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二十三章陰謀者

第一百二十三章陰謀者

    萬勝並不知道《每日鏡報》還有個小記者崇拜自己,但他也看到了《每日鏡報》上的報道。

    他平日里並沒有看《每日鏡報》的習慣,主要因為這家媒體總是說德比郡和他的壞話,任何人都喜歡听好話,听到贊揚,听到夸獎,萬勝也一樣,放松休息的時候,看上兩句媒體對球隊,對他本人的贊揚言論,還是能感覺很舒心的,反之,看到那些詆毀,則會感覺很憋悶,所以他早就不看《每日鏡報》了。

    但萬勝不看,不代表其他人不看。

    早上才剛來到俱樂部,迪亞馬雷斯就拿著份報紙找到了他,“萬勝!看看今天新聞上說了什麼!他們在夸你,天吶!你的稱呼從‘中國人’升級到了‘名帥’!我真是不敢相信!”

    然後萬勝就看到了這篇‘詭異’的報道。

    這篇報道里有很多內容都是在介紹萬勝的經歷,然後再做一番贊揚的點評,最後文章總結道,“這個來自神秘東方的年輕中國人,身上有一股神奇的魔力,他只用了半年時間,在俱樂部沒有任何投入的情況下,就把一支英甲保級球隊,帶到了聯賽第一,幾乎鎖定了下賽季的一個升超名額......”

    “德比郡的成績已經說明了一切,這是他創造的奇跡,也是他的帶隊能力的證明......”

    “或許,以後我們對他的稱呼都要改一改,不應該叫他中國人,而是叫他名帥!”

    “不到二十七歲的名帥!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看著報道內容,萬勝感覺很舒心,要是在其他地方看到類似的報道,萬勝也就是看上一遍,無所謂的笑一笑,但這種報道出現在《每日鏡報》上就很詭異了。

    全英格蘭都知道。《每日鏡報》和自己以及德比郡俱樂部是敵對的。

    這個消息不止是足球圈、媒體圈,就連很多普通球迷都知道,《每日鏡報》幾乎就差在體育版面,德比郡相關比賽報道上標注‘敵對’兩字了,現在他們忽然轉了話風,吹捧起自己就顯得詭異了。

    如果是因為德比郡的連勝,也不該這樣去吹捧上,往常《每日鏡報》的做法是提上一句,“德比郡表現不錯,他們又戰勝了對手......”

    然後。沒了。

    關于自己的話題,《每日鏡報》根本都不會提及,也只當球隊沒有贏球,又或者俱樂部有什麼負面新聞的時候,《每日鏡報》才會提到自己的名字,這讓很多《每日鏡報》的忠實讀者都有一種感覺--只要萬勝這個主教練一出現,德比郡準沒有好消息。

    這種手段的報道,真是能潛移默化的影響普通人對萬勝的感官。

    這就是媒體對輿論引導的作用。

    他們沒有報道什麼假新聞,就只是在‘需要’提及的時候。提及一下名字,然後就有了這種作用,這其實和直接往萬勝身上潑髒水也沒什麼兩樣,只不過是用一種不違法。還讓人說不出話來的報道手段而已。

    但無論用什麼手段,《每日鏡報》都沒理由刊登這樣一篇吹捧自己的報道。

    這太奇怪了。

    萬勝通讀報道,他必須承認,報道的內容讀起來。讓他自己都感覺有些飄飄然,但想到這是《每日鏡報》,這種感覺就完全沒了。

    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有陰謀’。

    “肯定有陰謀!他們這麼做肯定是有目地的!”萬勝肯定的對迪亞馬雷斯說道。

    迪亞馬雷斯想到了其他可能。“也許他們就是頂不住壓力,需要報道一篇贊揚你的言論?”

    “不可能,就算是壓力大,他們也不需要這樣做。”

    “萬勝,你怎麼總是把事情想的這麼復雜。”迪亞馬雷斯好笑道,“我真懷疑你是陰謀論者,什麼事情都想的很復雜,媒體做一篇報道,你都會覺得有陰謀......”

    萬勝苦笑的搖搖頭。

    他也想世界到處都很和平,沒有陰謀,一切都很簡單直接,但世界真的很復雜......上一世自己在低層摸爬滾打,什麼事情都完全靠自己,因為經歷的關系,他很難相信其他人,而‘前萬勝’留給自己的寶貴記憶和知識遺產,也加深了他對其他人的不信任,就像是在曼聯被解雇的那件事,‘前萬勝’還會第一時間拍到照片來做必要的手段,這就是對外人的不信任,尤其現在還是一直和自己敵對的《每日鏡報》,對他們的奇怪報道,自然是要多考慮一些的。

    相比之下,迪亞馬雷斯真是純潔的像是一張白紙,盡管這家伙比自己還要大上將近十歲。

    兩人說著話,萬勝順便看了下報道的記者署名--格倫,一個非常陌生的名字。

    不過萬勝也並沒有在意,總歸只是一篇報道而已。

    和迪亞馬雷斯討論幾句,兩人就一起去了訓練場,準備一天的訓練。

    ......

