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七十九章爭議

第七十九章爭議

    賽後心情可不怎麼好,兩萬多名諾維奇球迷的心里狀態也讓球場充滿了沉悶。±

    但佔據少數的德比郡球迷,在比賽結束的第一時間就歡呼慶祝起來。

    他們對今天的比賽相當滿意,因為他們是勝利的一方,他們戰勝了很多新聞媒體口中‘強大的諾維奇’,在比賽開始之前,他們還是感覺相當郁悶的,因為各路新聞媒體都對諾維奇看好,甚至就連德比郡本地媒體,都有對比賽擔心的聲音,他們都對德比郡並不看好,認為比賽對德比郡會很艱難,或許他們到卡羅路球場就會迎接一場大敗。

    德比郡球迷對輸球有準備,但他們依然隨隊來了,他們是為了支持球隊的而來。

    這個賽季的德比郡成績很華麗,在比賽前還是聯賽第一,就算有再多的媒體對比賽不看好,但德比郡球迷還是抱著一線希望的,他們希望那個讓德比郡重新煥發希望的神奇中國教練,能再次創造奇跡,戰勝諾維奇,讓所有人都看看德比郡可不是容易對付的。

    就算沒有這點希望,這些德比郡球迷還是會來支持球隊,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德比郡的球迷,不管球隊輸球也好,贏球也罷,他們都會對球隊給予支持。

    現在德比郡戰勝了諾維奇。

    隨隊來到卡羅路球場的德比郡球迷都感覺這一趟來的太值了,他們見證了戰勝諾維奇的比賽,見證了球隊的勝利,見證了球隊拉開聯賽幾分的一幕,看到了球隊精彩的表現,他們感覺完全值了回票價。

    現在是他們盡情歡呼的時刻了。

    不過萬勝在賽後卻沒時間慶祝,他甚至沒有參加新聞發布會,就直接打電話給隊醫詢問波頓-雷特的情況,他對雷特的傷勢很擔心。被抬下場時,雷特滿臉痛苦的神色,看起來傷勢不會太輕。

    雖然受傷是每個職業球員都要經歷的,但他還是對雷特很擔心,畢竟傷病是職業球員最大的敵人,很多出色的球員都倒在了傷病之下,一次嚴重的受傷,不止是對職業球員身體上的打擊,還會是心里上的打擊,他必須第一時間了解情況。

    和隊醫通過電話後。萬勝大體知道了雷特的情況。

    雷特已經被送往了諾維奇中心醫院,醫生的初步判斷是膝蓋軟組織損傷,這種傷勢很常見,但具體恢復時間還有待進一步檢查。

    听到這個消息,萬勝才長呼一口氣。

    他最怕的是傷勢過重,比如像是那種直接損害運動員職業壽命的骨質損傷,或者韌帶撕裂,這種傷勢也很常見,但同時這種傷勢想痊愈很困難。很多職業球員往往一次韌帶撕裂經過治療恢復後,劇烈運動還有可能反復發作,就要經過第二次治療、第三次治療,雖說有足球訓練大師系統的。但萬勝可不保證系統還有治病的能力,尤其這種‘內傷’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來,就連職業球員本人平日都無法察覺。

    萬勝在倫敦大學學院拿到的學位就是運動科學,運動科學也包括簡單的臨床醫學。這些運動傷病專業術語,他自然能听明白,膝蓋軟組織損傷是一種很常見的運動損傷。這種損傷正常情況修養兩個月就能痊愈,當然,損傷也分嚴重和不嚴重,但無論怎麼嚴重,也幾乎不可能導致一名職業球員無法出場參加比賽。

    總之這種運動損傷倒是情況不太嚴重。

    估計當時雷特那麼疼痛的原因,或許是膝蓋有些磕磕踫踫的疼痛,這在職業比賽里實在太正常了。

    和隊醫詳細了解了雷特的傷病情況,萬勝長呼一口氣掛掉了電話,接下來他沒有回更衣室,而是直接去了新聞發布會現場。

    當萬勝來到現場的時候,會場里已經被記者佔滿。

    各種閃光燈朝著萬勝照耀過來,到是沒有記者詢問萬勝遲到的原因,每個人都清楚他是去干了什麼。

    不過記者們的問話絕談不上友好。

    記者們談論的焦點話題不是德比郡的獲勝,而是德比郡和諾維奇兩個球員的受傷,以及在賴安-賈維斯受傷下場後,萬勝對著鏡頭的微笑。

    有記者當即質疑萬勝‘沒有體育道德’。

    “作為主教練,不應該對對方球員受傷下場感到開心。”這是強烈的道德問題。

    針對這個問題,萬勝只是聳聳肩,說道,“我是在我的球隊進球開始。在比賽最後時刻,我們打進了一個球,重新領先諾維奇,難道這不值得高興?至于諾維奇的賴安-賈維斯,對他的受傷我只能表示遺憾。”

    他滿臉無所謂的說著,臉上哪有一點遺憾的樣子。

    但他的說法倒是讓記者說不出來話。

    接下來就有記者說起兩人的受傷,那些和萬勝敵對的媒體,自然是關心後一次賴安-賈維斯的受傷,至于雷特他們就不談論了,但新聞發布會有許多的記者,不可能因為他們的偏見就錯開第一次雷特的受傷。

    兩次的受傷,可以說是兩支球隊的兩次沖突了。

    听著記者的談論和問話,萬勝感覺非常惱怒,這些家伙就只說起賴安-賈維斯,雷特可是被抬下場,就算傷情還能夠接受,那也一定比賴安-賈維斯的傷勢輕的多,記者們大部分都在關心賴安-賈維斯,難道雷特就不是應該關心的球員。

    這是純粹的就是針對自己沒事找事吧!

