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零七章光腳不怕穿鞋的

第一百零七章光腳不怕穿鞋的

    托特納姆熱刺一直在進攻,德比郡防守有點捉襟見肘,于是萬勝就站到場邊親自指揮比賽。

    他的身影,已經成了球場頗有特色的風景線。

    不少攝像機都頻頻的指過去,也有很多解說員和媒體在進行評論,那些純支持托特納姆熱刺的媒體評論還好一些,也不過是說‘德比郡的中國主帥有點著急’了。

    “托特納姆熱刺佔據了場上的絕對優勢,德比郡的中國教練只能佔到場邊指揮防守了......”

    “德比郡球門很危險,中國教練有點著急了!”

    “但也可以理解,畢竟德比郡只是一支英甲球隊,面對托特納姆熱刺的進球,全面被動也很正常,不過中國教練不放棄比賽的精神還是值得贊揚的......”

    “......”

    那些德比郡敵對媒體說的就沒什麼好听的了--

    “看吶!那個中國人像是個小丑兒一樣扯著嗓子不斷喊著,他的聲音可真大,攝像機都能捕捉到了......”

    “他現在就是在做無用功!”

    “難道他還想在白鹿巷球場擊敗托特納姆熱刺?在我看來,理智的放棄才是最好的選擇!”

    “他賽前賣弄說要放棄比賽,結果證明只是個煙霧彈,但這場比賽也教訓他,足球比賽依靠的還是實力,對德比郡而言,在足總杯淘汰托特納姆熱刺根本是不切實際的。”

    “他再怎麼喊也沒有用,托特納姆熱刺的進攻可不是喊兩聲就能防住的!”

    “他想贏球就是個幻想!”

    “......”

    萬勝不知道媒體是怎麼評論自己的,當然,他也完全不在意,他在場邊站了很久,到最後嗓子都有點喊啞了,這時候看到球隊的防守穩固許多,才有些安心的返回教練席。

    對他來說。放棄比賽,那是不可能的。

    即便托特納姆熱刺很強大,並在自己的主場上半場就領先一球,可那又怎麼樣?只要比賽沒有到最後一分鐘,球隊總歸是有機會的,只要有一點機會,他都必須抓住,而且他也不相信什麼球隊是不可戰勝的,即便是現在的德比郡,對戰真正的豪門。他也會讓球隊拼上一拼,更別說只是托特納姆熱刺了。

    足球比賽里,奇跡都是創造出來的,只有永不放棄對勝利的追逐,才能創造出奇跡。

    在2005年歐洲冠軍杯決賽上,利物浦三球落後的情況下,都能在下半場上演‘伊斯坦布爾奇跡’,六分鐘連追三球,並利用點球大戰淘汰ac米蘭。拿到歐洲冠軍杯冠軍。和那一場比賽相比,現在德比郡只是一球落後于托特納姆熱刺,兩隊的差距也絕沒有利物浦和ac米蘭的差距那麼大,相比那場比賽絕對是小巫見大巫。利物浦在那種情況下都能夠翻盤,這一場只是有些被動,又有什麼不可能的?

    萬勝根本就沒去想什麼‘失敗的可能性’,他要做的就是盡最大努力讓球隊爭取勝利。

    ......

    場上德比郡球員在萬勝的指揮下。都知道該怎麼做了,當前整個球隊有些被托特納姆熱刺打懵了,那麼現在需要做就是穩固防守。不能讓對方再有機可趁。

    大家齊心合力去防守,德比郡的防守立刻穩固很多。

    托特納姆熱刺在打進一球後,進攻節奏也放緩了一些,比賽已經畢竟已經快要三十分鐘了,他們不可能一直保持高強度的進攻,而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的進攻強度也在慢慢減弱。

    到此時德比郡終于找回了一點局面。

    不能說和托特納姆熱刺分庭抗禮,但偶爾能有一、兩次打進托特納姆熱刺半場,並且配合不錯的進攻了。

    但也僅是如此了。

    德比郡在上半場接下里的時間里,也只有兩次射門,兩次都沒能威脅到托特納姆熱刺球門,托特納姆熱刺門將凱勒也成為上半場最輕松的,他簡直就像是在看球的觀眾一樣,只看著前面隊友們在比賽,他自己則在門前閑得發慌。

    攝像機鏡頭指向凱勒。

    只見凱勒站在門前,悠閑的甩甩手,然後捂著嘴巴打了呵欠,現場解說員夸獎的叫到,“看呢!凱勒居然打了個呵欠,他確實是太悠閑了......不過作為托特納姆熱刺主力門將,他在本場比賽根本沒有任何撲救,只能看著其他人表現,也難怪他會很無聊了......”

