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六十四章失敗的陰謀

第六十四章失敗的陰謀

    第二天《薪浪體育》首頁多了一篇個人專訪的報道實錄,實錄中記載了最近的話題人物,英甲德比郡俱樂部主教練萬勝的天才成長故事。 .

    故事內容令人驚訝,但寫的卻非常真實,記者都是以第三方口吻來進行敘述的,一些點評和內容也都是引用萬勝父母的原話。

    從這篇報道里,就能讀出萬勝從小到大的歷程,也能看出他本來就是個天才人物,報道言辭懇切,向人們展示出一個聰明好學、性格堅毅的萬勝,也讓人們了解了萬勝更多的東西。

    無疑,在報道出台後,網絡上支持萬勝的聲音更多了。

    不過很快就有人驚訝的發現,這篇報道記者的署名是‘方乾’,正是六月份寫出那篇‘怪事雜談’的實習記者,前幾天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這個叫‘方乾’的女記者還在官方發表了道歉聲明,其中言辭懇切,但大多數人也就掃上一眼,他們對于道歉不道歉的根本不在意,他們更在意那份道歉隱含的意思,那就等于是在說,《薪浪體育》表示另一份報道才是真實的,但最終另一份報道仍然得到了很大的質疑聲。

    現在《薪浪體育》又出台這樣一篇正面意義的報道,到底是什麼意思?

    開始是‘怪事雜談’。

    接下來出台一篇‘英甲驚現中國主帥’,有些負面意義的報道,把‘怪事雜談’推翻了。

    再到現在再出現一篇關于萬勝從小到大生活的詳細報道,這幾乎就等于為萬勝樹立正面的形象,某種意義上來講,就是對萬勝表示支持了,也就是說,現在這篇報道再次推翻之前的報道。

    同一個網站,連續不同意義的報道。

    有些人揣摩出意思了--原來《薪浪體育》的報道不是出自同一個部門,顯然雙方是有競爭的。畢竟競爭還很激烈,甚至各自發布自己的報道,在體育新聞官方首頁上針鋒相對。

    這事情比報道本身有意思多了......

    就在很多人談論這件事的時候,作為‘國外體育新聞組’組長的楊超就非常郁悶了。

    他現在真是恨透了高繼賢了。

    要不是高繼賢的那篇報道,情況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網絡上有很多質疑他們的聲音,甚至還傳出薪浪內部有矛盾的‘謠言’。

    楊超很清楚,這可不是謠言,而是非常真實存在的事情。

    《薪浪體育》作為薪浪公司靡下的一個重點發展的分支,所屬新聞團隊是非常龐大的。光是記者數量就達到上百個,再加上其他職位,職員數量達到了幾百人之多,他領導的‘國外體育新聞組’,只佔據其中一小半人而已,和他同級別的部門就有四個,其中,‘專題項目組’和他們的競爭是最激烈的,這主要是因為一些采訪範圍的重疊。

    ‘專題項目組’的主要工作。就是進行一些專題采訪,采訪不限于國內還是國外,由于成績比較突出,記者群大多都屬于‘國內新聞組’。所以一年前,兩個組別直接合並了,也就是說,現在‘專題項目組’要比他的‘國外新聞組’權利大上不少。同時雙方一直處在拼業績的競爭中。

    方乾就屬于‘專題項目組’的記者,兩人不是同一個部門,楊超根本不管到方乾的頭上。之前方乾做出明顯錯誤的報道,楊超才能逼她去發表道歉聲明,可現在方乾的報道顯得很有正面意義,同時就等于反駁了高繼賢的那篇報道,楊超就算再氣憤也只能憋著這口氣,因為他什麼都說不出來。

    對新聞媒體工作來說,讀者的支持就是最大的肯定。

    方乾的報道吸引了很多關注,也得到了網絡上的好評,而之前高繼賢的報道質疑聲音很多,楊超甚至在考慮讓高繼賢也做一片道歉聲明,但他有些咽不下這口氣。

    不說網民們會有什麼反應,掰手腕輸給一個剛轉正的小記者,他以後在《薪浪體育》里,還有什麼顏面?

    ......

    于此同時,萬寶明和萬勝父母也在談論萬勝的事情。

    這幾天網絡上的輿論吵的很厲害,但這並沒有影響到萬勝父母的正常生活,現在輿論有了轉變,萬寶明也把幾天來網絡上對萬勝的報道和評論告訴了哥哥嫂嫂,然後他們就開始為萬勝擔心了。

    萬勝一個人在國外很多年了,他們只知道萬勝有工作,現在也知道萬勝似乎真闖蕩出了聲色,但具體什麼情況,他們都不知道。

    前幾年沒有條件,也就沒有太多想法,但現在萬勝有不錯的收入,家里的條件也改善了很多,他們就想出國去看看萬勝到底生活的怎麼樣。

    “總得去看看,不然我總放心不下。”母親趙宗英擔心著皺住眉頭。

    但想出國不是那麼簡單的,這可不是買張飛機票就能去的,要去英國就要去辦簽證,也不是一、兩天能搞定的,萬寶明就和兩人商議著具體是誰去。

    “還是我們兩口子一起去吧。”萬勝的父親萬寶山皺著眉頭說道,他是想去國外看兒子,但還是有些為難,畢竟他有工作,請假很長時間是非常困難的。

    萬寶明卻搖頭說道,“哥,要不你就留家里,還是我跟嫂子去一趟吧!”

