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我想好了。我們離開吧!

第二百七十七章 我想好了。我們離開吧!

    看到克勞德的樣子,或許能想象,有一天他進軍好萊塢會是個不錯的演員,那副雨淚俱下的樣子,著實讓人覺得很真實。

    就算一些媒體對克勞德的面目有點了解,但還是被這些話打動了。

    于是媒體開始分析阿內爾卡對曼城的重要性,隨後批評起萬勝要賣掉阿內爾卡的做法。

    《每日鏡報》率先站出來,指責萬勝的做法,“這個中國人一如既往的想賣掉球隊重要球員,就像是曾經的卡希爾,就像是曼城前隊長迪斯丁,現在輪到了阿內爾卡。或許當時卡希爾和迪斯丁都是不想離開的,但他卻選擇了拋棄球隊奪冠功臣!”

    “不管他的帶隊成績怎麼樣,但他是個無情的人!”

    “當曼城球員給予他絕對信任的時候,他們卻不知道,或許自己已經進入了他的‘銷售’名單中。”

    最後一句就是挑撥離間了。

    《每日鏡報》說的有些‘過份’,但其他媒體也跟風的說了幾句,無一不是對阿內爾卡表示同情和支持,就連支持曼城的《衛報》也說了一句,“或許留住阿內爾卡才是最好的選擇,現在的曼城已經很強,我們沒必要再冒險的調整陣容了。”

    雖然報道沒有體驗到萬勝的名字,但人人都知道,《衛報》指的就是曼城俱樂部和萬勝。

    不過萬勝對這些報道根本就不理會,他不是第一次面對媒體的批評,相比以前完全質疑的言論,這些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在曼城衛冕聯賽冠軍之後,媒體的批評話語都顯得很保守,這根本就和他給撓癢癢一樣……完全沒有感覺。

    針對克勞德所說的話,萬勝只說了一句,“我不知道阿內爾卡本人是否真的想留下來,但我十分確定,在我的球隊里。沒人是不可或缺的!”

    “他(阿內爾卡)的進球很多,是個出色的射手,但我的球隊從來不缺乏進球!”

    萬勝這麼說了,也這麼做了。

    聯賽最後一輪。客場挑戰托特納姆熱刺的比賽里,阿內爾卡甚至都沒有進入大名單,他只能留在曼徹斯特,眼看著隊友們踏上征途。

    這場比賽備受關注。

    聯賽最後一輪,最後一場。對曼城而言,只要不輸給托特納姆熱刺,就能夠實現‘聯賽不敗’,另外,賽前媒體的報道,也賦予比賽特殊的意義,那就是--

    沒有阿內爾卡的曼城會有怎樣的表現?

    曼城真的不缺少進球嗎?

    雖然賽前並沒有多說什麼,但萬勝把阿內爾卡排除在大名單之外,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

    對于萬勝的固執做法,不少媒體都做出了批評。“他不應該沖動的這麼做。”

    當然,這些言論完全無法影響到萬勝,甚至于在開場,托特納姆熱刺就打進一球後,萬勝也根本無動于衷。

    “熱刺在開場三分鐘就打進一球,曼城這下有危險了,在自己的主場,熱刺表現的相當活躍,他們的球員在比賽里十分積極主動,富有攻擊性和侵略性!”

    “看起來。這場比賽曼城有點危險了。”

    媒體席上,那些曼城的敵對媒體記者們都在幸災樂禍,“看看那個中國人,他不派上阿內爾卡。現在得到教訓了吧!”

    “我肯定,曼城的不敗就要在這里終結了!”

