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五十三章出乎意料了……

第五十三章出乎意料了……

    比賽前一天晚上,迪亞馬雷斯認真想著明天的比賽,直到晚上三點鐘才迷糊的睡了過去,只不到三個小時,六點的時候,他就再也沒了睡意。

    他沒有打擾妻子,慢慢的穿好衣服,到了衛生間照著鏡子,就看到自己雙眼都是血絲。

    “睡的太少了。”迪亞馬雷斯想到這幾天的緊張和疲憊,苦笑一下,但還是感到很有精神,因為他今天是代理主教練,而且他知道萬勝不會去普萊德球場,他就是能完全做主的主教練。

    還不到八點,迪亞馬雷斯就來到了訓練場。

    今天是比賽日,就連波頓-雷特都不會這麼早來訓練了,訓練場空曠一片,一個人都沒有,迪亞馬雷斯坐在草地上,想到自己來這麼早,真是一點作用都沒有,但他還是振奮精神,想著下午的比賽。

    時間慢慢過去,過了八點半,一個個球員開始出現在了訓練場上。

    等九點,球隊全體集合,上午的訓練開始了。

    比賽日的訓練,還是以做一些小運動為主。不需要消耗多少體能,做一些恢復性普通的運動,來讓他們保持狀態,對這個工作,迪亞馬雷斯倒是輕車駕熟,他幾年來一直都是第一助理教練,一直管的就是帶隊訓練。

    但就是這種普通的帶隊訓練,他都感覺時間非常難熬。

    下午就是比賽了啊!

    一想到下午的比賽,迪亞馬雷斯就感到非常緊張。

    比賽中會遇到什麼呢?有什麼事情是自己沒想到的嗎?要是帶隊第一場就輸掉怎麼辦?到時候球員們會不會對他不滿?

    各種想法在腦子里轉個不停,有很多時候,他都不自覺的會想到萬勝,如果萬勝在就好了,他不用考慮這些問題,把它們都交給萬勝去考慮,自己什麼也不用想。就帶隊正常去訓練就行了。

    迪亞馬雷斯忽然意識到這個想法可是不對的,他未來可是也要成為主教練的人,不能什麼都依賴別人,他要自己去考慮問題,自己去做決定。

    該死啊!

    不能這樣!

    迪亞馬雷斯攥著手機,用力的搖頭。他本來是想打給萬勝,確定一些事情,但他最終還是沒有撥通,反倒是一把把手機仍在草地上。

    狠下心。

    今天,自己可是主教練!

    ......

    對迪亞馬雷斯來說。上午的時間很難熬,但對于球員們來說,這只是很普通的一個比賽日的上午而已,在輕松的訓練後,時間就差不多了,等去俱樂部餐廳吃過午餐,全隊在俱樂部門前集合,就一起乘坐大巴車去了普萊德球場。

    進入球場以後,迪亞馬雷斯看了看時間。就讓吉姆帶隊訓練,自己則是去出席新聞發布會。

    以前他也代替萬勝出席了新聞發布會,當時他並沒什麼緊張的,但現在再踏入發布會現場。看到里面的一眾記者,他忽然感到很緊張。

    他心里一直想著,“今天,我是主角!主角!”可越是這麼想。就越感到緊張。

    不少記者圍過來。

    會場里的大部分記者可不在乎迪亞馬雷斯,他們來參加新聞發布會,是想問一下關于萬勝的事情。這場比賽萬勝被禁賽了,但禁賽也不過是不能出現在教練席上而已,萬勝還是可以坐在球迷看台看球的,還是可以用電子產品遙控比賽的,英足總雖然規定禁賽就不能和比賽有任何關聯,但他們沒辦法完全作用,畢竟現代通訊科技已經很發達了。

    所以就有樂觀的記者直接問道,“萬勝會坐在哪里看比賽?”

    悲觀的則是問道,“萬勝不在,球隊還有希望獲勝嗎?”

    于是迪亞馬雷斯很誠懇的回答,“球隊主教練萬勝被禁賽,今天沒來普萊德球場。”其實他心里想的是‘今天我可是主角,萬勝沒了,我也該當一回主角了’。

    只可惜很少有記者關心他,大家都在想萬勝,對于記者們來說,迪亞馬雷斯說了什麼根本不重要,一個普通人說什麼有意義嗎?沒有。說什麼都無所謂,關鍵還是萬勝,萬勝是球隊主教練,也是英甲的風雲人物,這樣的人才值得他們在意,迪亞馬雷斯?那是誰啊?

