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科學》雜志的提名

第一百九十四章 《科學》雜志的提名

    自六月份在《英格蘭新醫學雜志》表了研究論文以來,萬勝的研究就一直被廣泛關注。

    在世界範圍內,運動學本身就是上世紀9o年代中期的新學科,這方面的研究人員非常少,在運動醫療方面,自2ooo年後都一直沒多大進展,所以萬勝的研究受到關注也是十分正常的。

    “人體運動與身體機能恢復的關系”,這是十分復雜的研究,光是人體就足夠復雜了,很多方面來說,人類還沒有完全弄明白自己的身體,身體中的很有奧秘還有待科學家們進行研究探索,再把它的正常運動和醫療聯系在一起,其復雜程度可想而知,很多利用運動方法進行直接的醫療,都才是一種暢想而已,連基本的理論都不存在,更別說運動于實踐中了,正因為如此,萬勝的研究論文才受到廣泛好評,頂尖的醫學博士都認為這種研究‘越現有2o年科學水平’,這種評價一點都不為過。

    但這並非完全是正面的評價。

    ‘越現有科學水平’本身就意味著研究的困難,沒有足夠科技水平的醫療設備和數據支持這種研究,也就說明研究想要有進展十分困難,美國醫療學術協會會長史蒂文-卡夫對萬勝的研究有肯定的評價,“他的方向是正確的,但我確信,短時間內,他的研究只能停留在理論上!”

    有媒體采訪時問道‘短時間’指的具體時間是多少,卡夫得回答是‘15年以上’。

    卡夫的意思很直白,就是說,萬勝的研究不管有什麼進展,都只能停留在理論上,根本無法付諸于實踐。

    盡管如此,光是理論研究已經很受注意了,主要是運動醫學領域的研究突破太少了,全世界範圍內都很少,萬勝的研究論文中。很多理論、數據都會給專業人士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這些都是之前他們沒想過的東西,但研究論文中寫出來的,也會給他們帶來很多研究方面的靈感、方向。

    總體而言。只要是對運動醫學有了解的人,都會給萬勝的研究論文以正面評價,同時,也有一些樂觀的人認為卡夫說的不一定正確。

    美國醫學博士尼科勒斯-皮瑞肯在全球範圍內都很有名,前年他出版了一本風靡全美的暢銷著作《皮瑞肯的承諾---年輕長壽之道》。銷量過了百萬冊,皮瑞肯也看過萬勝的研究論文,並對此有自己的看法,“我知道萬勝是一支球隊的主教練,那好像是……曼聯?不,是和他們一個城市的球隊,抱歉,我對歐洲的足球不太了解,我們這里只流行美國足球。”

    “我听朋友提起過,他就來自英格蘭。也支持那支球隊,他說萬勝很厲害,能培養一個個的年輕球星,他的球隊里,很多球員的狀態都不錯,但我要說的是傷病方面,萬勝的球隊總是比其他球隊傷病更少。我不知道這有沒有具體數據方面的支持,但如果真的是這樣,這說明他已經把一些理論運用在實踐中。”

    “或許他的研究還有其他進展,只是沒有表。我看過他的論文,我認為他是個天才,真的天才,其中很多東西我根本想不到。比如……比如……一些食物的組成會影響到某些特定肌肉的活力,很少人會這麼說,因為這種研究太復雜了,但他談到了,還給出了一些數據支持,很多人質疑這些數據。但我相信這是真的,否則他不會表出來,畢竟其他的內容已經足夠領先、足夠吸引人了……”

    對萬勝研究看好的可不止尼科勒斯-皮瑞肯一個,還有其他和運動、醫療等相關的有影響力的人物,也都表了自己對研究論文的看法,他們的觀點也十分樂觀,並非常看好這項研究,認為如果有進展,那就會是運動醫學領域研究的突破。

    甚至有人打趣說,“如果這能有展,我們是不是利用運動的手段治療一些現在無法治愈的疾病,比如hIV(艾滋病)等等。”

