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七十一章備戰聯賽杯

第七十一章備戰聯賽杯

    德比郡在抓緊時間做恢復性訓練,以調整球員們的狀態,來讓球員在比賽里表現的更好,在全隊上下共同努力下,兩、三天時間的恢復訓練效果還是非常好的,但為了給那些經常出場的球員減輕壓力,在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客場挑戰博爾頓的比賽中,萬勝還是選擇了進行一部分的輪換調整,伊萬克魯、弗蘭克里貝里都沒有,中後衛組合也變成了維迪奇和艾爾弗雷德,隊長馬庫斯有了一輪休息時間,這樣場上隊長就變成了彼得肯尼迪。

    彼得肯尼迪不是第一次當隊長了,在上賽季馬庫斯和莫瑞斯無法出場的時候,他就當過一次場上隊長,但那時候德比郡還在二級聯賽,場上隊長自然不怎麼值錢,而現在球隊處在頂級聯賽,並且成為了聯賽冠軍的有力爭奪者,而彼得肯尼迪本人都不是球隊的絕對主力,這樣的情況下,彼得肯尼迪作為場上隊長還是很有壓力的。

    好在並沒有人反對彼得肯尼迪成為隊長,一則是他在球隊時間夠長,盡管現在只是中場替補,但在球隊的人緣還算不錯,也是老資格的球員了,另外彼得肯尼迪是頂替莫瑞斯作為中場核心,他的位置正適合成為隊長,有隊長袖標,他也能更好的指揮全隊。

    很顯然彼得肯尼迪還是有些壓力的,這場比≦長≦風≦文≦學, ..n≠t賽他的表現也收到了影響,不過好在沒出現什麼大的失誤,在全隊以防守為主的快攻足球戰術框架下,他比平日更沉穩的表現,反倒讓球隊的防守固若金湯。

    唯一就是,球隊的進球來的太晚了。

    直到全場第八十三分鐘,兩隊的比賽才有了第一個進球,進球的功臣是邊路上的萊頓拜恩斯。他後插上把球橫向平推給魯西,後者跑出空擋用一記冷射敲開了博爾頓大門。

    1:0,比分被改寫。

    這是魯西本賽季為德比郡打進的第一個進球,進球後的魯西興奮到了極點,他和每個隊友相互擁抱,那種熱情勁著實有些瘋狂,不過大家也能理解魯西的感覺,作為一個球隊的‘萬金油’替補,魯西一般打的位置都是中後場,在場上也不怎麼重要。他很難在門前獲得機會,本場比賽他頂替里貝里打左邊前衛,才找到這麼一個機會,尤其這個進球還是兩隊在比賽最後的唯一進球,幾乎直接決定了比賽勝負,這樣關鍵的進球價值千金,再加上是本賽季的第一個進球,也難怪魯西如此激動。

    萬勝站在場邊也鼓起了掌。

    本來他都覺得這場比賽會戰平博爾頓了,沒想到驚喜來的這麼突然。魯西居然幫助球隊打進一球,這結果真是不錯,勝利總歸就是最好的。

    魯西的進球也成為全場唯一進球,憑借這個進球。德比郡最終客場0:1小勝博爾頓,取得聖誕節大戰的第三場勝利。

    很快在三天後,德比郡主場迎來了紐卡斯爾聯。

    九十分鐘的比賽過後,德比郡主場又是一個1:0戰勝了紐卡斯爾聯。唯一的進球來自克魯伊維特,不過也因為這個進球,克魯伊維特和對方門將撞在一起。再站起來就一瘸一拐的了,隨後隊醫檢查發現他肌肉有些輕微拉傷,必須休戰一段時間進行恢復了。

    克魯伊維特的受傷還不算什麼,肌肉輕微拉傷,說多了也就是休息一個月,少了一周時間就可能好了,更令萬勝擔心的是,比賽最後時間,範德法特在和對方拼搶時倒地被擔架抬下了場。

    他痛苦的表情看似非常嚴重。

    賽後萬勝根本沒關系什麼勝利,讓迪亞馬雷斯頂替自己出席新聞發布會後,就直接去了醫院查看情況,到了醫院詢問了醫生後,他才長呼一口氣,範德法特只是小腿被重重的踢了一腳,導致表面有些臃腫,並沒有什麼大問題,這樣的外傷一周時間就足以恢復了。

