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零四章 簡森的本事

第二百零四章 簡森的本事

    作為《科學》雜志的特派記者,勒布朗-簡森是有些高傲的,他的工作能讓他高傲的起來--世界各大科學院的研究員,世界各個頂級學府的教授,在科學、學術界有影響力的大人物,這些都是他的采訪對象。

    在采訪的過程中,這許多科學界的大人物都是很謙虛,很配合采訪工作,其中許多人在科學界很有名氣,在真正在全世界範圍內,其實知道的人並沒有多少,所以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增加名氣。

    正因為如此,簡森無論到哪里都很受歡迎,他也習慣了自己的工作方式。

    簡森認為,被采訪對象就會以最積極的態度配合采訪工作,因為《科學》雜志的平台,是他們增加名氣最好的方式。

    《科學》雜志,在新聞娛樂界名不見轉,普通人也很少接觸這樣的專業性雜志,但它卻是美國科學促進會出版的一份學術期刊,為全世界最權威的學術期刊之一,也是表最好的原始研究論文、以及綜述和分析當前研究和科學政策的同行評議的期刊之一。

    188o年,愛迪生投資1萬美元創辦雜志,14年後,這份雜志成為了美國最大的科學團體“美國科學促進會”的官方刊物。

    每一年《科學》雜志都會行51期,每周一期的專業性學術雜志,在全球的行量居然過了15o萬份,這項數據就足以證明《科學》雜志在全世界科學界的影響力。

    正因為有這種影響力,全世界的科學人士都希望能登上《科學》雜志的版面。

    所以簡森才會如此高傲,他認為,即便自己態度不像其他記者那樣好,也根本不算什麼,這一次的采訪工作,他就是抱著這種心里來的,他也不覺得這是什麼問題--一個不到三十歲的中國年輕人的,被《科學》雜志提名為‘年度世界十大科學家’。這是《科學》雜志給出的巨大榮譽,這個年輕中國人肯定應該最積極的配合采訪工作。

    同時,簡森其實也不認為這個年輕中國人有什麼了不起,在了解詳細資料後。他甚至覺得這個年輕中國人就是走了狗屎運--一個足球教練,表了一篇運動恢復相關的論文,結果就成為‘年度世界十大科學家’了?

    這家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

    所以簡森覺得,對方肯定會巴不得自己去采訪,可他沒想到的是。對方居然敢拒絕配合采訪?

    這怎麼可能呢?

    他是瘋了嗎?

    “他真不怕被取消資格,還是根本不認為我有這個能力取消他的資格?”直到走出曼城訓練基地,簡森還有憤憤,他咬牙想著,“那就讓你看看我能不能做到!”

    回頭看了曼城訓練基地大門,簡森打定了主意。

    回到臨時入住的酒店後,簡森就給《科學》雜志編輯部的直屬上司麥克納特女士打了電話。

    “馬西亞,我現在在曼徹斯特,今天去采訪了那個叫萬勝的年輕中國人,但他根本不配合!”

    “他穿著一身運動裝。就想要進行拍攝工作,這讓我的工作沒辦法正常進行!”

    “他瞧不起我,似乎自己是什麼歐洲足球的大人物,根本不屑于理會我這種小記者!”

    簡森抱怨了幾句後,就說起自己的看法,“我認為他根本就是個騙子,他只表了一篇‘想當然’的論文,那種運動恢復的理論,根本就不可能實現。”

    “馬西亞,你知道。我在耶魯大學時,也修學過運動生理學,他的理論在基礎上就無法說的通,其中很多東西似是而非。我認為我們的評選應該更嚴謹一些,讓這種騙子成為‘年度世界十大科學家’會成為污點!”

    “我堅決認為他不應該得到這個榮譽!”

    “馬西亞,你有什麼辦法能取消他的資格嗎?”