    這些的說法就似乎很不切實際了。

    萬勝的研究理論,都已經在世界範圍內有了影響力,也有很多科學界的媒體記者前來采訪。

    其中不了解的人很快現,這位研究人員和其他人不同,很多科學家都迫不及待的接受媒體采訪,那會增加他們的知名度,可這個年輕中國人卻完全不同,他在英格蘭乃至歐洲、全世界本來非常有名氣了,知名度要比那些在世的、真正有突出貢獻的科學家更高,尤其是在英格蘭,要說英國科學院院長是誰,很多人都不清楚,但萬勝是誰……絕大部分人都知道,這種名氣支持下,他們很難采訪到,因為排隊采訪的記者多的數不勝數,還有很多很多的狗仔隊跟拍,而他們這些正牌的業內記者,連曼城的訓練基地都進不去。

    當然,這就和《科學》雜志的提名無關了。

    《科學》雜志每年都會評選出年度“世界十大杰出科學家”,這個獎項的含金量並不十分高,其中 還有一些娛樂成分,比如,一些名人做一些事情,會因為和科學沾點邊然後獲獎,當然,他們只是“十大杰出科學家”的添頭,是沒辦法湊出十個才把他們放進去的。

    其實萬勝被提名也有些運氣成分。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的研究論文到目前公布的全都只是理論,還算不上真正的科學研究,就算受到再大的關注,都很難說是真正的科學進展,他本身也算不上科學家。

    雖然不少小道消息傳言說,萬勝能夠在他的球隊里進行實踐,但這些只是傳言,很多專業人士都認為,他的理論方向是正確的,但想要實踐非常困難,是現有科學水平做不到的。

    萬勝這次獲獎,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運動醫學是新學科,世界的新學科總是會受到一些照顧,科學界也鼓勵對新學科的探索,因為這會給世界科學帶來新的活力。

    再加上萬勝的研究論文受到了廣泛關注。于是他就進入了《科學》雜志的年度提名。

    在得到消息之後,萬勝也感到很高興。

    實際上,這點名氣對于萬勝根本沒多大用處,但這不是足球領域。而是在研究方面的成就,那感覺就好像一個足球運動員去參加游泳比賽,結果還拿到了冠軍一樣,這和能增加多少名氣、多少收入是無關的,完全是一種個人的榮譽成就。給人一種努力獲得豐收的感覺。

    于是萬勝決定接受新聞記者的采訪。

    但萬勝接受采訪肯定是不同的,在和皇家交戰前後,更多的媒體記者關心的是兩隊比賽,所以他只在其中選擇了兩家媒體,一個是來自國內央視的科學探索頻道,一個是《科學》雜志的媒體專訪。

    至于其他想要采訪具體研究問題的媒體和獲得提名之後的其他安排,就全都交給凱文-泰戈爾處理了,現在投資公司的運轉已經步上正軌,一些小的工作全都交給其他人處理,凱文-泰戈爾這個處理‘雜事’的ceo。工作就相當輕松了,他現在主要工作還是做經紀人,就是專門來處理這些事情的。

    之後萬勝就一心備戰和皇家馬德里的比賽了。

    ……

    這場g組第三輪,曼城主場迎戰皇家馬德里的比賽還是備受關注的。

    曼城是上賽季的英冠軍,本賽季也非常強勢的只在淨勝球上落後曼聯,排名聯賽第二,同時,在歐洲冠軍聯賽小組賽g組中,曼城兩勝積6分排名第一,可以說。只要曼城戰勝皇家馬德里,他們就幾乎提前鎖定了一個出線名額。

    皇家馬德里的情況截然不同。

    幾個賽季以來,皇家馬德里的成績都不穩定,前兩個賽季更是無法和巴塞羅那競爭。在歐冠上也只能止步16強,無法再進一步,但無論如何,皇家馬德里也是曾經的‘銀河戰艦’,隊內球星非常多,本賽季更多範尼等諸多頂尖球星加盟。這樣的球隊總會備受關注。

    前賣兩場比賽中,卡佩羅帶領的皇家馬德里敗給了馬加特的拜仁慕尼黑,但也打贏了索菲亞列夫斯基,取得了三個積分。

    不過g組中,他們也就只比兩戰全負的索菲亞列夫斯基強了,因為同樣取得一場勝利的拜仁慕尼黑,前面兩個對手分別是曼城和皇家馬德里,他們第三輪交手的是最弱的索菲亞列夫斯基,不出什麼意外是肯定能夠取勝的,然後拜仁慕尼黑也會積6分,如果皇家馬德里不能在這一輪全取三分,他們就會落後拜仁慕尼黑,只能排名小組第三,到時候出線的希望會降低很多,甚至到了第五輪,想要出線都要看對手臉色了。