    不過萬勝考慮接下來的賽程,並沒有對外宣布這條消息,在回到俱樂部面對媒體采訪時,只是很凝重的說起範德法特需要一段時間的治療,具體傷愈時間還不確定。

    于是各路媒體紛紛猜測範德法特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恢復,也有敵對媒體再次拿出‘德比郡傷病危機’來談論德比郡可能面臨的成績下滑。

    到現在這已經不是信口開河的言論,就連一些普通球員都開始為德比郡的成績擔心。

    盡管聖誕節四場大戰,德比郡全都取得了勝利,但德比郡面臨的傷病問題也很嚴重,莫瑞斯至少需要休戰到三月份才能復出,再加上現在的克魯伊維特和範德法特,德比郡直接損失了三員大將。

    莫瑞斯不能出場,對德比郡的影響已經非常大了,非常有力的證據就是近一段時間德比郡的比分,雖然他們一直在取勝,但各種‘1︰0’和聖誕節前不斷的大比分獲勝,還是非常鮮明的對比。

    若是範德法特再不能出場,德比郡中路幾乎可以用‘無人可用’來形容,到時候德比郡的成績幾乎可以說必定受到影響。

    就在這種討論中,德比郡上下卻沒有在意,很多球員都長呼了一口氣,不論如何,聖誕後連續四場聯賽已經結束了,接下來的賽程也很密集,但至少不會三天兩賽,球隊也有了休息時間。

    萬勝果斷給球隊放假兩天。

    全隊放假兩天,萬勝自然也有了兩天假期,但他感嘆自己是天生的忙碌命,很難真正閑下來,趁著放假時間,萬勝就直接去了倫敦,找到了自己的導師本霍克華教授,詢問關于撰寫論文、發表等一系列問題。

    這是關系到他在倫敦大學進修碩士學位,也是他自己想要把研究成果做一些發表。

    對于自己在運動學專業領域的研究,萬勝還是非常有成就感的,那就像是一些專業研究人員,在自己的領域有了一些成果,自然第一時間想要分享這些成果,這代表著研究的成果,也是自己的工作成果。

    唯一不同的是。萬勝的目的不是為了錢,或者名氣什麼的,他只是單純的想把自己的研究成果進行一番發表而已,這些研究成果很難真正運用到現實生活中,也就是說,即便其他球隊的運動學專業人士,知道了他的成果,也很難運用在球隊訓練上,因為這只是單純的學術性問題。

    就像是數學上的某些‘世界難題’,解開這些‘世界難題’自然是耀眼的成果。但具體到生活中很難真正有什麼用處。

    本霍克華在論文發表上,還是能幫助萬勝的,他能給出一些好的建議,不過他更是對萬勝的研究有了進展感到驚訝。

    當得知萬勝的研究方向後,他一直覺得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也不可能有什麼進展,沒想到萬勝真的研究出了一點東西,于是他在這方面和萬勝討論一番,萬勝也大致講解了一些進展。本霍克華光是听听都覺得很內容很新穎,于是接下來他開始就‘萬勝辭去主教練職位,回歸學術界,做專業的研究人員’做出一些規勸。

    “你是天才!”

    “做足球教練有什麼好的。你生命的幾十年時間,足以改變世界!”

    “你會成為新世紀的愛因斯坦!”

    “……”

    對此萬勝只能翻上幾個白眼,即便自己在研究方面有成果,可他的主業還是足球教練。並且這些研究成果也是建立在足球訓練大師系統,給球員做訓練的基礎上來的,若是辭去主教練職位。專業做研究,即便對自己的頭腦非常有信心,萬勝也覺得自己不會比其他人做的更好,畢竟科學界的天才比比皆是,他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突出的地方。

