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一十一章上帝保佑

第一百一十一章上帝保佑

    但無論媒體記者對比賽的要求再低,也無法真正影響到比賽,而無法改變場上托特納姆熱刺的被動局面。△¢

    雖說足球比賽中,什麼都可能發生,但當兩支進攻球隊展開對攻大戰時,有優勢的一方往往更容易進球,就像是上半場的托特納姆熱刺,就像是剛才的德比郡,而現在場上仍然是德比郡佔據優勢,托特納姆熱刺想先一步進球可不容易做到,事實上,托特納姆熱刺本來也不是善于創造奇跡的球隊,就像是他們每個賽季兩場對戰阿森納的比賽,他們很多年來都很少能戰勝阿森納。

    這就是同樣進攻的球隊,實力差距的問題,阿森納往往能進球比他們更多,所以托特納姆熱刺會是輸球的一方。

    現在他們又在德比郡的比賽中踢的很被動了......

    有托特納姆熱刺已經想到了和阿森納比賽的情景,這似乎很相似,可再想想拿一支英甲球隊和阿森納相比,實在有些太過了,就算這支英甲球員目前是聯賽第一也一樣,那也和英超聯賽差上一個級別,張葉昂的球隊到了英超不過就是一支以保級為目標的升班馬而已,但最不能讓他們接受的就是,目前這支升班馬正在比賽里壓制托特納姆熱刺。

    比賽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場上托特納姆熱刺球員也很不甘心,他們可是英超強隊托特納姆熱刺,就算本賽季成績不太好,但他們仍然是托特納姆熱刺,絕對不是一支英甲球隊能相比的,更何況,現在是在白鹿巷球場,在三萬多名托特納姆熱刺球迷的目光下,被一支英甲球隊壓制住。還持續了這麼長時間?

    他們非常不甘心!

    于是他們頻頻想要反攻回去,反壓制回去,但實際效果卻不大,事實上倒不是托特納姆熱刺球員沒有斗志,他們的斗志還是有的,只不過問題在于他們的心態不太對了。

    他們本來是帶著高高在上的心態來比賽的,上半場也證明他們確實有這種實力,可下半場情況似乎的點到過來,他們不在有優勢,德比郡打進扳平比分的進球。他們一時間被壓制住,于是他們不甘心,他們的進攻也打的有些沖動了,這種沖動就造成了整個球隊失誤更多,德比郡反倒獲得了更多的進攻機會。

    這就是目前的比賽情況。

    主要問題還在于這支托特納姆熱刺畢竟有一半是替補球員,他們平日里出場次數很少,整個球隊的配合也沒有主力隊那麼默契,再加上德比郡目前的發揮非常好,他們想扳回場上局勢是非常困難的。

    看著場上的比賽。帶隊教練戴維-普利特有些焦急了,尤其看到自家球門的一次次危機,他唯恐下一刻球門就告破,到時候球隊就成了落後的一方了。

    他早就離開座位站到了場邊。

    “注意位置!”

    “不要輕易出腳。別被騙過來!”

    “別漏人,左側!左側!”

    戴維-普利特早就不顧形象,開始用大喊聲提醒場上的防守,那情景和上半場的萬勝差不多。當時德比郡劣勢明顯,萬勝只能這樣不斷喊著告訴場上球員該怎麼去做,風水輪流轉。現在輪到了戴維-普利特。

    但兩人的區別還是很明顯的。

    這區別就在于,萬勝的喊聲很有作用,他對球隊掌控力非常強,每個德比郡球員都會听從愛他的指揮,而戴維-普利特......他不過就是個帶隊教練而已,托特納姆熱刺俱樂部甚至沒有給他臨時主帥的身份,還讓他和阿萊克斯-英格勒索普一起執掌球隊,這樣一來戴維-普利特能有多少威望就可以想象了。

    這時候場上不少托特納姆熱刺球員還想著要加強進攻,扳回球隊局面上的劣勢呢,听到戴維-普利特大喊什麼多注意防守,他們就非常不甘心,防守仍然不積極主動的去做,甚至對此有一些抵觸。

