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百六十三章 萬勝談中國足球

第三百六十三章 萬勝談中國足球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ps︰祝賀“紅木255”成為新盟主!千秋萬代、一統江湖

    現在的武海波比十幾天前更‘淒慘’了,用‘淒慘’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穿的衣服又舊又髒,頭胡子都亂糟糟的,雙眼布滿了血絲,看起來沒有一點精神。

    萬勝走進看到他這個樣子都嚇了一跳。

    武海波其實已經有些放棄了,畢竟十幾天時間都沒什麼收獲,再加上那些同行們的話,他覺得自己不可能完成采訪工作。

    他沒有想到萬勝會走過來。

    “你是跟拍的,還是采訪的?”萬勝又問了一句。

    武海波這才反應過來,他明白那是什麼意思,跟拍就是狗仔隊,采訪才是正規記者,所以他一個機靈,馬上道,“我是采訪的,是國內《足球周刊》的外派記者。”

    萬勝好笑的搖搖頭,“走吧,進來吧!”

    “啊?”

    “進來啊。”

    “哦!”

    武海波听罷趕忙跟上。

    走進萬勝的家里,坐在沙上,武海波才會重新鎮定下來。

    這幾天他有點太疲憊了,腦子反應都慢了一些,現在他知道萬勝是準備接受采訪了。

    或許是他的堅持打動了對方,又或者是對方看他有點可憐?

    武海波苦笑。

    但不管什麼原因,現在他坐在了萬勝的家里,那采訪肯定是沒什麼問題了。

    過了一會兒,萬勝走過來,手里拿著兩件衣服,扔給他。“洗個澡吧,別客氣。看你有一段時間沒好好休息了。”

    武海波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是在萬勝家里,“這不太好吧。”

    萬勝一皺眉,“你想不想采訪?”

    “想。”

    “那去洗澡。打理好了咱倆正式談談。”

    “……好吧。”

    武海波有點‘半被強迫’的接受了好意。之後他就拿著衣服走進了浴室。

    男人洗澡沒有那麼墨跡,大概有十幾分鐘,武海波就從浴室走了出來。

    頭旅順了,胡子刮了,又穿了干淨的衣服,看起來精神也好了許多,萬勝給他泡了杯咖啡。兩人都坐到沙上。

    武海波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他打量起客廳的裝飾。

    房間面積很大,牆上都是古典的裝潢,一看就是有錢人的房子,不過最值得注意的是,一個半開著的櫃子里,里面一疊得的資料隨意擺放著,上面還掛著個亂糟糟的戰術板,和房間整體裝飾很是不搭。

    這也說明萬勝工作的勤奮。不止工作時間很晚,回到家里他還是要繼續做些什麼。

    要說開始的時候。武海波雖說要采訪萬勝,但其實還有些敵視,那是一種對‘有名、有錢的人’的敵視,可現在想想,萬勝白手起家,比他的年紀還要小,卻已經有過億美元的家產,不止如此,在如此有錢的情況下,他還堅持自己的工作,並為之付出大部分精力,就非常的難得了。

    就在這時,萬勝說話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抱歉,我叫武海波,姓武,海濤、波浪。”

    “和武松是親戚?”

    萬勝玩笑道。

    武海波一愣,旋即點頭道,“就是那個‘武’,你真是幽默。”說完,他拿過背包,找到紙和筆,很認真的問道,“萬勝先生,我是《足球周刊》的記者,我代表《足球周刊》,想對您進行一次專訪。現在可以開始采訪了嗎?”

    萬勝點頭,“可以了,但是,我能先問你個問題嗎?”

    “啊?好的,您問。”

    “我見過很多的記者,也有很多國內記者,但一般他們都會自持身份,不會像你這樣,像是狗仔隊一樣,24小時全天候跟著……你懂我的意思嗎?”

    武海波疑惑點頭。

    “那麼,你能說說,為什麼要這樣做嗎?只是為了工作?”