    “你?”萬寶山有些驚訝,他猶豫著,“那怎麼好意思。”

    對他們來說,出國可真不是小事。

    “沒關系,我本來就打算去旅游,國內國外都一樣,就讓我帶著嫂子去吧,其實兩年前,我就打算去國外看看勝子......”萬寶明說著搖搖頭。

    萬寶山嘆了口氣,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就去吧,一切花銷都算我的。”他倒是希望萬寶明能出去走走,這個弟弟什麼都好,就是家庭上不好,結婚十年了也沒個孩子,兩年前和老婆吵架。一氣之下就離婚了,到現在還獨身一個人,介紹什麼樣的都合不來,到現在就一直單著,能出去走走也好。

    “哥,你還客氣什麼!”萬寶明笑著回應道。

    ......

    于此同時,萬勝也正在辦公室里,掃視著眼前幾張報紙。

    這都是今天新送來的報紙,有《每日鏡報》,有《太陽報》。有《衛報》,還有《泰晤士報》,這四個英格蘭大媒體都報道了他求職簡歷這件事,這讓萬勝感覺非常詫異,他不知道為什麼英格蘭記者們會提起這些。

    其他媒體還好,對這件事也只是略微一提罷了,《每日鏡報》就說的很嚴重了,他們沒有明確百分之百的肯定簡歷是假的,但那語氣也有百分之99的樣子。他們還拿這些逼迫德比郡要一個說法,那架勢就好像是要逼迫他主動辭職一樣。

    “這些家伙瘋了嗎?”萬勝搖搖頭。

    前幾天這些報道就出現了,萬勝根本都沒當回事,但他沒想到這些家伙說的越來越嚴重。照這樣下去,就算自己不在意,俱樂部也會非常在意了,畢竟俱樂部不可能放任外界媒體一直說俱樂部的壞話。那會給俱樂部的形象造成影響。

    萬勝正想著怎麼解決這件事呢,下午訓練時,他就發現拍攝訓練的記者群里出現了一個中國人的身影。他只遠遠的掃了一眼,就能看出那確實是個中國記者。

    他感到疑惑。

    他想過有一天,等自己真正成名了,會有中國記者來采訪自己,但絕對不是現在,他在英甲聯賽或許有些名氣,但在整個英格蘭來說,真是什麼也算不上,他的影響力也只有這點範圍了。

    但也有可能單獨為自己來的?

    因為自己是中國人?

    想到這些,萬勝還是很高興的,這一方面也代表自己的成功了,他決定等訓練結束後,有機會見見那位中國記者。

    ......

    高繼賢並不知道萬勝的心思,他今天只是趁德比郡開放訓練日,找找機會做采訪的。

    之前他的那篇報道,在國內造成了很大影響......但質疑聲比支持聲要多太多了,為此他還受到了上司的幾次咆哮式的批評,但他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他只是做正常的報道,報道中的很多內容也是摘抄英國媒體的,英國媒體能報道的東西,在國內就不能說了?這個世界還有言論自由嗎?所以高繼賢仍然堅持來德比郡俱樂部,他發誓一定揭露萬勝的丑惡面目,扭轉國內輿論風向。

    他是有準備而來的。

    他帶了隨身的錄音設備,並且想好了要提問的內容。他的計劃就是用提問激怒對方,對方失去理智下,肯定會說一些犀利的言辭,到時候他只需要把這些‘證據’放到新聞報道中就行了。

    這是記者慣用的手段,卻也是百試不爽的手段。

    不過高繼賢並沒有抱太大希望,因為之前很多天,他都沒能采訪到萬勝,想找機會並不是很容易,首先他就要打進本地媒體圈子里,在進入這個圈子之後,高繼賢就更發現,想要采訪到萬勝有多麼困難--除非他等待萬勝下班的路上,完全不要顏面的去趁著私人時間做采訪,否則他一點機會都沒有。

    一般國外媒體記者不會這麼做的,因為西方國家的法律對私生活的保護很嚴密,除非有提前的預約,否則記者去打擾公眾人物的私生活,說小事是小事,說是大事則會被告上法庭。

    但高繼賢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

    他必須要在短時間完成報道,否則國內輿論壓力下,他很可能被《薪浪體育》要求回國,也會有人頂替他的工作,要是被迫回國,別說是加薪了,職位能不能保住都是個問題。

    高繼賢一直等在訓練場外,和其他記者一起說著話,很快時間過去了,等德比郡訓練結束,高繼賢就等在了路上。

    他左等右等也沒有等到萬勝,後來他干脆去快餐店吃了份晚餐,之後再回到那里繼續等著。

    “這家伙工作的還挺晚。”高繼賢想著。

    直等到晚上九點,他才看到萬勝從德比郡俱樂部大門里走出來,他趕忙迎了上去,並問道。“萬先生,我可以在私人時間對你做個簡短的采訪嗎?”