    阿萊克斯-英格勒索普正站在戴維-普利斯的身後。

    此時他也滿是不甘的看著比賽,他的不甘和其他人不同,其他人都為在白鹿巷球場被德比郡壓制不甘,他則是為球隊被一個中國人帶領的球隊壓制不甘,相同之處在于,他們都是在為托特納姆熱刺的情況擔心,不同之處就在于,一個是針對對方整個球隊,另一個則是完全針對對方教練。

    阿萊克斯-英格勒索普根本不能想象,那個中國人居然能帶隊在白鹿巷球場壓制托特納姆熱刺,他感覺無法忍受,在他的理解里,應該是托特納姆熱刺完全壓制德比郡,並且連續不斷的進球,讓那個中國人知道差距,可目前的比賽不是這樣的。

    于是,英格勒索普就對局面非常不滿了。

    他走到戴維-普利特身邊,大聲說道,“戴維,你這樣做是沒有的,我們更應該加強進攻!我們要把他們壓制回去!”

    “加強進攻!?”

    戴維-普利特看著自家球門一次次遭受危機,本來就有些心驚膽顫了,听到英格勒索普的話,立刻有些惱火,“還加強進攻!?你難道還嫌對方進不了球!?現在我們應該做好防守,穩定住比賽!!”

    “不,戴維,我們必須把他們壓制回去,我們可是托特納姆熱刺!這里是白鹿巷球場,我們不能輸給一個中國人......”

    “愚蠢!”

    听到這話,戴維-普利特更有些惱怒了,“你現在這麼說,之前怎麼說這個中國人沒威脅!?”

    “比賽前你說他們肯定會投降認輸,結果沒有!剛才在更衣室,你說我們應該談論贏幾個球?現在呢!哈哈......看看吧,他們追平了比分!”

    听到戴維-普利特的話,英格勒索普也有些怒了,他指著球場道,“但我們是托特納姆熱刺,這里是白鹿巷球場,我們不能這樣比賽!”

    “是面子重要。還是勝利重要?”戴維-普利特立刻反駁回去,“我們要想辦法取勝,而不是要什麼面子!如果輸掉比賽,我們就要在足總杯被淘汰了!”

    “阿萊克斯,或許很多時候你是對的!但當你用那種惡心的歧視眼光看待對手,你就總是不斷出錯!”

    英格勒索普也怒了,他大吼般道,“我說的是事實!”

    “可你一直是錯的!”

    “......”

    兩人說著就在托特納姆熱刺替補席前爭吵起來,球場各種攝像鏡頭立刻指去過去,現場解說員奇怪道。“托特納姆熱刺的兩位帶隊教練似乎發生了爭吵......”

    這是委婉的說法。

    像是其他電視台解說員就直接幸災樂禍的說道,“真有意思,托特納姆熱刺兩位教練鬧內訌了!”

    兩人很快被其他人勸解下來,畢竟丟人也不能在這許多球迷和攝像機鏡頭下,那完全丟的是托特納姆熱刺俱樂部的臉面,但剛才的爭吵也被很多托特納姆熱刺場上球員看到了,于是他們的士氣都跟著跌落了不少。

    比賽打成這個樣子,球隊被德比郡壓制也就算了,兩位教練還鬧起了矛盾。這比賽還怎麼踢!?

    就在托特納姆熱刺球員感到無奈的時候,足球已經打到了托特納姆熱刺禁區前沿。

    到此時很多攝像機鏡頭還沒有切換回比賽場,各個解說員還在談著托特納姆熱刺兩位帶隊教練的內訌,等他們意識到德比郡這波進攻非常有威脅的時候。足球已經被莫瑞斯一腳吊想了禁區左側。

    那里伊萬-克魯已經插上來!

    托特納姆熱刺的防守注意力大多集中在卡希爾、里貝里以及莫瑞斯等幾個球員身上,伊萬-克魯整場比賽也沒有幾次表現機會,所以他們本來對這個對方的左邊前衛不太在意的,但卻根本沒想到這時伊萬-克魯得到了最好的機會。當他沖到禁區左側的時候,身邊根本沒有能來得及防守的托特納姆熱刺球員。

    足球也從空中吊落下來!

    當看到這種情景的時候,很多托特納姆熱刺球迷都閉上了眼楮。心里不斷祈禱著幸運女神會照拂他們,不要再讓德比郡進球,只可惜幸運女神沒有站在他們這一邊。

    面對這次絕佳的好機會,伊萬-克魯穩住心態,根本沒有做任何其他動作,右腳揮起對準下落足球,就直接來上一腳大力抽射!

