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兩難的抉擇

第三百三十一章 兩難的抉擇

    從中國香港拿到開始,沙特阿拉伯國家廣播解說員里約里就一直認真的解說著比賽,說著每一個中國香港拿球球員,還不斷提醒沙特要小心中國香港的攻勢。

    “中國香港打的很穩,他們很可能突然進攻!”

    “英曼城就是這樣不斷傳接球,然後動突然襲擊啊!他們的攻擊度,讓很多歐洲強隊都反應不過來。”

    “沙特要小心了!一定要小心!”

    回想著剛才所說的話,再看看場上中國香港完全沒一點進攻意思的打法,里約里感覺自己就像是個白痴一樣……他被中國香港的打法給耍了!

    沙特主帥安約斯已經看出了問題,他現中國香港就是在消磨時間。

    他把手臂頂在膝蓋上,自然看著比賽,想要確定一下自己想法的正確性。

    隨後他又把視線挪到了另一側的中國香港教練席。

    “那個中國人,就打算這麼消磨時間?”想到這一點,安約斯咬牙切齒的。

    此時萬勝在座位上做的很穩,臉上帶著一絲輕松的微笑。

    中國香港當然不可能完全仿造曼城的“os-F”控制體系打法去打,曼城適應那套戰術,都用了幾個月時間,更別說中國香港的,甚至說,就算給中國香港時間,隊內球員的技術能力也是不足的,即便適應了,戰術打出來也沒有多少效果。

    現在場上,中國香港打的只能算是‘os-F防守體系的簡化版’。

    ‘os-F’是曼城的一套成熟戰術體系,以控制流快攻為主,進攻是快攻勢,防守是全攻全守,控制流打法主要針對節奏掌控,這樣的戰術體系,實力強勁的球隊想適應,都需要很長的時間,完全適應戰術就等于球隊有了一種固定的球風了。

    這種戰術自然不是容易適應的。

    中國香港在實力上。都沒有資格去打這樣的戰術,因為隊員的技術實力不過關,要是傳球配合經常失誤,那什麼戰術都打不出來。

    所以萬勝只截取了一小部分--os-F防守體系……的簡化版。

    說白了就是。讓球員持有又沒有危險的時候,就不斷在後場做傳接球,來消磨比賽時間。

    這種打法很惡心人。

    對方不上來幾個球員進行逼搶,中國香港就可以在後場不斷的進行傳接球,根本不在意進攻不進攻。

    如果對方上來幾個球員逼搶。那麼球隊就可以選擇往前傳球,但也不會攻的太靠前。

    萬勝考慮球隊實力問題,球隊的進攻更多要依靠快反擊。

    至于打正面……消磨時間就好了,否則陣容壓上去,一個小失誤,就等于給沙特反擊機會,那樣球隊的後場防守就危險了。

    總之,一切的根本還是防守。

    只要保證防守才能保證一切,至于這個戰術很卑鄙之類的……現在可是亞洲杯的決賽!

    決賽啊!

    決賽就是要不擇手段的,用什麼手段都無所謂。即便對方說‘卑鄙’之類的也無所謂,總歸贏下比賽就是最重要的。

    反正傳球又不犯規,對方既然不上來搶就不斷傳球好了。

    這種打法的關鍵目的,一是在于消磨時間,同時消磨對方的耐心,二則是要逼得對方主動進攻,主動進行全場緊逼,只有對方這樣做,球隊才獲得更多反擊機會。

    對方不被‘牽著走’也可以,那就等時間一點點消耗。最後去拼點球,萬勝可不怕,有‘堅固壁壘’的主動效果,提升門將百分之百反應度。再有進攻類教練max完美技‘射術’提升球員的射門評價數值和精準矯正,踢點球球隊取勝的希望很大,至少比打正面機會大的多。

    所以比賽被拖入點球決戰,是萬勝想要看到的,中國香港根本不用著急,就這樣慢慢耗時間好了。

    因此在制定戰術的時候。萬勝給球員重點強調的就是在無壓力的情況下,盡量去拖時間。

    沙特肯定不會願意和中國香港進行點球大戰,他們一定十分希望能夠進球,所以他們一定不會看著中國峴港這麼拖時間,他們會主動上來逼搶,那麼主動權就落在了中國香港手中。

    戰術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這麼打看上去很沒無恥,但為了勝利無恥一些根本沒什麼,萬勝也不會理會媒體怎麼看。

    萬勝就是要贏!

