    然後就沒有了。

    其他關于比賽的報道,就只能在東米德蘭茲地區(德比郡所在地區)和西米德蘭茲地區(西布羅姆維奇所在地區)找到了。

    德比郡媒體對比賽的報道還是不少的,因為絕大多數德比郡球迷都已經知道德比郡大比分戰勝了西布羅姆維奇,知道結果他們自然希望看看媒體的報道,而他們希望看到的,就等于是媒體的市場。德比郡的媒體沒理由不對比賽進行報道。

    即便有德比郡地區的媒體記者,和那些同行們一起同仇敵愾,還一起‘宣誓’不在對萬勝,對德比郡進行報道......但那也只是一時氣憤,走出普萊德球場,他們立刻像是什麼都沒反應過來,還興奮的準備寫明天的稿件。

    他們可是德比郡地區媒體,不是英國大媒體,他們不做德比郡的報道,體育新聞方面還能報道什麼?

    他們必須做報道。除非他們想被競爭對手擊垮。

    比起商業媒體上的競爭,一兩句義憤填膺又算的了什麼呢?屁都不算!

    那就是一時熱血上涌而已。

    咳咳......誰都有犯錯誤的時候麼。

    德比郡內部主流、非主流,大報、小報全都對德比郡進行很多的吹捧,他們的言論只有吹捧,再沒有賽前的什麼擔憂,這主要是因為昨天德比郡戰勝了西布羅姆維奇,德比郡球迷高興之下,肯定是希望看到吹捧球隊的言論,球迷喜歡看什麼。那就等于是市場,除非有更大的新聞吸引球迷,否則的話,德比郡媒體要做的就是錦上添花。

    總之賽後德比郡地區一片和諧。各路媒體都在忙著吹捧德比郡,在馬路邊報停隨便買上一份報紙,都能在里面找到德比郡大勝西布羅姆維奇的報道,內容甚至會精細到對每個出場球員表現的點評。

    同時也有記者提到了賽後萬勝在新聞發布會上的言論。

    德比郡媒體內部。‘走狗’黨主要是發出了擔憂,因為這番言論很可能給萬勝帶來一點麻煩。

    《德比郡體育報》方面則是在大肆報道德比郡戰勝西布羅姆維奇比賽後,批評了萬勝的言論。他們認為那有些過于肆無忌憚了,不過在德比郡球迷一派支持球隊的‘大環境下’,他們也表示那也許是‘這個年輕教練高興的有些得意忘形,他畢竟還年輕’類似的觀點。

    ......

    于此同時,萬勝正和迪亞馬雷斯一起站在訓練場旁,看著球場上的訓練。

    迪亞馬雷斯臉上流過擔憂。

    “萬勝。”迪亞馬雷斯還是忍不住開口了,“你昨天那樣做真的好嗎?我指的是,你說的話有些嚴重了。”

    萬勝搖搖頭,“我知道。”

    迪亞馬雷斯沒想到萬勝會直接承認,繼續問道,“那你還那麼做。”

    萬勝聳聳肩,“就像是今天《德比郡體育報》說的,我還年輕,只是太沖動了。”雖是這麼說,但看他的樣子,完全是一副滿不在意的神色。

    “我是認真的,萬勝。”迪亞馬雷斯道,“你知道我指的是什麼......”

    “謝謝,蓋爾。”

    萬勝看向迪亞馬雷斯,“我知道你關心我,說實話,昨天我可不是沖動,我是故意那麼做的。你看那些媒體,他們總是來說我們的壞話,昨天那麼做以後,從現在開始,我們可以消停好一陣子了,你不覺得嗎?”

    迪亞馬雷斯有點目瞪口呆,他完全沒想到是這個原因。

    萬勝繼續解釋道,“我完全不在乎他們說什麼,但我的球員在乎,你看里貝里,他前一陣子都沒有笑過,他的壓力肯定很大,他們還年輕,不應該承受這些。”

    “既然如此,就把壓力都放在我一個人身上吧,我可不希望看到媒體總是因為我,去針對我的球員,他們一直比賽,壓力已經很大了。”

    “但你總不能把壓力都轉移到你自己身上,難道他們那樣說你,你就沒感覺嗎?”

    “無所謂。”萬勝笑道,“我習慣了。而且從現在開始,不是會安靜好一陣子了嗎?”

    “安靜好一陣子?什麼意思?你覺得那些媒體,不,應該說《每日鏡報》還會再繼續關注德比郡?”

