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二十四章叫聲大的狗不咬人

第二百二十四章叫聲大的狗不咬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歐洲冠軍聯賽小組賽全部結束後,曼城馬上就要迎來和曼聯的德比戰,這場比賽關系毫無疑問是焦點中的焦點,不止是曼徹斯特德比影響問題,還直接關系到英超的榜首爭奪。

    對兩隊球員來說,如此重要的比賽里能出場就很關鍵了。

    曼城隊里,尼古拉-阿內爾卡顯得很高興。

    萬勝並沒有說過和曼聯的比賽誰來首發,但在和沃特福德的比賽里,派上他首發出場,已經說明在萬勝的心里,是打算讓達倫-本特在和曼聯的比賽中出場的。

    但經過和沃特福德的比賽就不一樣了,阿內爾卡自己完成了帽子戲法,他相信以自己爆發的狀態,主教練一定會考慮讓他在和曼聯的比賽里出場。

    對他來說,沒什麼比擊敗競爭對手,更值得高興了。

    阿內爾卡感覺正在一步步爭取想得到的--高薪、受關注、成為巨星,這些東西,在18歲的時候,他就觸手可及,只不過幾年來,他的職業生涯有點跌宕起伏,早年在皇家馬德里的短暫失敗生涯,再到愛巴黎聖日耳曼、利物浦,幾年來他幾乎沒有任何進步,雖然他一直備受關注,但職業生涯沒什麼成長,還是很令他煩惱。

    現在他快要得到屬于自己的東西了。

    曼城的成績越來越好了,已經成為歐洲最受關注的球隊,他也成為了曼城的第一射手,相信過完這個賽季之後,他的名氣肯定能進一步提高。

    但想想球隊的年輕主帥,阿內爾卡還是感覺有些害怕。

    盡管他很年輕,球隊沒人不怕他。

    阿內爾卡也一樣,他希望能在和曼聯的比賽中出場,卻有些不敢去和主教練親口說,但那最終哥哥克勞德的提醒還是起了作用,“尼古拉,你是球隊的第一射手。又剛完成了帽子戲法你已經有資格要求一些東西了。”

    于是阿內爾卡找到了萬勝,開口說希望能在和曼聯的比賽中首發出場。

    阿內爾卡的主動請戰讓萬勝有些意外,他看著眼前法國人期望的臉龐,也有些微微心動。阿內爾卡雖說生活作風以及性格都有些讓人反感,可單說起足球場上的能力和表現,確實是非常出色的,尤其他剛剛在和沃德福德的比賽中爆發,個人打進三個進球。萬勝都覺得他理應獲得機會。

    但萬勝又想讓達倫-本特出場,因為最近一段時間,達倫-本特並沒有什麼機會。

    要是平常的聯賽,他肯定直接決定讓哪個球員出場了,但和曼聯的德比戰不同,大賽對每個球員都很重要,他作為主教練,至少要讓所有球員認為是公平的,這關系到他在球隊的權威和球員對他的信任,一點馬虎不得。

    就像一個公司的老板。面對兩個同等具有優秀能力的員工,卻總是偏袒其中一個,給這個不斷加薪,那個卻紋絲不動,肯定會讓公司所有員工不心服的,往往就很容易造成許多內部問題,而內部問題無論對一個公司還是一支球隊都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萬勝必須想出讓所有人心服的辦法。

    訓練賽,用進球決定誰首發?肯定不行,如果這樣做,就等于加深了球員的矛盾。而且怎麼分配兩支球隊,也無法做到真正的公平。

    不然,干脆兩人都上場!?

    這麼一想,萬勝忽然靈光一閃。

    之前萬勝一直想著和曼聯的比賽。采用正常的戰術,但這樣想在老特拉福球場戰勝曼聯,是十分困難的,曼城並不比曼聯強多少,如果沒有足球訓練大師系統的教練技能加成,萬勝敢肯定自己的曼城。和曼聯還要差上一個檔次,正因為有教練技能加成,曼城才能表現的這麼好,才能和曼聯、切爾西擁有同等的發揮和實力。

    對比各線陣容來說,曼城都很難和曼聯想比,更何況,這又是客場作戰,另外,本賽季的曼聯出奇的強勢,曼城的戰術也早就被各個對手研究透徹,一點也沒有出奇制勝的本錢了,只要曼聯防守穩固,穩穩的和曼城打一場,球隊想要取勝真的要依靠很大運氣成分了。

    對了,出奇制勝!

    萬勝看向阿內爾卡,眼中精光一閃。

    “我會考慮的。”他回應了阿內爾卡一句,就把法國人推出門外,自己對著戰術板寫寫畫畫,這讓阿內爾卡心中變得忐忑不已,但最終還是離開了辦公室。

    這天,萬勝工作到了晚上十點才離開。

    第二天早上,萬勝找到皮爾斯和迪亞馬雷斯說起了自己的想法。

    ————

    “你說什麼?”