    更何況,記者們根本不相信迪亞馬雷斯說的話......萬勝沒了?

    不可能!

    騙鬼啊!

    台下依然是一個個跟萬勝有關的問題,迪亞馬雷斯郁悶的疲于應付,終于有個記者提出了不同的問題。

    “這位迪亞馬雷斯先生。”有個記者開口。

    迪亞馬雷斯听的渾身舒暢,這聲音仿佛就是天籟,他友好的朝那個記者笑了笑,然後就听到了對方的問題,“請問德比郡將會采用什麼戰術來應對沃特福德?”

    “能不能公布下首發陣容?”

    “......”

    迪亞馬雷斯希望自己是主角,但絕對不是傻瓜,只有那些杯賽,或者歐洲賽事、世界大賽,才會在賽前,雙方就確定首發陣容,英甲聯賽可沒這條規定,這個記者這麼直接問題,目的很明確,那就為沃特福德探听德比郡的出場情況。

    對這樣的記者,他只能回應‘秘密’,最後甚至說‘我也不確定’。

    ......

    應付了很久的媒體記者,迪亞馬雷斯趕到很疲憊,他感覺自己在面對記者時的表現真是弱爆了,他終于理解為什麼萬勝這麼討厭記者了,這些記者就是變著花樣的苛責你,你解釋什麼根本沒用,他們提問就只為了達到自己希望的目的。

    想想萬勝每次從容談笑風生的樣子,再想想自己......在應付媒體記者方面,他還需要學習很多。

    等混混沌沌的來到更衣室門口,迪亞馬雷斯並沒有第一時間推門進去,而是從褲兜里掏出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賽前要對球員們說的話,他默默念了一邊紙條上的內容,舉起拳頭堅定的對自己說。“我能行!”

    隨即才推門走進更衣室。

    眾人都看了過來。

    每個人都在看迪亞馬雷斯,迪亞馬雷斯感受著這種目光,心道果然和自己想的是一樣的,然後他從容的走到中間,準備開口了,就在這時,莫瑞斯忽然問出一句,“迪亞馬雷斯先生,老大還有什麼交代嗎?”

    萬勝的交代?沒有了啊。

    迪亞馬雷斯想了想,萬勝還真沒什麼交代了。他昨天為球員們講解了戰術,今天就說不來球場了,那樣子好像是知道自己想來上一次主教練角色扮演?

    有可能。

    但更重要的是,既然萬勝沒有交代,自己還站在這里干什麼呢?

    不對啊!

    自己是要說一些振奮士氣的話,而不是過來說萬勝的交代的......這根本是兩回事!

    迪亞馬雷斯腦子里轉個不停,但實際上是因為,莫瑞斯的這個問話,完全打亂了他的節奏。本來他是想著站在球員中間,鏗鏘有力的宣布昨天想好要說的內容,結果莫瑞斯這麼一問......他忽然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必須要說出來!這一關都過不了,還當什麼主教練!”迪亞馬雷斯很快又堅定起來。

    于是他輕哼兩聲。說了個開口,“今天萬勝沒來到球場,是因為相信大家的實力......”

    大家都看過來。

    他們想看看迪亞馬雷斯要說些什麼,可奇怪的是。迪亞馬雷斯說完這句,就憋紅著臉不知道是在干什麼了,難道是生病嗎?

    “迪亞馬雷斯先生。你怎麼了?”波頓-雷特開口問道。

    迪亞馬雷斯當然沒有生病,他是忘了台詞了!他站在原地想了半天,還是沒想到下一句是什麼,听到波頓雷特的問話,他接了一句,“我沒事。”

    旋即放松下來,“既然萬勝不在,大家就加油比賽吧,也許他正在球場哪個角落看著你們......”

    他忽然發現自己順應著雷特,說出來的話比自己想好的台詞好上一萬倍......這根本不用打什麼草稿,每個球員听到這句話還精神頭十足。

    ......