    “當然,只要我們的成績好,他們很快就會重新關注的,我有這個信心。另外,蓋爾。”萬勝認真的看著迪亞馬雷斯,“謝謝你的關心。”

    “切!我都忍不住看到你失敗了。”

    萬勝一笑沒說什麼,很快他的注意力又被轉移到了球場上的訓練中。

    他正在對球隊的防守戰術進行調整。

    說是調整也不準確,應該說是一種完善,他之前想到加強球隊防守的方法,就是讓球隊後衛線和前鋒線像三明治的兩個面包片一樣向中間擠壓,這樣的防守很容易做,只要一說出來,球隊就能很快適應。

    不過簡單的戰術調整。缺點也是很明顯的。

    就像是上一場比賽,西布羅姆維奇表現不是很好的情況下,還是在下半場打進了兩個球,他們抓住了這套防守的弱點,針對這個弱點去比賽,自然收效很大,雖然德比郡在下半場打進了三個球,可要是再來上一場,使用同樣的戰術。萬勝也沒底氣說一定能戰勝西布羅姆維奇。

    那就會變得相當困難。

    畢竟實際上,兩隊交鋒是從下半場開始了。

    全場都是如此的話,球隊的球門被穿成漏斗都是有可能的,萬勝可不想總是冒那種風險。實際上,在上一場比賽之前,他就想好了下一步完善球隊戰術的方法,那就是在防守的第一時間。讓全隊三條陣線徐徐後撤。

    後撤的方法仍然和‘三明治戰術’有關系,可以說‘三明治戰術’就是現在做完善防守的基礎,只不過現在內容更多了一些。

    中場線還是重心。但中場線也不是什麼都不做,相反的是,重心往往工作任務更加繁重。

    他們需要按照比賽形勢,去判斷後撤的位置和幅度。

    這一點才是最關鍵的。

    比賽總是瞬息萬變,對方有可能打快速反擊,也有可能進行短傳滲透配合,也可能在邊路發動進攻,總之對方在拿到球以後,就等于掌控了主動權,他們有很多進攻的選擇,中場線就要去判斷對方具體要怎麼去打,來決定後撤的速度,其他兩條陣線也會以中場線為基準進行後撤。

    中場線,自然也有核心,當然,那就是中場核心。

    球場上不可能每個人都要進行判斷,兩個人的想法很可能不同,更別說三個人、四個人了,所以全隊只需要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攻防核心就夠了。

    這也是攻防核心的意義。

    攻防轉換核心,就是能決定全隊所有人該怎麼去踢比賽的人,他或許不是球隊隊長,不是技術最出色的,不是表現最引人矚目的,但他一定會是場上最重要的球員,他的決定關系到整個球隊的防守和進攻。

    也就是說,萬勝這次進行的戰術完善,一切都是以全隊核心為基礎的。

    有一個攻防轉換核心帶動,就像是戰爭里,一盤散沙的軍隊有了個明確的指揮,這顯然是相當重要的,核心球員做出的決策,能帶動整個球隊跟著一起做,只要他做的決定不是‘太錯誤’,那麼球隊無論是進攻,還是防守,都會好上不少。

    以前球隊的核心,不在乎就是負責組織進攻。

    但在完善了戰術後,全隊核心將會背負更大的壓力,更大的責任,更重要的比賽任務。

    在德比郡,有這種戰術素養、能承擔如此重大比賽任務的球員不多,不外乎就是莫瑞斯、伊恩-泰勒、隊長馬庫斯以及彼得-肯尼迪。

    其他,沒有了。

    像是里貝里、韋伯爾森、卡希爾等人,或許他們的技術更出色,但卻沒有這方面的素養,不是他們不能承擔壓力,而是他們沒有相應的心里素質和判斷力,並且他們也不能打中場中路的位置。

    在莫瑞斯、伊恩-泰勒、隊長馬庫斯以及彼得-肯尼迪四人中,莫瑞斯顯然是最關鍵的球員,他本來就負責球隊組織進攻,也一直是前場核心,以他的素養肯定能承擔攻防轉換核心任務的。

    莫瑞斯會是鐵定的第一核心。

    但莫瑞斯不可能場場比賽都出場,總會有意外發生,並且比賽變得密集,同一個球員經常首發,就算體能跟的上,狀態也是不能保證的。

    所以還必須有能頂替的球員,萬勝的選擇就是伊恩-泰勒和彼得-肯尼迪。

    伊恩-泰勒肯定是沒問題。阿斯頓維拉傳奇球星可不是說出來的,他的比賽經驗豐富,擔任全隊核心任務完全不成問題,唯一就是年紀有些大了,體能和狀態有些不能保證。

    彼得-肯尼迪也同樣能承擔核心任務,他的問題就是個人能力還是差了一些,但若只是指揮球隊比賽,去組織進攻而不是個人去發揮什麼,他倒是也能夠做到。

    馬庫斯就被排除了。

    馬庫斯畢竟球隊主力中後衛,有他在後衛線。全隊的防守都會穩固很多,若是讓他成為中場核心,派一個替補後衛上場,萬勝才真會為防守擔心。

    不過莫瑞斯、泰勒再加上彼得-肯尼迪也足夠了。

    ......