    听到這個問題,武海波沉默了,過了好一會兒,他抬起頭,說道,“我只是想采訪你。”

    “一般記者,幾次不成功就會放棄了,你在曼徹斯特這麼久,應該知道我不會在私人時間接受采訪。”

    “可我必須采訪到你……”

    “理由?”

    “我需要做好工作。”

    “為什麼?”萬勝有些不明白,他凝視著武海波雙眼,認真的問道,“我想,你的公司派你過來,不過是想踫踫運氣,或許都沒指望你能采訪到,那麼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堅持呢?”

    武海波嘆了口氣,道,“工作壓力,生活壓力!”

    “如果我完不成采訪,上級一定會扣我的薪水,甚至……我可能會為此丟了工作。”

    武海波做事其實很精明,否則之前也不會把自己負責的板塊做的那麼好,只是他沒想到上級會搶了他負責的內容,自己的工作成果也被搶走了。

    上級做出這種事情,又把他外派到了英國,做一份幾乎不可能完成的工作,目的是什麼?很可能不止是調動的問題,甚至不僅僅是薪水、獎金,或許,上級就是要找一個理由把他……辭退。

    他知道自己為了整個家庭,不能冒這個風險,必須證明自己的工作能力,才能繼續留在崗位上干下去。

    如果被辭退了工作,再找一份類似的可不容易。

    幾年的打拼也都成為水漂,變得一文不值。

    武海波心里很憋悶,但他卻非常現實。

    情況就是這樣,接受也要接受,不接受也要接受,他沒有辦法只能盡可能把工作做好。

    听了武海波的描述,見了他臉上苦悶的表情。萬勝也對他有些同情,但他不是憤青,更不是聖人,武海波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並不能夠確定。即便對方真遇到這種事情,也和他沒有任何關系,像是這種事情,不止是國內,全世界到處都有,比武海波可憐的人也多的是,他不可能管的過來。

    所以萬勝听罷。只是安慰了下他。然後兩人就進入了正式的采訪環節。

    武海波的采訪主題是“就中國香港奪取亞洲杯來談論中國奪取亞洲杯的可能”,或者可以簡單理解為,讓萬勝談一下中國足球的展。

    這是國內的焦點話題。

    七月份,中國國家隊遭遇在亞洲杯小組被淘汰的‘恥辱’,作為亞洲杯歷史積分第三的球隊,居然小組就被淘汰,連八強都沒有進入,不是恥辱又是什麼?

    在亞洲杯賽後。中國隊的歷史積分也從第三下降到了第五。

    之後有很多人批評中國國家隊,就怎麼讓國足打的更好的問題展開討論。換帥是一定的,但僅僅是改造現有的國足,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國內大部分都清楚,中國足球之所以成績差,踢不出來,不止是一個球隊的問題,而是整個國家在體育方面的體制以及國內的足球氣氛大環境造成的。

    在這種認知下,國足參加亞洲杯,甚至都不以亞洲杯冠軍為目標,只希望成績能說的過去。

    中國足球的展也變成了一個長遠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萬勝帶領中國香港取得了亞洲杯冠軍,那是一個亞洲杯的奇跡,也證明了萬勝本人的執教能力。

    國內很多人就說了,“如果萬勝能執教中國隊,中國隊的成績也能好上許多。”但短期內是不可能的,原因也很簡單︰中國足球請不來萬勝。

    重點一方面在于,帶隊中國吸引力實在不高,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萬勝的薪水實在太高了!

    對香港足球總會來說,萬勝的薪水就是個天文數字,對中國足協來說,萬勝的薪水也是極為龐大的壓力。

    如果他們想簽下萬勝,每年要準備5ooo萬人民幣以上,作為主教練的薪水支出。

    這還是最保守的估計,前提是萬勝放棄曼城的工作,來執教中國國家隊。

    以上每個條件可能性都很小,至少在短期內,萬勝不可能全職來擔任中國國家隊主帥,所以談中國足球的長遠展,又變得非常重要。

    這個話題在國內很火熱。

    作為中國足球的明星人物,萬勝參與討論的分量就很充足了。

    “中國足球啊!”

