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進入正軌

第二百九十三章 進入正軌

    听了萬勝的說法,不少球員一陣心涼。

    幾年時間,萬勝已經很有名氣,隊員們就算沒見過萬勝本人,但也听說過他的名字,對他有一些了解,可萬勝就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了,自然也不會知道他們誰是主力誰是替補。

    那麼萬勝確定主力、替補,肯定是要依靠訓練里的表現了。

    如果連戰術都不知道,在訓練里一直要教練不斷強調才能做好,到時候很可能就會讓教練不滿,覺得這名球員實力不怎麼樣,自然主力也可能變成替補了咯。

    反之,替補……也很有機會成為主力!

    幾個實力一般的球員,全都看到了希望,他們本來覺得自己就算努力訓練,也只能是替補,一听到萬勝的說法,立刻覺得應該好好的听講解,這樣他們訓練表現更好,很可能就被提升為主力了!

    萬勝看著大家的表情,感覺很滿意,這只不過是個小手段而已。

    事實上,他能說出球隊大部分球員的名字,雖然可能有點對不上號,但對球隊也有了相當的了解,但他不會說出來,告訴他們自己不知道,讓所有人安心的听戰術,會減少訓練消耗的時間和精力。

    但在主力、替補的想法方面,萬勝並沒有亂說。

    眼前這些球員的能力,在萬勝來看根本是一無是處,就算是綜合能力最差的球員,也不比綜合能力最強的球員差個幾點,也許前者某些屬性能力還要過後者,而他們又沒什麼十分突出的特點,所以誰當主力、誰當替補又有什麼區別?

    再算上足球訓練大師系統,給全隊球員的屬性能力加成,兩者就更沒有多少差距了。

    那麼真到了比賽里,揮出色不出色,就完全看表現了,因此說主力、替補根本沒有意義,一切還是要看訓練上的表現。

    這樣算下來。在訓練里表現更好的球員,都更有機會出場,那些不適應戰術的,或者訓練里不努力的。管他以前怎麼樣,就在替補席上慢慢呆著吧!

    ————

    在給隊員們做了提醒之後,萬勝就開始進行戰術講解。

    大體上的安排就是防守陣型的站位和跑動,重點強調的還是讓球員有一個‘整體陣型’的概念,這在頂級聯賽球隊不用特別強調。但對香港隊這樣的亞洲末流,就需要重復提及了,隊內大多數球員也只有模糊的概念而已。

    在講解戰術時,萬勝就不斷重復著‘時刻注意整體陣型’。

    在講解的過程中,他也一直注意著各個球員的態度,事實上,對職業球員來說,踢球可不單單的個人能力,理解戰術也是非常重要的。

    可以這樣說,足球不僅僅是一項身體的運動。

    想到達到頂級。或者說,想要在比賽里表現更好,就必須要對戰術有一定的理解能力,只要這樣在比賽里,才不會有‘不知道該做什麼’的情況。

    有一些職業球員,能力很不錯,但總是在比賽里表現不好,這就是對球隊戰術理解的問題,球員不知道戰術是怎樣的,只知道在比賽里一味的努力。這種‘不用腦子’的球員,能表現出色的並不多見。

    所以理解戰術是非常重要的。

    一般的職業球員,其實在‘智商方面’不會有太大差距,對待戰術來說。只是天賦和大局觀有不同,但只要認真對待都肯定能夠對戰術有一定理解,現在看看各個球員對戰術的重視程度,就能知道大體上他們會對訓練和比賽里,對戰術的適應程度了。

    這不是百分之百的,但也完全能看出一二。

    和隊員們一樣。作為助理教練的範直毅也在旁認真听著。

    在職業球員時代,範直毅是中國最有名的球員之一,當時他並不太在意戰術之類的,只是跟著球隊踢球就好了,對戰術理解也很一般,在退役之後,真正想成為教練,他就對之前的行為後悔了。

    如果不是球員時代沒有太多戰術方面的積累,他也不會在成為教練後,過的這麼不順利。

    好在他還算年輕,還有很多時間和機會。

    當听到完勝邀請他成為助理教練,範直毅就知道這是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在某些人看來,就只是擔任香港隊的助理教練,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可這次執教香港隊的可是萬勝,任何人都必須承認,這個年輕人已經是世界一流教練之一。

    給一個世界一流教練當助理,絕對是難得的機會,最起碼,他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這可是一群人搶破頭都搶不到的。

    所以範直毅對這次助理教練的工作很上心,不過當真听到萬勝講解的戰術時,他又覺得其實也沒什麼。

    萬勝讓香港隊打的是防守,讓他們適應的是鏈式站位。

    听起來好像是一個體系,可實際上,這是‘爛大街’的打法,意大利的鏈式防守體系,在全世界都不是秘密,範直毅有職業球員經歷,自然進行過一番了解,其防守的站位打法都不是很復雜。

    可防守體系雖然簡單,想適應可沒那麼容易!