    “還真是好笑,37輪不敗啊,真是偉大的成績,哈哈哈……偉大……”

    攝像機鏡頭也指向了曼城教練席,只見萬勝面無表情的坐著。根本看不出是什麼心情,但也沒一點失落的情緒,反倒還和旁邊的皮爾斯說了句話。

    “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或許他腦子里是阿內爾卡?現在也只有阿內爾卡的進球能幫助曼城了。”

    媒體記者、解說員們一直在討論著,但他們對萬勝的‘抨擊’並沒能持續多久,因為在十三分鐘後,曼城扳平了比分,進球來自莫瑞斯。

    曼城用一連串讓人眼花繚亂的傳遞和跑位,拉開了托特納姆熱刺防線,隨後莫瑞斯接到伊萬-克魯的傳球,巧妙的晃開防守的對方中後衛,並一腳把球踢向球門左角。

    “莫瑞斯!好球!射門——”

    “球進了!球進了!曼城扳平了比分!gooooooooooooooal!!!!!!”

    隨著解說員的呼喊,全體曼城球迷盡情歡呼起來,他們剛才還在為球隊的進球發愁,沒想到這麼快莫瑞斯就踢進了一個。

    雖然只是一個扳平比分的進球,但這一場曼城打平就是勝利,他們需要的只是不敗,所以曼城球迷都十分興奮。

    另外,更重要的是,曼城球迷並沒有看到媒體上說的所謂‘沒有阿內爾卡,曼城進球會出問題’。

    現在沒有阿內爾卡,曼城還是有進球。

    “我們還有莫瑞斯!”不少球迷心里高呼。

    不過那些固執的媒體並不認可莫瑞斯的進球,“莫瑞斯本來就非常出色,他是曼城的中場核心兼場上隊長,我們可以看到,沒有阿內爾卡,曼城的鋒線變得毫無作為!”

    在媒體的‘辯解’、‘分析’中,曼城並沒有進行大肆慶祝,莫瑞斯把球重新抱向了中圈,催促主裁判讓比賽重新開始。

    比賽才剛開始不到二十分鐘,可還沒到慶祝的時候!

    ————

    阿內爾卡和哥哥克萊德一起坐在沙發上看比賽。

    當看到莫瑞斯進球時,阿內爾卡忍不住說道,“哥哥,瞧你都對媒體說了什麼,我早就說過了,球隊並非沒我不可,就算沒有我,那些人也能進球的。”

    相比克勞德,阿內爾卡對自己的處境更清楚,尤其在他受傷的那段時間,單看球隊成績沒收影響就知道了,另外,自己的競爭對手,達倫-本特。表現相當不俗,球隊怎麼會有‘失去自己鋒線就會出問題’的情況?

    這方面阿內爾卡比克勞德了解清楚多了。

    克勞德卻不在意,反而說道,“尼古拉。你看著就行了,”莫瑞斯是中場球員。我太了解那些媒體了,如果這一場沒有前鋒進球,他們一定會找到借口支持你的!到時候,我們就會佔據主動。你明白嗎?”

    “這個賽季就快要結束了,那個該死的中國人,沒有其他機會證明什麼了!”

    阿內爾卡嘆了口氣,“好吧,哥哥,我都听你的,可是……這麼做對我有什麼好處?”

    “當然了!”克勞德確定的道,“這是一種炒作的手段,你不懂!只要證明了你在球隊的作用,到時候其他球隊會想。看看,曼城連續兩個賽季獲得冠軍,最不可或缺的就是他們的前鋒尼古拉-阿內爾卡!你的名氣會更大,他們會更願意出高價邀請你加入!即便是曼城俱樂部也會想方設法留住你!”

    “可球隊是那個中國人說了算的,他很固執,很固執……”

    阿內爾卡猶豫著。

    克勞德冷笑一聲,“你可別忘了,現在有泰國財團對曼城注資,到時候主席肯定會換一個,新主席是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但他肯定希望能在球隊加深影響,到時候那個中國人可不一定擁有這麼大權力了!”