    “剛才我詢問了我們的中鋒波頓-雷特的傷情,醫生說他是軟組織受傷,保守估計也要修養一個半月以上......”後面一句是萬勝自己加上去的,不過這是很準確的判斷了的,“我剛才也看了比賽視頻,就在雷特受傷的那一部分,我想這是公開的,你們也可以看一看,當時賴安-賈維斯明顯有推人的動作,雷特是跳起被他推到在地的!我不知道當時主裁判在干什麼。但我的球員在對方禁區里找機會射門,結果被抬下了場,主裁判卻判罰了個門球。”

    “我並不是針對主裁判說什麼,但那次判罰絕對是存在爭議的,我想這一點,任何看過慢鏡頭的人都能看清楚。”

    “如果那次是正確的判罰,我們會贏得更輕松!”

    萬勝就是在說那次判罰!

    他心里是相當不滿的,德比郡在下半場踢的那麼艱難,也正是因為那次判罰,如果是一個點球的話。那球隊早早的2:1領先,比賽就會好打很多。

    另外雷特也是因為對方的犯規下場的。

    這毫無疑問。

    接下來他繼續說道,“另外,我要強調一點,我不在乎這一場的勝負,只是三分而已,但波頓-雷特的受傷,是我們最大的損失!”

    台下不少記者被萬勝前面一連串的發言說的啞口無言。

    就算他們再敵視萬勝,也必須要承認事實。雷特倒地受傷那次絕對是全場比賽最大的爭議,就算在當時不少人心里還在說,主裁判是不是太偏向諾維奇了,畢竟慢鏡頭顯示雷特確實是被推倒的。被推倒受傷了,結果主裁判判了個門球,這放在哪支球隊身上,也會相當憤怒。

    但萬勝最後補充的那一句。還是讓不少記者撇撇嘴。

    不在乎比賽勝負?

    三分而已?

    這可是戰勝諾維奇的比賽,更何況,也許你們就要憑借多出來的三分取得升級名額。或者是參加升級附加賽的名額了。

    至于冠軍?

    記者們根本不屑一顧。

    或許德比郡現在的成績很好,但他們想成績好持續整個賽季......至少他們不能想象,畢竟德比郡可不是那種有底蘊的球隊,他們很多球星早在上上個賽季球隊從英超降級就都離開了,到現在他們的替補球員,都要找俱樂部青年隊補充了。

    這樣的球隊到下半賽程,成績肯定下滑!

    媒體記者對此相當肯定。

    也有諾維奇記者對德比郡的第二個進球表示質疑,“賴安-賈維斯‘正常’進行防守,但他受傷了,也許是佩斯基索利多的犯規!”

    萬勝橫了那名提問的記者一眼。

    確實要在慢鏡頭里判斷發生了什麼不容易,畢竟現場鏡頭拍攝的距離太遠,拉近就看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了,但說佩斯基索利多犯規絕對是無端的職責了。

    萬勝撇著嘴角諷刺的說道,“我見過很多球員在比賽里受傷,但一個不是門將的球員,居然會手指受傷,這還真是奇聞,這或許可以入選《太陽報》的奇聞趣事專欄......”

    那名記者被堵得不知道說什麼。

    “我對賴安-賈維斯的受傷感到遺憾,但如果這是他打算再次用犯規阻止我們的球員射門導致的受傷,我只能說,惡人總有惡報......”

    萬勝說完沒再和記者們糾纏,直接離開了新聞發布會現場,他可沒那麼多時間和這些帶有傾向性的記者們扯皮。

    球隊還在諾維奇,雷特還在諾維奇中心醫院,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過他的這段話還是成為了賽後媒體爭議的焦點。

    德比郡和諾維奇,本來就是英甲聯賽第一和聯賽第二,本場比賽非常受到關注,比賽中發生的爭議也能引起球迷一陣討論,媒體也會針對這些做報道。

    萬勝所說的話引起了不小的爭議,那些敵對萬勝、敵對德比郡的媒體顯然不會說什麼好話,他們完全把原因推給了德比郡,並且對萬勝的態度形容就是‘沒有體育道德’,把足球比賽的態度,上升到道德的程度還是很嚴重。

    尤其他們對萬勝在新聞發布會上那句‘惡人總有惡報’,進行了非常嚴肅的批評,那樣子就好像他們都變成了能宣判正義的化身,而賴安-賈維斯就是正義的使者一樣,實際上,大家都知道,賴安-賈維斯的動作本來犯規嫌疑就很大,而且他在本賽季還是都有前科的--在之前諾維奇和西布羅姆維奇比賽里,賴安-賈維斯因為小動作太多,就被直接紅牌罰下了場。

    總之這些媒體的論點有點站不住腳。

    不過他們針對的就是萬勝的態度,他們揪著一個主教練不應該對對方球員受傷下場感到開心......尤其他還對著鏡頭笑,這是對對方球隊,對整個職業球員群體的不尊重。

    當然他們怎麼說就很難影響到萬勝了。

    在結束新聞發布會後,萬勝讓迪亞馬雷斯帶隊返回了德比郡,他自己則帶著艾爾弗雷德、伊萬-克魯等幾個平日里和雷特關系非常好的球員,直接去醫院看望雷特,並等待最後的檢查結果。(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