    不擇手段!

    只要能贏下了,一切都不會是問題,反倒要是輸了,說什麼都沒有意義。

    ————

    中國香港想要指望後場球員來拖時間,拖到全場結束不可能,但能拖多久是多久,時間久一點,留給沙特的時間就會少一些,防守的壓力也會小一些。

    很多解說員看到中國香港不斷在後場傳球,全都瞠目結舌,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足球比賽里,拖延時間很常見,但剛開始就拖延時間……還是第一次見,如此直白的拖延時間做法,還是讓人苦笑不止的。

    中國香港似乎就在用打法告訴所有人,“我們就是在拖時間!”

    太荒謬了!

    可關鍵是,中國香港並沒有違反規則,主裁判也沒辦法說什麼。

    很多人只能心里罵上一句,“太無恥了!”

    沙特國家廣播解說員里約里也只能說道,“中國香港無意進攻,就一直在後場不斷倒腳……”

    中國香港球迷,看到中國香港的打法也都感覺很奇怪。

    但是,支持中國香港的解說員不會說什麼,反倒是繼續支持中國香港。

    中央TV解說員劉建紅就說道,“中國香港的辦法很好,他們正面進攻很難突破沙特的防守,攻的太靠前,後防也會出現威脅,他們這樣做很聰明。”

    沙特球迷也都看出來了,他們為中國香港的‘無恥’感到震驚,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沒下限的球隊,于是他們就在看台上出‘噓’聲。

    這根本無法影響中國香港。

    萬勝早就給球員做過相應的‘思想教育’。告訴他們比賽就要不擇手段,對方球迷做什麼完全不用在意,他們該怎麼踢還是怎麼踢就行了。

    總之,盡量爭取勝利才是最重要的!

    每當想到堅持到最後就是冠軍。中國香港球員就更有動力了。

    對方球迷的‘噓’聲,反倒被他們認為是對方無可奈何出的聲音,這讓他們打起來更順暢了。

    ————

    過了一段時間,所有人都知道中國香港究竟在做什麼了。

    于是很多支持沙特的媒體不淡定了,一些本來期待所謂‘技術流交鋒’的媒體也不淡定了。但最不沉不住氣的還是沙特球員。

    他們是在和中國香港比賽,不可能放任中國香港這樣在後場消磨時間,一開始他們還只想讓亞希爾、馬利克兩個前鋒去逼搶,可很快他們就現,光靠兩人想在五、六名中國香港球員外加一個門將腳下搶到球,實在有些天方夜譚。

    于是幾個中場球員有試探性過了半場,準備給中國香港一些壓力。

    等前場過四個沙特球員,繼續傳球就十分危險了。

    到這時,中國香港也開始了進攻,劉全昆一腳把球傳給陳為浩。陳為浩再傳到前面卓卓腳下。

    卓卓拿球,香港隊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直到這個時候,各路媒體解說員才確定,中國香港真的要進攻了,就在他們的期待中,中國香港卻沒有真正攻上去,參與到進攻中的,就只有卓卓、陳招基以及一個邊路的陳為浩。

    三個人的能力沒有那麼突出,配合起來能給沙特防守制造多少威脅,就可以想象了。

    在進行了兩腳傳遞之後。足球就已經被沙特球員搶下來,隨後沙特立刻展開進攻。

    面對沙特的進攻,中國香港沒有任何的慌亂,剛才他們進攻的時候。根本都沒有攻上去,中場球員都只剛過中線,後場球員完全就在後面看著,一點上去幫忙的意思都沒有,中國香港的陣型保持的十分好。

    于是沙特想斷球快攻的想法,完全成了夢幻泡影。

    他們只能硬著頭皮。頂著中國香港的堅固防守,去尋找突破防守的機會,可想要突破中國香港的防守,卻非常的不容易。

    很快足球又到了中國香港腳下,中國香港趁機起一波快攻,卓卓帶球快向前,以一個變向甩開了沙特後衛赫達里,隨後突入禁區完成一腳頗有威脅的射門。

    足球幾近擦著橫梁飛入界外,驚的沙特全隊一身冷汗。

    太危險了!

