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火熱的投資項目

第三百四十二章 火熱的投資項目

    在泰國前總理看來,萬勝是個十分值得拉攏和投資的年輕人。

    在曼城俱樂部來說,萬勝在曼城球迷之中,非常具有影響力,只要能穩住萬勝,也就能穩住曼城球迷,反之,若是和萬勝鬧矛盾,他這個俱樂部主席一定會多出許多麻煩。

    另外,萬勝擁有泰戈爾萬集團,那是一家純正的投資公司,近年來崛起度非常快,所以萬勝身上,也很值得投資。

    但不管怎麼樣,和萬勝搞好關系是必須的。

    他信見到萬勝後,顯得很熱情,他親手給萬勝沖了一倍咖啡,還遞上了一根雪茄煙,等客氣結束坐好之後,他信就談起了新賽季。

    這是最直接的問題。

    曼城俱樂部是他信和萬勝和他信兩人的掛鉤,新賽季球隊的征戰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他信接手曼城俱樂部後,球隊的成績有很大下滑,那麼他信同樣會有許多麻煩,甚至說,曼城球迷或許會把責任歸在新主席身上,因為萬勝之前已經帶隊取得好成績,得到了所有曼城球迷的認可,現在成績差一些,球迷都會幫著找原因。

    對此萬勝承諾說,“這個賽季,球隊的成績肯定不會出現下滑!”

    這倒不是做保證,而是絕對的信心。

    本賽季球隊實力沒有下滑,離開的幾個球星位置已經被補足,板凳深度也有了加強,球隊的實力只升不降,成績自然是有保證的。

    他信听到這話就安心了。

    他馬上說起,若是球隊仍舊需要補充球員,俱樂部一定會大力支持。

    事實上,泰國人感覺。本賽季曼城的轉會有點‘意猶未盡’,除了一個真正到來的托雷斯,和自由轉會的卡洛斯。就沒什麼特別大的球星了,同時。曼城也賣掉了當家射手阿內爾卡,算下來,曼城並沒有花費太多在轉會市場,那點錢還不到財團入注到曼城俱樂部資金的零頭。

    所以他信還是希望球隊能繼續購買個球星,然後宣稱球星是他帶來的,自然也能讓他在曼城球迷中多一些支持。

    不過萬勝卻說道,“球隊陣容已經完備,真正的備戰也已經開始。即便買來新球員,想要適應球隊也不容易。”

    萬勝在這個問題上,並沒有多說,但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球隊陣容完備,不需要多補充了。

    萬勝倒不是不喜歡新球星。

    可目前球隊的陣容實在沒什麼可補充的了,光是現有的球員,就有幾個千萬級的球星,很多比賽里要坐在替補席上。

    即便買來球星沒有必要,多一個‘切爾西的舍普琴科’,除了給更衣室制造麻煩。幾乎沒什麼其他用處了。

    所以萬勝還是很堅決。

    他信知道了萬勝的心思,就沒有繼續談起話題,畢竟主教練不要求大球星也是好消息。曼城畢竟不是皇家馬德里,他們可沒什麼‘一年一球星’計劃。

    兩人的話題很快轉移到商業投資方面。

    他信對于泰戈爾萬集團很有興趣,年初泰戈爾萬集團在美國撤資,引起了不少金融界人士的轟動,所有人都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這麼做。

    針對這個問題,萬勝一笑道,“我認為資金留在美國並不安全。”

    “哦?”他信的興趣被勾了起來,“還有什麼地方比美國更安全?”

    美國都是毫無疑問的金融霸主。

    曾經有金融界人士用噴泉來比喻全世界的經濟體系,美國就作為噴泉的中心。他們甚至都不用做什麼,他們對外出售技術、品牌和信譽就足夠了。其中甚至技術都不是主要的,信譽才是他們的根本。

    由此美國印制大量的美元貨幣行到全世界。幾乎一直在做著無本的買賣,信譽保證了美元成為全世界的硬通貨幣,美國市場則被認為是世界最安全的市場。

    萬勝的觀點並不是這樣,“美國確實很安全,但卻不是最安全的。我認為美國的高信貸,已經造就了足夠多的金融泡沫,等到了一定程度,就會‘ ’的一聲爆出來,到時候,或許美國人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外來資本麼……”

