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實力和心態

第三百二十三章 實力和心態

    亞洲杯半決賽第一場韓國vs中國香港,前一天進行的新聞布會現場已經亂作一團。

    主席台上,萬勝滿臉怒火的指著維貝克,後者跌坐在地上滿是狼藉和驚慌。

    全場記者目瞪口呆,旋即開始瘋狂拍照。

    維貝克這才反應生了什麼,他惱羞成怒的站了起來,指著萬勝大吼道,“你都干了什麼!”

    萬勝一把把礦泉水瓶仍在地上,凝視過去翹起嘴角,冷笑道,“你不是說老子怕你?老子就在這里,看誰怕誰!”

    維貝克嚇得後退了一步,旋即羞怒的吼道,“你這個莽夫!野蠻人!”他瞄了一眼萬勝的臉,又看了眼身上的狼狽,趕忙吼道,“保安!保安在哪!”他口中不斷喊著,還一邊比劃著,就這樣直接離開了新聞布會現場。

    他已經沒臉面繼續多呆了。

    全程萬勝就一直冷笑的看著,還踮著腳尖像是在欣賞一部經典大片一樣,和維貝克的狼狽對比,他悠閑的樣子就要好太多了。

    等維貝克離開後,媒體記者立刻全都把各種設備指向了萬勝。

    萬勝也才看向記者,微微笑道,“那個荷蘭人說我怕他?但你們看到了,我還坐在這里,他離開了,誰怕誰一目了然!”

    不少記者跟著點頭,其中還有韓國媒體記者,他們反應過來立刻感覺不對,無論如何他們也應該支持維貝克啊!

    萬勝繼續說著,“我最討厭這種背後說人壞話的小人!我站在他面前,他就不敢說了。”

    “維貝克先生只是在開玩笑!”有韓國媒體幫忙解釋道。

    “開玩笑?”萬勝搖頭道,“我不認為他是在開玩笑,我都听到了,他說‘中國隊有害怕韓國隊的傳統’,這是對中國隊的侮辱,他之前也說了,‘中國香港也可以算作是中國隊’,那麼我就可以理解為。他是在侮辱我的球隊。”

    “他還說,‘他們的球隊害怕我們,他們的球員害怕我們的球員,或許他們的教練。也害怕我’,這是他的原話,這是對我和我的球隊的嚴重挑釁!”

    萬勝嚴肅的說道,“如果這也算是玩笑,那麼我以後每天都開他和韓國隊的玩笑。在公眾面前,我都會說,‘韓國隊就是一群懦夫,他們害怕我’,或者更進一步,‘韓國人都是懦夫’,你會認為這是玩笑?”

    那名韓國記者頓時無話可說。

    在這個話題找不到輿論點,有記者立刻開始就剛才維貝克談到的‘恐韓癥’問題繼續問道,“你認為中國隊和韓國隊的歷史戰績,會不會影響到球員的心里?”

    萬勝道。“你最好問一問有關將來的東西,尤其是明天的比賽,而不是歷史。”

    “那麼明天的比賽?”

    萬勝笑道,“但當我們說起即將進行的比賽,又不能夠忘記歷史。”他擺明了一副逗你玩的樣子,完全不願意正面回答韓國記者的問題。

    台下記者听的臉色黑。

    韓國記者都不說話了,也有日本記者問到,“如果中國香港打進決賽,你更願意踫到日本還是沙特阿拉伯?”

    萬勝道,“你肯定想听到。我願意踫到沙特阿拉伯,那證明日本更難對付。但在場的沙特記者,想法肯定不一樣,我無法讓你們所有人滿意。所以,我只能這樣說,‘在中國香港正全心備戰半決賽時,問這樣一個問題非常遺憾。’”

    說著臉上帶著還帶著遺憾的表情,感覺就像是真的很遺憾一樣,頓時日本記者像是吃了蒼蠅一般難受。

    于是有記者立刻轉移話題到中國香港的目標問題。

    到現在。中國香港已經額完成了目標,小組出現是個奇跡,進入四強更是令所有人震驚。

    但對此萬勝說道,“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因為香港足球總會最大的目標就定位在小組出線上。但我也早就說過,我的目標是帶領球隊爭奪冠軍,所以我們還有兩場重要的比賽要打,對我的球隊而言,亞洲杯還遠沒有結束。”

    當萬勝談到這些的時候,很多媒體又從心里十分感慨,當初這個年輕中國人說中國香港的目標是冠軍,根本就沒有人在意,可他們已經走到了這一步,現在冠軍對他們已經並非遙不可及了。

    于是很快有記者把話題轉到剛才萬勝捏爆的礦泉水瓶上,因為那絕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

    也直到這時,很多人才回憶起剛剛生的那一幕,內心滿是震撼。

    他是怎麼做到的?