    時間進入二月份,德比郡的第一場比賽是和加的夫城的聯賽。

    上半賽程兩隊交手,德比郡贏得很艱難,但依靠伊恩-泰勒在八十分鐘後的兩個進球,德比郡還是2:0戰勝了加的夫城。

    那場比賽中,加的夫城表現的相當好。

    半個賽程結束,加的夫城的聯賽排名,也證明他們不是偶然的表現好,作為一支升班馬,他們目前排在聯賽第十位。升級第一個賽季能有這種排名,可以說是相當不容易了。

    這一次兩隊交手,萬勝做了一些準備。

    但他沒想到加的夫城到了比賽場上,居然會表現的這麼好,在上半場就能1:0領先球隊,而球隊的攻勢則是遲遲打不開局面,結果到了下半場,等萬勝換上了伊恩-泰勒,德比郡才扳平了比分。

    但1:1也成為了最後的比分。

    伊恩-泰勒對戰加的夫城,兩輪進三個球。這樣的瘋狂表現,實在讓加的夫城很心碎......但好消息是,他們戰平了德比郡,在現在的英甲聯賽里,能戰平德比郡的球隊非常少了,加的夫的能在德比郡身上拿到一個積分,真是相當的不容易,這個結果就連加的夫城的媒體和球迷都非常滿意了,畢竟現在的德比郡實在太過強勢,很多球隊在德比郡面前表現的差一點。就會直接遭遇一場大敗,就連西布羅姆維奇這種聯賽前三的球隊,和德比郡兩回合都沒能拿到積分,他們能拿到一分已經相當了不起了。

    對萬勝來說,戰平了加的夫城,也沒什麼不可接受的,比賽的時候,看到球隊遲遲打不開局面,他顯得很著急。但比賽一結束,他就接受了這個結果,畢竟結果已經注定,再怎麼著急也沒用。更何況,足球比賽也不是實力強就能場場都取勝,否則足球比賽也失去了懸念的樂趣。

    目前球隊的成績不差,戰平這一場。他們也領先第二名諾維奇6個聯賽積分,根本不用過多擔心什麼。

    但讓萬勝奇怪的還是媒體的報道。

    在往常的時候,每當他的球隊輸球......不。應該說戰平對手,球隊輸球的時候是在太少了,于是敵對媒體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拿戰平做文章,但總歸當球隊戰平的比賽,肯定會有媒體跳出來,指責德比郡表現的各種缺陷的,比如小看對手、大意、說一些德比郡的戰術問題、談一下德比郡的‘致命’缺陷,等等,總之,媒體會利用這個機會,對德比郡大肆抨擊。

    可萬勝怎麼也沒想到,第二天的報道並不是這樣的。

    沒有媒體跳出來指出德比郡的問題,輿論上反倒是對德比郡一片支持的聲音。

    “德比郡1:1戰平加的夫城,聯賽第一戰平一支保級球隊,听起來似乎是表現不好,但實際上,這根本沒什麼,足球比賽總是有輸有贏......”

    “戰平加的夫城?誰要是拿這個來說事,那還真是好笑!德比郡仍然領先諾維奇6個聯賽積分!”

    “足球比賽就是這樣,誰也不能保證永遠勝利。萬勝已經做的很好了......”

    “誰要是認為德比郡表現不好,那就大錯特錯了,他們只是缺乏一些運氣而已。”

    “以德比郡的實力,完全不用擔心一場平局,他們現在已經完全能橫掃英甲,或許他們更應該著眼于足總杯上!”

    “加的夫城主帥賽後表示拿到一分很滿意......他當然滿意!因為他們的運氣不錯!”

    “德比郡戰平的原因,或許是萬勝最近都在考慮要不要拿一座足總杯冠軍,他的球隊有這個能力......”

    “......”

    看著這些媒體的報道,萬勝直感覺有些發愣。

    他真有些搞不明白情況下,要是媒體全都是一片抨擊的聲音,他根本都不會在意,只是一笑而過,但現在的情況真是詭異的很。

    不過萬勝也沒有多想,反正只要打好比賽就行了,媒體贊揚就贊揚,這倒是讓球隊有個好的輿論環境。

    他只是開玩笑的和迪亞馬雷斯說道,“蓋爾,看來你說對了,這些媒體真的轉變話風了......”

    迪亞馬雷斯也有些無語。

    別說是萬勝,就連他都感覺到有些詭異了。

    ......

    與此同時,《每日鏡報》大樓,體育部門的一間辦公室。

    布蘭德正滿臉笑容的和格倫說著,他的心情很好,因為德比郡這一輪沒能贏球。

    “格倫,干的不錯!”

    “看呢!我們的做法有效果了!德比郡這一輪沒有贏球!繼續這樣干下去,他們的成績肯定不斷下滑,到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

    布蘭德說著,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格倫則是點頭听著。

    當得知德比郡戰平加的夫城時,就有一股愧疚感,在他的心頭流過,听著布蘭德喋喋不休的說起這件事,他的心情就更沉重了。

    布蘭德根本都沒發現格倫臉上沒露出高興的神色,或許他也根本不在意一個實習記者的想法。

    在說了一通後,布蘭德拍著格倫的肩膀道,‘鼓勵’道,“繼續努力!明天再寫一份類似的報道!我會在你的聘用報告上簽上‘a’的。”

    格倫這才心情稍稍好了些。(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