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七章這個對手不好惹

第七章這個對手不好惹

    德比郡第一輪聯賽遇到阿森納,這算是兩隊的提前踫撞。+

    他們一個是上賽季英超聯賽冠軍,一個是上賽季足總杯冠軍,在八月低他們要進行一場‘社區盾杯’的爭奪,那不是什麼大的獎杯,不過作為開賽第一座獎杯還是值得爭取一下的。

    當兩隊在第一輪踫撞在一起後,德比郡的支持者們就在詛咒這該死的賽程,第一輪聯賽對任何球隊都是相當重要的,在中國有個詞叫‘開門紅’,歐洲也有類似的說法,叫做‘成功的第一步’,贏下第一場比賽就是個好的開始,但第一場比賽就遇到上賽季聯賽冠軍,這怎麼也不是好兆頭,尤其德比郡還是客場作戰,于是不少德比郡球迷都在詛咒制定賽程的英足總。

    當然這樣做完全沒有意義。

    但這也說明就連德比郡的支持者們都不看好球隊能戰勝阿森納,媒體上的言論就更不用多說了,好在最近一段時間,德比郡出現在媒體上的次數並不多,除了本地媒體外,很多大型媒體都有點放棄了德比郡,因為他們感覺德比郡只是一支保級球隊,盡管他們的年輕主帥在歐洲杯開始前說球隊要爭取歐洲賽事名額,可誰相信呢?

    夏天里,德比郡有些動作,可賣掉球隊主力門將奧克斯以及當家射手卡希爾,他們等于是‘收支平衡’,大多數人認為德比郡的實力還有所下滑,畢竟範德法特以及卡拉奇還沒有在英超聯賽證明自己,即便這兩人的實力還是可以保證的,但沒人看好他們能比卡希爾和奧克斯做的更好,所以大眾認為德比郡的實力是有所下滑的。

    他們本來就只是一支升班馬,實力再下滑一些,本賽季也只能為了保級努力了。

    一支為保級努力的球隊,又有什麼好關注的呢?

    對外面的聲音。萬勝也是很清楚,但他根本不在意,在和米德爾斯堡熱身結束後,他就悶在辦公室為新賽季第一場比賽做準備了。

    他所做的準備不是研究阿森納,事實上阿森納沒什麼好研究的,他們的陣容和上賽季相比幾乎沒有任何變化,新加入球隊的範佩西肯定不可能在第一場比賽出場的,所以媒體的報道以及上賽季比賽視頻就足夠了,他所做的準備是研究球隊的陣型。

    在足球訓練大師中,萬勝打開排兵布陣系統。一次次的把球員位置移動,一邊觀察著下方顯示的‘進攻’、‘防守’評估數值。

    萬勝已經很久沒用過排兵布陣系統了,但新賽季開始,戰術做出一些調整,他還是必須要用這個系統,模擬一下球隊陣型,以找出最適合目前球員配置的陣型策略。

    這個系統有些‘機械化’、‘數字化’,其實用處並不大,但在固定戰術的情況下。用這個來選擇最好站位的陣型還是很好用的,比如讓邊後衛站的靠前一些,還是站的靠後一些,在什麼範圍內跑動。這些就會影響球隊整體的進攻、防守能力,他要找出最適合的陣型來應付阿森納。

    面對阿森納這種球隊,防守自然就要好一些,否則阿森納打出狀態。球門就很難的守住了,同時,進攻也不能弱勢。不然比賽一邊倒完全被動防守,那可不是萬勝想要看到的,他需要找出平衡兩者的最優策略。

    這個工作看似只是打開系統,調整下球員站位,和打游戲模擬差不多,但工作量還是蠻大的,畢竟場上除門將外有十個球員,找到最優策略就必須不斷調整十個球員的站位,萬勝幾乎一天時間都在干這個,直到下午的時候,他看著上面的防守、進攻屬性數值,才滿意的長呼一口氣。

    接下來他就要給球員們講解陣型站位了。

    戰術已經不用講解了,將近一個月時間,他都在讓球隊適應戰術,到現在球隊已經足以把‘os-fast’運用于實戰,發揮的實力不比上賽季末球隊的能力差,也就是說,有所提高不敢肯定,但球隊的實力至少是有增長的,這已經相當不錯了,萬勝相信隨著聯賽進行,球隊適應戰術越來越嫻熟,能發揮的實力自然越來越強。

    就像是上賽季一樣,球隊的成績是越來越好的。

    這是他希望看到的。

    ......