    萬勝嘴角一翹,但只是淡淡說道,“這沒什麼了不起的,你們最好還是提問和足球有關的話題。”

    其實萬勝對此還是頗有成就感的,他可沒做什麼手腳,能做到捏爆礦泉水瓶,那是他的力量大,究其原因就是足球訓練大師的‘能力共享’。

    在分享球員任務得到的屬性能力後,萬勝最大的提升就是各種身體屬性方面能力。

    無論體能、對抗能力,還是其他屬性,他的平均值都達到了‘95’之高,這個屬性評價是極高的水準,就身體綜合屬性來說,已經過所有職業球員,單單在力氣方面,或許也只有舉重運動員能和他相比,但舉重運動員,不可能有這麼平衡的力量,單就握力來說,已經很少有能比他高的了。

    萬勝已經距離‘人夢’越來越近了。

    經過一個新聞布會,很多第一次采訪萬勝的媒體記者,就感慨這個年輕中國人,果然和同行們說的一樣難纏,甚至比想象還要難纏許多。

    同樣的,和同行們說的一樣,這個中國人身邊,總是圍繞著大新聞!

    當晚幾乎所有媒體,都在就萬勝和維貝克現場沖突做報道。

    “萬勝和維貝克幾近大打出手!”

    “萬勝現場展示捏爆礦泉水瓶,維貝克驚的一片狼藉!”

    “韓國、香港兩位主帥第一回合,香港完勝!”

    “簡直……不可想象的場景!”

    “太混亂了!半決賽前的大地震!維貝克完敗!”

    “……”

    在這些報道聲中,很多韓國媒體也站出來為維貝克鳴不平,並認為萬勝有暴力傾向。並要亞足聯對萬勝進行嚴懲,但顯然,就算亞足聯有意對此事進行調查,也不可能在一個晚上完成。

    可實際上。韓國球迷卻根本沒有為維貝克‘打抱不平’的心思,他們反倒覺得萬勝很有氣勢,新聞布會現場的錄像里,維貝克明顯就是電視劇里的反派、小人,而萬勝則是正義站出來擊敗反派的偶像人物。

    當然。媒體上一些人批評萬勝‘暴力’的聲音不可避免,但更多的論調,是對萬勝支持的聲音,究其原因,這件事總歸是維貝克挑起的。

    但不論結果如此,新聞布會上的鬧劇,已經成了全亞洲媒體的八卦,甚至不少歐洲媒體也對此進行了報道。

    歐洲媒體肯定不會支持維貝克,他們對韓國沒有一點好感,反倒萬勝執教曼城。是在英格蘭取得成功的,他被認為是歐洲的‘自己人’。

    歐洲媒體的報道就可以想象了。

    “萬勝vs維貝克,1o:o,完勝。”

    “亞洲杯,萬勝上演‘全武行’,無壓力摘得冠軍!”

    “捏爆礦泉水瓶,萬勝,足球教練第一人!”

    “……”

    在這些報道中,留下的是維貝克不甘和惱羞的臉孔。

    維貝克當然很不甘心,于是他給萬勝找了點麻煩。當天回到酒店後,他第一時間聯系了吉隆坡警方和亞足聯,說明萬勝是“有預謀的對他進行恐嚇”。

    這件事不大不小,維貝克的理由就是。“正常人不可能捏爆礦泉水瓶,他肯定是做了什麼手腳,然後有預謀的對我進行恐嚇,寄希望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來影響明天的比賽。”

    新聞報道的這麼火熱,吉隆坡警方和亞足聯自然都了解情況。亞足聯根本理也不理,他們辦事效率可沒那麼高,吉隆坡警方則是派出一個警員來具體了解下情況。

    吉隆坡警方也只是做個樣子,畢竟是公眾視野下生的事情,萬勝就算是‘有預謀’的,其實和他們關系也不大,兩人並沒有真正打起來,他們就是做個樣子調查一下,好讓公眾說不出來什麼。

    這給萬勝帶來了點小麻煩,但過程也很有意思。

    那名警員叫李國成,本來也對萬勝很是崇拜,來到中國香港入駐的酒店,找到萬勝後,先是找萬勝要了個簽名,還找其他人幫忙拍一張合影。

    隨後李國成才談起了來的目的,就是讓萬勝象征性的說一下過程。

    李國成的態度明顯有些維護的意思,但萬勝卻沒有順應的說起,而是問道,“那個家伙說我有預謀的恐嚇他?”

    李國成點頭。

    “他的理由是,一般人無法捏爆礦泉水瓶?”