    如果旁邊有人听到簡森的話,還會以為他是在和自己的朋友、老婆或情-人談論事情,而不是和自己的直屬上司,可事實上。馬西亞-麥克納特就是他的直屬上司,而且還是個大人物。

    《科學》雜志的編輯,最低的要求也是擁有博士學位,馬西亞-麥克納特更是非常出色的女人,她不僅僅是個地球物理學家,還是美國科學院(nas)院士、美國文理科學院(aaas)院士,同時,她還兼任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局長及美國內政部部長科學顧問。

    2ooo年,《科學》雜志邀請她成為編委會高級編委,然後她就開始兼職一些審稿和評選工作。

    作為一名《科學》雜志的高級編委,麥克納特直屬的采訪記者有7個,勒布朗-簡森是其中最年輕的,只有31歲,兩人是工作的上下級關系,但自一年前,勒布朗-簡森滿足了她某些方面的需求後,兩人的關系就變的更加親密了,于是在工作上,簡森就受到了一些特殊照顧,本來他的學歷和工作經歷,是不足以讓他轉為《科學》雜志正職記者的,但現在他卻已經成了編輯部的席外派記者。

    也正因為兩人的親密關系,簡森才會這樣和麥克納特說話。

    當簡森抱怨的時候,麥克納特一直在听著,偶爾聲安慰兩句這個小-情-人,但她是個強勢的女人,可不會那麼順從,在簡森說完後,她才說道,“勒布朗,你的工作就是這樣,科學界總有些性格怪異的家伙,但采訪工作必須要完成,否則下一期就無法刊登“年度世界十大科學家”的人物專題。”

    “不不不,馬西亞。”簡森立刻不滿道,“難道我們就不能換一個“世界十大科學家嗎?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

    “你以為這項評選是什麼!?”麥克納特有些惱怒的反問。

    “但你可以和編輯部的其他人商量,yeston先生就一直不贊成評選結果,他和我的看法一樣。我還是認為光是一篇論文就成為‘世界十大科學家’有些過于草率了,而且我看他的樣子,根本不像是個科學家,反倒像是個什麼都不懂的蠢蛋!”

    麥克納特猶豫了一下。

    雖然簡森是她的小-情-人,可實際上,她還是非常理智的。因為她知道簡森的工作態度有些不對,但剛剛簡森的話,確實也有些道理,那個年輕中國人就是個足球教練。他的工作和科學研究一點不沾邊,也只是在英國的雜志上表了一片論文而已,這樣就獲得‘年度世界十大科學家’提名,會不會太草率了一些?

    麥克納特考慮了一會兒,最後說道。“好吧,簡森,我會和其他人商量的。如果有消息,我會給你打電話。”

    “那我要不要先回去?”簡森問道,他已經在英國呆的有點煩悶了。

    “那就先回來吧。”麥克納特一笑,說道,“我幫你訂好明天的機票,回來就直接來我家,我的小乖乖”

    “嘿嘿,等著我。會讓你吃飽的。”

    勒布朗-簡森嘿嘿笑著掛掉了電話,他掃了一眼電腦網頁上,關于萬勝資料的介紹,並看著那張頭像,冷笑著,“你看我有沒有本事把你踢出評選獎項的提名!”

    接下來的一周波瀾不驚。

    國際比賽日後,全體球員返回,球隊繼續正常訓練。

    十月三十日,曼城主場迎來米德爾斯堡。

    米德爾斯堡上賽季杯賽上繼續自己的強者形象,足總杯殺入4強。聯賽杯進入8強,而歐洲聯盟杯則一路沖進決賽,但過多杯賽賽事的牽扯反而讓俱樂部在最重要的戰場-聯賽賽事上受到很大的牽扯,從聯賽第二輪客場負熱刺。第四輪主場負查爾頓開始,球隊在主客場均不能左右自己的命運,早早的就開始為保級而掙扎,所幸最終獲得第14名,並沒有降級風險,賽事全部結束後。麥克拉倫頂替埃里克森,接掌英格蘭隊腳邊,主帥位置也“禪讓”給了愛將索斯蓋特。

