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百七十五章 盲目的樂觀

第三百七十五章 盲目的樂觀

    【最新播報】明天就是515,周年慶,福利最多的一天。 乏縹摩縲﹀縊除了禮包書包,這次的『515紅包狂翻』肯定要看,紅包哪有不搶的道理,定好鬧鐘昂~

    謝壓龍的履歷是很華麗的。

    15年前,謝壓龍就已經是bj體育大學副校長,之後在1996年,他調任國家體委群體司司長,之後又相繼擔任田徑運動管理中心主任,體育科研所副所長,sx省ak市委副書記,國家體育總局電子信息中心黨委書記等職位,也不知道以上職位,和足球到底有什麼關系,總之到了2005年,他就成為了中國足協專職副主席,負責足協日常工作。

    副主席,‘負責足協日常工作’,也就等于什麼事情都能管了,所以謝壓龍幾乎就是中國足協的一把手。

    在中國足球圈子里,他的權利和影響都是非常大的。

    從政這許多年,謝壓龍擁有很龐大的關系網,尤其是擔任中國足協副主席後,利用足協的各種資源,他的關系網就更龐大了。

    權利、地位以及龐大的關系網,給了謝壓龍很大自信。

    在謝壓龍看來,萬勝就只是一個在足球方面稍稍有成就的人,或許他在商業上也很成功,但泰戈爾萬集團才剛剛進駐國內,能有什麼關系和影響力?

    總之在國內的圈子里,他肯定要比萬勝強太多了。

    要是到國外,他就是普通人,但在國內,萬勝就是普通人。

    國內,就是他的地盤!

    當他想打壓一個普通人的時候,能想到的辦法太多了,唯一就是萬勝人不在國內,所以一些辦法沒辦法實施。

    所以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利用媒體的輿論,以毒攻毒!

    媒體上不是都在說那個該死的年輕人的好話嗎?各路體育新聞網站的評論。大多數不都是支持那個家伙嗎?

    沒關系!

    那只是上層人物沒插手的緣故!

    像是《薪浪體育》這種大型媒體,管理新聞工作的,權利看似大,實際上也就是底層人物。真正的大人物是那些董事、投資人,是上級領導,這些大人物一般不會插手正常運營工作,但只要他們插手,那底層人物就只能照做!

    謝壓龍就出了這一招。

    當天他就開始不斷打電話給許多人。利用把自己的關系網撒出去,讓那些上層人物插手到新聞發布方面的事情。

    第一個‘辦事’的人,就是薪浪的一名高級主管。

    這名高級主管,名字叫做鄧支龍。

    之前鄧志龍代表《薪浪體育》接觸過謝壓龍,謝壓龍給予了不少方面,所以當鄧支龍听到謝壓龍的要求後,感覺並不是一件大事,馬上就照辦了。

    鄧支龍找來了復雜編纂首頁新聞的一名技術部員工,吩咐他撰寫一篇不利于萬勝的言論,然後發布到《薪浪體育》的首頁新聞中。還許諾寫的好年底獎金會多一些。

    普通員工根本無法拒絕領導的要求,尤其看似還有好處,發表這種報道,也對自己沒什麼壞處,于是《薪浪體育》首頁新聞,很快就出現了一則關于‘萬勝不愛國’的詳細分析報道。

    即便報道底下,有很多網友進行辯駁和斥責,但鄧支龍並不在乎,反正他已經完成謝壓龍交代的事情了,具體效果他可就不管了。

    很快。國內其他大媒體,也紛紛發表類似的文章和稿件。

    網絡上的球迷議論紛紛。

    話說三人成虎,當很多媒體全都發表類似看法的時候,一些不堅定態度的人也就被影響了。大家都這麼說,難道萬勝真的是那麼不堪?

    懷疑有了,爭論就有了。

    之後兩天,國內的球迷,網友隨處可見關于‘萬勝不愛國’的言論,一些球迷對萬勝很了解還好。那些不知道的人,就以為中國真的出來這麼個‘不愛國’的家伙。

    于是網絡上再次出現了大片的爭論。

    抵觸萬勝的人變多了,支持萬勝的人也不少,雙方在各大網站戰成一團。

    但不管怎麼樣,比起之前國內輿論對萬勝的支持聲,現在已經就差了很多了。

    這正是謝壓龍想要的效果。

    謝壓龍的做法很有效果,但他瞞得住普通人,卻瞞不住消息靈通的業內人士和那些站在更高層次的人物。

    普通人看到的是,到處都在討論‘萬勝的愛不愛國’,但知道消息的人卻很清楚--

    這是中國足協出手要‘整治’萬勝。

    雙方已經掰起了手腕!

