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賭博式的調整

第二百九十八章 賭博式的調整

    曼谷拉加曼加拉體育場,澳大利亞對戰中國香港的比賽正進行著。

    萬勝站在場邊,根本不為局勢所動。

    他只是認真看著比賽,有機會還用大喊的聲音提醒那些在比賽場上跑動出錯的球員,這樣的指揮作用不大,但有一點作用他也要認真去做。

    另一邊澳大利亞主帥阿諾爾德的表現就截然相反了,他一直坐在教練席上懷揣著手臂,這個動作給人的感覺像是信心滿滿。

    于是不少媒體認為,“……誰勝誰負一眼就能看的出來。”

    很快,上半場比賽結束了。

    直到這時澳大利亞仍舊沒能攻破香港隊大門,半場以o:o結束,雙方進入更衣室準備下半場比賽。

    在中場休息時間,萬勝也再次提醒了球隊的防守,“一會兒要繼續防守,一定要守住球門。”

    然後他提到了上半場的一些問題,“兩個邊路不要跑的太遠,只要注意不讓他們輕易往門前傳球就行了,要多注意中路,下半場我估計他們會選擇換上卡希爾,這名球員一定要多注意,不要讓他在禁區前起腳……”

    萬勝仔細說了起來。

    由于澳大利亞隊中有不少英格蘭聯賽效力的球員,所以他們整體的打法,受到英球員的影響,有些偏重于英格蘭球隊的風格,長傳沖吊、遠射,是他們最有威脅的手段。

    這種手段想要破門得分並不容易,但關鍵是香港隊球員能力普遍比澳大利亞球員差上一些,那麼直接的打法就很有效果了。

    所以他不斷強調的是中路和門前的防守。

    在強調一番防守後,他又開始說起了進攻,香港隊的進攻主要是依靠前場卓卓的進攻,卓卓是香港隊最出色的前鋒。

    卓卓是一名喀麥隆的黑人球員,但在2oo5年,他放棄喀麥隆國籍,從而申請香港特區護照,以代表香港足球代表隊參加國際足球賽事。

    他領取了香港特區護照。並成為了香港永久性居民。

    卓卓曾效力的球隊包括二合(後稱東聯二合)、快譯通、流浪,現效力香港甲組聯賽的香港榆園俱樂部,在香港足球明星選舉中,卓卓由2oo1年至2oo7年連續7年入選最佳陣容。可見他在其香港足球界的地位。

    卓卓最突出的特點就是度快。

    在半個月的備戰訓練中,萬勝讓卓卓做的最多的訓練,就是關于射門能力的。

    他是全隊進球的核心點,打反擊依靠教練技能‘快突進’加成,再加上卓卓的度本來就快。那麼就能威脅到對手球門。

    ————

    全場第77分鐘,比賽時間過去了大半,但兩隊的比分仍舊是o:o。

    在強大的澳大利亞壓迫下,香港隊被動防守了一整場。

    在比賽開始的時候,很多球迷還熱情的為兩隊加油,更多球迷支持的是澳大利亞隊,因為澳大利亞有很多國際知名球星,而香港隊則沒什麼有名氣的球員,但到了現在,球迷的熱情都減退了很多。不少球迷出‘噓’聲以表示對比賽的不滿,因為雙方的比賽真有些讓人昏昏欲睡。

    听著耳畔球迷的呼聲,萬勝在場邊靜立不動。

    他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比起英聯賽動輒幾萬球迷的喊聲,拉加曼加拉體育場的球迷就要差太多了,這點‘噓’聲根本就無所謂,更重要的是比賽結果,這一場和澳大利亞的比賽,球隊打平是最低要求!