    連教練執照都沒有的索斯蓋特很想在英證明自己,至少也得弄出些成績讓“唯證書論”者閉嘴,但可能是出于對自己的老戰友能力的信任,索斯蓋特在轉會市場上動靜不大,真正轉來的選手只有三名,轉會力度在英只比雷丁稍強,結果本賽季米德爾斯堡的陣容幾乎是照搬上賽季,戰術打法也基本沒多少變化,唯一就是,出身後衛的索斯蓋特,更喜歡打進攻足球。

    到目前,米德爾斯堡的成績已經證明,索斯蓋特的‘喜好’絕對拖累了整個米德爾斯堡,前面的九場比賽,他們兩勝兩平積9分,和維岡競技並列排名英倒數。

    于是在米德爾斯堡,索斯蓋特下課的呼聲就很高了。

    更關鍵的是,這個時間段,米德爾斯堡俱樂部很難找到臨時接管球隊的替代者,結果索斯蓋特一直呆在主帥位置上不動。

    和曼城比賽時,索斯蓋特仍舊穩穩的擔任米德爾斯堡主帥,米德爾斯堡也依舊穩穩的擔任‘英末流球隊’職位,然後這場曼城主場迎戰米德爾斯堡的比賽就可以想象了。

    6:o,全場毫無懸念。

    面對進攻上取得強勢壓制的曼城,米德爾斯堡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到了下半場,他們甚至連進攻都提不起勁,全力防守的防線,卻一次次被曼城攻破,結果這成為了一場讓米德爾斯堡記憶深刻的比賽。

    直到比賽結束,曼城還有很多球員感覺意猶未盡。

    “真可惜,我沒進球!”大衛-席爾瓦就感覺非常遺憾,球隊進了六個球,其中卻沒有他一個,“還是尼古拉運氣好。”

    阿內爾卡在比賽里進了三個,完成了個人本賽季在英的第一個帽子戲法,也就此成為了全場最佳球員,賽後他笑的嘴都沒辦法合攏。

    憑借這一場比賽的三個進球,他在聯賽的進球數也達到了7個,和達倫-本特以及效力于布萊克本的麥卡錫並列英射手榜第一位。

    同時,阿內爾卡在歐洲冠軍聯賽還有兩個進球,在進球數字上,他已經成為球隊名副其實的當家射手。

    另外,高興的還有伊萬-克魯和達倫-本特,兩人都有一個進球。

    伊萬-克魯在上一場比賽還擔心自己的‘進球荒’,沒想到這一場,利用一次斜插上的機會,就直接打破了進球荒,雖然只是一個進球,但有一個就能有第二個,賽後他的心情相當不錯。

    達倫-本特則是憑借這個球,追平了麥卡錫的進球數,雖然他只能是球隊的‘第二’射手,但他有進球數做保證,球隊也給他足夠的出場時間,對現在的情況,他已經非常滿意了。

    最後一個進球則屬于莫瑞斯,作為一個中場組織核心,他在聯賽的進球數也達到了4個。

    對莫瑞斯來說,進球其實不算什麼,即便沒有進球,球隊也沒有人能撼動他的地位,他是球隊的核心,最重要的工作是還是組織進攻,比起進球來說,他更喜歡助攻隊友去進球。

    無論如何,這場比賽對曼城是非常完美的。

    賽後萬勝也顯得很高興,他夸獎了一眾球員,隨後特別提到了伊萬-克魯,“我很高興他能進球。我不喜歡‘進球荒’這個詞,但之前他確實一直沒有進球,現在有了進球,我相信之後的比賽,他的心態會更好,狀態也會更好。”

    然後他談到了阿內爾卡和達倫-本特,經過這場比賽,再聯想兩人的進球數,很多媒體對于達倫-本特只能作為‘二號射手’其實是有些遺憾的,對此萬勝表示說,“達倫是個天才,尼古拉也是,但尼古拉比達倫強的地方在于他的經驗更豐富。但實際上,我們的鋒線並不存在‘不公正’的問題,因為我們理論上只有他們兩個前鋒,而我們需要三線作戰。”

    這也是達倫-本特有足夠出場時間的原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