    李國成再次點頭。

    萬勝一笑,“那好辦了。”說完,他吩咐旁邊工作人員,隨便拿來一瓶礦泉水,並讓李國成用手機進行拍攝,“你拍下來,然後交上去,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李國成疑惑的照辦了,然後他就看到,萬勝單手一用力,那瓶礦泉水就直接‘ ’的一聲爆開了。

    李國成驚在原地。

    萬勝說道,“看到了沒?沒有作假吧?我當時只是很惱怒,並沒有什麼預謀,任何人面對挑釁都會憤怒。”

    李國成呆呆的點頭。

    直等回到警局,把錄制的視頻提交給了上級,他第一時間找到一瓶礦泉水,雙手用力的捏著,呲牙咧嘴的也沒有動靜。

    “他的手勁到底是有多大!”旋即,剩下的只有對萬勝深深的崇拜。

    雖然萬勝在新聞布會‘干的很漂亮’,但真正的戰場是在比賽上,中國球迷都是對比賽期待不已。

    維貝克所說‘恐韓癥’,並不被萬勝認可,中國的球迷,尤其是內地球迷,也不想認可,但他們還是希望有一天,中國隊能戰勝韓國。終結這個‘屈辱’的足球歷史。

    歷史交鋒戰績擺在那里,雖說中國香港不是中國隊,但中國球迷對韓國總有一種仇視,他們希望中國香港能戰勝韓國。

    但想想。中國香港取勝,確實有些奢侈了。

    中國香港啊!

    作為之前的亞洲末流,中國香港能進入半決賽已經是個奇跡了,踫到韓國這種強隊,即便是幾個韓國球星沒有進入大名單的‘韓國二隊’。想要取勝也實在太難了。

    雖說之前中國香港戰勝了一支強隊——澳大利亞,可現在澳大利亞在哪里?他們小組就被淘汰了。

    澳大利亞是強隊,但在很多球迷心里,這一支澳大利亞也算不上多強,至少表現並不好,否則即便他們輸給中國香港,也不應該在小組就遭遇淘汰的。

    所以,很多球迷都認為,中國香港遇到韓國,是進入亞洲杯以來最大的挑戰!

    萬勝就沒想那麼多了。比賽即將開始,該說的都已經說了,挑戰什麼的再談也沒有意義。

    第二天,中國香港做了最後的訓練,中午休息三個小時,下午又進行了一些小配合演練,旨在不消耗球員體能,讓球隊保持最佳狀態。

    下午五點半,中國香港進入了武吉加里爾體育場,全隊去更衣室換衣服。之後完成了熱身。

    這時萬勝已經返回了更衣室,看到時間差不多了,他站在中間看著所有人,給大家做最後的指導。

    “比賽就要開始了。現在我需要你們時刻記得……”

    所有球員認真听著。

    萬勝一字一句的認真說道,“我們的是亞洲末流球隊!我們是弱隊!”

    球員們面面相覷,不明白教練為什麼忽然這麼說。

    “之前四場比賽,我們戰勝了澳大利亞、泰國、越南,戰平了伊拉克,我們的成績相當華麗。但依靠的是什麼?”

    “和澳大利亞比賽,我們靠的是防守;和泰國比賽,我們很大一部分靠的也是防守。到現在,我們唯一正面打的比賽,只有上一場和越南。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在我看來,我們也只是比越南掐強一些,和其他亞洲強隊相比,我們差的太遠了!”

    球員們低頭想一想,還真的是這樣,之前的比賽,他們雖然成績很好,但大多時並不是正面拼出來的勝利,他們依靠的是戰術,是拼勁,而不是真正的技術實力。

    萬勝繼續道,“所以其實我們是弱隊,你們中也沒有哪個人能稱作是球星。和韓國的陣容相比,我們要差太多了。”

    “但是……”

    “我們實力不強,但足球比賽,很多都是以弱勝強,之前我們做到了,我希望這一場,我們依然能夠做到!”

    “大家有信心嗎!?”

    “有!”

    球員們大吼出聲。

    看到全隊士氣振奮的樣子,萬勝滿意的點頭,對比賽更有信心了。

    事實上,萬勝這麼說是有原因的,那就牽扯到球隊的打法了。

    球隊和韓國隊相比,技術實力確實差太多,像是和越南比賽那樣打正面,幾乎可以用‘認輸’來形容,那是非常不理智的。

    所以這場比賽,還是要以防守為主。

    既然是以防守為主,如果球員們都想著,“我們是強隊”,甚至“我們的實力可不比對手弱”,那還能打什麼防守?

    或許到比賽里,這些‘信心十足’的球員,都飛奔到對方半場去展開攻勢了。

    那樣防守就打不了,戰術完全打不出來。

    在連續幾場勝利後,全隊斗志十足,萬勝最擔心的還是球員的心里,這些球員全都處在職業足壇底層,沒有經歷過什麼榮譽,現在的一切對他們來說,甚至有些虛幻了。

    沒有經歷過,就等于沒有經驗,就算那些老將都可能把不住內心的想法,會認為球隊是一支亞洲強隊,更不用說年輕人了。

    實力和心態不對等,就很容易出現問題。

    萬勝必須提醒他們,要保持一個和球隊實力,和戰術相對等的心態,這樣才能保證球隊的揮。未完待續。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