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七十章天才

第七十章天才

    不管媒體對比賽怎麼評論,德比郡總歸獲得了一個進球,萬勝對能領先的局勢也很滿意。↑,

    事實上萬勝對比賽有一定的信心,但要說肯定能取勝,誰也無法做出如此保證,畢竟足球比賽什麼都可能發生,更何況,球隊昨天才剛剛經歷和利物浦的大戰,能有什麼狀態,即便是他也沒有確定的把握,但現在有了一個進球,萬勝的信心就更充足了。

    萬勝臉上也重新帶起了笑,那笑容讓他看起來很輕松,這似乎也在印證李春的說法,“萬勝對比賽很有把握”

    波頓-雷特為德比郡進球已經是四十分鐘後了,兩隊重新開始比賽後,沒過多少時間,上半場就結束了,兩隊分別返回更衣室做休息。

    比賽進入中場休息時間,但媒體還在談論著比賽。

    對于中國媒體來說,比賽就只有兩個話題,一個是效力于曼城的孫繼海,一個是作為德比郡主帥的萬勝。

    中國球迷觀看比賽,自然有一定的傾向性,兩隊的比賽來說,更多的球迷是希望德比郡取勝的,因為德比郡的主帥是萬勝,他可以代表整個球隊,勝負對他來說也是相當重要,比較來說,孫繼海就只是一個球員了,很多時候曼城的勝負和他都沒有關系,球迷更希望看到孫繼海的個人表現。

    帶著這種傾向性,球迷也開始期待起下半場的比賽。

    對于整個比賽來說,球迷更期待能看到德比郡的精彩進攻,賽前有不少媒體對此作出宣傳,在中國很少能看到英超的比賽,很多國內球迷更是第一次看到德比郡的比賽,他們對德比郡的了解都來源于媒體的宣傳上,而國內媒體報道的消息顯然是滯後的,所以他們得到關于德比郡的消息。最值得關注的還是德比郡華麗的攻勢。

    “德比郡能打出流暢配合,他們用華麗的攻勢戰勝一個個對手”

    賽前國內媒體對德比郡的宣傳雖說沒有這麼直接,但其實也差不了多少,國內很多球迷對德比郡的印象就是,萬勝帶領球隊用華麗的進攻贏得一場場勝利,所以國內球迷期待德比郡的攻勢狂潮。

    在這樣的期待下,下半場比賽很快就開始了。

    很快國內球迷發現,比賽和他們想象中的不一樣,在他們的想象中,德比郡下半場會展開更華麗的攻勢。至少做的不會比上半場差,但他們看到的卻是德比郡的打法更加保守了。

    他們在後場展開了鐵桶般的防御,至于攻勢狂潮就根本看不到了。

    這讓他們感到詫異——德比郡真的擅長進攻嗎?

    對此國內媒體只能解釋說,德比郡本場的戰術就是防守,可其實他們也不知道德比郡用的戰術是什麼,只不過德比郡現在重點放在防守上是肯定的,于是他們對萬勝都有些怨念——明明知道這一場是對國內進行直播的,就不能讓球隊打的好看一些嗎?

    萬勝自是不知道國內媒體的怨念,但即便他知道。也不會為此改變戰術策略,因為他很清楚,球迷怎麼看並不重要,比賽好看與否也不重要。足球的世界永遠只有勝負,打的再好看輸掉比賽也沒有任何意義。

    總歸取勝才是關鍵。

    聯賽雖然是有許多球迷關注,但這畢竟不是表演賽,而是真正的職業聯賽。而球隊參加比賽也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努力取得更多的勝利,這是最為主要、關鍵的目的,比賽場上一切的手段都是圍繞這個目的展開的。

    現在對德比郡來說。有一球優勢再說,自然要加強防守。

    有了一個進球優勢,加強防守的同時,利用快攻和反擊來威脅對方球門,這樣德比郡幾乎就立于不敗之地,只要不出現意外,球隊取勝的機會是最大的,這才是最為關鍵、有效的手段。

    曼城教練席上,主教練基岡也正看著比賽。

    作為一個50多歲的老人,基岡和足球從未分開過,他年輕時就是個很成功的職業球員,1968年,也就是17歲那年,他就效力于利物浦俱樂部,之後輾轉漢堡、南安普頓、紐卡斯爾,最終在1984年告別賽場。