    萬勝的意思很明顯了。

    如果美國出現經濟危機,美國會對本國經濟做調節,政府也會出面扶植本土企業,但外來資本受到影響,美國人可不會去管。

    “所以我讓集團公司把資本轉移到中國市場,第三世界的實業資產,才是最穩定的。”

    萬勝繼續說道。

    實際上,這些考慮萬勝從來沒有對其他人說過,甚至凱文-泰戈爾都沒有,因為這和前世記憶中的‘金融危機’有關。

    如果所料不差的話,2oo7美國金融危機就要爆了,即便說出這些被人相信,也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他信對此倒是不置可否。

    西那瓦家族產業主要還是在泰國國內,美國的經濟對泰國影響不大。

    不過他信卻對泰戈爾萬集團最新的投資計劃感興趣,“听說你們打算投資一家規模巨大的足球學校?”

    萬勝道,“那主要是做慈善,用于展中國足球。”他當然不會把真正的原因說出來。

    他信理解的點頭,想了想忽然開口道,“如果我的家族想要入股這家足球學校,你們會考慮嗎?”

    萬勝听罷有些驚愕,問道,“你們打算怎麼入股,我只是想展中國足球,這項投資多半會是虧本的……”

    “我的家族願意投資,即便它不賺錢。我只有一個要求。”他信說道,“我希望足球學校在建立好之後,能夠分配給泰國一些入學名額。”

    萬勝想了下,說道,“我很難現在給出答復。”

    他信回道,“如果有了答復盡快告訴我,我的家族是帶著十分的誠意進行投資。”

    直等離開主席辦公室。萬勝都有些朦朦朧朧的。

    這個泰國人的家族要入股自己在中國的足球學校?怎麼想都有點不能理解。

    在中國建設的足球學校,短期時間幾乎不可能賺到錢,那麼即便擁有股份。也是個一直追加投資,沒有回報的項目。真正投資來說完全沒有意義。

    沒有回報?

    萬勝仔細一想,就知道了他信這麼做的目的。

    簡單說來,拉攏和政治!

    曼城俱樂部里,他信才剛剛擔任俱樂部主席,一個泰國人擔任英格蘭俱樂部的主席,肯定不會得到多少球迷的支持,他信正打算長期在英國生活,他希望能改變這一狀況。希望得到更多球迷的支持,所以就必須要拉攏在球迷中很有聲望的自己,只有自己支持他,他才能獲得更多來自球迷的支持。

    這就是拉攏。

    政治層面來考慮,就要說起西那瓦家族在泰國的影響力了。

    他信是泰國商界、政界的傳奇人物。

    在1981年,兩次生意失敗高築2億銖債台後,他信終于現自己的長處,利用過去的關系,他信向政府部門出租ibm電腦,轉年又創辦了西那瓦電腦服務與投資公司。

    1986年。泰國開放電信業給私人經營,西那瓦電腦公司成為最先取得營業執照的電信公司之一。

    199o年,公司上市。幾乎壟斷當時泰國電視衛星天線和移動電話行業。2o世紀9o年代中期,他信已擁有4家上市公司中過5o%股份,媒體都稱他為“電信大亨”。

    也在此時,他信成為泰國富,且是《財富》世界5oo位“大亨”中唯一的泰國人。

    商業上成功之後,他信沒忘記兒時志向,著手進軍政界。

    1992年的采訪中,他信說︰“政治和商業是不可分離的。我們必須接受這個事實。政治就像太陽,商業就像大地。如果大地離太陽太近。就會灼熱,而太遠。就會寒冷。但它們無法完全分開。”

    在從政之後,他信在1994到1995年期間擔任川-立派內閣外交部長。

    “他信始終游走于商業和政界之間。他的成功得益于他協同這兩個領域的能力。”

    獨立學者克里斯-貝克說。

    1998年,他信聯合22名商人和學者成立了泰愛泰黨,不僅迎合了當時泰國商界對傳統精英政治的失望之情,也抓住了農民的心。

    在2oo1年1月的大選中,泰愛泰黨成為泰國大選歷史上個贏得議會絕對多數的政黨,得以單獨組閣,他信隨後成為泰國總理。他信不僅改變了泰國政治格局,也將西那瓦家族的政治影響力推向高峰。

