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邁克爾-阿瑟

第三百六十五章 邁克爾-阿瑟

    倫敦大學學院的天才學生可太多了,萬勝在其中絕對排不上名,完全可以說‘少他一個不少,多他一個也不多’。

    作為英國最著名的學府之一,倫敦大學學院是倫敦大學聯盟的創校學院,與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帝國理工學院、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並稱“g5級精英大學“。

    “g5級精英大學“代表了英國最頂尖的科研實力、師生質量以及經濟實力。

    到現在為止,曾就讀、曾任職或現任職于倫敦大學學院的校友中,共有32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和3位菲爾茲獎(世界數學最高獎)獲得者,此外還不乏政治、科學、文化以及娛樂等多個領域的名人。

    其中包括人工智能“a1phago之父”戴密斯-哈薩比斯,“光縴之父”高錕,“電話通信之父”及明家亞歷山大-貝爾,中國科學院院長盧嘉錫,泰戈爾,印度聖雄甘地,日本相伊藤博文和小泉純一郎,等等。

    倫敦大學學院出來的名人數都數不過來,萬勝又能算的了什麼呢?

    萬勝和霍-克華打趣的寒暄一番,之後霍-克華就談起了讓他來的目的,“是阿瑟院長想見見你。”

    “阿瑟院長?”

    “你不知道?邁克爾是大學校長。”

    “我當然知道,怎麼我也在學校這麼多年,只是你一說‘阿瑟’,我一時沒想起來。”

    霍-克華點點頭,又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學院的醫學部很欣賞你的研究,還有人提議頒給你名譽博士學位。”

    “啊?”

    萬勝真有些愣了。

    名譽博士學位啊,那可是了不起的榮譽!

    名譽博士也是學位的一種。是不進行考試和論文答辯,根據學術成就或對國家和社會所作出的貢獻而授予的榮譽學位。

    在這項學位上,各國的要求不一。

    中國授予名譽博士學位是從1983年開始的,目的在于表彰國內外卓越的學者、科學家或著名的政治家、社會活動家在學術、經濟、教育、科學、文化和衛生等領域,以及社會展和人類進步事業中的突出貢獻。

    在西方,名譽學位的做法就很久遠了,可以追溯到中世紀,大學為了彰顯對某人的敬重,或者為了免除某些法定義務而授予名譽學位。

    名譽學位的頒不需經過正常升學程序(學士、碩士、博士),也無需提交相關的畢業論文。更多的是作為一種榮譽來獎勵獲頒學位者在相關領域內所作出的杰出貢獻,或是獎勵其在相關領域的重大現。

    英國大學在選擇誰來當自己學校的名譽博士是充分自由和民主的。

    各個學校在授予標準與授予程序方面的規定都不盡相同,這就使得英國大學名譽博士學位的獲得者顯得非常的多元化。

    像是一些在各個領域有突出能力的人,就可能獲得英國的名譽博士學位。

    非常值得提到的一個人物,就是香港長實集團主席李加誠先生。

    2oo1年,劍橋大學將名譽法學博士學位授予李加誠,稱李加誠在建立起其商業王國之際,亦不忘栽培下一代和貢獻國家,高度贊揚了他為教育作出的無私貢獻及高尚的愛國情操。

    此外。還有不少國內有名氣的人物,都獲得過名譽博士學位。

    名譽博士學位也分‘等級’,像是一些英國排名低的學校,所授予的‘名譽博士’學位。也只是說著好听而已,實際上,並不被全世界認可。

    ‘g5精英大學’的名譽博士就不同了,歐洲各國。甚至是美國,他們的名譽博士學位都是被認可的。

    倫敦大學學院就是‘g5精英大學’中的一所,所以听到霍-克華的消息。萬勝還是很驚訝的。

    他的運動醫學研究,雖說是十分深入,但卻還沒有真正運用于實踐中,也沒有所謂的‘作出杰出貢獻’,他不是很明白能夠被校方考慮頒‘名譽博士學位’的原因。

    萬勝問了起來。

    本-霍-克華微微一笑,說道,“萬勝,你也不要小看自己,有些情況你不知道,今年的諾貝爾獎評選,你在運動醫學的研究獲得了‘醫學獎’的提名。”

    “……諾貝爾醫學獎?”