    一腳門前的凌空抽射,可以想象力道有多大了......至少也足夠讓托特納姆熱刺門將凱勒完全反應不過來,足球的角度並不刁鑽,但速度實在太快了,幾乎眨眼之間就飛過了凱勒的手臂,一頭扎進球網里頓了片刻,這才下落到草地。

    此時主裁判已經用手指向中圈,示意進球有效了。

    白鹿巷球場立刻沉寂了,托特納姆熱刺球迷都不敢相信自家球隊居然在自己的主場被一支英甲球隊領先了?對方還是在下半場連扳兩球,反倒比分的領先。

    別說托特納姆熱刺球迷,就連德比郡球迷都有些不敢相信,他們沒有第一時間慶祝進球,反倒是有些愣住了,我們的球隊居然在白鹿巷球場領先托特納姆熱刺?

    這可是上上賽季,德比郡在頂級聯賽時,都沒有做到的事情,但現在作為甲級球隊卻做到了。

    這是真的?

    德比郡球迷看台沉寂了片刻後,才終于反應過來,頓時一陣猛烈的歡呼聲爆發出來。

    各個比賽解說員也同時驚呼起來--

    “難以置信!簡直難以置信!德比郡在下半場連扳兩球,他們在白鹿巷球場反超了比分!”

    “1:2!進球的是伊萬-克魯,這名球員名不見轉,在德比郡都沒什麼名氣,但現在他成了德比郡的英雄!”

    “克魯的射門洞穿了凱勒的十指關,他幫助德比郡反超比分,德比郡實現了比賽的逆轉,他們領先的托特納姆熱刺,比賽也還僅剩十分鐘,他們完全有機會取得勝利!”

    “或許這一輪足總杯最大的冷門就要出現了!”

    “戴維-普利特賽前不斷說起托特納姆熱刺在足總杯賽事上的歷史榮譽,強調足總杯對托特納姆熱刺的重要性,但估計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他們可能會輸在第一輪......”

    “比賽還沒有結束,但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德比郡有很大機會創造奇跡,淘汰托特納姆熱刺晉級!”

    “......”

    看到這一幕的不僅僅是兩隊球隊和解說員,還包括那些媒體席上的記者,他們剛才還想著托特納姆熱刺先進球呢,哪想到接下來形勢急轉直下,先是托特納姆熱刺兩位教練鬧內訌,隨後德比郡馬上就打進了反超比分的進球。

    那些期待托特納姆熱刺取勝的媒體全都傻眼了。

    他們都把目光看向德比郡教練席,結果就看到那個中國人正興奮和其他人一起慶祝進球,那副高興的樣子實在讓他們很不爽,更主要是德比郡現在領先了比分,這和他們心里的‘劇本’完全不同。

    他們已經把期望調低了,結果托特納姆熱刺還是沒有做到,居然反倒是讓德比郡領先了。

    這樣下去德比郡豈不是要戰勝托特納姆熱刺了!?

    但此時德比郡已經領先,他們沒有任何辦法,他們只能在心里暗罵托特納姆熱刺的兩位帶隊教練愚蠢--兩個人,執教強大的托特納姆熱刺,居然在主場被這個中國人帶領的球隊領先?要是真輸掉比賽,再加上兩人比賽里的爭吵,托特納姆熱刺真是輸球又輸面子,把所有一切都輸光了。他們輸光了一切也不要緊,關鍵是不能讓那個該死的中國人得逞啊!

    想到賽前這個中國人拿他們當槍使,‘迷惑’他們報道德比郡將會放棄足總杯,再到比賽里,德比郡排出全主力陣容,他們已經挨了狠狠的一個耳光,再然後到現在德比郡在距離比賽只有十分鐘結束時一球領先托特納姆熱刺,記者們感覺臉上好像又挨上了一記,只感到火辣辣的疼。

    他們內心不甘著咬牙切齒的。

    他們恨不得化身托特納姆熱刺球員,到場上和德比郡大戰一場......當然,那樣只能是添亂,他們只是記者,不是球員,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上帝祈禱。

    據說中國人信奉的不是上帝,在英格蘭這個國度里,上帝應該會保佑他們吧......(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