    “讓阿內爾卡和達倫一起出場?你瘋了!”

    皮爾斯和迪亞馬雷斯听了萬勝的話,幾乎不約而同的提出反對,但萬勝只微微笑著,開始在戰術板上寫寫畫畫,講解起自己想好的戰術。

    經過一番講解之後,皮爾斯兩人全都沉默了。

    “這有點危險吧!”迪亞馬雷斯指出了問題所在,“如果他們反應過來,做針對性的調整,那麼我們的後防就危險了。”

    “而且這樣也不一定能取勝!”皮爾斯補充道。

    “當然不確定。”萬勝道,“足球比賽哪有肯定勝利的戰術,但我想這樣球隊能最有可能的發揮出進攻能力,只要我們表現夠好,一定能先曼聯一步取得進球,到了下半場,我們就把戰術調整回來,那時我們已經領先了。”

    想到這些,萬勝有些迫不及待。

    萬勝想好的戰術,說白了就是最大火力,向著曼城半場展開進攻!

    阿內爾卡和達倫-本特都是善于頂在前面做臨門一腳的前鋒,兩人同時上場肯定有位置的沖突,萬勝打算讓兩人齊平都站在最前面的位置,也不用相互配合什麼的,因為他在兩人之後放了一個莫瑞斯做調節,這樣有莫瑞斯做調節,前面就能配合的起來,當然,這會導致一系列的問題,比如莫瑞斯去前面。中場就會出現問題,再比如,即便莫瑞斯去前面,兩人依舊配合不起來。多上一個前鋒依舊是浪費,邊路的支援也是個問題,如果把這些問題都解決了,那麼球隊的防守肯定出現問題。

    所以萬勝再進行一番研究後,才打算讓球隊最大火力的去進攻。

    這樣一則是調節了阿內爾卡和達倫-本特都想出場的問題。二則是出奇制勝,取勝的機會也不比正常戰術低。

    在萬勝解釋一番後,迪亞馬雷斯兩人也沒什麼異議,雖然兩人是助理教練,可球隊的戰術一向是萬勝拍板決定的,萬勝既然下了決定,還做出了合理的解釋,他們只需要跟著做就行了。

    接下來萬勝著急全隊,詳細解釋了和曼聯的打法,之後。球隊開始做針對性的戰術備戰。

    ————

    曼城和曼聯的比賽,有一樣是必須有的,那就是雙方的口水仗。

    早在上一輪開戰前,雙方媒體就已經展開了全面的‘戰斗’,那些中立媒體也期盼著兩隊交手,各自做著各種分析和判斷。

    曼城和曼聯本來就是死敵關系。

    佔據多數的曼城球迷,都認為曼聯並不能代表曼徹斯特,尤其在曼聯有個美國老板之後,這種觀點更具有說服力的,而唯一能代表曼徹斯特的球隊就是曼城。在曼城的成績上漲,並在上賽季取得聯賽冠軍後,曼城球迷就更有信心了。

    反觀曼聯,則擁有更多的支持者。這些支持者不都在曼徹斯特,全世界他們的支持者更多的,就拿遙遠的中國來說,就不知道有多少曼聯球迷。

    這些曼聯支持者們都是曼聯的簇擁,他們絕對支持曼聯,對曼城球迷說法不屑一顧。他們認為成績更好才代表一切,歷史榮耀更能證明輝煌,所以曼聯才是曼徹斯特的代表球隊。

    兩種說法完全相反,更多媒體也參與到了爭辯之中。

    歷史上,曼聯和曼城比賽,成績上佔據絕對優勢,但萬勝和曼聯的對抗,卻一直處在上風,到目前為止,萬勝無論帶領德比郡還是曼城,和曼聯的比賽還未嘗敗績。

    同時,萬勝和曼聯也存在很深刻的矛盾。

    很多曼聯球迷認為,萬勝是出身曼聯的,不管他是什麼原因離開的曼聯,他都是曼聯的‘叛徒’。

    萬勝可不承認這一點。

    他對于趕走自己的俱樂部,不存在任何好感可言,尤其曼聯主帥弗格森,總是一副討人厭的樣子,不像穆里尼奧那樣,和弗格森場下還能成為朋友,萬勝對那個甦格蘭老頭一點好感都沒有。

    上賽季曼聯成績不佳,早早的和切爾西、曼城拉開了積分差距,沒能有機會加入到冠軍爭奪戰中,而本賽季,曼聯成績相當好,從聯賽開打就一直牢牢佔據榜首位置,于是曼聯和曼城的沖突更深刻了。

    這次曼徹斯特德比,顯得比往常更加重要!