    阿內爾卡恍然大悟,他有點佩服哥哥的遠見了。

    ————

    在莫瑞斯進球之後,曼城士氣大振。同時大部分球員已經找到了比賽感覺,他們靈活的打起了球隊所擅長的控制戰術,以不斷的控球來壓迫托特納姆熱刺的空間。

    面對技術更好、配合更默契、跑動拼搶都更激烈的曼城,托特納姆熱刺漸漸感覺無力了。

    很快中場大半地方,都已經被曼城‘佔領’,托特納姆熱刺漸漸顯出弱勢。

    這幾乎就是媒體對比賽分析的劇本。

    盡管是賽前就想好的局面。但看到熱刺在主場還是如此被動,那些敵對曼城的媒體也大罵熱刺,熱刺幾乎每一次和曼城比賽,都是一樣的節奏,幾次下來還是這樣,難道就不能有一點提升嗎?

    主教練約爾是干什麼吃的!

    事實上,熱刺主帥約爾看著比賽也只能苦笑,並不是他沒有布置針對曼城的戰術打法,但球隊的風格就是這樣,完全被曼城的打法克制,想貿然改變風格,也只能等到下個賽季,讓球隊適應一些新的戰術才可能了,這個賽季肯定是沒機會了。

    執教熱刺也是一種壓力。

    熱刺和阿森納一樣,傳統的風格就是快速的攻勢足球,作為主教練,想要改變風格並不容易,他知道該怎麼和曼城打最有優勢,但兩個因素讓他無法做出那樣的決定,一個是球隊很難短時間適應其他戰術,第二個,就是熱刺球迷不滿意。

    就像是卡佩羅執教的皇家馬德里,意大利人選擇讓皇馬適應起‘難看’的防守反擊,那是卡佩羅的老本行了,但結果就是皇家馬德里的比賽打的非常難看。

    這個賽季的西甲還沒有結束,皇家馬德里奪冠的希望非常大,可同時卡佩羅的帥位也已岌岌可危,因為皇馬球迷對他的執教風格十分不滿。

    就連皇馬主席卡爾德隆也說道,“卡佩羅的風格不適合現在的皇馬。”

    放在托特納姆熱刺身上也一樣,穆里尼奧所帶領的切爾西可以去踢難看的‘1:0’功利足球,但約爾卻不能讓托特納姆熱刺那樣踢,就算帶隊成績好,他也會受到的俱樂部、媒體、球迷三方面的壓力。

    或許他可以找‘攻勢足球很難取得好成績’的借口,但媒體球迷也會以死敵阿森納,甚至是曼城的例子做反駁,“為什麼阿森納行,曼城行,托特納姆熱刺就不行?”

    所以,約爾沒有選擇。

    現在面對被動的局面,他就只能苦笑了。

    他必須承認的是,目前的熱刺在整體實力、球員能力,以及戰術等等方面都是和曼城存在差距的,這種差距大到只有曼城狀態不佳,同時熱刺狀態非常好的情況下,他們才有機會取勝。

    這一場是不可能了。

    然後約爾只能默然看著自己的球隊被壓制,對方也很快再入一球,這次是--

    “伊萬——”

    “——克魯——!!”

    “gooooooooooal!!!”

    當解說員吼聲響起的時候,曼城球迷再次陷入喜悅。他們為進球獻上興奮的呼聲,同時媒體席上的記者們就表情各異了。

    就在剛才,一些人還在說著,“莫瑞斯的進球不能證明什麼。只能說莫瑞斯太出色了,而且他也不是鋒線球員”,可現在伊萬-克魯進球了,本場伊萬-克魯可是以鋒線球員首發的。

    不過媒體就是媒體,他們很快又找到了新的借口。“伊萬-克魯也是中場球員,他擅長打的位置是邊前衛,並不是純粹的前鋒,他的進球唯一能證明的就是,曼城的中場很不錯,但這和鋒線沒有關系……”

    這個解釋實在有點牽強了。

    攝像機鏡頭也指向曼城教練席,只見萬勝的表情依舊沒有變化,雖然他也在和其他人一起慶祝進球,但嚴肅的神色卻很難看出他是在想什麼。

    在曼徹斯特的家里看球的阿內爾卡也臉色發黑,他轉頭看向克勞德。“現在呢?球隊可是打進兩個球了!伊萬客串前鋒,總會有不錯的發揮,他無論打什麼位置,都有很高的效率!”