    在職業生涯中,基岡3次隨隊獲得英格蘭甲級聯賽冠軍(當時的頂級聯賽),1次歐洲杯冠軍,2次聯盟杯冠軍,並在77-78、78-79兩度成為歐洲足球先生。

    退役之後,基岡開始試圖成為一名主教練,並在1992年開始執教紐卡斯爾聯隊,並獲92-93賽季最佳教練,1997年離開紐卡斯爾後相繼接手富勒姆主帥和英格蘭國家隊,現在則成為了曼城主帥。

    在職業球員和教練都很輝煌的基岡,顯然在足球領域是相當成功的人物,他在英格蘭的影響力也非常大。

    可現在基岡卻陷入了苦惱。

    他完全沒想到比賽會變成這個樣子,雖然對和德比郡的比賽沒有什麼準備,可他還是對德比郡進行了一番了解,在上半場落後一球的局面下,他讓球隊加強攻勢以試圖追平比分。

    可結果,他看到的卻是德比郡加強了防守。

    上半場的德比郡防守就夠難纏的了,現在對方再加強防守,幾乎把後場守的嚴絲合縫,根本沒有一點空隙,面對這樣堅固的防守,他對球隊能追平比分,信心就眼中不足了。

    基岡本來還對球隊能追平甚至反超比分抱有一些希望的,可看到啊這樣,他也知道球隊很需要很大的運氣成分了。

    他期待球隊能表現出色,找到機會追平比分,即便德比郡防守再嚴密,總歸還是有機會的,但和他心底深處的想法一樣,面對防守如此穩固的德比郡,曼城的辦法真是不多,足球想打入禁區非常的困難。下半場開始20分鐘,曼城甚至沒有對德比郡有一次威脅球門的射門。

    接下來的比賽,曼城全隊仍舊非常努力,可面對穩固防守,以及那偶爾出現威脅球門的快速反擊,曼城上下都有些慌亂,結果直到比賽最後,曼城也沒能進球。

    最終比賽以0:1結束。

    德比郡在客場戰勝曼城,再取勝一場聯賽的勝利。

    客場一球小勝曼城,結果對德比郡來說是非常不錯的。但報道比賽的中國媒體卻對過程並不怎麼滿意,因為他們沒能在比賽里看到德比郡華麗的攻勢,孫繼海也是表現平平,並沒有特別能談到的出色表現。

    結果到了比賽結束時,李春感覺自己有些無話可說,這場比賽關注焦點的孫繼海,沒什麼能特別談到的,而另一方的德比郡,也只是依靠防守取勝了最終的勝利。他猶豫了下只能這樣對比賽進行總結,“德比郡客場戰勝曼城,形勢對他們很有力,同時進行的另一場切爾西的比賽沒有結束。若是切爾西戰平或者輸給對手,德比郡就能反超積分,登頂聯賽第一的寶座”

    “這場比賽證明,萬勝是個能帶隊取勝的主帥。他並不限于讓球隊去用華麗的攻勢來戰勝對手,防守也同樣是德比郡所擅長的”

    媒體再說什麼,萬勝就沒興趣了。

    比賽結束時。他也跟著長呼一口氣,兩天兩場比賽終于結束,拿到兩個勝利,結果是非常好了,球隊也終于可以有兩天的恢復時間了,雖然賽程很密集,但萬勝有信心讓球員在下一場比賽前恢復身體狀態,再加上采用一定的輪換,下一場比賽也有一定把握了。

    于是第二天開始,德比郡全隊又陷入訓練中。

    萬勝給每個球員都安排了恢復性訓練計劃,球隊沒有任何假期,每個球員都要去做訓練。

    這在旁人看來有些奇怪。

    當英超二十輪賽事結束,大部分球隊都在第二天解散了,在絕大部分看來,剛經歷連續的兩場比賽,球員們自然需要休息,想要盡快恢復一些狀態,休息是最好的選擇。

    但這條在德比郡俱樂部卻行不通,球隊每個球員都有規定好的訓練任務,每個人也都做恢復性訓練。

    按理來說,休息肯定比訓練恢復的快,但德比郡球員的體會是,勤奮一點去訓練,恢復的更加快速。

    “這就是科學的訓練效果!”