    更主要是……他的夢想就是成為頂級的足球教練,現在,他正在向夢想穩步邁進,自然不會莫名的停下腳步。

    回到德比郡後,很快球隊重新集合訓練,開始準備和利物浦的聯賽杯半決賽。

    不過在那之前還有一場足總杯比賽要打,對手是維岡競技,德比郡是主場作戰,對于這場比賽就沒什麼好準備的了,主場對戰一支二級聯賽球隊,德比郡上下並沒有什麼壓力。

    沒想到的是,意外還是出現了,在比賽進行到二十一分鐘的時候,伊萬克魯就受傷下場,萬勝看著伊萬克魯一圈一拐的走下場,也皺起了眉頭。

    他之前沒在意媒體所說的,但球隊面對的境況確實非常艱難。

    在略有些寒冷的冬季,頻繁的賽事,還是讓全隊傷病頻發,比賽場上偶爾的磕磕踫踫都容易導致受傷。

    伊萬克魯的傷勢看起來並不嚴重,但總是有球員受傷,還是給萬勝提了個醒,千萬不能在傷病問題上有輕視。

    這場比賽最終德比郡以2:0獲得了勝利,不過伊萬克魯的受傷,還是讓萬勝沒了勝利的喜悅,賽後他就去詢問隊醫關于伊萬克魯的傷病情況,隊醫的回答讓萬勝長呼一口氣,“只是小傷,幾天就能恢復了。”

    盡管如此,萬勝還是對球隊的傷病問題感到擔憂,之後兩天萬勝就訓練里,就不斷注意球員的身體狀態,也讓沃爾頓庫伯多給球員們做一些心里工作,減輕球員對頻繁賽事的心里壓力。

    身體和心里,雙管齊下,他相信還是會有一定作用的。

    目前傷病對球隊確實造成了不小的影響,範德法特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伊萬克魯又受傷了,克魯伊維特很難參加一月份的賽事,再加上之前的莫瑞斯,球隊前場損失慘重。

    好在下一場比賽還有五天時間,到第二天萬勝就叫來範德法特和伊萬克魯,讓兩人開始做恢復訓練。

    兩人的傷勢都不嚴重,醫生建議他們休息幾天再歸隊訓練,但萬勝卻知道能做恢復訓練,肯定恢復的能更加快速一些,光是依靠休息,依靠人體自身恢復能力,這需要的時間肯定要多上不少。

    他還想要兩人趕上和利物浦的聯賽杯呢。

    和利物浦的聯賽杯已經是半決賽,到此賽事已經不是一場決定勝負了,兩隊要進行主客兩場比賽來決定哪支球隊進軍決賽,考慮到這一點,萬勝還是想在第一回合交戰取得足夠多的優勢,否則要面對兩場大戰的壓力,球隊的情況就更加危險。

    萬勝沒有對外公布範德法特和伊萬克魯的傷病情況,也正是為了和利物浦的比賽。

    于是外界媒體的猜測很多,絕大部分都認定範德法特和伊萬克魯是無法在和利物浦的第一回合交手中出場了,因為兩人受傷的時間實在太短了,即便再小的傷勢,也需要恢復至少一周時間,剛剛傷愈肯定不能出場的,一般球員受傷到恢復重新出場,怎麼也要間隔上十天。

    更何況,範德法特受傷情況看起來頗為嚴重,伊萬克魯雖然看起來是輕傷,但才剛剛受傷,間隔不到一周時間就很難出場比賽了。

    對這些猜測論調,萬勝都沒有進行答復。

    直到賽前的一天,德比郡進行例行新聞發布會,媒體記者才重新見到了萬勝。

    萬勝坐在主席台上,眉頭微微皺起,臉上一片凝重。平日里采訪時,記者見到的萬勝,都是臉上帶有一絲微笑,看起來很和善,盡管沒人真這麼認為,但萬勝的年輕和表情還是給人很多好感的。

    今天不同了。

    看著台上皺起眉頭的萬勝,德比郡本地媒體記者充滿擔憂,其他媒體記者的表情也變得凝重很多,或許有一些敵對媒體,心里正幸災樂禍的想知道具體情況,但表面上他們肯定會保持嚴肅。

    當新聞發布會正式開始,萬勝的表情更凝重了。

    看到這幅表情,媒體記者都知道該問什麼問題了,果然第一個站起來的媒體記者,就問及到了球隊的傷病情況。

    萬勝咧出一抹笑,那笑容有些假,旋即他才開口說道,“球隊目前沒什麼問題,拉斐爾和伊萬的恢復情況都非常好,他們都能夠在明天的比賽中出場……”

    台下記者愣愣的听著。

    他們不敢相信萬勝居然說什麼‘恢復的很好’……怎麼可能!?要是恢復的很好,你還會是這幅表情?笑一下都顯得那麼假?

    肯定有問題!

    盡管記錄下了萬勝所說的話,但就連那些德比郡本地媒體記者,都根本不相信萬勝所說的,他們認為這肯定是煙霧彈,用來迷惑利物浦主帥貝尼特斯的。(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