    很快英超聯賽第一輪臨近了。

    英超聯賽開戰,英格蘭媒體也開始做一些報道,比如很多大型媒體做一些球隊的點評,在各個媒體的點評中,聯賽實力排在前四的無疑就是曼聯、阿森納、切爾西以及利物浦,這四支球隊中,媒體認為阿森納和曼聯實力更強一些,切爾西位居第三,利物浦就只能排在第四位。

    對其他球隊也有一些評分,德比郡只得到了6分,在20支球隊中排名倒數,不過這也是正常的,一般升班馬都會排在這個位置。

    對比升班馬的定位,以及只能努力爭取保級的前景,英超第一輪聯賽賽前關于德比郡的消息就少的可憐,整個英格蘭都在關注的是第一輪切爾西主場迎戰曼聯的比賽,這是一場檢驗兩支強隊的重量級賽事,相比之下其他比賽就變得不重要的了,更不用說這一場,阿森納主場迎戰德比郡,在絕大部分人看來根本不會有什麼懸念的比賽。

    就連那些之前一直敵對德比郡的媒體都沒有做相關報道,在他們看來,德比郡已經翻不起浪花了,之前德比郡是焦點的時候,他們還會做一些報道,但現在德比郡只是一支保級球隊,這樣的球隊連讓他們去報道的資格都沒有,因為根本沒有人關注,即便那個中國人輸球又怎麼樣?沒人關心。

    一支保級球隊輸給阿森納再正常不過,所以他們連報道都不必了。

    他們等待的就是當德比郡陷入保級泥潭的時候,再去落井下石嘲笑一把就可以了。

    所以在德比郡和阿森納比賽前,媒體上顯得異常安靜,除了一些純正的德比郡和阿森納媒體外,幾乎沒有其他媒體會關心這場比賽。

    阿森納媒體肯定不關心德比郡,在他們看來比賽不會存在懸念,阿森納是上賽季聯賽冠軍。第一輪踫到一支升班馬肯定能取得勝利。德比郡媒體也會報道比賽,期待下新賽季球隊在頂級聯賽的表現,不過他們對第一輪也是不看好的,而且德比郡本地媒體相對于全英格蘭來說,影響力真是少的可憐,他們發出的聲音完全被掩埋住了。

    就在這種低調的氛圍下,德比郡全隊已經來到了海布里球場。

    賽前新聞發布會,兩隊主教練都顯得很低調,溫格沒有多說什麼,萬勝也同樣沒有針對比賽多說什麼。媒體方面對兩人的態度也沒做評價,就好像本該如此一樣。

    總之兩隊都很沉默。

    在這種氛圍下,萬勝回到了更衣室,球員們也從球場熱身後,依次返回了更衣室。

    等所有球員都回到更衣室後,萬勝打開攜帶的電腦,打開電腦里的一個視頻文件,在所有人疑惑中,視頻播放起來。上面顯示的正是上賽季德比郡和曼聯進行點球大戰的那一刻。

    “......韋伯爾森大概是太緊張了,他沒能把球蹄筋,比分仍然是3:2,德比郡領先曼聯!”

    “羅伊-基恩!曼聯的隊長站在了門前。他向前邁步......射門!”

    “奧克斯!奧克斯!他擋出了羅伊-基恩的點球!3:2!3:2!德比郡贏了!全場比賽結束!再加上前面120分鐘的比分,德比郡以5:4戰勝曼聯,拿到了足總杯冠軍!”

    “這是德比郡第二個足總杯冠軍,但他們上個冠軍還要追溯到二戰結束的1946年!”

    “這個冠軍對他們的意義非凡!這個賽季德比郡的成績幾乎完美。他們以創造歷史的積分拿到了英甲聯賽冠軍,他們戰勝曼聯拿到了足總杯冠軍,他們是英甲‘雙冠王’!”

    海布里球場的客隊更衣室。填滿了視頻里解說員的吼聲,畫面上的球員正在興奮的慶祝進球,他們有很多人都激動的流出了眼淚。

    即便是現在再看到這段視頻,很多德比郡球員還是忍不住興奮。

    他們回想起上賽季戰勝曼聯的那一刻,都忍不住激動的流淚。萬勝同樣也很激動,回憶上賽季的結尾,他就會感覺一股熱血在心頭蔓延,這也是他要給球員們播放這段比賽視頻的原因。

    他要讓球員們回憶起上賽季奪冠的感覺!