    萬勝總結一句話,闡述了訓練恢復更快的原因,那就是‘科學的訓練’,當然,他不必和球員去解釋什麼,但同為教練的同事問題,還是需要解釋一下的,而這個解釋絕對是非常正確的。

    不止是足球訓練大師系統,事實上,萬勝一直在對足球訓練大師系統任務與科學訓練的關系方面進行研究,球員提高個人能力方面,萬勝並沒有取得任何進展,那方面似乎和人體潛能開發等有關,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研究,在恢復狀態的訓練方面,萬勝卻有了一些進展,就像是現在球員進行的普通恢復性訓練,任務內容並不繁重,要求在于飲食、運動時間上的把握以及一些輕松的有氧運動,這樣不損害身體的同時,增加新陳代謝,促進人體本身的恢復能力,讓體能、狀態恢復的更加快速,具體任務要求,每一種都有什麼作用,相互之間有什麼關系,萬勝都已經能說出個原因了,所以他現在完全能夠把這稱作是‘科學訓練’。

    盡管要讓他自己制定訓練計劃,仍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畢竟球員身體狀態不同,決定恢復訓練強度也不會相同,這方面他自己無法準確的判斷,但找到原因和聯系,萬勝能肯定,即便自己做訓練計劃,也會對球員的恢復有作用,而不是產生負面影響。

    這就是萬勝在一年時間里,在運動學進修的研究和提高。

    光是在恢復訓練方面的研究進展,就足夠寫上一篇針對性的論文了,萬勝相信這篇論文一定以新穎的內容、獨特的角度以及實際的研究成果,會令所有對運動科學有研究的人驚嘆,並足以讓他拿到倫敦大學學院的碩士學位。

    此時萬勝就正在和沃爾頓-庫珀談起科學訓練,“每個人狀態不同,我會對他們的身體狀態進行一些記錄和總結,然後拿出最適合他們每個人的訓練內容”

    “飲食方面的搭配是很重要的,有利于消化往往比高熱量更加有效”

    “”

    沃爾頓-庫珀目瞪口呆的听著。

    他之前就是溫布爾登俱樂部的體能教練,因為溫布爾登改名為米爾頓凱恩斯,他才決定離開俱樂部,來到德比郡工作。

    不過他現在的工作,和體能教練一點關系都沒有,他只是根據萬勝給出的訓練計劃去安排訓練,比如在現在全隊的恢復性訓練中,他就沒什麼事情可做了,因為恢復性訓練,內容和時間都是規定好了的,根本不需要他的參與,于是他的工作就變成了迪亞馬雷斯的助理——和迪亞馬雷斯一起帶隊指導訓練,在這兩項工作以外,沃爾頓-庫珀還兼職球隊的心里醫生,時不時對球員進行一些心里上的指導。

    這方面具體有什麼作用,萬勝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多一個心里醫生總是好的,國內並不重視這方面,但國外來說,很多人都有會去看心里醫生,這是很正常,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沃爾頓-庫珀其實還是對自己不能參與體能訓練的工作有些不滿的,畢竟他之前就是個純粹的體能教練,在溫布爾登俱樂部也干的不錯,若不是俱樂部太令他失望,他也不會來到德比郡。

    可一次次觀看後,他很快發現萬勝給球隊安排的體能、恢復性訓練,效果都非常好,應該說是‘棒極了’,他從來沒想過訓練恢復能有這麼好的效果,他對此很感興趣,也徹底對萬勝服氣了。

    于是他對這些訓練產生作用的原因很感興趣。

    迪亞馬雷斯就沒問過相關的問題,這也是專業和不專業的區別,萬勝倒也不在乎和沃爾頓-庫珀講一些自己對運動學的理解。

    但其中的內容,想听懂就不容易了。

    沃爾頓-庫珀算是半專業人士,都只能听的雲山霧罩,就好像一個中學生,你給他講解大學課程的內容,他也只能理解很小一部分,大部分都完全沒接觸過,自然根本听不懂。

    不過沃爾頓-庫珀卻得出一個結論,“這個年輕中國人,絕對是個天才!”

    就算是對運動學專業進行研究的人士,都很難像是萬勝理解的這麼透徹,而萬勝卻是個足球教練,也就是說,對運動學的研究不過是他的‘業余愛好’而已,即便如此,他也得到了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成果。

    這只能用‘天才’來解釋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