    不少托特納姆熱刺球迷都跟著笑了起來。

    現場解說員的說法有些夸獎,但上半場比賽德比郡確實沒能對托特納姆熱刺球門造成什麼為威脅,整體上托特納姆熱刺佔據了絕對優勢,他們在各種進攻數據上壓制德比郡,並且也有了一個進球,這也說明了雙方在比賽里的表現。

    凱勒的呵欠完全能用來詮釋這個上半場了。

    當主裁判吹響上半場比賽結束的哨聲時,記分牌上的比分仍然是‘1:0’,托特納姆熱刺領先德比郡一個球,兩隊帶著這個比分,分別回了更衣室。

    ......

    萬勝在看到主裁判吹響哨子時,就直接起身返回更衣室。

    對于上半場落後一球,其實他還算是滿意的,雖然落後一個球,可以球隊的表現來看,只落後一個球,還是因為球隊在後面的時間里加強防守了,若是和托特納姆熱刺正面打對攻,這種表現落後三個也不奇怪。

    他必須改變這種狀況。

    至少球隊要在下半場能表現出正常的狀態,也只有這樣才能有機會在這里戰勝托特納姆熱刺,否則發揮都不能保證,勝利什麼的根本就不用談了。

    但萬勝有信心。

    其實上半場後半段,很多球員已經找回了狀態,也不過是托特納姆熱刺攻的太猛烈,沒有時間做出調整反攻回去而已,下半場只要打出球隊該有的節奏,那麼發揮還是有保證的。

    上半場比賽結束。德比郡球員也都返回更衣室,他們的步調有些快,一個個都低著頭不說話,只顧著朝前走,看樣子就知道他們的心情都有些壓抑,本賽季到現在,德比郡還是第一次這麼被動。

    托特納姆熱刺球員就根本不著急了,他們在上半場踢的很輕松,後方防守根本沒有絲毫壓力,比賽在他們看來表演性質更多。

    這支來挑戰他們的英甲球隊。完全沒多少威脅。

    他們反倒談起了進球,幾個球員都懊惱在上半場錯過了進球,他們說著若是能把握好機會,就一定能有進球,他們說笑的樣子顯出了無比的自信,看台上的托特納姆熱刺球迷也為他們送上掌聲,那樣子就像是比賽已經結束,托特納姆熱刺已經大比分取得勝利一樣,可實際上。這只是中場休息而已,經過這麼一耽擱,等托特納姆熱刺球員走進球員通通道的時候,德比郡球員早就都回到了更衣室。

    一個個德比郡球員全都低著頭。他們的眼角余光能看到冷峻站著的萬勝,他們有些擔心、有些害怕,于是都找個位置坐下低頭不語。

    他們知道教練肯定會對上半場比賽不滿。

    教練安排了很多,但他們到了比賽場上。總想著要努力表現,總想著要擊敗托特納姆熱刺,結果反倒是失誤頻頻。不是一個人如此,是全隊都是這樣,于是全隊被托特納姆熱刺壓制,根本連還手之力都沒有,這樣的表現他們自己都覺得羞愧。

    尤其是幾個年輕球員就更是如此。

    像是艾爾弗雷德、萊頓-拜恩斯、奧斯曼等人,全都是第一次和頂級聯賽球隊比賽,他們的職業聯賽才只剛剛開始,踫到托特納姆熱刺這樣的球隊,又是在白鹿巷球場比賽,難免心態會受到影響,結果就是比賽中失誤頻頻,一個個都變成了純粹的菜鳥。

    面對這種情況,萬勝其實也是很頭疼的,他目光凝重的看著這些球員。?

    他們不缺乏斗志,不缺乏進取的心,但比賽經驗和經歷實在太少了,球隊老球員,像是莫瑞斯、馬庫斯、奧克斯等人,就沒有這個問題,因為他們都曾經經歷過頂級聯賽,根本不會有這種心態不穩的情況發生,或許他們參加這場比賽也會很激動,但這種情緒不會影響到他們的表現。

    這些幾個年輕球員則不同,他們的職業生涯才剛剛開始,這些都是必須經歷的,有經歷才會成熟起來。

    這也是他工作失誤的地方。

    在賽前他就考慮兩隊實力,想著若是托特納姆熱刺少上幾個主力,兩隊的實力就能拉平很多,托特納姆熱刺再大意一些,到時球隊就會很有機會取勝,這是從實力角度來說的,但他沒想到球員心態會受到這麼大的影響。

    好在球隊是很有斗志的。

    這是肯定的。

    萬勝能看出每個人都想追求勝利,這從上半場球隊後半段的防守表現就能看的出來,每個人都在盡最大努力,所以球隊防守才會穩固那麼多。

    他也能看出球員眼中的不甘。

    那是一種不甘心這樣失敗,或是覺得只是發揮不好,球隊不應該就這樣輸球的感覺。

    萬勝能察覺到這些,所以他的信心更充足了。

    他凝重的臉色慢慢展開,變成了平日里和善的微笑,有球員眼角余光看到了,他們感到有些奇怪,在這個時候,教練笑起來是什麼意思?還沒等他們想明白,萬勝開口了,“都抬起頭來!一個個低著頭像什麼樣子!我不是你們的老師,你們也不是做錯事的孩子!”