    “知道我為什麼讓你們看這一段比賽視頻嗎?”萬勝那充滿威嚴的聲音在更衣室里響起,隨著比賽臨近,窗外已經響起了球迷熱烈的聲音,絕大多數都是主場的阿森納球迷。

    “這是我們取得的榮譽,就在兩個半月前,你們中大部分人都參與到其中,我們站在了足總杯的最高點,但那只是個開始而已!”

    “現在,這里,是這個賽季的!我們的對手是阿森納,對手很強,我們還是客場作戰,但我要告訴你們,我們可不是弱隊!我們上賽季能戰勝曼聯,現在球隊實力有所增加,就肯定能戰勝阿森納!”

    “這是聯賽第一輪!外界沒人看好我們,但你們每個人都應該清楚我們這一個月所付出的努力!”

    “現在,是檢驗結果的時刻了!”

    萬勝伸出手臂指著門外,“伙計們,還等什麼!去干掉他們!”

    “好!”

    “沖進球場去干掉他們!”

    “干-死那群倫敦人!”

    球員們一個個被激的表情猙獰,從更衣室房門魚貫而出,萬勝走在隊伍的最後方,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他要告訴每個人,我們不是弱隊,告訴他們,我們是能戰勝阿森納的,給球員信心,讓他們充滿斗志,那麼比賽就等于贏下一半兒了。

    對一個主教練來說,讓球隊訓練提升實力,布置最適合的戰術、陣型,再加上賽前對整個球隊的激勵,提升球隊的斗志,萬勝已經做了所能做的一切,接下來就要看球隊的表現了。

    ......

    阿森納球員絕沒有想到,只是十分鐘不見,他們眼前的這支德比郡完全變了,球員通道里,德比郡球員全都惡狠狠的看向對手,就好像雙方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

    其中感觸最深的就是維埃拉。

    在球員通道里,維埃拉就感受到一道極為敵視的目光,他轉頭看過去,正對上一雙狠狠的眼神,那是個比他矮上不少的白人球員,雙眼略有些凹陷,配上那具強健的身體,看起來真有些猙獰。

    正是萊昂-奧斯曼。

    不過......自己似乎不認識他吧?

    維埃拉想著。

    他感到很疑惑,阿森納和德比郡都沒有交手過,他對德比郡球員的了解可以說有點空白,主教練溫格在賽前也只介紹了幾個德比郡出色球員,比如莫瑞斯、里貝里,這個雙眼凹陷的家伙絕對不在其列,那麼他為什麼這樣看著自己呢?

    這個問題一直懸在維埃拉腦海里。

    終于雙方球員出場,在猜硬幣挑邊後,隨著觀眾席氣氛熱烈起來,兩隊的比賽也正式展開了。

    比賽開始後,維埃拉仍想著敵視自己的眼神,這個問題一直徘徊在心頭,不過他很快有了解決疑惑的機會,在第一次帶球時,那個‘怒視’自己的家伙就過來防守了,維埃拉本想過掉他,但連續兩次晃動,除了差點被對方斷下球外,根本沒有任何作用,于是維埃拉只能選擇把球傳遞給隊友。

    看到對方正要跑開,維埃拉趕忙抓住機會問了一句,“小子,我們認識嗎?”

    奧斯曼搖搖頭。

    “我們有仇?”

    奧斯曼仍然搖頭。

    維埃拉更是不解了,他直接問道,“那你為什麼要那樣看著我?就好像......就好像咱倆有什麼過節一樣......?”

    奧斯曼轉頭盯著維埃拉,非常認真的說道,“老大讓我盯住你,我們現在是對手!你還是不要有那麼多廢話了!”

    奧斯曼說罷就跑開了。

    維埃拉順著朝前跑幾步,還有些搞不明白......只是因為對方主教練讓他盯防自己,然後他就用那種仇視的眼光看著自己?

    真的只是這樣?

    維埃拉不覺轉頭看向德比郡教練席,對方的年輕主帥正坐在那里,臉上帶著嚴肅,還有一絲微笑。

    在賽前維埃拉幾乎沒注意過對方主教練,因為兩者根本不會有交集,但現在他忽然覺得,這個德比郡的年輕主帥,還真是有一定能力,否則剛剛那個年輕小子也不會在海布里球場面對他,還充滿敵意的斗志十足了。

    如果沒有德比郡球員都是這樣,即便他們坐鎮主場,實力也有優勢,但想戰勝對手還是不太容易,維埃拉忽然覺得自己應該提醒下隊友多注意一些。

    這個對手似乎有點不好惹。(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