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九十章哪里不對呢?

第九十章哪里不對呢?

    賽前新聞發布會,一眾記者等待著萬勝的到來。

    之前在普萊德球場的新聞發布會,記者們都感覺很不爽,因為這個中國人要實行‘獨-裁’,德比郡俱樂部要求新聞發布會要正式化,實際上,就是阻攔了他們自由采訪的權利,他們對此沒什麼好辦法,畢竟那里確實是那個中國人的地盤,他有權利這麼做。

    但現在不同了,這里可是波特曼路球場,是伊普斯維奇的主場,他那套‘我們是聯賽第一’的說法可不管用了。

    記者們一個個心里想著接下來質疑、反駁的言論,恨不得現場那個中國人就出現在面前,他們就能隨意去反駁了,那肯定是很有意思的情景。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就在記者們都等不及的時候,萬勝終于來到新聞發布會現場。

    他才剛一坐下,新聞官就示意采訪開始,然後直接進入了自由采訪的時間。

    記者們別憋著一股氣,要給萬勝點顏色看看,一名記者馬上站起來拋出一個問題,“上一場主場輸給伊普斯維奇,會不會給球隊帶來不利影響?”

    媒體記者們就是要拿德比郡輸球做文章!

    賽前他們對這個問題討論多時了,他們就是想知道一些德比郡的‘內幕’消息,雖然那些報道都是人雲亦雲,但報道的多了,也會讓一些人覺得是真實的,也許德比郡內部真存在什麼問題呢?

    記者們都目光撩熱的看著萬勝。

    萬勝有些不理解的看回來,開口反問道,“我們可是聯賽第一?真是抱歉了,輸掉上一場比賽,我們還是聯賽第一,這能有什麼不利影響?”

    “哦!或許有的。”萬勝恍然大悟道,“這提醒了我們的球員,我們聯賽第一的位置很穩固。所以我們能輕松應對所有比賽!”

    “真是感謝這場失敗對我們球員的提醒,這讓我們的球員心態更好了。”

    那名提問的記者頓時咬牙切齒。

    台下其他媒體記者也一樣,他們沒想到這個中國人還是用‘我們是聯賽第一’來回答,這不就是上一次采訪的翻版嗎?

    很快有一個記者不甘心的站起來問道,“能說說這一場比賽嗎?上一場你們在主場輸給了伊普斯維奇,這一場是不是做好了繼續輸球的準備?要知道,比賽場地可是變成了波特曼路球場,這對德比郡更不利了。”

    這個問題很尖銳。

    台下記者都感興趣的等著萬勝回答。

    萬勝看白痴一樣看了眼那名記者,“你沒听到我剛才的話嗎?好吧,既然你沒听明白。我就再重復一遍,上一場輸給伊普斯維奇,提醒了我們的球員,我們的聯賽第一位置很穩固,所有大家的心態都會變的更好,心態變好有什麼用?自然,到這一場就能表現更好了,因為我們是聯賽第一,我們有足夠的自信面對一切比賽!”

    說到這里。萬勝恍然大悟的站起來,“對了,你倒是提醒了我應該去把這個消息和我的球員說明白,分析透徹。讓他們所有人都清楚我們聯賽第一的位置很穩固,這樣他們才能在比賽里發揮更好。”說著他懊惱的拍下下額頭,自語道,“我怎麼忘了這件事。這可是對比賽有利的,我們可是追逐冠軍的球隊,必須以良好的心態應對每一場比賽!”

    萬勝說完就直接離開了新聞發布會現場。原地只留下一堆記者面面相覷,隨機狠狠的直咬牙。

    他們現在才發現,‘我們是聯賽第一’這個說法,還真是能變著法的‘通用’,怎麼回答都對,讓人無法反駁,最主要這是事實依據啊,德比郡確實是聯賽第一,聯賽第一確實很有話語權,然後他們準備的問題就都變得沒用了。

    不過……就算你們是聯賽第一,也不用特別反復的強調啊!

    太驕傲了!

    太輕狂了!

    太目中無人了!

    絕大多數記者都在瘋狂批評著萬勝,他們討論著要是德比郡這場還輸球,他們就要怎麼怎麼樣去報道,怎麼怎麼樣去揭穿這個中國人的真面目等等。

    當然一切的前提都是德比郡輸球。

    要是德比郡贏球了,那自然什麼也不用多說,估計他們報道了也沒有人會支持,勝利者總是有特權的。

    “他們一定會輸的!”

