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他還能再無恥一點嗎?

第二百三十一章 他還能再無恥一點嗎?

    中場休息,曼城的更衣室氣氛還是算不錯。-樂-文-小-說-

    上半場一個進球優勢並不足以決定比賽勝負,但也算完成了賽前制定的目標,所以球員們都很放松。

    萬勝走進更衣室時,臉上也帶著笑。

    球隊有進球優勢,讓萬勝感到高興,令他欣慰的則是達倫-本特的表現,一場比賽里,讓一個球員‘徹底歸心’,這絕對是大收獲,更何況,在歸心之後,達倫-本特的實力還進一步提升,以後也會給球隊帶來更多的進球。

    當然,那就是之後比賽才能有的收獲了。

    針對這場比賽來說,一個進球優勢也算完成了賽前制定的目標,那麼接下來就可以按照賽前制定的策略去踢了。

    他不用考慮怎麼做調整,只要按照布置來就行了。

    當然,也會有一點小小的調整。

    萬勝走進更衣室後,首先就夸獎了大家的表現,這是必須做的,作為一個主教練,要為全隊負責,當球員情緒低落的時候,就要鼓舞士氣,讓他們斗志高昂起來,當他們表現的好,就要進行夸獎,讓他們繼續努力。

    當然,驕傲自負是要不得的,但僅僅一個進球的優勢,大概也不會讓他們驕傲。

    所以萬勝只要夸獎就可以了。

    他首先就夸獎了達倫-本特,“我必須夸獎達倫,他真的干的很漂亮!還記得賽前我對你們說過什麼嗎?我說,你們要找到對球隊的歸屬,把球隊的榮譽當成是你們個人的榮譽!”

    “現在我還要堅持這麼說,我敢肯定,達倫做好了,那個傳球,很棒!”

    萬勝朝達倫-本特豎起大拇指,其他人也樂呵呵的看著達倫-本特,倫敦小伙兒似乎是不習慣被大家這麼看,他有點羞澀的低下頭。

    看著這種小女人的姿態。大家都哄笑起來。

    接下來萬勝夸獎了全隊的表現,“你們都做的不錯,我們完成了賽前制定的半場目標,一個進球。這是優勢!但在比賽里,一個進球並不能保證勝利,所以我們必須按照賽前制定的戰術進行,保證最大了可能的取勝。”

    大家轟然稱‘是’。

    不少人想到賽前制定的下半場打法,心里都憋著笑。同時也有點不好意思,曼城在很多人眼中,可是一支非常善于進攻的球隊,那麼,下半場那樣去打真的好嗎?

    他們不知道。

    他們唯一知道的是,這是主教練萬勝親自拍板決定的打法,他們只要去做就行了。

    最後,萬勝說起了下半場的調整。

    人員上,阿內爾卡下,博阿滕上。

    用一個偏于後場的球員。換下球隊的前鋒射手,這是賽前就想好的,中場休息,達倫-本特和阿內爾卡肯定有一個要下場。

    不過之前,萬勝想換下的是達倫-本特,畢竟阿內爾卡的能力更強,但上半場達倫-本特表現太好了,他明顯狀態比阿內爾卡更好,另外,隨著他對萬勝的崇敬值過百。能力也有了全面提高,已經不弱于阿內爾卡,自然,被換下的就變成阿內爾卡了。

    阿內爾卡有些心不甘情不願。他可不想在這種大賽被換下。

    但他再不甘心,也擰不過萬勝。

    萬勝是主教練,他只是個球員。表現再好,進球再多也是球員,于是他只能嘟著嘴。看著其他人興高采烈的談論比賽,只能不滿的接受即將被換下場的命運。

    ————

    主隊更衣室里。曼聯主帥弗格森正在給球員講解下半場的打法。

    曼聯的打法基本不會有什麼變化,他主要解釋的是,曼城可能做出的調整,根據上半場的情況,弗格森覺得下半場曼城可能會回歸正常打法。

    上下半場采用不用的打法,這對其他球隊幾乎是不可能的,一般球員根本無法適應,戰術再好球員不適應也沒有意義,但出現在曼城身上並不奇怪,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比賽里這樣做了,並且他們還能做的非常好。

