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十六章干掉他們

第二十六章干掉他們

    費倫克瓦洛斯主帥納吉-伊什特萬感覺不太對勁了,要說輸給德比郡,被淘汰出本賽季的歐洲聯盟杯,他早就有心里準備了,第一輪在普萊德球場輸三個球,費倫克瓦洛斯的機會已經不多了,賽前費倫克瓦洛斯球迷那麼鬧,這場比賽他又這麼重視,也不過是爭取那一絲可能而已,逆轉很艱難,但總歸還是有可能的不是嗎?雖然可能性並不高但現在的情況不是輸球不輸球的問題,而是能不能維持最後一絲顏面的問題。

    僅僅二十分鐘出頭,德比郡已經進了三個球!

    三個球啊!

    再加上上一輪的三個球,費倫克瓦洛斯已經落後六個球,若是再讓對方這麼進下去,費倫克瓦洛斯估計就成了聯盟杯的笑話了。

    輸球可以,但也不能輸太多啊!

    否則的話,比賽結束後俱樂部會怎麼想,費倫克瓦洛斯球迷會怎麼想,他這個主教練還要不要干下去了?

    想到這些,納吉-伊什特萬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費倫克瓦洛斯球迷倒是沒意識到這麼多,他們唯一意識到的就是費倫克瓦洛斯沒什麼機會了,就算他們再支持球隊,也知道落後六個球的情況下,球隊不會有什麼機會,而且對方可是客場進三個球,他 們想贏下勝利,就必須打進七個球才行,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幾乎和神話沒什麼區別。

    總之費倫克瓦洛斯肯定輸球了。

    費倫克瓦洛斯球迷也不再想什麼可能勝利,他們只是失望的看著比賽,一些球迷已經開始提前退場了,更多的球迷則是希望球隊能打進一球,怎麼也要挽回點顏面不是?但總歸他們這樣的心思其實和主教練納吉-伊什特萬差不多,都是希望費倫克瓦洛斯能進球的。

    媒體席上的記者心思就很多了。

    匈牙利媒體對現在的比賽感到非常驚訝,上一回合兩隊交手,他們對比賽結果就夠驚訝的了。因為在他們看來,德比郡作為上賽季英格蘭二級聯賽球隊,憑借英格蘭國內杯賽打進的聯盟杯,這個賽季只是英超的升班馬而已,一支升班馬肯定是英超末流球隊,實力和費倫克瓦洛斯是差不多的,費倫克瓦洛斯再怎麼說也是匈牙利甲級聯賽冠軍,還是能和末流的英超球隊比一比的,所以上一次在普萊德球場的3:0,他們只認為是費倫克瓦洛斯表現不好而已。

    回到主場。費倫克瓦洛斯肯定會表現好很多。

    但現在比賽場上,哪里看出費倫克瓦洛斯表現好很多了?他們完全被德比郡壓力,可以說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而且防守漏洞百出,被德比郡二十分鐘出頭打進三個球,不管實力是不是差,兩隊表現上絕對是天差地別的。

    可比賽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他們都感到很茫然,完全不能接受費倫克瓦洛斯比德比郡差這麼多的‘事實’。

    英格蘭媒體記者們則都是非常高興,在國內。這里的很多記者或許不會支持德比郡,但現在走出國門,他們全都變成了德比郡的支持者,德比郡和費倫克瓦洛斯的比賽可以說是干淨利索。第一輪進三個球,來到客場二十幾分鐘就又進了三個球,這資格賽表現的實在填好了。

    很多英格蘭記者為勝利暗暗高興,甚至有些記者在想。“不虧是德比郡,怪不得他們能在英超表現那麼好,原來已經能輕松淘汰費倫克瓦洛斯了!”

    他們渾然忘記了。之前在評論英格蘭球隊的歐洲賽事時,德比郡直接被他們列入‘完全不可能取得什麼成績的球隊’之列。

    德比郡場上球員就沒那麼多想法了。

    二十幾分鐘連續打進三個球,他們也覺得很不錯,但想到賽前教練的那副表情,還有那句‘要盡量進球’的話,他們就知道三個球肯定是不夠的,三個球只是正常的比賽,沒什麼特別的,這一定不能讓教練滿意,所以他們還必須要努力進球。

    于是在比賽重新開始後,德比郡完全沒有一點放緩進攻的意思,反倒是進攻打的更猛烈了。

    另一方的費倫克瓦洛斯球員都沒信心踢比賽了,和德比郡交手前,他們還是很有信心的,就像是那些匈牙利媒體‘預測’的那樣,他們也認為球隊淘汰德比郡沒太大問題,可兩隊第一回合之後,他們就知道球隊想要淘汰德比郡絕不是容易的事情,這支球隊可真不是弱隊,但這場比賽前,他們還是抱著一些希望的,可再有希望,當六個球落後的時候,也變得沒什麼希望了,他們現在想的就是比賽快點結束,這場噩夢快一點結束。