    阿內爾卡對伊萬-克魯還是很了解的,雖然私下並不太熟悉,但一年半時間在一起踢球,相互之間自然會了解許多,尤其是實力方面,伊萬-克魯確實很不錯,他在門前也很有效率。

    克勞德抿著嘴。似乎是在想怎麼去分辨,然後他說道,“沒關系,只是伊萬-克魯。他可是中場球員,不是標準的前鋒。他和你沒有直接競爭關系,那些媒體會幫忙解釋的。”

    阿內爾卡嘆了口氣,他對哥哥很無奈,現在他已經有不好的預感了。

    ————

    很快上半場比賽結束了,經過一個中場休息。兩隊易邊再戰。

    曼城雖是客場作戰,但由于表現出色,現場給曼城的歡呼聲不斷,歌聲也唱個不停,不少球迷還在用‘冠軍’說話,為球隊加油助威。

    在這些聲音中,曼城的表現越來越好了。

    終于在比賽進行到第七十三分鐘的時候,達倫-本特禁區里接到伊萬-克魯的會傳球,用一個門前的勁射幫助曼城再次轟開了托特納姆熱刺的大門!

    “1:3,坐鎮客場的曼城兩球領先!”

    “達倫-本特,本場他頂替賽前在媒體上鬧得很凶的阿內爾卡首發出場,他幫助曼城打進了第三個球!這個英格蘭小子正在用一個個進球,詮釋自己的出色!”

    “他已經是英格蘭年輕一代最出色的射手之一!”

    “到目前,達倫-本特已經幫助曼城在聯賽打進15個進球,這已經超出了效力于曼聯的韋恩-魯尼的14球,僅次于他的隊友阿內爾卡、切爾西的德羅巴、布萊克本的麥卡錫以及曼聯的c-羅納爾多,排名英超射手榜第5。”

    天空電視台解說員喬治-伍德蓋特分析著,“達倫-本特並不是正選前鋒,他的出場時間和以上球員有不小的差距,因為曼城還有比他更出色的尼古拉-阿內爾卡,相比之下,法國人的表現更好,也是本賽季英超的射手王!”

    “但論起效率來說,本特並不弱于阿內爾卡。或許他出場時間少,只是因為還太過年輕,相比之下阿內爾卡更穩重一些,但我們相信,再過上一年、兩年,他一定會成為英超,乃至全世界,最出色的前鋒之一!”

    听著電視里喬治-伍德蓋特的解說,阿內爾卡臉色黑的要命,他憤怒的站起來,指著電視屏幕對克勞德吼道,“現在你還怎麼說?完了!全都完了!我早就說過,我並不是球隊不可或缺的,但你非要在那些記者前那麼說,現在呢?我該怎麼面對那些記者?”

    “那些記者、那些球迷一定會嘲笑我,說我‘不自量力’,不清楚自己的定位,我是最佳射手又怎麼樣?整個曼徹斯特,不,整個英格蘭,整個歐洲,全世界都知道,曼城最重要的是那個中國人!”

    面對弟弟的指責,克勞德沉默了許久。

    他發現自己是犯了個錯誤,于是他對阿內爾卡說道,“尼古拉,是我錯了。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著想,我可是你的親哥哥,全世界就只有我會為你考慮了。”

    阿內爾卡看著克勞德的神色,听著他誠懇的話,也有點心軟了。

    實際上,阿內爾卡知道自己的哥哥是什麼樣子的人,不然也不會找其他經紀人幫自己,但畢竟克勞德是自己的哥哥,從小就一直照顧自己。

    當時他們的家庭條件很不好,克勞德每天出去打工讓自己去踢球,想起那些艱苦的日子,他總覺得應該回報,對哥哥更好一些,滿足他賺更多錢的要求。

    想著這些,阿內爾卡嘆了口氣,道,“我想好了。我們離開吧。”

    他左右看著房間,說道,“這里,這座城市,已經不是我們該呆的地方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