    對這一點,弗格森很是捉摸不透。

    他曾經試圖讓球隊在上下半場采用不同的打法去比賽,可結果不盡如人意,到了下半場,不少球員如同在夢游。

    別說是整個球隊,就算單個球員調整位置,都很難適應過來。

    每一場比賽,開場的時間里,雙方都會在試探階段,這不是因為不了解對手,而是雙方球員沒有進入比賽狀態,他們需要一定時間的適應,知道自己該怎麼跑位,該站什麼位置,防守的時候該去盯防誰,進攻的時候該怎麼跑來躲開防守等等,這些都是球員必須知道的,所以他們才需要適應。

    假如突然換個位置,他們就要重新去適應了。

    這需要時間。

    可比賽總共就只有九十分鐘,難道要一個球員花一半時間來適應比賽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這個道理,真正了解足球的人都能明白。

    可曼城卻做到上下半場采用不同戰術,球隊還能夠適應的不錯,就十分令人驚訝了。

    對這一點,弗格森內心里是相當佩服的。

    他非常想親口問問萬勝,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只可惜那個中國人和他的關系非常惡劣,他也沒打算修復這種關系。

    但總之,曼城很可能改變打法,那麼就一定要提醒球員注意。那麼下半場曼城會怎麼打呢?不出意外就是回歸正常打法吧,畢竟那才是他們擅長的,所以到下半場比賽,球隊所做的備戰工作就有用了。

    “強硬!防守強硬!緊逼強硬!”

    “我們需要中場,尤其是中路的控制權,兩個邊路,克里斯蒂亞諾和邁克爾,你們有機會就在邊路做突破,他們邊路球員的能力不如中路,這是我們的優勢。”

    “如果他們進攻,全都要回撤防守,我需要你們所有人都參與到防守中,你們應該在上賽季嘗到了苦頭。他們配合進攻起來非常具有針對性。”

    “…………”

    弗格森不斷說著,一個個球員也跟著點頭,他們在上半場前半段感覺非常憋悶,都有些迫不及待的上場教訓那些該死的曼城人了。

    看著一個個斗志昂揚的球員。弗格森心里也很安慰。

    即便落後一球,他也相信球隊有能力追回來,只要球隊上下團結一致,一心為勝利做努力,那麼他們就沒有無法戰勝的對手。

    曼城?

    或許上賽季的曼城不好對付。但現在就不一樣了。

    老爵士滿意的微笑起來,他覺得比賽又在自己的掌控中了。

    ————

    很快中場休息過去,兩隊已經重新站在了場上,隨著主裁判波爾的哨聲,下半場比賽開始了。

    曼城首先開球。

    達倫-本特一腳把球傳到身後,足球交到了莫瑞斯腳下,莫瑞斯再回傳孫繼海,然後曼城開始在後場倒腳。

    這是曼城正常的打法。

    曼聯沒有什麼意外,他們早就知道曼城會利用這種不斷傳接球的打法尋找機會了,他們知道該怎麼去做。那就是上前給曼城壓力,跑動更多、緊逼更嚴密,並且防守更強硬,這樣一來,曼城就不敢輕易在後場倒腳了。

    按照制定好的戰術,曼聯很快壓了上去。

    曼城似是感受到了壓力,雷托-齊格勒在接到球後,面對卡里克的逼搶,直接一個大腳把球開到前場,莫瑞斯沒能接到球。但他還是趕在斯科爾斯之前,把球開出了界外。

    利用這個時間,曼城完成換人調整,博阿滕換下了阿內爾卡。

    “曼城在下半場開場就選擇了換人。法國射手被換下,出場的是博阿滕,他是柏林赫塔的天才球員,在夏天里加盟了曼城。”

    萊昂-布朗開始利用賽前準備的資料,介紹起博阿滕,“他的全名是凱文-普林斯-博阿滕。還不到二十歲,是一名具有加納和德國雙重國籍的球員。他曾代表德國u-15、u-16、u-19和-u21上場41場及攻入8球,去年夏天,他在歐洲u-19足球錦標賽以3-0的比分擊敗希臘u-19的賽事中以一記在中心圓45碼外的進球,為球隊建功而登上《踢球者》報頭條,這記進球使人印象深刻,並被德國電視體育節目選為該月最佳進球。”