    ————

    于此同時,萬勝已經準備帶隊迎戰歐冠第一場和里昂的比賽了。

    之前里昂主帥阿蘭-佩蘭大放厥詞說對和曼城的交手很有信心,萬勝並沒有特別說什麼,實際上,他對此確實不屑一顧。

    里昂是法國豪門,但在歐洲賽場上,一直成績不好,其實主要還是因為法甲聯賽在水平上,和英超、意甲、西甲存在差距。

    里昂在法國是領頭羊球隊,和其他聯賽的強隊一比,就有了差距,但並不是說曼城一定就能戰勝里昂,畢竟實力差距不能決賽比賽勝負。

    萬勝不太理解阿蘭-佩蘭為什麼有那麼大信心,他反倒認為里昂很難在自己的球隊手下討到好。

    不過,戰略上藐視對手,戰術上卻必須重視對手。

    萬勝還是對里昂有一些研究的。

    作為法國的‘代表球隊’,里昂擁有著法國的風格,他們的足球兼具技術和硬朗,要是真正打出狀態,是很難應付的對手。

    但在萬勝看來,問題就在這里。

    里昂的技術實力不錯,比賽打的也很強硬,可說技術他們比不上西班牙的豪門,說強硬,他們又趕不上英格蘭的豪門。

    萬勝取勝的底氣也在這里,因為曼城恰恰和里昂‘類似’--有技術,有硬朗。

    曼城的配合不錯,但因為隊內很多都是英格蘭球隊,很多球員偏重于身體的打法。所以純技術層面,曼城和西甲傳統豪門巴塞羅那還是有一些差距,曼城同樣也有硬朗,而且打法也非常強硬。

    說句通俗的話。“面對世界對抗最激烈的比賽之一--曼徹斯特德比大戰,曼城都能夠從容應對,更何況,是面對里昂--一支法國球隊?”

    無論技術和硬朗,雙方面。曼城都要比里昂強一些。

    要是和其他歐洲豪門比賽,球隊還需要小心謹慎,仔細應對一下,里昂麼……曼城就是全方位的實力壓制了。

    不過有實力壓制,也不一定就能夠取勝。

    里昂還是有需要注意的地方的,比如他們的中場能力還是非常強的,兩個前鋒,戈武和本澤馬的組合,效率也不錯,但只是‘不錯’而已。

    法國媒體吹噓的里昂強勢組合。在萬勝眼里也就只能當的‘不錯’兩字,和托雷斯、達倫-本特的組合相比,戈武和本澤馬真心……弱爆了!

    雖說對比賽有很大把握,但萬勝還是有些期待的。

    近幾天來,萬勝都在強調,“打的要更實用,踢的更有針對性。”他說的就是進攻,是門前能力。

    想在回想起來,和阿斯頓維拉比賽前,球隊踢的一直都很‘花哨’。打控制、打攻勢足球,流暢的配合有,對對手的壓制有,但就是沒有進球。上賽季進球數不如曼聯,足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上賽季曼城是聯賽冠軍,而且球隊給人的感覺,完全打的攻勢足球,可到賽季末球隊進球數比聯賽第二的曼聯少‘11’個,平均一場要少0.289個。這已經是很大的差距了。

    現在想想,這就是問題!

    所以在發現問題,並努力慢慢解決的時候,萬勝也希望用一場和強隊的歐冠聯賽,證明球隊努力的方向是正確的。

    ————

    曼城並沒有針對里昂,去做什麼戰術打法的改變。

    實際上,萬勝召集皮爾斯、迪亞馬雷斯以及博格坎普一起就這個問題進行過討論,但最終四個人都沒拿出什麼針對打法的意見。

    “我認為球隊正常打法,就已經足夠了。我們的球員能力不比他們差,戰術上也沒什麼問題。我也不認為他們有什麼需要特別防守的球員。”皮爾斯說道。

    博格坎普緊接著道,“我同意斯圖爾特。”

    迪亞馬雷斯只是點點頭,他負責帶隊訓練,在針對對手怎麼應對方面,很少會發表什麼意見。

    萬勝考慮一下,說道,“那好,我們就按照正常戰術去打!”