    想要小組出線,打好第一場很關鍵,更何況。球隊踫到的是小組最強的澳大利亞隊。

    如果能打好這場比賽,就能給隊中球員樹立信心,也正因為對手很強,比賽勝負才更加重要。

    一直以來。香港隊給人留下的印象都是‘亞洲末流’,要麼就是‘半業余球隊’,就連一些香港球員都這麼認為,這其實是十分危險的,如果每個人都是這麼看待球隊的,那麼就算球隊有實力。也很難打出好成績,每當比賽踢得艱難的時候,球員就會想,‘我們的實力差,踢不過對手很正常’,斗志沒有,信心沒了,自然想要比賽取勝就很難了。

    所以這場比賽的結果至關重要。

    到現在球隊的表現還算過的去,o:o,球隊在防守上還是很出色的,但光是防守肯定無法贏下比賽勝利,在進攻上香港隊並沒有表現出什麼。

    萬勝也因此皺起眉頭。

    最主要的是,球隊進攻端的表現很不好。

    半個月的備戰期,香港隊不止訓練了防守,也在進攻上投入了一些精力,這主要集中在前場幾個球員身上,像是陳偉豪、陳肇基、卓卓、蔣世豪,這幾個前場球員,都針對性做了一些個人進攻能力方面的訓練,再加上教練技能對前場進攻的加成,按實力來說,球隊無論是正常的進攻,還是反擊上,都不會打的這麼差--到目前,球隊只有可憐的三次射門,還沒有打出任何威脅。

    “要做出點改變了。”萬勝想著。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比賽,萬勝也看出了一些問題,在幾次不錯的反擊機會中,球隊總是後場和前場‘斷層’,就比如卓卓的幾次前場突破,每一次都沒有人跟上,甚至足球都傳不到卓卓腳下,幾個中場球員也不跟上跑動。

    這是個嚴重問題。

    萬勝已經看出來,這其實也和球員的能力有關,卓卓的度很快,每當他沖起來的時候,後場的球員都跟不上,幾個中場球員在防守的時候位置拉後,也很難第一時間跟上去,後場到前場的傳球也有些問題,球隊根本沒有打出連續直接的傳遞。

    問題就在中場!

    前後場的‘斷層’,讓球隊反擊根本打不出來。

    萬勝意識到自己是忽略了一些東西,唯一的好消息是球隊的防守踢的不錯,鏈式防守的效果已經揮出來。

    看著比賽,萬勝陷入了思考。

    ————

    “現在已經是全場第八十分鐘,澳大利亞仍舊沒有進球,香港隊到目前只有三次射門,並沒有制造出威脅。他們被澳大利亞壓迫的只能龜縮在後場。從過去的比賽場面看來,香港隊似乎就是想要防守到最後一分鐘,比分來看他們做的不錯……”

    “但光是防守很難取勝,或許香港隊的考慮只是希望能拿到一分。按照實力來說。能在小組最強的澳大利亞身上拿到一分,這也算是香港隊的成功了。”比分仍然是o:o,主場作戰的德比郡一直在防守,看起來從比賽一開始,德比郡就打算守住球門。根本沒去想過進攻,難道他們就打算在主場爭取一分?從比分來看,他們做的不錯……”

    日本nTV電視台解說員小野寺五典略帶諷刺的解說道。

    但對于香港球迷來說,這番解釋還是能夠接受的,畢竟誰也沒指望香港隊能夠取勝,作為‘亞洲末流’的香港,能在澳大利亞身上拿到一分,確實應該知足了。

    于是不少香港球迷還在給球隊加油。

    至于比賽踢的很難,沒辦法對澳大利亞球門造成威脅,他們可不管那麼多。

    一些媒體也是這麼認為的。

    “如果比賽以o:o結束。對香港隊來說就等于是勝利了,他們拿到了小組的一分,考慮昨天進行a組第一場,東道主泰國和伊拉克也戰成平手,香港隊拿到這一分非常關鍵,他們保留了小組出線的希望……”

    盡管是這麼說,但到現在也沒人認為香港能夠小組出線,因為香港其實只展現了防守能力,進攻上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光是靠防守。三場比賽全都戰平,3分也不足以出線的。

    此時萬勝仍舊站在場邊看著比薩。

    八十多分鐘過去了,比賽已經到了最後十分鐘,他已經知道了球隊反擊為什麼總是打不好了。

    現在的比賽和訓練時是不一樣的。

    澳大利亞的幾個中場球員能力非常強。包括卡希爾、科威爾等球星在內,他們的個人能力比香港隊球員強出不止一個檔次,即便有足球訓練大師的能力屬性加成,也不足以彌補兩者之間的差距,所以香港隊幾個中場球員,被壓制的很靠後。他們的跑位很難跟上球隊突然轉換的進攻形勢,于是中場就出現了斷層。