    “博阿滕還沒有加入國家隊,以他的能力,還是無法被德國隊看中,但加納隊有意邀請他加入,德國世界杯之前,博阿滕曾獲得加納隊的召喚,但他拒絕為加納隊出場。”

    “想來他更青睞實力更強的德國隊。”

    這些介紹也能看出博阿滕的出色,還不滿20歲,已經在德國小有名氣,這不是一般年輕球員能做到的,同時,能被萬勝看中加入曼城,也證明了他的實力和潛力。

    現在他代表曼城在德比大戰出場了。

    更多的媒體、球迷並不關心博阿滕有過什麼經歷,對他們來說,博阿滕那點成就完全不夠看,他們更想知道曼城做這種調整的意義。

    換下阿內爾卡,換上一名偏重于防守的球員,這是要回歸正常打法了?

    曼聯主帥弗格森倒是不以為意,他早就知道曼城會回歸正常打法,曼城的換人也在他的意料之內,曼聯球員也一樣,曼城的這個換人,正好和教練的說法一致,于是他們對比賽更有信心了。

    接下來曼聯繼續按照制定好的打法進行比賽,他們很快就取得了‘預想’中的優勢--他們在場面上壓制住了曼城,讓曼城根本無法發揮出實力。

    比賽場面達到了他們的預期。

    那麼之後的時間,就都是曼聯時間了吧?

    很多球員都這麼想,曼聯球迷看到球隊取得優勢,也感到很興奮,雖然還落後一球,但他們相信球隊能夠追平比分。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過去了。

    隨著比賽進行,曼聯一直有局勢上的壓制,但場邊的曼聯主帥弗格森卻又皺起了眉頭,因為比賽場面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曼聯確實取得局面上的優勢,可這種優勢看起來似乎太大了點!

    曼城絕對不好對付,這是人所共知的,但現在的場面,似乎和比賽開場時顛倒過來,曼城一直在被動的防守,而曼聯則圍著曼城半場展開圍攻。

    唯一的區別是,曼城並非毫無還手之力。

    他們偶爾打出的快速反擊,極大的威脅了曼聯球門,有一次甚至差點早就出單刀球,而曼聯卻沒有獲得類似的機會。

    這是怎麼回事?

    比賽真的正常嗎?

    弗格森看著比賽,陷入了思考中,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主教練,他很快就意識到自己想錯了。

    曼城並沒有回歸正常打法,而現在場上的曼城,所采用的戰術,說直白些就是最簡單的防守反擊。他們根本沒打算和曼聯拼上一個半場,而是攥著一個進球的優勢,采用最穩的打法來進行比賽。

    弗格森瞪大了眼楮。

    他怎麼也沒想到曼城會這麼打!

    防守反擊?

    曼城還會防守反擊?

    說出來肯定很少有人相信,但現在場上這支曼城就是在這樣打,他們根本不去做什麼控制球、傳接球的連續配合了,就是穩穩的在後場防守,然後找機會進行快速反擊。

    這樣打,最穩!

    防守肯定最穩,一大堆球員在後場,曼聯就算踢的再好也很難有機會,而曼城反倒可以利用時機進行快速的反攻。

    弗格森看向中間位置。

    對方的前鋒,達倫-本特,中場大衛-席爾瓦和唐寧,這三人站在陣型最前面,三人全都屬于那種速度非常快的球員,大衛-席爾瓦技術還非常出眾,有這三人在前面,曼聯幾乎隨時都要提防可能的反攻。

    要是一般時候,對方這麼打,曼聯根本不會太在意,可現在,曼城可是攥著一個進球的優勢!反擊進不進球沒關系,只要守好球門,最終的勝利就屬于他們了!

    弗格森不由得咬牙切齒的看向曼城教練席。

    那個年輕中國人穩穩的坐著,還微笑的和旁邊助理教練在交流,那一看就是勝券在握的模樣,卻讓老爵士有些無可奈何。

    “這家伙還能再無恥一點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