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四十三章一個個的驚喜

第二百四十三章一個個的驚喜

    接下來是聯賽21輪,切爾西迎來了北倫敦德比大戰。[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xsw]

    本賽季,有一個巧合發生,富勒姆先進球的比賽一律不敗,切爾西先丟球也從未輸過,結果湊在一起變成了本場的2比2。

    切爾西遇到了贏球難的危機!

    更讓穆里尼奧發愁的是人員不整,約翰-特里做了手術,切赫還回不來,羅本在養傷,更要命的是,喬-科爾的傷情出現變化,有可能缺席整個賽季。

    在戰平富勒姆後,穆里尼奧透露了這個壞消息,“喬-科爾,我認為他的傷情可能老也好不了,至少這個賽季回不來。他有嚴重的骨裂,現在還沒有決定是否手術,我不知道他怎麼想,但時間逼人。我們的醫生給他的建議是手術,我們現在還要等他自己的決定。”

    這個消息對切爾西打擊不小。

    喬-科爾的技術特點在切爾西是獨一無二的,他是邊鋒中速度最慢但原地護控球最好的,不需要太大空間、即使多人包夾也能穩住球,在狹小空間內制造出機會,以往切爾西這類特點的球員還有古德揚森,但現在穆里尼奧一下失去了他們倆人。

    喬-科爾如果缺席整個賽季,意味著切爾西攻擊陣容的某種失衡。

    對富勒姆,穆里尼奧之所以恢復菱形442陣型恐怕是無奈之舉。喬-科爾和羅本有傷,賴特-菲利浦斯打首發表現不如替補,舍普琴科的狀態很難獲得信任,德羅巴加卡勞是逼出來的組合。

    兩連平過後,穆里尼奧再也說不出像和阿森納賽後所說“我們還是冠軍有力爭奪者”之類的話了,事實上,媒體認為切爾西也失去了競爭聯賽冠軍的希望。

    切爾西和曼城已經相差7分。但重要的不是7分,而是切爾西的陣容,一個個大將的受傷。讓穆里尼奧甚至無法排出有力的首發陣容,球隊無論防守還是進攻都存在問題。連續和小球會比賽,也一場場的打平,狀況和成績都讓人心灰意冷。

    同時,或許另外一個問題也是穆里尼奧乃至于切爾西低調的重要原因。

    在聖誕節前後期間,俄羅斯政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由于政府政策調整,俄羅斯開始加強對國內一些遺留的‘寡頭’進行清算。

    阿布拉莫維奇作為俄羅斯的‘寡頭’之一,即便他和俄羅斯總統普-京是老朋友了。但他很明白‘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當俄羅斯國內要進行清算的時候,阿布拉莫維奇在俄羅斯境內的產業受到了很大影響。

    俄羅斯國內有不少對他的聲討以及‘徹查’其老賬的請求。

    這一時刻,阿布拉莫維奇必須保持低調,他可不想步入自己兩名‘戰友’的後塵。

    霍多爾科夫斯基是俄羅斯前首富、俄羅斯的石油和銀行業寡頭,他在2005年,因竊取國家財產、欺詐、惡意違背法院裁決及偷逃稅款等四項罪名獲刑8年,現在還蹲在俄羅斯政治監獄里。

    別列佐夫斯基也是一例。自2000年俄羅斯新總統普-京上台以後,別列佐夫斯基立即成為普-京政權的打擊對象。

    別列佐夫斯基被控多項金融詐騙和貪污等罪名,無奈之下。他辭去可獲刑事豁免權的國家杜馬、即議會下院議員一職,前往法國,去年定居在了英國,繼續從事反對俄羅斯政府的活動。

    別列佐夫斯基不肯屈服,組建了政黨“自由俄羅斯”,身背竊國和侵吞企業巨額財產的指控,別列佐夫斯基變賣財產,為了免被起訴,他于2001年移民英國並尋求政治庇護。

    從那時起。別列佐夫斯基就一直是俄羅斯警方的通緝對象。

    就在十幾天前,一件重大的事情發生了。別列佐夫斯基的密友、原俄羅斯特工亞歷山大-利特維年科在倫敦一家酒店喝下一杯據信含大量放射性物質釙-210的茶後中毒身亡,這導致俄羅斯和英國的關系進一步惡化。

    這個消息也致使阿布拉莫維奇不得不‘低調做人’。

    聖誕節後。阿布拉莫維奇第一次公開接受了媒體記者的公開采訪。

    他主要說的有三點,一是切爾西俱樂部即將采取財政緊縮策略,“很難講,或許我們的政策太過侵略性。未來幾年我們在轉會市場的投入要減少,從足球學校提拔新人將是主要的政策。”

    這在英國媒體理解里,認為是在賣出西伯利亞石油公司和辭去楚科奇州長職務後,阿布必須給普-京一個明確的印象︰他還是一個愛國的俄羅斯人。

    于是,阿布控股國有鋼鐵公司,投資贊助俄羅斯國家隊,減少對切爾西的投入就是這種思維的必然結果。

    叛國的利特維年科被俄特工“放射性”處死後,普-京的警告顯而易見︰阿布的絕大部分資產雖然都在國外,但毫無疑問,投資卻必須以國內為根本,此時阿布拉莫維奇放出財政緊縮策略,就是給普-京一個明確的立場。