    對于本場比賽,曼聯的支持者們信心十足,因為曼聯的狀態很神勇,同時這也是老特拉福德球場進行的比賽,于是曼聯的簇擁媒體《曼徹斯特體育報》首先開了炮,“曼聯和曼城交手,一向勝多負少,上賽季曼聯處在動蕩期,才讓曼城人得逞,‘偷竊’了本屬于曼聯的冠軍,但現在曼聯上下團結一心,在聯賽大步挺近,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曼城也休想在老特拉福德球場帶走哪怕一個聯賽積分!”

    “曼聯全隊斗志旺盛,他們必勝的實力和信念,所以這場比賽,曼聯必將取得勝利!”

    《曼徹斯特體育報》一向是曼聯的支持者,他們發出這樣的報道並不奇怪,但很快,他們的老對手,支持曼城的《衛報》展開還擊,“歷史交戰成績根本無關緊要,重要的是近來的成績,萬勝在和曼聯交手中未嘗敗績,曼城上賽季對陣曼聯一勝一負保持不敗,無論哪方面來說,曼聯都不可能在老特拉福德球場取勝。←百度搜索→【愛書屋】”

    “這種反常的事情,也只能存在想象中!所以,取勝的一定會是曼城!”

    在爭論勝負之後,《曼徹斯特體育報》又重新說起了老話題,那就是萬勝的‘背叛’,“他是繼曼格諾爾、丹尼斯-勞後,曼聯百年來最大的叛徒之一!”

    丹尼斯-勞的故事是曼徹斯特德比歷史上難忘的一段。1974年,已經轉投曼城的前曼聯功勛射手丹尼斯-勞用腳後跟攻破了老東家大門,幫助曼城1比0獲勝,正是因為這個進球。曼聯在那個賽季遭遇了降級,丹尼斯-勞也成為了德比歷史上最著名的“叛徒”。

    然而在丹尼斯-勞反戈一擊的63年前,曼聯其實還還出現過一位“叛徒”,與丹尼斯-勞一樣,他也是曼聯史上的一位“偉人”。

    曼格諾爾。被認為是曼聯歷史上第一位堪稱偉大的主教練。

    1906年,曼格諾爾率領曼聯奪取乙級聯賽亞軍,重新殺回甲級行列,1907年他一口氣從曼城挖走了比利-梅雷迪斯在內的五名優秀球員,球隊實力迅速提升,那個賽季,曼聯獲得了歷史性的第八名;1908年,曼聯實現了宿願奪取了歷史上第一個頂級聯賽冠軍;1909年,曼聯取得歷史上的又一個突破,他們連克紐卡斯爾和布里斯托爾等隊。奪取了俱樂部歷史上第一座足總杯獎杯;1910-11賽季,曼聯再次奪取了聯賽冠軍,這是老特拉福德見證的首個獎杯(注︰老特拉福德球場1910年正式投入使用)。

    然而在1911年,曼格諾爾突然轉投同城對手曼城隊,8個月後,曼格諾爾帶領曼城奪取聯賽冠軍,而失去領路人的曼聯只排在第13位,更大的打擊還在後面,少了曼格諾爾的曼聯元氣大傷,1913年。曼聯降入了乙級,後來數次升級降級,直到40年代中後期,再未奪取過任何榮譽。

    《曼徹斯特體育報》把萬勝和兩位‘先賢’放在一起。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榮幸’了,只可惜《衛報》根本不買賬,他們表示說,“萬勝本來就是曼城人”,他們認為萬勝在曼聯執教過一周,根本就不算什麼。如果萬勝沒有取得成功,誰又會記的曼聯曾有個年輕中國人在少年隊執教?反倒是萬勝一來曼徹斯特執教,就選擇了曼城,上賽季萬勝帶領曼城奪下英超聯賽冠軍,所以萬勝已經被打上了曼城的標簽。

    很快《曼徹斯特體育報》又反駁說,“就算在曼聯一天,也是曼聯人,更何況,萬勝是先到曼聯的,如果沒有在曼聯的失敗經歷,他又怎麼能在德比郡取得成功?”

    當萬勝听到這個觀點,還真不知道是該反駁還是不反駁了。

    沒錯,如果沒有曼聯的失敗經歷,他很難取得現在的成功,或許他現在還在為成為青年隊教練做努力?

    但沒有如果!

    他在曼聯失敗了,他被趕了出來,現在,他成功了!

    萬勝自己對曼聯沒有任何好感,這就已經足夠了,所以當有媒體記者采訪的時候,他直接說道,“我可不是什麼叛徒,我身上沒有留著哪怕一滴曼聯的血!他們說這些,不過是想給我制造壓力,但我根本沒有任何壓力可言,就像是《衛報》上面說的,我和曼聯交手還沒有過失敗,以前沒有,現在也不會!”

    “現在,我和我的球隊都已經做好了準備,我想在比賽結束,那些曼聯人就該閉嘴了,因為到時我們已經是聯賽第一!”

