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七十一章你幾天沒洗澡了?

第一百七十一章你幾天沒洗澡了?

    假期正式開始了。 

    對職業球員來說,賽季結束後的一個多月時間,甚至兩個月時間,完全就等于是假期。

    不過很多職業球員也要在假期里‘加班’,像是各個國家隊的球員都要去參加國家隊的各種賽事,這些賽事也相當多,最重要的兩項就是大州的杯賽以及世界杯,兩項賽事都是幾年一進行的(一般是四年,歐洲杯和世界杯都是如此,像是亞洲杯則是三年),但在賽事進行前,還要進行一系列的預選賽,預選賽還要佔據不少賽季中途‘國際比賽日’時間,總之職業球員的生活其實是相當忙碌的,好不容易有了假期,還要參加各種賽事,再加上接一些廣告代言,參加各種活動,全都加在一起假期也沒剩下幾天了。

    德比郡的球員有這種煩惱的倒是不多,他們大多沒什麼名氣,即便是里貝里,由于是法國人,他目前也不可能進入法國國家隊,除了卡希爾外,德比郡還沒有一個國家隊球員。

    另外由于名氣原因,他們能接到的廣告也非常少,很多球員走到大街上,都很難被認出來,所以對他們來說,假期就是假期,完全可以放松一段時間。

    正因為如此,萬勝還真是有點擔心。

    但想來,如果有球員參加國家隊的比賽,他反倒是要擔心球員會不會受傷了,這麼一想,除了球員在俱樂部的時間外,無論什麼情況,其實都是需要擔心的,萬勝也放開了心思不再想這些。

    對他本人而言,這個假期才真的是假期。

    他不用關心任何和俱樂部有關的事情,只是去享受自己的假期,但他的假期也是忙碌的,平日在執教球隊。他根本沒有時間去倫敦大學學院完成自己的課程,同時他在要進行的‘訓練搭配與球員身體、能力’相關研究方面進展非常小,除了平日依靠足球訓練大師系統記錄的一些數據以外,其他進展就完全沒了,所以趁著假期時間,萬勝還是打算去倫敦大學學院去听一些相關課程。

    這個時間段,倫敦大學學院的大多數課程也都到了收尾,接下來就要進行一些相關考試了,萬勝也是一名學生,他也需要進行考試。不過這種考試對萬勝......不,應該說對從‘高考備戰’中走出來的中國學生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他們會非常擅長找課程的一些重點,然後進行專門的備考。

    萬勝也是如此,即便他不在意這個碩士學位,而且能否過掉這些課程,其實和他能不能拿到碩士學位關系不大,但既然報名了這些課程。最好當然是要通過並拿到a級評價,這或許也因為‘前萬勝’記憶對他的影響,但無論如何,其實過掉這幾門課程。對他來說不是難事。

    他在倫敦大學學院認真听了幾天課,仔細的背了幾天書,然後幾門課程都輕松通過了。

    結束這幾門課程後,萬勝感覺自己還是有很多收獲的。這些課程比之前學的倒是談不上高深,但都要更專業一些,里面的知識不知道對他的研究有沒有幫助。但學到這些也讓他覺得很滿足。

    增加知識總會讓人心情愉悅,萬勝心情放松就在校園里溜達著。

    倫敦大學學院里,還是有不少人認識萬勝的,且不說在帶領德比郡戰勝曼聯後,萬勝成了英格蘭的一個小名人,他本來就是倫敦學院的學生,在上學的時候就有些名氣,學校里的很多教授都認識他,學校里還有不少以前的同學,他們還在學院繼續攻讀學位。

    所以一路上走來,不少人親切和萬勝交談。

    一個又一個......萬勝還真感覺到處都是熟人,其實他剛來到學院的時候,很有一種陌生感,但現在他感覺這里給自己一種家的感覺,到處都是熟人,即便有些打招呼的人,他並不認識,但可以想象,他們也一定在新聞里看到過自己,總之,這種感覺還真是不錯。

    不知什麼時候,萬勝走到了學院的一個足球場。

    足球場上正有人在踢球,萬勝才剛走進去,就有人朝他喊了一句,“萬勝,過來踢一場吧!”