    同時,阿布也第一次公開否認切爾西會發起或參與所謂的“歐洲超級聯賽”的規劃。這是一個明確的信號︰和切爾西將緊縮轉會銀根一樣,表明以往一向囂張乖戾的切爾西人,開始尋求按照既有規則行事。

    至少,不會向現行秩序發起新的挑戰。

    第二點阿布拉莫維奇強調了自己對切爾西俱樂部絕非‘朝秦暮楚’,“我是一個天生的球迷,我對每場比賽都充滿興趣。獎杯,沒有過程那麼重要。”

    阿布通過新聞發言人不厭其煩地表示過,對切爾西持續的政策。現在由自己親口說出來,既是對前雇員披露他喜新厭舊的反擊,也是對此前為切爾西設立風險基金的最好注解。他甚至有些調侃地對著《觀察家報》的記者表示︰“作為旁觀者(與觀察家同詞),帶給球迷快樂會讓他更快樂。”

    最後,阿布拉莫維奇談到了最重要的‘慈善事業’。“這是絕不能怠慢的。”

    慈善是不是俄羅斯寡頭的義務?

    “慈善不是在廣場上喂喂鴿子那麼簡單,慈善是一項非常復雜,需要職業規劃的事業。”

    記者和阿布拉莫維奇都用了最大的篇幅來證明。對楚科奇州的慈善投資,有多麼重要。阿布拉莫維奇的比喻很形象︰慈善不是在廣場上喂鴿子。是復雜的職業管理。

    “我會加大對俄羅斯的慈善投入,俄羅斯人民給了我所有一切,我也應該用慈善事業來回報民眾。”

    阿布拉莫維奇確切的表明了態度。

    阿布拉莫維奇的態度也影響了整個切爾西俱樂部,在聖誕節後,就連主教練穆里尼奧也一改高調,話音都隨著低調下來,于是英超轉會市場的聲音都跟著平靜許多。

    —————

    俄羅斯政局發生的變化,切爾西俱樂部受到的影響。都和曼城俱樂部,和萬勝沒有直接關系,但非常重要的一點在于,萬勝可以肯定的說,這個賽季會少了個對手。

    切爾西在下半賽程完全沒希望了。

    如果是之前的切爾西,陣容缺失肯定會加大在冬季轉會的投資力度,那麼他們有可能花費巨額引入球星來補充陣容,到了下半程,他們依然能夠發力競爭聯賽冠軍。

    現在不同了。

    阿布拉莫維奇暫時無力增加投入,切爾西全隊不斷的傷病。給球隊帶來很多的危機,那麼他們再想要保證成績就很困難了。

    現在切爾西也和曼城拉開了7分的差距,7分足以成為不可跨越的鴻溝!

    于是曼城在聯賽就只剩下一個對手。曼聯。

    很快時間進入一月份,聯賽第22輪也隨之而來,曼城在主場迎來了埃弗頓,經過90分鐘的較量後,曼城2:1擊敗了埃弗頓,又成功摘取三分。

    這只是很普通的一場比賽,但賽後曼城媒體卻鋪天蓋地的展開報道,因為曼城在取勝之後,拿到了聯賽的‘七連勝’。

    同時。憑借12月份帶隊全勝的表現,萬勝也當選了12月份的‘月度最佳教練’。

    這就是喜上加喜了。

    更驚喜的在後面呢。第二天英超22輪第二個比賽日展開爭奪,最終曼聯客場2:2戰平紐卡斯爾聯。只在聖詹姆斯公園球場帶走一分。

    曼城對曼聯的積分優勢擴大到了6分。

    這一輪過後,曼城媒體鋪天蓋地的報道曼城,同時也說起了曼聯的平局,他們用洋溢著興奮的語調向讀者講述曼城是怎麼取得‘七連勝’的,曼城是怎麼超過曼聯6個積分的,那樣子就好像曼城已經獲得聯賽冠軍一樣。

    曼聯媒體就完全是另一個樣子了。

    曼聯其實也表現不錯了,但曼城的表現更好,于是相比之下,他們就不算什麼了。

    于是曼聯媒體只能一邊哀嘆曼聯的成績,幫助曼聯找各種輸球、打平的原因,一邊不斷挑著曼城的毛病,又大談特談曼城戰勝曼聯那場比賽的消極態度和‘功利’模樣,他們甚至呼吁全英格蘭抵制曼城和萬勝,“他們似乎想要橫掃英超賽場,每個球隊都需要警惕。這個年輕中國會為勝利不擇手段!”

    這種批評和抵制的聲音一點作用都沒有,因為他們就算證明了萬勝很‘功利’,也無法抹殺曼聯輸掉了曼徹斯特德比,並在聯賽榜首競爭中處在下風。

    萬勝才不管媒體怎麼報道呢,現在曼城佔據榜首之位,拉下第二名曼聯6個積分,不管媒體說什麼都是沒用的。

    他是勝利者。

    勝利者應該有風度,別人再拼命叫喊,說一些詆毀曼城或詆毀他的言論,也不過是失敗者的氣急敗壞而已,他沒必須和他們爭論什麼。

    所以每當面對媒體,甚至面對曼聯媒體,萬勝都只是微笑,根本不動氣,他就享受這種讓對方媒體氣急敗壞的感覺。

    現在萬勝有這個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