    在訓練場給球員們指導一番,進行完戰術訓練後,萬勝就讓全隊自由進行個人的訓練,之後,他就回到了辦公室。

    坐在辦公室里,萬勝還是給俱樂部主席吉-史密斯打了個電話。

    昨天那件事情可還沒有結束。

    媒體上的報道不是光不在意就可以的。因為他已經算是公眾人物,一個普通人說什麼話都無所謂,甚至他在公共場合發表反政-府言論,也就會被警察勸說離開。但公眾人物不一樣,他要為自己說的話買單。

    不過萬勝並不後悔自己做了什麼。

    那些記者實在太過可惡,本來就該給他們一些教訓,不過他還是要給俱樂部主席吉-史密斯一個解釋。更關鍵的是,他需要俱樂部主席同意,才能正式宣布讓普萊德球場拒絕《每日鏡報》記者。

    說過的話。必須做到!

    于是萬勝給吉-史密斯打了個電話,大略解釋了下昨天的事情,吉-史密斯的態度倒還算好,他並沒有太在意......關鍵是球隊現在的成績太好了,他雖然覺得萬勝那樣對待記者有些過份了,但球隊成績才是最主要的,所以他想了一下,就同意了萬勝的要求。

    其實吉-史密斯早就想好了。

    《每日鏡報》?

    那雖然是英國大媒體,可自從他們報道德比郡以來,就基本沒說過好話,整個就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臉孔,然後肆意的批評德比郡,這種專門說德比郡壞話的媒體,不讓他們采訪也好,沒有這些負面報道,球隊受到的關注小一些,壓力也會小上不少。

    這樣球隊的成績也許能維持下去?

    也許,就像是這個中國年輕人說的,德比郡真能在這個賽季爭奪冠軍?不,那要求太高了,別說爭奪冠軍什麼的,只要能重新回到頂級聯賽行列,他就已經非常非常知足了。

    當前對德比郡俱樂部來說,這個目標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什麼的都不重要。

    所以吉-史密斯對萬勝的態度相當好,再又關心下球隊,甚至是萬勝的生活後,兩人才停下寒暄。

    萬勝放下電話揉揉額頭。

    他的煩惱可不止是應付這些,比起工作上的壓力,應付媒體、應付球隊主席什麼的,都算是小事情了,就光是球隊訓練上的工作,就有足夠的工作等著他。

    這可不止是戰術調整。

    萬勝雖然坐在辦公室里,但現在球隊做什麼訓練,都是由他來安排的,而球隊要進行的訓練有很多種,其中包括戰術訓練、賽後的恢復性訓練、個人能力訓練,再加上傳接球能普通訓練,總之訓練方式多種多樣,光是安排這些訓練的時間就夠讓人煩惱的了。

    關鍵是,這麼多種訓練,怎麼安排才能最有效果?

    怎麼安排才最合理、最具科學性?

    怎麼安排才能讓球隊在下場比賽前,保持良好的狀態,並且之間訓練效果也是最佳的?

    想做好這個任務,非常困難。

    這不是萬勝所了解的領域,他腦子里裝的是運動科學,是各種訓練球員的方法,其中可不包括‘訓練時間搭配的合理性以及最佳效果’,總之這個工作不是他擅長的。

    球隊的教練只有他和迪亞馬雷斯......指望‘職業帶隊訓練’大師,迪亞馬雷斯來做這項工作,萬勝想想,還是自己來分配比較可靠一些。

    但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是正確還是不正確。

    他需要幫助。

    萬勝真感覺球隊里,能在執教工作上幫助自己的人,還是太少了,除了一個迪亞馬雷斯外,就沒有其他人了,他覺得應該考慮再招聘個幫手。

    考慮一番後,萬勝做了決定。

    不管能不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幫手,但總是試試才知道,于是他在網絡上發布了一則招聘廣告,並且明確寫上了自己的要求--具有科學、合理為運動員安排訓練,並讓訓練效果最大化的能力,這一點是最重要的,其他要求不外乎就是會一點運動科學、人體精神學、有從事足球教練的工作興趣之類相關的內容,但其他方面有沒有倒是關系不大,重點還是第一條,畢竟就算所有條件都滿足,第一條不滿足的話,來到球隊也根本沒有用處,萬勝自己就能為全隊包括門將在內的所有球員制定個人訓練、體能訓練等訓練內容了,他就是訓練方面的大師,根本不需要什麼助手。

    足球訓練大師的任務內容,就是最有效率,最合理的了。

    發布了招聘廣告後,萬勝就不太在意了。

    這種能夠科學合理安排訓練時間的專業性人才是非常稀有的,能找到就是最好,找不到也就算了,總之強求也強求不來。

    ---感謝小不辣子、賞花品玉、z獨孤的打賞支持---(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