    來到普萊德球場的英足總官員、新聞記者以及球迷可不會理會迪亞馬雷斯的想法。

    他們只關心萬勝。

    為了萬勝的第一場禁賽,英足總特別派出了三個工作人員來監督萬勝,他們想著萬勝被禁賽,肯定也會出現在更衣室里,他們等到比賽快開始,跟在萬勝身邊監督他就可以了。

    這三個工作人員是專門干這個的。

    他們的經驗很豐富,而且有什麼需要管的,有什麼不需要管的,為了顧忌英足總的顏面,比如對方肯定不能當著他們的面去用電子設備說什麼,手機是絕對禁制使用的,當然,對方如果去廁所干什麼,他們就完全管不著了,他們總不可能禁制對方去廁所吧?

    但等比賽快要開始,德比郡全體球員從更衣室走出來的時候,他們卻沒有看到萬勝的身影。

    他們攔住了迪亞馬雷斯,問道,“萬勝在哪里?”

    “他沒來。”迪亞馬雷斯聳聳肩。

    三個工作人員傻了眼,他們還是第一次踫到這種情況,主教練被禁賽,也不可能不出現在球場啊?

    這是怎麼回事?

    在三人發愣的時候,迪亞馬雷斯已經走開了,不過對他說的話,三個人根本就不相信,于是接下來的一場比賽時間里,他們都在為尋找萬勝而努力。

    ......

    各個新聞記者和直播比賽的電視台也在為尋找萬勝的身影做努力,比賽開始前,攝像機鏡頭第一時間照向了觀眾席後方,三個英足總工作人員出現的地方,然後解說員發現那里並沒有萬勝。

    “奇怪,萬勝不在?”

    鏡頭轉了轉,在觀眾席上來回照了幾次,可看台實在太大了,鏡頭里總會出現很多身影,這樣誰又能分辨出,其中哪個是‘打扮’過的萬勝?

    “我想萬勝肯定是和一些球迷坐在一起,我們會趁著比賽空隙,在看台上找找他......這真有意思......”

    解說員是這麼想的,實際上,德比郡不少球迷也想到了,一般被禁賽的主教練要看比賽,只能在看台上,那麼他們就有可能和萬勝做在一起。

    所以他們正坐著同樣的工作,那就是四處看看,周圍有沒有萬勝的身影,結果......當然,沒人發現萬勝。

    總之,比賽前除了兩隊球員外的所有人,幾乎全都在尋找萬勝的身影,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萬勝正在泰晤士河邊曬著陽光。

    他短衫、短褲的打扮,頗有悠閑的躺在草地上,體會著陽光照耀全身的自然。

    另一邊,達莉和小貝絲以及小貝絲的12歲弟弟克羅爾,正忙著從車上往下搬東西,萬勝支起身體,看著三人忙碌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這種輕松的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達莉鋪好墊子,也朝這邊看過來。

    兩人對視一眼。

    然後就听達莉怒吼著喊了一聲,“萬勝,你這個懶鬼!趕緊過來幫忙!”

    ......

    于此同時,球場上的比賽也開始了。

    迪亞馬雷斯坐在教練席上,才長長的松了口氣,他忽然發現帶隊比賽其實也不容易,可不止是比賽就可以的,賽前還有那麼多工作要做。

    現在比賽開始,他反倒感覺輕松了,接下來就看著比賽,按照自己事先想好的去做調整就可以了。

    比賽也和迪亞馬雷斯沒什麼關系。

    德比郡的實力比沃特福德強一些,又有著主場優勢,球隊按照萬勝制定的戰術在比賽,在開場就壓制了沃特福德,結果上半場就打進兩個球,沃特福德反擊打的很艱難,上半場獲得的機會寥寥,更不可能有進球了。

    這讓迪亞馬雷斯長長松了口氣,似乎他什麼也不用干了。

    可他沒想到,下半場才一開始,沃特福德第一次進攻就有了結果,利用角球機會,前鋒菲特格拉德在門前用一個頭球,能幫助他們追回了一球。

    2:1。

    迪亞馬雷斯猶豫了。

    現在該不該做換人調整呢?看對方似乎想在下半場展開攻勢,這種情況是應該加強下防守的,畢竟球隊防守一直是個問題,但下半場才剛剛開始,對方一進球就做出調整,似乎也不太好......迪亞馬雷斯的思緒紛亂了,‘選擇障礙癥’再次爆發,因為他不確定怎麼選擇才會是正確的。

    賽前他想到了很多種情況,但現在的情況是他沒想到的,沃特福德居然在下半場剛開場就追回一球?

    進球速度也太快了......

    這脫離了迪亞馬雷斯對比賽的掌控,面對這種情況,他該做點什麼呢?迪亞馬雷斯完全茫然了。(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