    不少人‘撲哧’一聲笑出來。

    連一邊的迪亞馬雷斯都是如此,他感覺萬勝這個比喻真是太形象了,剛才他和一個個球員的樣子,不正是像說的那樣嗎?其實剛才的情況也很詭異,關鍵是萬勝也才只有二十多歲,和不少球員年齡相當,比一些人還要小上幾歲,這樣,‘老師和孩子’就有點奇怪了。

    萬勝沒理會大家的表現,只是說道,“我本來是想談上半場比賽的,但當我看到你們的樣子,我就知道那不是個好的想法。你們的表現都多糟糕我就不多說了,你們心里應該也很清楚,我只希望下半場不要再和上半場一樣。”

    “現在我們一球落後,但這不是世界末日!”

    萬勝收斂了笑容,“比賽前我對媒體重復強調聯賽,並沒有過多談及足總杯,但看看他們說了什麼,他說我們放棄了足總杯?我想問你們,有這回事嗎?”

    不少球員都跟著笑了。

    他們知道教練那是釋放的煙霧彈,就是故意迷惑托特納姆熱刺,不過回想一下,萬勝確實沒對媒體說過要放棄足總杯,但他們就是朝那個方向猜測了,並且不斷擴大化,報道上也是一副確定的口氣。

    “沒有!”萬勝自問自答道,“我沒有對任何人說過要放棄足總杯,但那些媒體還是認為我們放棄了這項賽事,這是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只是一支英甲球隊,而托特納姆熱刺貴為英格蘭五大俱樂部之一,比賽也是在這里,白鹿巷球場,沒人認為我們能取勝,所以當我很少提及足總杯的時候,他們下意識覺得我也會認為勝利沒有希望,近而選擇放棄足總杯......”

    “你們都應該知道,我們沒有放棄......但那又怎麼樣呢?”

    萬勝提出了個問題,到這時所有球員都抬起了頭認真听著,“就算我們沒有放棄,那些媒體仍然認為我們沒有絲毫希望取勝,所以即便我們輸掉了比賽,媒體也會覺得理所當然,球迷同樣會覺得正常,畢竟我們的對手可是托特納姆熱刺......”

    “我說這些,不是在強調托特納姆熱刺有多強大,而是想告訴你們,即便我們輸掉這場比賽又能怎麼樣呢?”

    “媒體和球迷都會認為理所當然,我們本來就是該輸球的那一個。”

    “不管你們接受還是不接受,事實情況就是這樣。”萬勝臉色變得無比認為,“這種情況下,我想不明白你們會有什麼心理包袱,是怕輸球嗎?不,我們一點都不怕!輸了才是正常的。”

    “還是怕別的?在比賽里想有表現?”

    “不、不、不!”萬勝擺著手道,“你們中沒有一個人比羅比-基恩的名氣大,要是找一個只關心托特納姆熱刺的球迷,他們不會知道你們中任何人的名字,明白嗎?”

    “比起托特納姆熱刺的球星,你們是毫無名氣的,所以你們還擔心什麼呢?”

    “中國有一句土話說‘光腳不怕穿鞋的’,意思就是已經一無所有的人和擁有很多的人相斗,當然是一無所有的人勝,因為他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了,而我們就是一無所有的人,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記住,我們什麼都沒有,輸掉比賽沒什麼,表現不好也沒什麼。”

    “伙計們!”

    萬勝猛地一聲大喊,他指著更衣室的門,大吼道,“我們什麼都沒有還怕什麼呢!現在就去干掉他們,我相信我們能行!”

    不少球員都跟著站了起來。

    他們的斗志已經被萬勝激發起來,同時心里也想著萬勝的話,比起托特納姆熱刺以及托特納姆熱刺的球員,他們還真是什麼都沒有,既然什麼都沒有,還會怕什麼呢?

    沒什麼可怕的!

    他們為上半場畏畏縮縮的表現感到羞恥,同時他們也都忍不住想馬上回到比賽場上,和對面的托特納姆熱刺再來上一場戰斗了。(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