    兩隊這種心態對比,比賽是什麼情況就可想而知了。

    德比郡完全一副壓制的姿態,費倫克瓦洛斯只知道被動防守,結果比賽就演變成一場攻防演練--德比郡一直在進攻,費倫克瓦洛斯一直在防守,球權易主也經常發生,可費倫克瓦洛斯基本都打不過半場。

    不過接下來德比郡似乎缺少了一些運氣,又或者球員進球的心態太過于急切,結果連續的進攻,到是創造了幾次機會,可球隊卻遲遲沒有再取得進球。

    這種情況延續到上半場第四十三分鐘才被改寫,這是範德法特的一次個人表演,他在禁區前連續晃過兩名費倫克瓦洛斯防守球員,之後一腳勁射把球抽進了遠角。

    比分再次被改寫!

    當足球飛進費倫克瓦洛斯球門的時候,看台上的球迷都有些麻木了,費倫克瓦洛斯球迷都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里,反正德比郡都進了那麼多球,也不在乎這一個,而德比郡球迷則是興奮的歡呼,他們可不會嫌棄球隊進球太多。

    德比郡球員也有些麻木,畢竟已經是第四個進球了,不過梅開二度的範德法特還是相當興奮,尤其這個球機會還是他自己創造的。他連續晃過兩人的表現,甚至還得到了看台上一些球迷的掌聲。

    這還是他第一次在比賽里梅開二度,尤其還是歐洲聯盟杯的比賽,所以心里還是相當興奮的。

    相比之下費倫克瓦洛斯球員的心情就不怎麼好了,他們每個人的臉色都有些茫然,其中不少人頻頻看向主裁判,希望主裁判能早點吹響上半場比賽結束的哨聲,以便提前結束這場噩夢。

    但時間有時候很快,有時候卻很慢,當費倫克瓦洛斯球員抱有這種心態的時候。時間自然會變慢很多,于是他們只能繼續身在噩夢中,繼續在比賽場上茫然的跑動、防守。

    好在德比郡接下來沒有取得什麼好機會,補時兩分鐘後,主裁判吹響了上半場比賽結束的哨聲,這哨聲對費倫克瓦洛斯球員來說,表示他們終于可以解脫了。

    費倫克瓦洛斯球員感覺雙腿都失去了力量,在哨聲響起的那一刻,不少人都知道坐倒在草地上。對他們來說,這個上半場真的就是噩夢,帶著逆轉的心思參加比賽,結果被對手在半場連灌四球。這落差也太大了點。

    很多費倫克瓦洛斯球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返回更衣室的,他們更衣室的氣氛就可想而知了。

    德比郡的更衣室氣氛則是很活躍。

    賽前萬勝要求大家‘盡量多的進球’,上半場就進四個球,差不多等于是完成了這個任務。更關鍵了,球隊在半場時間確定了比賽勝負,他們都沒想到能發揮的這麼好。對方的球門都好像不設防一樣,他們很輕松的連續進球,他們談論著這些,也討論著那幾個進球,梅開二度的範德法特成為焦點,不少人都來祝賀他的進球。

    其實不少球員興奮的原因還有一點,那就是他們輕松淘汰了費倫克瓦洛斯,進入歐洲聯盟杯正式賽。

    德比郡大部分球員之前都名不見轉,要麼才剛剛成為職業球員,要麼就一直廝混低級聯賽,除了伊恩-泰勒、卡拉奇以及克魯伊維特外,其他球員根本就沒參加過歐洲賽事,之前他們一直覺得歐洲其他國家的球隊不好對付,而現在他們變得輕松很多,踫到匈牙利甲級聯賽冠軍的費倫克瓦洛斯,他們非常輕松的戰勝了對手,一點壓力都沒有,他們發現--原來歐洲賽事也不過如此啊!他們也是能輕松取勝的,他們也是能在聯盟杯晉級的。

    所以他們興奮戰勝對手的同時,心情也變得很放松。

    就在他們談著這些的時候,萬勝面帶笑容走進了更衣室,上半場的順利讓他很驚訝,盡管他對球員們說要‘盡可能多進球’,但他沒想到上半場能進四個球,這和費倫克瓦洛斯發揮不好有關,但更重要的是,球隊的進攻能力早就提升了一個檔次,已經不是之前可比了,正是這一點也讓萬勝非常滿意,這證明新陣型至少在進攻防守收到了絕佳的效果。

    看看時間,等差不多了,萬勝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球員們都看過來。

    更衣室一片安靜,所有人都看著萬勝,萬勝也滿意的點點頭,“伙計們,上半場就進四個球的感覺怎麼樣?”