    萬勝的必勝言論,引起了曼聯支持者們的一致反駁。

    很快就有曼聯球員站出來了。

    曼聯邊後衛加里-內維爾‘隱秘’的說明了球隊的信心,“曼城的成績很好,但我們更好。事實上,英超沒有比我們狀態更好的了,後天又是在老特拉福德球場的比賽,我認為球隊一定會取勝!”

    葡萄牙球星c-羅納爾多也激動的說道,“這是我們的主場,我們的目標就是冠軍,而在奪冠之前,我們先要戰勝曼城,我相信這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

    魯尼也出來表示說,“這是德比,但說直白些,曼城只是我們的競爭對手之一,他們根本不算什麼,我們只要認真比賽就能取勝,這就是我想說的。”

    曼聯大將斯科爾斯也佔了出來,說道,“我會做最大努力幫助球隊取勝!”

    一個個曼聯球員都站出來,就好像戰前的誓師大會一樣,各自說著取勝的信念,但他們說的都沒什麼‘內涵’,不過是樹立信心而已,還是曼聯主帥弗格森的話更有分量,“經過這兩個賽季,我對他(萬勝)的執教風格有了很深的了解,他們(曼城)本賽季的戰術沒什麼變化,我早就想好了應對辦法。”

    “時代在發展,足球這項運動也在發現,總用老一套的打法是不行的。我相信經過這場比賽,他能明白這些。”

    要是別人听了,還以為弗格森是在給‘後輩’做提點,但想想一個60多歲的老教練,這麼和同級別球隊的30歲主帥說,就有些怪異了。

    毫無疑問,甦格蘭老頭話語中滿滿的都是諷刺。

    但弗格森的話還是很有分量的,尤其他的一種說法,‘我已經研究透了他們的戰術’,這給曼聯的支持者們帶來更大的信心。

    于是他們發出的聲音更猛烈了。

    面對曼聯幾乎是球迷、媒體、球員再到主教練全面站出來表達信心的場面,萬勝反倒讓所有球員不要在媒體上說起關于德比大戰的問題,全隊就只有他自己一個人面對曼聯的群體火力。

    一個人肯定敵不過這許多人的,萬勝也不可能把所有時間都花在噴口水上,所以當有記者再來采訪的時候,他給記者講述了一個故事,“有一天我在路上散步,突然一只狗竄出來,沖著我汪汪叫,好像是要上來咬我兩口,我有點害怕他傷了我,就往回退了兩步,可它的叫聲更大了。于是我抄起塊磚頭,一把狠力朝它扔了過去,那條狗立刻就被嚇跑了。”

    前來采訪的是個《衛報》記者,所以萬勝並沒有說的太直白,他相信這位記者一定會腦洞大開,把故事全部安排在曼聯身上。

    果然到第二天,《衛報》就相信分析了萬勝的故事,得出“叫聲大的狗都是虛張聲勢,根本沒本事咬人”這一‘合理’結論,然後‘狗’的身份就擬在了曼聯身上。

    《衛報》全篇沒有談及曼聯和曼城的比賽,但故事的‘撰寫人’萬勝再聯系進來發生的事,所有人都明白這則故事的‘含沙射影’了。

    頓時曼聯支持者們就像是吃了蒼蠅一般的惡心,他們《衛報》的諷刺惹的大怒,可他們想反駁,卻找不到好的素材,更主要是,弗格森可沒有閑心講故事啊,或許就算甦格拉老頭出面,都想不出這麼有內涵的故事。

    同時他們也奇怪,為什麼這個中國人會如此有自信,好似根本不怕惹惱曼聯,難道他真的有什麼在老特拉福德球場取勝的把握?

    他會怎麼辦呢?

    曼聯支持者們真的有點心虛了。

    幸好這個時候,比賽也即將開始了,一切的迷霧比賽開始都會揭開,他們也不用多費腦細胞了。

    賽前新聞發布會上,萬勝沒有再去說起曼聯,只是說到了球隊的狀態,他表現出了十足的信心,“我和我的球隊都相信,我們一定能在老特拉福德球場帶走三分!”他那副樣子完全沒有把曼聯放在眼里。

    如果只看萬勝的表現,大家還以為比賽會有什麼黑幕,不然怎麼比賽還沒有開始,曼城就肯定能取勝了?他們都不知道這個年輕中國人的信心從何而來。

    曼城支持者們想來想去也想不到,干脆就認為萬勝是在虛張聲勢。

    看看賽前曼城球員都不站出來說話就知道了,他們肯定是覺得跟了這麼一個不靠譜的主教練都覺得丟人!

    對,這才是正確答案!

    曼聯支持者們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心里也感覺踏實不少,他們仿佛已經看到曼聯在比賽場上橫掃曼城的場景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