    先就是球員的站位和跑動,每個防守球員都要盡量適應,不能出現大的失誤,這才能讓整體陣型沒有漏洞,光是做到這一點就不容易了,更不用說,鏈式防守用掉了太多的球員,球隊在進攻上就很難有什麼作為了。

    對此範直毅有些疑惑。

    本來他想的是,萬勝會讓香港隊適應曼城那一套‘攻勢足球’,沒想到對方卻選擇了以防守為主。

    這應該不是他的‘看家本領’吧?

    範直毅對此有疑惑,一些球員同樣也有,但他們和範直毅的區別是,他們只是普通球員,所以就像萬勝說的,“你們只需要知道該怎麼訓練,該怎麼比賽就行了。”

    在解散球隊之後,萬勝單獨留下範直毅,相互交流戰術看法。

    範直毅也問出了疑惑。

    萬勝笑道,“老範啊,不同的球隊,基礎是不一樣的。曼城能適應的戰術,香港隊可不一定適應的了。”

    僅僅一句話,就點醒了範直毅。

    是的,英曼城是什麼樣的球隊?那可是世界頂尖的!香港隊呢?亞洲末流……兩隊球員的差距太大,曼城能適應的戰術,不可能要求香港隊一樣適應!

    再想想,萬勝執教曼城隊,可是有兩年時間了,香港隊備戰亞洲杯就只有半個月左右,僅僅半個月時間,香港隊怎麼去適應一套全新的復雜戰術體系?

    不可能的。

    範直毅明白了,不過他還是有疑惑,“那麼這種防守球隊就適應的了?”

    萬勝點點頭,“這是很簡單的鏈式防守,我們只需要讓隊員們有一個‘整體陣型’的概念,讓他們時刻能意識到,什麼時候該怎麼去跑,該怎麼去防守,包夾,就足夠了。”

    範直毅恍然了。

    之前他想的有些太復雜了,一支球隊無論如何也很難在半個月適應全新的戰術,就算戰術再簡單也很困難,但如果只是讓隊員們有‘整體意識’的概念,讓他們知道比賽里該怎麼去踢,倒是可以做到的。

    之後萬勝也沒有多做解釋。

    他在電腦上把一份文件拷貝到u盤里,交給了的範直毅,讓他分別打印出來,“把這個打印兩份,明年交給各個隊員,讓他們按照里面的內容做訓練,一項都不能拉下。”

    範直毅以後的點點頭。

    隨後萬勝就離開準備回去休息了,範直毅則是去把東西打印出來。

    他知道這是萬勝制定的訓練計劃,可卻不知道有這麼詳細,在打印出來之後,他仔細觀看一番才現,里面規定了每一個球員的訓練內容,包括做什麼訓練,時間,多少,十分的詳細,還有一份是大體規劃,說的就是一天訓練時間的分配情況。

    範直毅看著這份東西,直感到心驚。

    有了這份訓練計劃,平日的普通訓練,都不用干什麼了,只要一個人盯著,讓球員不要偷懶,按照計劃去訓練就可以了。

    他可算知道一天時間,萬勝都干了什麼了。

    原來如此!

    光是這份詳細至極訓練計劃,就是很大的工作量,可萬勝卻只用了一個上午加半個下午就做好了,想想都有些不可思議。

    “怪不得他能成為世界名帥。”範直毅苦笑。

    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和頂尖教練還有一段看不見盡頭的差距,他的教練之路真的只是剛剛起步而已。

    ————

    隊內每個人都知道,萬勝是有絕對權威的。

    萬勝是世界名帥,也是香港足球總會邀請來帶香港隊的,他在球隊里有絕對的權利。他說誰是主力,誰就是主力,他還有權利直接把球員剔除出球隊,因此盡管萬勝剛接手香港隊一天時間,也沒有球員敢和他對著干。

    所以第二天,當範直毅把訓練計劃交給各個球員的時候,沒人敢質疑什麼,每個人都安下心按照自己拿到的計劃做訓練。

    香港隊的備戰工作井然有序,一切都進入了正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