    教練組的意見,傳達到球員中的就是,“大家把訓練里的東西,用在比賽上,我們就肯定能戰勝對手!”

    曼城信心十足的迎戰里昂。

    ————

    比賽之前,萬勝一直忙著訓練,並沒有和阿蘭-佩蘭打什麼口水仗,要是對手換成ac米蘭、巴塞羅那,還要考慮一下怎麼去用語言打擊對手,里昂就算了,連他們的教練都是‘熟人’了,費那個腦細胞沒必要。

    可是法國媒體就不這麼看了。

    他們對萬勝缺乏了解,都認為萬勝是很能打口水仗的主教練,結果再面對里昂的時候,就偃旗息鼓了?

    他是不是怕了里昂啊!

    很多法國媒體都這麼認為,他們覺得萬勝是在示弱,曼城肯定是對比賽沒有把握,于是他們叫囂的更歡了,把之前阿蘭-佩蘭,和近來里昂球員一些針對比賽的說法,報道了一遍又一遍。

    在他們的鼓吹下,很多里昂球員對曼徹斯特體育場的比賽都非常樂觀。

    “我們肯定能贏!”

    “曼城成績不錯,但那是在聯賽,去年他們也只是歐冠八強。”

    “那個年輕中國人沒多少歐戰經驗,曼城也是一支新球隊,他們就去年參加了一次歐冠,怎麼能跟我們比?我們可是經常參加歐冠的!”

    “所以看他都不敢說話了!據說他在英格蘭聯賽里可囂張了!”

    “也就英格蘭囂張一下,踫到我們就不行了!”

    “…………”

    就在這樣的氣氛下,曼城主場迎戰里昂的比賽來臨了。

    阿蘭-佩蘭感覺自己勝券在握,因為據他了解,萬勝可不是沉默的人,他經常在媒體上和各個俱樂部主帥打嘴仗。

    現在自己是里昂主帥,里昂和曼城分在同一個小組,也有資格和他平起平坐了吧?所以對方既然不回復,那肯定是沒有信心。

    于是在賽前新聞發布會的時候,阿蘭-佩蘭信心十足的表示,“我們都信心,也有能力在曼徹斯特體育場帶走三分!”

    萬勝用‘看傻瓜’的眼神看著他,回想起來,自己之前認識的樸茨茅斯主帥阿蘭-佩蘭,可不是這個樣子的,難道一年的成功,再加上執教里昂,就讓他變得這麼狂妄自大了?

    萬勝有點不懂了。

    他只是沒多少氣力的說,“說那麼多沒用。比賽就要開始了,誰勝誰負比賽里能見分曉。”

    里昂很高調。

    曼城很低調。

    在很多媒體嚴重,這就顯得很詭異了,坐鎮主場,而且實力強勁的曼城沒說什麼,結果客場挑戰的里昂卻大放厥詞。

    《衛報》就分析指出,“佩蘭似乎有些盲目的樂觀……”

    全體里昂球迷也帶著盲目的樂觀、強大的自信以及對比賽的美好崇敬,踏入了曼徹斯特體育場。

    ————

    其實阿蘭-佩蘭的執教水平還不錯,否則里昂俱樂部也不可能選擇他作為主教練。

    在聯賽和歐洲賽事上,他對對手的研究也很認真,備戰工作也做的不錯,唯一就是,他對曼城的印象太偏薄了。

    在執教樸茨茅斯的那個賽季,他帶隊和曼城交手,兩場戰績並沒什麼劣勢,于是他就認為自己在和曼城交手很有經驗。

    可實際上,任何球隊都會有失誤的時候,當時曼城輸給樸茨茅斯就是一場‘小小’失誤,傷病、賽程密集等影響,不可能一支球隊總是保持最好的狀態,聯賽中輸給小球會,其實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也就是說,阿蘭-佩蘭和萬勝交手的經驗,其實根本算不上是經驗,只能說他是和‘狀態不佳’的曼城,有交手經驗。

    現在曼城早已成熟起來,人員齊備,狀態極佳,和兩年前那支曼城,完全等于是兩支球隊。

    另外,阿蘭-佩蘭也高估了里昂的實力,或者說,他高估了自己球員的能力。

    ps. 5.15「」下紅包雨了!中午12點開始每個小時搶一輪,一大波515紅包就看運氣了。你們都去搶,搶來的幣繼續來訂閱我的章節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