    萬勝感嘆了一句,就開始表自己的看法,“先我要聲明一點︰我帶領中國香港,奪得亞洲杯冠軍,那是一個個例,並不代表中國香港的足球達到了一個什麼樣的水平,只是因為我帶領他們一時間打出了好成績,僅此而已,這和香港足球的展程度是沒有關系的。”

    “簡單來說,就是中國香港奪得亞洲杯冠軍,並不代表中國香港是亞洲的頂尖球隊。”

    “要說起足球的展,就離不開整體的大環境。就比如很多報道的一些統計數據,中國的在冊球員數量實在太少了,這和國內的教育環境有直接關系,並不是我們平頭老百姓能干涉的。”

    “所以政治上,整體趨勢上,以及國內很多所說的什麼足協的話題,我不會去多談,那和我沒有關系,也不是一個普通足球人應該談論的。”

    “作為一個足球教練,我唯一能為中國足球做的就是,多培養一些中國的年輕球員。”

    武海波听著,他感覺這些話很實際。

    國內很多人談什麼足協官員,談什麼沒有大環境之類的,這些東西談多少都沒有意義,就好像國內是依靠高考分數線錄取學生,普通人怎麼去談,各個高校也不可能做出大的改變。

    這是整體政策問題,不是一兩句話就能改的。

    中國在冊職業球員數量少的原因有很多,但普通人再怎麼去談,中國培養足球運動員的土壤還是很差,談論這些完全沒有意義。

    “……所以,我的泰戈爾萬敲定了一家國家化大型足球學校的投資計劃,在tj那邊,現在已經開始動工了吧?”

    接下來萬勝說起了泰戈爾萬集團的國際化大型足球學校投資計劃,對于和他信財團、瓦德爾王子等合同沒有多談,因為那些合同並沒有完全敲定,到現在還是‘商業機密’,他重點談到的還是‘職業球隊構架青訓體系的重要性’。

    “以英格蘭足球為例,沒有完整的青訓系統,就會被英足總強制處罰,甚至不允許參加職業聯賽。”

    “一個職業俱樂部,不止包含一支有實力的球隊,青訓體系才是重點,而中國國內的職業俱樂部,在這方面做的並不好,這和中國足協的政策,和一些政策的實行力度有關。”

    “英格蘭作為世界最頂尖的聯賽,都如此重視青訓,更不用說歐洲的一些小聯賽的。”

    “比如,像是荷蘭、比利時、克羅地亞,這些國家聯賽的職業球隊,青訓是最根本的,甚至比一支球隊在職業聯賽的成績還要重要。他們只有依靠培養球員,賣掉球員才能夠得以生存。”

    “中國的職業聯賽體系還不夠完善,那些有錢的投資人,在做出投資後很容易參與到中國職業聯賽的‘游戲’中,但其實這是很不合理的,我認為中國足球想要展,就必須要規範這些東西,有了規範,有了公平合理的‘游戲規則’,那麼就會推動青訓體系展,從而帶動中國足球的健康成長……”

    萬勝說了很多東西。

    從足球學校的投資,說到中國的職業聯賽,再說到青訓培養,以規則帶動經濟利益,以經歷利益帶動足球展。

    在當前中國足球大環境下,這些論調還是很新穎的。

    武海波一直十分認真的記錄著,他甚至都忘了時間,直到萬勝說完最後一句話提醒,他這才反應過來,看了下時間已經是凌晨了。

    采訪結束,時間也太晚了。

    萬勝就直接邀請武海波在客房睡,省的對方又在外面隨便‘趴’上一覺,武海波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後還是答應了。

    這個晚上對武海波有些‘奇幻’色彩,他成功采訪到了萬勝,還住在了萬勝的客房。

    采訪到的內容很多,工作肯定是完成了,所以他睡得很香甜,並想著明天就回到國內,把資料整理完畢,就表一篇轟動的新聞。

    到時候,他的工作能力表現出來,或許還能獲得更高級領導的青睞,到時上級也不能再干什麼了吧?

    武海波心里安穩了許多。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