    這一輪的重要性對皇家馬德里可想而知。

    但現在的皇家馬德里正處在新賽季的以來的最低谷,在聯賽上,他們剛剛敗給了赫塔菲,這場失敗是皇家馬德里在本賽季的敗,也是踢得最丑陋的一場比賽。

    門將卡西利亞斯悲痛地回憶說,“輸給赫塔菲是我記憶中最糟糕的一場比賽。”

    “皇馬現在的形象很可怕。”主教練卡佩羅擔憂地說。

    這場敗仗來得不是時候,因為皇家馬德里在下一個聯賽對手是巴薩,赫塔菲本來是讓皇馬找到信心的一場恃強凌弱的比賽,結果爆了個大冷門。

    這樣,處在兩場西甲聯賽夾縫中的與曼城的歐冠賽事就顯得尤為重要。

    “皇馬已經無路可退。”門將卡西利亞斯一語點明了皇馬目前背水一戰的處境,“現在我們必須翻開新的一頁,我們得考慮冠軍聯賽,這場比賽非常重要。”

    特別是對主帥卡佩羅而言,他在賽季初許下的5o天再造一個新皇馬的承諾已經到了兌現期,赫塔菲已經讓他的軍令狀像在打水漂,西班牙的媒體已經開始出要求卡佩羅下課的聲音。

    如果這次皇家馬德里在曼徹斯特輸球,他們很可能會丟掉冠軍聯賽,至少機會會十分渺茫,到時候回到國內面對死敵巴塞羅那的局勢也不會好,卡佩羅的下場可想而知。

    屋漏偏逢連夜雨。

    皇馬現在正承受著大規模傷病潮的沖擊,隊中本來就有西西尼奧、薩爾加多、卡納瓦羅、雷耶斯等老病號,勞爾和埃爾格拉又在與赫塔菲的比賽中受了新傷,除門將之外的19名一線球員,完好無損的皇馬球員只有13人。

    考慮到還要為“國家德比”惜力,卡佩羅的排兵布陣的確捉襟見肘。

    除了球員身體上的傷病,皇馬在技戰術上也病得不輕。

    在與赫塔菲的比賽中暴露出來兩個突出的問題︰一個是後防漏洞百出,這是卡佩羅最不能容忍的問題,因為他上任後的最大業績就是在打造皇家馬德里的後防線,不過他也頗為無奈,因為後防的羸弱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傷病造成的。

    另一個問題是皇馬的兩個邊路有待加強,皇馬右路更由于薩爾加多和西西尼奧的缺陣,已經成為“軟肋”,只能靠坐了一個多月板凳的貝克漢姆尋找機會,另外兩個邊後衛的助攻能力現在幾乎為零。

    所以此時的西班牙媒體,無不為皇家馬德里的情況擔心。

    當然,其中也少不了巴塞羅那媒體的奚落,他們最喜歡看到的就是死敵皇家馬德里遭遇危機,在‘國家德比’之前,皇家馬德里遭遇危機,還遭遇最‘必須勝利’的歐冠比賽,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在這種情況下,比賽前一天,皇家馬德里出征曼徹斯特,在出之前,主席卡爾德隆找勞爾、卡西利亞斯等人談話,勞爾代表球隊向主席承諾,“對赫塔菲比賽的一幕絕對不會重演。”

    這句話還算讓卡爾德隆滿意。

    但當媒體報道出來之後,立刻就有英格蘭媒體奚落道,“和赫塔菲的比賽?當然不會重演,因為曼城可不是赫塔菲那樣的球隊!”

    然後有很多英格蘭媒體開始無比期待曼城主場完虐皇家馬德里的情景了,這幾乎不單單是曼城媒體、球迷期待了,幾乎所有英格蘭媒體、球迷都期待,雖然英格蘭足球的地區化非常嚴重,曼城也有很多的死敵,可任何一個英格蘭球迷,都會希望看到自己國家的俱樂部,完虐橫行歐洲的‘銀河戰艦’,那簡直是會讓所有英格蘭球迷興奮的畫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