    不少記者心里不斷碎碎念著,于是伊普斯維奇身上被凝注了更多的期待。

    ……

    與此同時萬勝正站在更衣室里,看著一眾圍過來的球員們。

    沒人說話,沒人小聲議論,沒人做自己的事情,所有人都朝這邊認真看過來。

    對球員的態度,萬勝還是滿意的。

    他剛接手球隊的時候,可絕不是這樣,當他說話,甚至在分析戰術的時候,也總是有人開小差,但現在這種情況出現的很少了,這證明他對球隊的掌控很高了。

    他很滿意這種掌控。

    對球隊增加掌控力,所有球員都無條件听自己的,這樣他才能著手一步步加強球隊,球隊也會成為一個整體,所能發揮的實力也才更強。

    現在他們就要發揮實力,面臨這場必須取勝的比賽!

    “伙計們!比賽怎麼打,我已經說了很多了,我想你們都應該知道!”

    “我只說一件事。”

    大家都認真看過來,萬勝開口道,“剛才我去了新聞發布會,我看那些記者似乎都希望我們輸球,那就是他們的態度。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們是聯賽第一!”

    “平日別看那些垃圾報道,他們之所以總是報道我們的負面消息,就是因為我們的成績太好了,這才是主要原因,如果我們的成績差,就像是上賽季那樣,都不會有幾個媒體會對我們感興趣,而現在我們是聯賽第一,所以他們站出來希望我們輸球,我們輸球他們才有大新聞可以報道。”

    “我想你們一定不會讓他們得逞的,對嗎!”

    萬勝說完仔細盯著每個人。

    球員們都一個個都跟著高呼起來,“當然了!我們可不會讓他們得逞!”

    “我們會贏下比賽!”

    “讓他們去死吧!我們會一直贏下去!”

    “……”

    看著球員們的精神頭,萬勝滿意的笑了,他雙手向下壓了壓,“這樣就好!我們一定不會讓他們得逞!這場比賽我們會贏下來!”

    他一指門外,“現在,就讓他們看看我們是怎麼獲得勝利的吧!”

    ……

    波特曼路球場。

    德比郡和伊普斯維奇分列球場兩側,已經全都站好位,隨著主裁判一聲哨響,全場比賽開始了。

    和上一場一樣,比賽才剛開場,德比郡就朝伊普斯維奇壓了過去。

    德比郡戰術似乎沒什麼變化,伊普斯維奇也一樣,他們就準備用防守反擊來應對德比郡的進攻戰術,當媒體、球迷看到這幅場面的時候,他們想到了上一場比賽,他們都清楚比賽勝負的關鍵在于什麼--只要伊普斯維奇能守住球門,德比郡就別想獲勝。

    在他們看來這並不困難。

    上一場伊普斯維奇就守了九十分鐘,德比郡面對伊普斯維奇的堅守辦法真的不多,盡管他們一直在進攻,但真正威脅球門的次數少的可憐。

    現在來到波特曼路球場,德比郡只會表現更差,絕不會表現更好,所以他們想攻破伊普斯維奇大門只會更加困難,想到這里,媒體記者們都更加放心了。

    伊普斯維奇主帥祖-萊爾也和媒體記者的看法一樣。

    上一場比賽,他采用的戰術和上一場一樣,都是穩固防守的反擊,這麼說是因為他的戰術里,防守佔據的比重非常多,相比之下,反擊佔據十分之一就不錯了。在他的戰術里,穩固防守才是最重要的,這樣能保證伊普斯維奇至少收獲一場平局。和德比郡比賽,兩場一勝一平能足夠能接受了。

    祖-萊爾就是打算守住平局。

    至于勝利什麼的,有就最好,沒有也無所謂,那就要依靠球員在場上的發揮了。

    在這種比賽思想的引領下,伊普斯維奇場上比賽會打成什麼樣子就可想而知了……他們幾乎所有球員都在防守,那樣子真像是在門前停了一輛大巴車,但這種防守也確實讓他們的球門非常穩固,至少看起來是這樣的。

    祖-萊爾坐在教練席上做得很穩當。

    他對比賽並不擔心,他認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比賽時間漸漸過去,德比郡一直在進攻卻沒有進球,于是他坐的更穩當了,臉上笑眯眯的表情讓人知道,他對比賽充滿了自信。

    “祖-萊爾信心十足!!”波特曼路球場解說員看著大屏幕上,滿臉微笑的祖-萊爾這麼說道,“他對比賽一點都不擔心,我們可以看到,伊普斯維奇的防守也很穩固的!”

    確實,比賽到現在德比郡也沒有對伊普斯維奇球門造成太大威脅。

    但隨著時間過去,祖-萊爾的表現已經有了變化。

    他的笑容沒有了,反倒是蹙起了眉頭。

    倒不是場上德比郡打出了什麼威脅,而是他忽然發現有些不對,是球場上的比賽和上一場比賽有些不同。

    他感覺到了不同。

    但他又一時間有不知道具體是哪里不同……

    “到底是哪里不對呢?”祖-萊爾蹙著眉頭自語道。(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