    2oo4年是他信執政成就頂峰。這一年泰國經濟增長過6%,是1997年以來最高點。股票市場指數達到794,三倍于2oo1年。

    他信家族事業蒸蒸日上,他的個人財富估計達到5o億美元。

    他的傳記、演講集和錄音充斥書店,人們渴望了解他的生活和成功秘笈。面對來年大選,他信再次推進“平民主義”。

    他各地視察,在東北地區,他承諾政府要投資1ooo億泰銖起建設項目;在北部,他承諾了6o億泰銖的建設項目;在清邁,他稱要在3年內消除城市的貧困;在曼谷,他甚至邀請所有出租車司機到政府大樓享用午餐。

    這一年年底,他信說︰“在下一個4年里,泰國將沒有人辛苦工作卻無家可歸,沒有農民沒有自己的土地……沒有孩子無法接受教育,沒有病人得不到醫治,沒有孤獨的老人也沒有無助的殘障人士。”

    但他信的大膽改革觸及了曼谷上層精英。

    他信還試圖以警察部隊取代軍隊在泰國南部的勢力,這引泰國南部嚴重的動亂。這場動亂不僅導致近6ooo人喪生,更使軍隊對他信懷恨在心。政敵一直等待機會,給他信致命一擊。

    2oo6年,西那瓦家族將旗下電信公司的股份高價賣給新加坡淡馬錫公司,政敵攻擊他利用政策優惠避稅,謀取暴利,並由此起一場曠日持久的反他信運動。

    結果,他信在出席聯合國會議期間,國內突政變,泰愛泰黨遭解散,他信歸國都無門。

    他信的突然出局,讓西那瓦家族受重創,但根基尚在,西那瓦家族仍舊掌控著大筆的資產以及在泰國政壇的交際關系。

    即便現在流亡英國,並尋求英國的政治庇佑,他信也需要在泰國國內擴大西那瓦家族的影響力。

    除了泰國國內的政-治-斗爭外,不斷為泰國民眾做事,也成為了擴大影響力的方式,那麼他信選擇為爭取‘泰國學院名額’來為足球學校注資,就不難去理解了。

    當泰國民眾知道,在中國由萬勝的泰戈爾萬集團所創辦的、頗有影響力的頂尖足球學校,會收錄泰國學員的時候,他們就會想到他信的西那瓦家族,這是他們的功勞。

    光是能做到這一點,就足夠支持他信這麼做了。

    最終萬勝考慮一番,還是答應了。

    這對于他和泰戈爾萬集團沒有任何壞處,畢竟絕對的控股權掌握在泰戈爾萬集團手里,他信的注資也能幫助集團公司分擔一部分資金和風險。

    不過,他信財團具體的注資方式,還是需要一番考慮的,這方面就交給凱文-泰戈爾去處理了。

    ————

    在走出主席辦公室後,萬勝就已經有了決定,但他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他信,只說要考慮一番。

    之後,萬勝回到訓練場,繼續帶隊進行戰術訓練,一天的訓練下來,效果還是有一些的,至少讓所有新球員,都大體了解了戰術的概念,知道大體上到了比賽里該去怎麼做,那麼以後的訓練,就是熟悉戰術和配合了。

    當天晚上,球隊宣布解散後,萬勝吃過晚餐回到家里,就準備給凱文-泰戈爾打電話,讓他派人來和他信財團商談入股足球學校的事情。

    可才剛拿起電話,電話屏幕就亮了起來,打來的正是凱文-泰戈爾。

    “凱文,有什麼事?”

    萬勝直接問道。

    他知道凱文-泰戈爾肯定是有事情,才會給他打電話了。

    “你認識瓦利德王子嗎?”

    萬勝一愣。

    “就是沙特王室的瓦利德王子,據說是最有錢的沙特王子,他的身價有幾百億美元!”

    “什麼王子?”萬勝更搞不明白了。

    凱文-泰戈爾馬上解釋說,“剛才我接到電話,是瓦利德王子的助理,他說瓦利德王子很有興趣投資我們在tj的足球學校項目。”

    萬勝完全愣住了。

    什麼時候開始,那個很難賺到錢、完全為了自己的足球訓練大師系統升級所用的‘足球學校投資計劃’,居然成了火熱的投資項目?

    先是泰國的他信財團,又是沙特最有錢的王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