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九十二章 適合的戰術想法

第二百九十二章 適合的戰術想法

    看著副職球隊的球員數量,萬勝就感覺有些頭疼。

    香港隊總共才征召了18個球員,還有一個球員受傷了,也就是說,帶領現在這支球隊,連出場的18人大名單都湊不齊,那麼當務之急,是要再湊幾個球員,總歸要湊夠上報亞足聯的23人大名單才行。

    另外,人數太少對備戰訓練也是不利的。

    在正常備戰里,是需要踢一些訓練賽的,雙方11對11,訓練賽效果才能更接近正規比賽,所以湊齊人數是當務之急的事情。

    不過這方面萬勝就沒辦法自己做了,因為他對香港有什麼好球員根本一點都不了解,他需要找熟悉香港足球的人來做這些事情。

    于是萬勝馬上打電話給香港足協安排的助理教練廖軍輝,把自己的要求告訴他,要讓給球隊物色幾個球員,“我要年輕球員,最好是24歲以下,能打上正式比賽就行。”

    這個要求並不高,電話那頭的廖軍輝有點不明所以,他不明白萬勝要這種實力不強的年輕人做什麼,但他還是馬上答應了,“我馬上去找。”

    萬勝放下電話才松了一口氣。

    他了解過廖軍輝。

    廖軍輝出身于愉園青年軍,曾效力過駒騰、加山、海蜂、東方、俠士、精工、美青、麗新及星島多支甲組球隊,亦曾代表香港南征北討,1985年世界杯預選賽小組冠軍香港隊門將,1981年獲選香港足球明星選舉最佳十一人。

    1992年掛靴,退役後專注青訓工作,曾任教香港o9、油尖旺、足球隊青苗及綠基拔尖,其後加盟甲組球隊公民出任守門員訓練員。

    去年廖軍輝才提升為教練。

    這次香港足球總會臨時組建香港隊征戰亞洲杯,就邀請了廖軍輝擔任助理教練工作,機會難得廖軍輝很快答應了。

    近一段時間,廖軍輝都在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安排香港隊參加亞洲杯的瑣碎事務,比如球隊下榻的酒店。臨時的訓練場地情況等等,近幾天也準備回香港和萬勝一起帶隊訓練了,沒想到萬勝這麼快就也讓征召新球員。

    這對于熟悉香港足球的廖軍輝不是問題,他很快給各個香港的足球俱樂部打電話。

    各個俱樂部听說香港隊要征召新球員。而且是在萬勝手下訓練,這種機會十分難的,要是被萬勝看中別說登6歐洲什麼的,名氣也能跟著大增,就算不被萬勝看中。在亞洲杯露露臉也能鍍鍍金,這都是他們手下的球員,球員名氣大了對他們有好處,更何況,跟著‘擅長培養年輕人’的萬勝訓練,也能稍稍提升下實力。

    他們爭搶著把自己的球員推薦過去。

    在廖軍輝做這些工作的同時,萬勝就在辦公室里考慮著球隊相關問題。

    先是球隊實力。

    太差了!真的太差了!

    怪不得中國香港隊一直成績不佳,隊內球員的能力普遍底下,這絕對是他所帶過的球隊中最差的,沒有之一。就算是當年英甲的德比郡,都要比這支中國香港隊強太多了。

    這從隊內球員普遍的能力屬性就能看的出來。

    大部分球員能力評價都在7o左右,這個數據再低一點幾乎就是業余球員了,這還是綜合了數值偏高的身體屬性數據的結果,如果單說技術能力,根本都不用再看下去了,完全就是歐洲最低級職業聯賽,甚至是業余球隊的水平。

    這樣的一支球隊……

    萬勝苦笑。

    就算有足球訓練大師的教練技能以及球員工會的屬性加成,球隊也就將將趕上英格蘭三級聯賽的水平,這種實力也只能算是亞洲二流。大概估計一下,也就相當于卡塔爾之流,和韓國、日本、澳大利亞等強隊根本無法相比。

    想要帶領這樣一支球隊奪冠,無疑有些痴人說夢……就算還擁有各種比賽加成的教練技能。萬勝也沒有多大的把握。

    但是,這是一種挑戰!