    “真帶勁!”伊萬-克魯接道。

    上半場他打進了第一個球,表現還是相當出色的。現在听到萬勝這麼說,趕忙接了一句說道。

    “我從沒想過進球這麼容易。”說著,伊萬-克魯還看向了範德法特,範德法特也跟著笑笑,他卻這麼覺得,兩個進球啊,他用四十五分鐘就完成了,這段時間里,隊友還進了兩個,比賽打成這個樣子,所有球員都覺得很帶勁,因為進球真是相當容易。

    “我也覺得很帶勁!”萬勝笑眯眯的說道,旋即臉色一沉,認真道,“但是這還不夠!賽前我說的什麼?”

    “您要求我們進更多的球”波頓-雷特接了一句。

    在萬勝這幅認真表情下,球隊沒幾個人敢接話,但波頓-雷特就是少數幾個人之一,因為他跟著萬勝的時間最長,關系非常不錯,而且對萬勝絕對崇敬,听到萬勝問話,他就立刻回答出來。

    萬勝看了波頓-雷特一眼。道,“不,波頓,你那是委婉的說法,我的原話是‘要完成一場血粼粼的屠殺’!”

    “屠殺!你們懂嗎!?”

    萬勝掃視每個人。

    德比郡球員全都听著,他們剛才看到萬勝沉下臉,還覺得有些不可理解,球隊兩回合已經領先費倫克瓦洛斯七個球,這個數字相當駭人了,他們都覺得這樣已經足夠了。

    全世界任何一支俱樂部拿出來。那支球隊敢說能在兩回合領先費倫克瓦洛斯七個球?

    沒有球隊敢說!

    費倫克瓦洛斯是匈牙利聯賽的球隊,在歐洲來說,就屬于小聯賽球隊,即便是聯賽冠軍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但無論如何,他們也是聯賽冠軍,是匈牙利的豪門,頂不上曼聯、阿森納這樣的英格蘭豪門,但也能和英超普通球隊比一比了。可沒有球隊敢說能打進這樣的球隊七個球,甚至來說,如果費倫克瓦洛斯表現好,淘汰大球隊都沒什麼奇怪的。

    而他們已經做到了。兩回合領先費倫克瓦洛斯七個球!

    難道這樣教練還不滿意?

    萬勝看著球員們的表情就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了,這時他嘴角反倒閃過一抹冷笑,“七個球?很多嗎?上一輪不算,這一場才是進了四個球!你們或許滿足了。但你們想過躺在醫院里的球迷沒有?每當我想到我們的球迷被那些匈牙利人送進了醫院,我的心就跟著揪緊,但我們能做什麼呢?”

    “那個球迷此時此刻一定還在醫院里。他背部被刺了一刀,不知道他還能不能看這場比賽,但他來自大德比郡鎮,一個大德比郡鎮的球迷,為了支持我們,從英國來到匈牙利,然後呢?然後他被匈牙利人送進了醫院!”

    “不止是這個球迷,想想昨天我們收到的待遇,難道你們覺得進四個球就滿足了!?”

    听到萬勝提起的這些事,球員們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那個球迷進醫院,還是賽前听說的,但昨天的事情是他們親身經歷過的,那些匈牙利人攔住大巴車,對他們進行謾罵、恐嚇,甚至是種族歧視,夜晚還燃放煙花、在酒店附近集結大聲喧嘩來干擾他們睡覺,他們中有些人甚至擔心會不會發生意外,來球場之前都是提心吊膽,現在進四個球就滿足了?忘了昨天的事情了?也忘了那個躺在醫院里的球迷了?

    不、不、不!

    絕不!

    看到球員們臉上的表情,萬勝臉上閃過狠厲,用力揮著繼續大喊般道,“我不管你們怎麼想,我是不滿足,我需要的是一場血粼粼的屠殺!是屠殺!不是勝利,不是大勝!是能夠讓他們得到教訓的比賽!我想我們的球迷也希望這樣,那你們呢?要是你們這樣就滿足了,我真難想象你們還是男人,剛剛過去的仇怨,就因為進了幾個球就忘掉了。”

    “我只想問一句,你們還是男人嗎!!?”

    “都說說!”

    球員們立刻挺起胸膛。

    這時候要是有人還覺得滿意,肯定會被認為不是男人吧!而且他們也是真的不滿足了,因為他們記起了昨天的事情,記起了上午的事情,他們遭到對方球迷的侮辱,他們的球迷被送進了醫院,不提這些還好,現在他們只想回到比賽場上,再多進上幾個球!

    萬勝滿意的點點頭,用力揮手指著房門,“現在!去干掉他們!去讓那些匈牙利人知道招惹我們的代價!放開手腳,讓那些匈牙利人知道傷痛是什麼滋味!”

    球員們離開從更衣室魚貫而出。

    仔細看過去,每個人緊抿的嘴角、凶惡的眼神像極了戰場上殺紅了眼的屠夫(未完待續

    ...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