    本-霍-克華肯定的點頭,“諾貝爾醫學獎……我真是羨慕你,才3o歲就能獲得這個獎項的提名,據說有很多醫學專家都很看重你,認為你這項研究,會推動世界醫學方面的展。”

    “不過,今年的提名2月份已經結束,你真正被提名應該是在明年,但我認為你的機會並不大,最主要是,卡羅琳醫學院還對你的研究進行過討論,一些教授認為,你的研究想運動在實際,還需要很長時間……”

    萬勝一直認真听著。

    本-霍-克華說的就是諾貝爾醫學獎評選的事情,這個世界最高醫學獎項,每年都會有一次評選,提名截至日期為每年2月1日,雖然有人提到了萬勝的名字,卡洛琳醫學院也就萬勝的研究進行過討論,但提名截止時間已經過去,所以想獲得真正的提名,還要等待明年。

    盡管沒有直接獲得提名,萬勝也相當興奮了。

    那可是諾貝爾醫學獎,別說真正獲獎,即便是被提名也是莫大的榮譽了。

    “阿瑟院長找我就是為了這個?”霍-克華說完,萬勝問道。

    霍-克華點點頭,又搖搖頭,“他應該是為了運動醫學教育。”

    “教育?”

    “我也不是很清楚,邁克爾去了美國,明天才能回來,你最好在倫敦多呆兩天。”

    “這沒問題。”

    兩人談話之後,萬勝就離開了,他在倫敦住了一晚,第二天下午就去了倫敦大學學院校長辦公室,找到了校長邁克爾-阿瑟。

    邁克爾-阿瑟擔任倫敦大學學院校長有很多年了,之前他是‘應用物理’是很有名的一個人物,他的一項專利明廣為人知——ringing-netg-circuit是涉及電話系統中所用的一電子振鈴電路,這項明的普及,也讓邁克爾-阿瑟的名氣大振。

    不過在上個世紀9o年代以後,邁克爾-阿瑟就一心從事教育,並沒有在科學研究上做出什麼貢獻,他的名字也漸漸在研究領域消失了。

    除了一些關于‘倫敦大學學院校長職位’新聞報道,邁克爾-阿瑟的名字,很少再和‘世界頂尖學術研究’聯系在一起。

    在見到萬勝時,邁克爾-阿瑟很高興,他贊揚了萬勝年輕有為,之後就直接提到了兩件事。

    一個就是萬勝獲得了倫敦大學學院的‘名譽博士提名’,第二才是重點,那就是希望萬勝把他的研究中一些簡單的內容,加到倫敦大學學院的運動醫學教育中。

    萬勝听罷有些驚愕,旋即就明白過來。

    在世界範圍內,‘運動醫學’都是全新的課題,即便貴為世界名校的倫敦大學學院,‘運動醫學’教育內容也十分匱乏,這畢竟是近十年的新興學科,學院內的本科教育內容很少,也很少有學員能以此得到碩士學位。

    萬勝以運動醫學的研究,能夠得到碩士學位,研究被廣泛認可,可以說是相當的了不起,他的論文中很多都是新穎觀點,研究的深入已經達到了世界頂尖水平。

    在這一項研究上,萬勝已經是世界頂尖,那麼他的研究已經被很多世界醫學專家認可,那麼其中一些簡單內容,完全可以作為‘運動醫學’的教育內容了。

    邁克爾-阿瑟就希望萬勝能夠幫助倫敦大學學院的‘運動醫學’教育增加一些內容,以提高學院在這方面的教育水平。

    考慮一番之後,萬勝就直接答應了。

    他完全沒有拒絕的理由。

    能為倫敦大學學院的教育增添內容,也可以說的是一項了不起的榮譽了,更何況,他出身倫敦大學學院,對學院還是有很多感情的,能夠力所能及的幫助母校,也是他所希望做的事情。

    在萬勝答應之後,邁克爾-阿瑟邀請他公用晚餐,之後也談起了諾貝爾醫學獎提名的一些事情。

    “你還很年輕,不用太著急。”

    邁克爾-阿瑟道,“我想明年你就能有機會,不過我也不敢保證,畢竟那些美國人怎麼想,誰也不清楚。”他所說的美國人,其實就是一個範圍,指的是在美國工作的醫學教授。

    之後邁克爾-阿瑟又問起了他的研究進展,萬勝隨後概括的一說,還談起了自己的泰戈爾萬集團所擁有的醫療器械公司,會專門成立一個研究小組,以他的研究,制造一些最前沿的運動恢復器械。

    邁克爾-阿瑟對此很感興趣,問起了很多相關事情,還承諾制造出好設備後,倫敦大學學院所屬的四家大型醫院,會考慮采夠一部分試用。

    听到校長的承諾,萬勝就很高興了,他沒想到還能談妥一筆‘買賣’。

    這樣兩人的談話氣氛就更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