    當查看過隊內球員的屬性數據後,萬勝反倒對帶隊更加期待了。

    要是帶領一支強隊奪得亞洲杯,又有什麼意思?現在他就要帶領香港隊,奔著最終的目標去努力,這是對他執教能力的一種考驗。

    足球訓練大師系統。再加上自己的能力,他會盡全力爭取讓球隊獲得最好的成績,盡全力做到最好!

    在堅定了信念之後,萬勝認真投入到工作中。

    要是一般教練剛執教一支球隊,肯定需要讓球隊去做訓練賽,或者認真觀看球隊的正常訓練,以便對球隊更加了解,才能夠有相應的戰術想法。

    萬勝不用這樣做。

    通過足球訓練大師系統,他已經了解了全隊每個球員的情況,並且知道了球隊大體狀況,在戰術想法上,他也有一定的規劃。

    想讓這支香港隊,適應“os-F”體系戰術,幾乎不可能了,別說訓練時間不夠,球員能力也根本達不到標準,想想到了足球場上,本來是技術配合打法,可球員傳球頻頻失誤,球隊的戰術也失去了意義。

    香港隊實力不足,不能夠揮復雜戰術的效果。

    那麼適合香港隊的戰術是什麼?

    主防守!

    這個結論很好得出,不管是任何一支球隊,世界頂尖球隊也好,職業末流球隊也好,兩者隊內球員的技術能力或許有差別,但平均身體素質不會差太多,香港球員普遍身體趕不上歐洲球員,但身體能力評價的數值方面也不會差太多,他們畢竟都是職業球員。

    身體不差,而防守又不需要太復雜的戰術,所以主防守才能揮優勢。

    另外,萬勝考慮的就是自己有兩個‘教練max完美技’防守技能--

    “堅固壁壘,防守類,教練max完美技。

    全體球員在堅守狀態中,防守屬性評價提升2。

    正式比賽中,全體球員的身體對抗能力提升2,受傷幾率降低5o%。

    全體球員主動激活︰門將是最後的防線,在堅固壁壘的威能下。你領導的球隊,門將的反應度,會提升1oo%(每一場比賽只能激活一次,持續時間五分鐘。激活後被動失去效果)。”

    “堅毅的攔截,防守類,教練max完美技。

    當你的球隊處在比賽狀態中,搶斷成功率提升百分之2o。

    當你的球員處在比賽狀態中,所有防守類屬性提升1。

    當你的球員完成搶斷。‘傳球’屬性評價提升5。”

    兩個防守技能效果疊加在一起,再加上一些防守站位的訓練,那麼這支沒什麼實力的香港隊,防守能力也不會比亞洲一流球隊弱多少了。

    足球世界有句話叫‘防守贏得勝利’,只要在防守上下功夫,保證球隊盡量少失球,那麼取勝的希望才大。

    至于進攻?

    反擊是唯一的出路。

    正常的套路進攻,已經不適合香港隊了,和亞洲一流的日本、韓國等隊打對攻,那簡直就等于是舉手投降。是非常不現實的,在防守好的同時,利用快反擊來尋找機會,才是最適合球隊的打法。

    萬勝為球隊戰術定下了基調,他也想好了備戰期間最主要的訓練工作。

    在戰術方面,防守陣型、防守站位是必須要訓練的,他決定讓球隊適應意大利的鏈式防守。

    萬勝並沒有過讓球隊適應鏈式防守的經歷,但對意大利的鏈式防守早就被人研究透徹,這套防守體系思想的要旨在于使對手想正面突破每個防守隊員成為幾乎不可能。

    比賽中,隊員與隊員之間會產生空當。這是對方傳接球配合的空間,那麼在防守時就要采用聯動,如果說球員是點,那麼這個空當就像線。當點受到壓力的時候,線就會自然向壓力來源的地方收攏。