    “比賽第16分鐘,卓卓!他打出一腳非常有威脅的射門!”

    看著這腳射門,回想中國香港整個反擊過程,不知道為什麼,很多沙特球員就想起了萬勝賽前在媒體面前所說的話。

    “他們的防守是個問題,足球里有句話叫‘防守贏得勝利’,我想戰勝沙特的關鍵點,就在于對方的防守。”

    這句話不斷回蕩在耳畔。

    一些沙特球員覺得,比賽里確實要多注意下防守了。

    隨著沙特開出球門球,比賽繼續進行,沙特的進攻還是很有水準的,他們踢到現在,一直都堅持沙特特有的全攻全守足球,他們的風格在亞洲範圍還是非常有看頭的,不少印尼本地中立球迷,都不斷為沙特在進攻中的精彩表現出喝彩。

    但沙特想依靠華麗的攻勢來突破中國香港的防守並不容易,很快隨著一腳幾乎直接踢出界外的‘射門’,沙特的進攻宣告結束。

    隨後中國香港又開始不斷的倒腳。

    這時候沙特球員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想想之前對方的黑人前鋒表現出的度,他們擔心大舉壓上會給對方機會,一些球員覺得應該注意下防守,可不壓上,對方就一直這樣倒腳消磨時間。

    沙特球員面臨兩難的選擇。

    最主要是,壓上去的話,打法就和主教練安約斯制定的戰術不符,他們的戰術主要是全攻全守,該進攻時進攻,該防守時防守,並沒有想要大舉壓上,進行緊密的全場逼搶,那樣做很容易給對方機會。

    可是,不壓上去對方一直這樣也肯定是不行的。

    兩難啊!

    不少沙特球員都看向了場邊,他們希望主教練安約斯給出一些指示。

    ————

    經過近2o分鐘的比賽,沙特主帥安約斯已經玩權看明白了。

    中國香港的戰術,說白了就是想要逼迫沙特進行全場逼搶,逼迫沙特進行大舉進攻,這樣一來,他們能夠穩穩的打防守反擊。

    如果按照中國香港的‘逼迫’做了,那麼沙特就會處在被動中,因為他們的戰術等于被打亂了,他們就算大舉進攻,進行全場逼搶,也很難讓進攻打的更好,反倒因為戰術被打亂,進攻的威脅性還會受到影響。

    同時,中國香港取得了主動權,他們可以安安穩穩的進行後場防守,安安穩穩的打反擊。

    這樣一來,沙特的戰術就被動了,和賽前制定的完全不符。

    沒有任何主帥希望比賽里戰術被打亂,也沒有任何主帥希望主動權掌握在對方手里。

    安約斯也是一樣。

    但關鍵問題是,他面對中國香港這種‘無恥’的打法,還真沒什麼辦法。

    想逼迫中國香港進攻,就只能讓球員上前,那就變成了前場逼搶,戰術和陣型肯定會受到影響,幾次下來,戰術也就不算戰術了。

    同時,安約斯也不想和中國香港耗時間。

    如果比賽就這樣進行下去,沙特想進球實在太難了,無法在9o分鐘結束比賽,也就意味著12o分鐘結束的可能性更低,那麼兩隊最後去拼點球?

    不!

    肯定不行!

    安約斯忽然有些理解了韓國主帥維貝克。

    當中國香港戰勝韓國,很多媒體都在說維貝克的戰術能力,和萬勝相差太多,韓國和中國香港比賽時,維貝克並沒有看穿中國香港的防守漏洞,以至于韓國進攻收獲寥寥,全場沒有一個進球。

    現在沙特和中國香港比賽,他也被戰術牽制了。

    那個中國人,確實很有能力!

    中國香港的‘無恥’,導致他要面對兩難的選擇,是放開手讓球隊全場逼搶、大舉進攻,還是就這樣和對方耗時間?

    該怎麼辦?

    安約斯猶豫不決。

    唯一讓他欣慰的是,球隊暫時不怎麼需要為防守擔心,中國香港的打法再‘無恥’,也無法對沙特球隊造成威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