    萬勝停住腳步,一愣。

    對于眼前出現這個中國記者,他感到有些驚訝,不過他想想還是點點頭,畢竟是中國記者啊,怎麼也有點同胞之誼。

    “邊走邊說。”萬勝說道,他可不喜歡在私人時間接受記者的采訪。

    高繼賢也笑了。

    他听到那些德比郡本地記者說起,想要來采訪萬勝有多麼困難,他只是來試一試。沒想到就直接成功了。他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還沒等他提問,萬勝就問道,“你是中國記者,是為中國媒體工作,還是英國媒體?”

    “我是《薪浪體育》記者,高繼賢。”

    “《薪浪體育》?”萬勝倒是高看了高繼賢一眼,因為他知道,就算是十年後,薪浪在網絡傳媒方面還是很有影響力的。“那你是薪浪駐英國的體育記者?”

    高繼賢點點頭,自信道,“是的,萬先生。那麼我能不能正式開始提問了?”

    萬勝點點頭也沒有在意。

    高繼賢得意的一笑,終于把準備好的問題問了出來,“萬先生,請問在一年前。當你拿著一份假簡歷在德比郡俱樂部找到工作,你會不會志得意滿?”

    “還有,你能不能說說。你是什麼方法欺騙了德比郡俱樂部主席,從而一躍成為德比郡主教練的?”

    高繼賢說完就得意的看著萬勝。

    他來的目的就是想激怒萬勝,憤怒的人可是什麼都說的出來的,到時候錄音就會成為最有力的證據,他要揭露眼前這個騙子的本來面目,他要改變國內輿論風潮,成為真正的英雄。

    但他等了一會兒,也沒等到想要的反應。

    萬勝只是單手托著下巴,思索的看著他,等了一會兒才開口分析道,“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樣問,但我清楚你是想激怒我,對吧?”

    “抱歉,現在是私人時間,我改主意了,我拒絕你的采訪。”

    萬勝說完就直接走開了,原地只留下高繼賢恨恨的跺腳,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這麼理智,難道他準備的問題還不夠犀利嗎?

    ......

    萬勝並不知道高繼賢的想法。

    事實上,當听到高繼賢的問題時,萬勝也很惱怒,但他更是感到奇怪。

    突然來個中國記者,自己好聲好氣的和對方說話,然後對方直接問出這樣尖銳的問題,那轉折也太大了點,明顯是做了準備的,萬勝不知道對方為什麼這麼做,他只知道,若是他真的惱怒了,就中了對方的陷阱。

    這種計量手段,他可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在很多次新聞發布會上,那些記者也會這麼問,他們也是向激怒自己,當然,自己就只有一個回答--拒絕采訪,對于帶著其他目的來采訪的記者,他理都懶得理。

    現在又出現個中國記者這樣做,但他想不明白對方為什麼這樣做?

    那些自己的敵對媒體記者這麼做,還是有理由的,但中國記者這樣做就想不通了,激怒自己對他有什麼好處?或者自己和他有什麼矛盾?

    萬勝搞不懂。

    不過他也沒考慮太久,這不過是他生活中的小插曲而已,接下來他還要為球隊的比賽做準備。

    聯賽第十五輪,德比郡的對手是克魯隊。

    克魯是上賽季英格蘭乙級聯賽冠軍,本賽季升級英甲聯賽,作為一支升班馬,克魯在賽季初表現卻相當強勢,他們到目前十四輪聯賽中,贏下了七場比賽,目前在聯賽中排名第七位,成績是相當的不錯了。

    關于克魯隊,萬勝了解的就很少了。

    上賽季他們還在英乙聯賽,按道理來說,升班馬表現強勢也很正常,遇到強隊就不容易打了,相比來說,現在的德比郡就是屬于強隊,不過這一場比賽萬勝還是相當重視的。

    一則是最近媒體帶來的壓力,不得不說,那些該死的媒體的報道還是有一定作用的,至少給俱樂部方面帶來不小的壓力。

    萬勝已經準備解決這個問題了,他就是打算趁著勝利一口氣解決問題。成績和現實,讓媒體記者們無話可說,這就是他的想法。

    另一方面,球隊之前贏下了四場比賽,再有一場他就能完成‘五連勝’任務,得到五百點經驗值獎勵,這夠他把球員工會升到二級了,他一直期盼著能攢夠經驗,但只靠球員任務經驗獲得還是太慢了一些,有這五百點經驗,應該夠把球員工會技能都建造到兩級了。

    再有,現在德比郡和諾維奇積分咬的很緊,只要一個疏忽,球隊就會重新跌落到聯賽第二,這可不是萬勝想看到的。

    這場比賽德比郡是客場作戰,也由不得球隊不謹慎。

    所以在比賽前,萬勝看了很多克魯的比賽視頻,並做了許多準備,他相信勝利一定會屬于自己,而只要自己能一場場贏下去,那些媒體說什麼都根本不重要了,因為自己的帶隊成績已經說明了一切。(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