    萬勝看過去,是威爾森,他的大學同學,剛才他們在路上很是交談了有一會兒。

    萬勝朝他招招手,想了想也打算上去試試。

    此時足球場邊還有不少觀眾,其中有男有女,看到踢球不錯的威爾森招呼人,他們也跟著看過去,然後就見到一個東方人的面孔,有認識萬勝的人驚呼一聲,趕忙朝旁邊人解釋。

    信息有幾個--

    “他是個中國人。”

    “他是倫敦大學學院的學生,現在在攻讀碩士學位。”

    “他是德比郡的主帥。”

    後面一個信息和前面兩個真的很難產生關聯,但顯然知道最後信息的人更多一些,听到一個本賽季升級英超的俱樂部主教練,出現在倫敦大學學院普通足球場上,和一群業余都算不上的學生一起踢球,不少人也感興趣了,很多听說的人都跑過來看看。

    大家臉上的表情大多都是好奇,但其中有個女孩,卻是在咬牙切齒的。

    若是萬勝走過來,就一定能認出,這就是上次闖入他家,後來還給他帶來不小麻煩的女孩,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也能猜測這女孩一定是出身默多克家族,否則默多克新聞集團旗下的媒體,不會那麼肆意去報道他。

    要說起在球場指揮,布置戰術什麼的,沒人能否認萬勝的能力,他甚至帶領德比郡戰勝了曼聯,但要說自己上場踢比賽......就連萬勝自己都沒信心。

    他平日很少跟著球隊一起訓練,大多數時間只是站在場邊,一天走路到是不少,但和自己踢球有關系的就完全沒有了。

    萬勝也會踢球,知道規則,知道怎麼能踢好,但都是理論性的,他自己去踢球還真要追溯到上輩子時候。

    所以萬勝的表現就可想而知了。

    在他這一方十一人里。他表現不是最差的也差不多了,對方攻過來,他知道該怎麼做,但自己去做就有點行不通了,他的身體不強壯,腳下技術更不用談,總之他的水平比一般人還差。

    看到萬勝在場上拙劣的表現,場邊不少觀眾都笑出聲。

    他們倒不是嘲笑萬勝,畢竟萬勝是主教練,不是球員。踢球踢不好也正常,但看到‘小名人’出丑的機會也不多,尤其還在倫敦大學學院的足球場,而不是在電視機里,就更是非常難得了。

    萬勝倒是不在意。

    他早就過了爭強好勝的年紀,更何況,對于自己去踢球,他也覺得沒什麼可爭強好勝的,踢不好就踢不好。他又不是職業球員,根本無所謂。

    但即便腦子里是這種想法,當听到場邊不時傳來,“過掉那個家伙!”、“過掉那個家伙”的討厭女聲時。萬勝還是感覺有些惱怒,他朝那個方向看過去,他的眼神還是相當好的,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把目光鎖定在那個漂亮女孩身上--上次闖入自己家里的討厭女人。一個默多克。

    “這能叫冤家路窄嗎?”

    萬勝沒想到會在這里踫到這個女孩,想想這個女孩讓那許多媒體對自己展開‘地毯式抨擊’,他就感覺有一種想要揍人的沖動。不過這里肯定不是揍人的地方,他不可能現在上去給對方一拳。

    所以......

    萬勝氣喘吁吁的朝威爾森打個手勢,示意自己太累了要下場,然後就朝場邊走了過去。

    ......

    安妮塔也沒想到能在倫敦大學學院看到萬勝,她對萬勝有些了解,但也僅限于一些和執教、足球有關的事情,她沒想到兩人還是校友。

    她就讀倫敦大學學院新聞專業,一直在攻讀碩士學位。

    作為默多克家族的子女,自是不用大學畢業就出來工作的,她根本沒有這個壓力,她還在監管一些家族產業,但也只是監管而已,根本不需要她做什麼。

    今天她只是出來逛逛,沒想到就看到了這個‘討厭的中國人’。

    看到那個中國人在足球場上的拙劣表現,安妮塔感覺非常解氣,“讓你不接受我的采訪!這就是下場!”,她一直在這麼想,可實際上,萬勝即便表現拙劣,也根本沒什麼下場。

    然後她就一直在大喊,“過掉他!”、“過掉他!”