    球隊陣型中,後場和前場之間餃接變得很差,于是,當突然要動反擊時,足球就很難傳到前面了。

    解決這個問題很困難,除非和澳大利亞去爭取中場的主動權,否則想要進攻打的很舒暢,就必須犧牲一定程度的防守。

    和澳大利亞去爭取中場的主動權,顯然是非常不現實的,兩隊球員能力差距有些大,即便去努力也很難有什麼主動;犧牲一定的防守,也是球隊不能接受的,都防守了8o多分鐘,要是現在讓澳大利亞進上一個球,那比賽就根本不用打了。

    所以,唯一的選擇變成了,增加後場到前場直接的大腳傳遞。

    萬勝朝替補席掃了一眼,朝一個短精干的高個兒球員招招手,“劉權坤,去熱身!”

    劉權坤今年24歲,出道于大連實德,司職中後衛,同時可以兼任邊後衛及防守型後腰,效力于香港甲組足球聯賽球隊杰志。

    去年夏天,劉權昆才剛剛入選香港隊。

    在香港隊中,不比卓卓這種老球員,劉權坤還只是個新人,這次進入香港隊,他甚至懷疑自己是否能有出場時間。

    所以當听到萬勝喊自己的名字,劉權坤愣了一下,當隊友推他才反應過來,教練是讓自己去熱身了!

    劉權坤頓時感覺有些激動。

    他終于也能和場上那些隊友一樣登場比賽了。

    劉權坤熱身了有一分鐘,萬勝就招手讓他回來,然後認真叮囑道,“一會兒你到場上,有球就大腳往前傳,注意找卓卓,或者其他人的位置,我希望你能用長傳為球隊找機會。”

    劉權坤听罷狠狠的點頭。

    剛才他還納悶為什麼教練讓他出場,在技術上來說,他並不比其他人強,隊里也只是個新人,他覺得再過兩年,等到了26、7歲,自己才能成為香港隊的正選。

    現在他知道了自己出場的原因--遠傳。

    由于力氣要大一些,他的遠傳能力還是很強的,像是從後場往前場的直接長傳,他都能踢的很準。

    現在這項能力幫助他獲得出場機會了。

    ————

    再包括補時,比賽也只剩下十分鐘了。

    很多人都在為澳大利亞隊鼓勁,比賽沉悶了一整場,大多數本地的泰國球迷還是希望能有一個進球,畢竟o:o的比賽可不怎麼好看,而香港隊想要進球,看起來機會真心渺茫。

    在媒體的評論中,普遍認為香港隊已經踢的不錯了。

    但他們表現出來的也只有防守,不斷的防守,似乎這場比賽就是澳大利亞和香港進行的攻防演練,澳大利亞一直在進攻,香港隊則一直在防守。

    按照局勢來說,澳大利亞全面佔優。

    但這是正式比賽。

    正式比賽,比分決定勝負,澳大利亞想要取勝就必須進球,而香港隊的選擇似乎只有兩個--打平或輸球。

    日本nTV電視台解說員小野寺五典不由得諷刺道,“萬勝在歐洲取勝成功的依仗是華麗的攻勢足球,可我們在香港隊身上並沒有看到這一點,或許他只想讓香港防守拿下一分,沒有任何想要爭取勝利的想法。在亞洲杯開幕前,萬勝公開接受采訪,表示香港隊的目標是冠軍,但顯然那只是說說,我們在香港隊身上,看到的只是被動的防守……”

    此時,劉權坤已經佔到了場邊。

    很快第四官員示意香港隊換人,劉權坤頂替陳偉豪出場,這個換人並沒有引起什麼評論,對大多數媒體和球迷來說,香港隊沒有任何球員值得關注,劉權坤、陳偉豪,誰出場都無關緊要,反正他們也不是受關注的球員。

    萬勝則是有些期待。

    這實際上是個賭博,只有幾分鐘的賭博,經過一個多小時比賽的觀察,萬勝很相信自己的判斷,劉權坤出場不一定能有進球,但肯定會讓香港的反擊打的更有威脅一些。

    反擊端只要更流暢一些,就證明換人成功了。

    那麼對于接下來應對泰國和伊拉克的比賽,香港隊也能表現的更好一些,小組出線的希望也就更大一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