    如果只有一條鏈就很容易被人沖斷,意大利一般在前衛線就築一條線,然後加上後衛線形成兩條鏈,這樣就有縱深的保護。

    前衛線會組成一條鏈,後衛線會組成一條鏈。前衛鏈的空當正好有後衛補點,在防守的時候,前衛線隊員包夾對手,後衛看準時機出腳,這是最基本的防守形式。

    防守要點看似很簡單,可實際上,鏈式防守對于防守隊形的要求非常高,只要隊形一亂,鏈式防守就不復存在,而即便隊形始終保持得很好,也不排除對手球星能夠正面突破的可能,所以鏈式防守的至高境界還要有一個防守能力很強的後衛游弋在兩條鏈之間防守對方核心球員。

    這樣鏈式防守的體系就算完成了。

    所以想要適應鏈式防守,防守站位的訓練是必須的,在備戰期間,萬勝就打算讓所有球員來適應陣型的跑動,讓球員真正適應在比賽里看位置,光是這一點就不容易,畢竟隊內球員的戰術意識極差,不看就知道,他們很多在比賽里就只管自己的跑動,想要讓他們適應‘球隊’的概念,都是一件需要時間來完成的事情。

    好在有‘協作’技能幫助,為期半個月的訓練,光是訓練防守站位、跑動,也足夠訓練出一些東西了。

    當然,光是防守也不能贏球,光是鏈式防守,就已經消耗了大部分球員,真正可以投入進攻的就只有兩、三名隊員,所以快的反擊配合也是必須的,這方面萬勝就考慮以度制勝了。

    利用球隊中場餃接,快兩三腳傳遞來尋找機會。

    這就是最主要的進攻打法。

    ————

    在旺角大球場中,香港隊備戰的第一天,一個上午加半個下午,都是在正常訓練中度過的。

    隊中球員都感到很奇怪。

    他們想的訓練情況,應該是主教練在旁觀看指導的,可第一天的大部分時間里,他們根本都沒見到主教練,這個有些嚴肅的年輕教練,早上給隊伍一陣訓話後,就呆在了主教練辦公室里,一直都沒有出來過,就連午飯都是工作人員送過去的。

    這家伙是在里面干什麼?

    難道他不來訓練場給球隊做指導嗎?

    很多球員都不明所以,到了下午的時候,他們都在相互小聲討論著這件事。

    下午時間過半,作為助理教練的範直毅,就通知所有人去主教練辦公室,听到這個消息,每個球員都覺得莫名其妙,去辦公室?不用繼續訓練了?

    他們感覺有點怪異。

    隊員們走進寬敞的辦公室,就看到那個年輕教練在戰術板上寫寫畫畫,一副認真的樣子,辦公室里進了人,他也沒有轉頭,等所有人都到齊了後,他還是保持那個動作,不時用筆在戰術板上畫一道,也不知道是在考慮什麼。

    範直毅走過去,提醒道,“萬勝,人到齊了。”

    萬勝這才轉過頭看向大家。

    “都來了。”他說了一句,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指著戰術板直奔主題,“接下來的時間,我要開始講解球隊要重點訓練的戰術,你們每個人都要仔細听,牢牢的記住,這很重要,會直接關系到你們在訓練里或者比賽里的表現。”

    大家都沒說話,但很多人不以為然。

    往常他們在俱樂部里,教練也偶爾會講解戰術,但只是講解,下面根本沒幾個人听,因為到戰術訓練的時候,教練還是會一次次的重復,並指導他們比賽里該去怎麼做,這樣不斷重復之後,他們就算對戰術根本不理解,也知道到了場上該怎麼踢了。

    但是,萬勝顯然不是他們在俱樂部的主帥,也沒有那麼多耐心給他們挨個講解。

    “戰術很簡單,我只講一遍,你們可以選擇認真記住,也可以選擇不听。”就在大家疑惑的時候,萬勝認真道,“但是我要告訴你們所有人,一點。”

    他伸出一根手指,“我見到你們,到現在,都還沒有讓你們做過介紹,我不知道任何一個人的名字,對你們完全沒有了解,所以,從現在開始到亞洲杯的正式比賽,誰在訓練里表現更好,誰就能出場。”

    “相反,誰要是表現不好,訓練里都不知道該怎麼站位,還要教練親自不斷重復戰術,那麼我會認為他肯定不如其他人。”

    “你們都明白了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