    她認為踢球的人被過掉,自然是一種羞辱,當然,每個人看法不同,萬勝可不這麼認為,其他大多數人也感覺無所謂,重要的是,此時那個中國人朝她走了過來。

    “他是要認輸了嗎?來和我道歉?”安妮塔想著,“還是來干什麼?過來和我打個招呼?”

    她有些疑惑。

    即便兩人互相認識,但私下里絕對沒什麼交流溝通可言,那萬勝走過來是干什麼呢?

    安妮塔猜對了。

    萬勝的樣子似乎就是過來和她打招呼的。

    萬勝臉上滿是溫格的笑,那種笑總會給人一種親切感,安妮塔也有這種感覺,她忽然覺得這個中國人也不是那麼討厭,臉龐也有點小帥氣,事業上也算很成功......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萬勝已經走到了面前。

    萬勝臉上仍然帶著笑。

    旁邊一群人都在看著,但萬勝卻旁若無人的盯著她,那就像是要表白的序曲,安妮塔還真有點小激動,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感覺,心髒跳動的很快,倒不是她對萬勝有什麼感覺,重要的是,一個之前恨的牙癢癢的家伙,有點成功、有點小帥氣、有點吸引人,這樣一個矛盾的家伙忽然走到自己面前,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安妮塔甚至忍不住臉色有點羞紅。

    就在此時,萬勝忽然朝前走了一步,低頭在安妮塔衣服上深吸了一口氣,那個動作實在有些曖昧,甚至讓安妮塔有些羞惱,就在她剛要說什麼的時候,就看到眼前家伙忽然狠狠的咳嗦幾下,然後一臉痛苦的問道,“小姐,你幾天沒洗澡了?”

    安妮塔一愣,腦子一片茫然。

    就在她茫然的時候,萬勝已經轉身朝球場外離去了。

    安妮塔反應過來,掃視旁邊眾人臉上憋著的笑,立刻惱羞成怒指著萬勝的背影,大罵道,“混蛋!蠢貨!你才幾天沒洗澡!你個混蛋!蠢貨!......”

    但這些怒罵似乎無濟于事,萬勝已經像是沒事人一樣離開了。

    ......

    和安妮塔的相遇只是小插曲。

    回大德比郡鎮的路上,萬勝就在想著之前在球場踢球的感覺,重要的是想著自己的身體,他能夠幫助球員訓練,能夠讓他們更強壯,能讓他們會有力量,能讓他們更健康......但這些,能用在自己身上嗎?

    足球訓練大師系統只能訓練手下球員,而自己能成為手下球員中的一員嗎?

    萬勝不清楚。

    但他非常希望這個想法可以實現,這真要比其他重要多了,畢竟自己的身體才是本錢,一直以來的工作、勞累,讓他的身體有點越來越好,他還很年輕才只有27歲,他自然也希望自己更強壯一點,身體也好一些。

    同時自己去訓練,肯定對自己的研究也很有幫助,畢竟對隊內的球員,他只能看到數據,而自己則是真正的身體感受。

    那要怎麼做呢?

    萬勝之前早就試過,‘天賦之眼’是無法用在自己身上的,也就是說,他沒辦法查看自己的潛力數值,那麼唯一的方法就只能是把自己變成‘自己的球員’,在開始他擔任助理教練的時候,要成為‘手下球員’,就必須要認可自己的能力,信任自己,伊恩-泰勒等人就是這樣成為‘手下球員’的,不過在成為德比郡主教練後,一線隊以及青年隊所有球員都直接成為了自己的球員。

    如果自己成為德比郡在冊的一名職業球員,那麼足球訓練大師系統里,就會出現自己的名字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