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百七十九章 老子不是好欺負的!

第三百七十九章 老子不是好欺負的!

    ps︰感謝書友“司馬笑”的兩萬幣打賞,跪拜!!

    ————

    《足球周刊》是國內一家中型的媒體雜志,內部劃分明確,擁有後勤部、技術部等多個部門,但作為媒體行業,編輯部永遠是最核心的。【愛書屋】

    《足球周刊》的編輯部中有四層劃分。

    最底層就是實習記者,也叫‘臨時’記者,他們都是一些剛進入雜志社的新人,或者就是雜志社雇的‘臨時工’,他們的工作就是輔助正規記者做采訪或拍攝工作。、

    第二級就是正規記者了。

    正規記者是雜志社的‘主力工作人員’,他們要外出采訪、撰寫新聞稿件、負責雜志的板塊安排等等,武海波就是這一級別的記者。

    在高一級就是主編。

    《足球周刊》總共有三個主編,他們手下都有很多正規記者,負責總體的欄目、板塊管理,還會負責敲定報道內容等等,可以說,主編就是雜志社最有實權的人物。

    最高級就是總編,也叫總經理。

    《足球周刊》的總經理也是董事長,平日基本不會出現在雜志社內,也只有遇到一些方向上的大事,總編才會出面。

    紀偉軍就是《足球周刊》的主編之一,武海波正是他手下的記者。

    在三個主編之中,紀偉軍的資格最老,他可以說是《足球周刊》從小媒體,發展為中型雜志社的重要功臣之一,由此,他也獲得了《足球周刊》一小部分股份的獎勵。

    不過紀偉軍並不滿足,他畢業于政法大學,曾經的同學很多都已經是各級領導,而他還在私有媒體擔任主編,相比來說,他的成就就差上不少了。

    他總是想再上前一步。

    紀偉軍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去大媒體擔任主編。最好是能進入中央tv參與管理工作,到時他就會成為‘政-體’人員,走出去也會是真正的‘領導’,退一步來說。不能進入中央tv,他也希望能進入省級電視台,亦或是《薪浪》、《搜狐》等網絡大型媒體參與管理工作。

    從私人的雜志社到大型媒體,這就是‘再進一步’。

    不過紀偉軍卻知道,自己的資歷不足以進入大型媒體。直接擔任管理工作,所以他很需要一些成績來豐富自己的履歷,所以當他的下屬有了工作成績後,他就把這些成績歸為自己所有。

    武海波就是因此被外派到英國的。

    他之前負責的板塊受到了很大好評,也因此提升了《足球周刊》的銷量,紀偉軍以‘板塊對雜志太重要’為由,就自己來負責板塊的相關工作。

    然後,這就會成為紀偉軍的‘成功經驗’。

    紀偉軍給武海波指派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但他沒想到的是,半個月之後。武海波卻帶著‘豐厚’的工作成果回來了,他居然在曼徹斯特完成了對萬勝的專訪?

    不可能!

    這是紀偉軍的第一反應。

    “海波啊,你要知道編造采訪稿件可是很嚴重的……”

    “編造?”

    “你還不承認?”紀偉軍指著那份稿件,手指點著道,“你是說,你真的采訪到了萬勝,萬勝真的說了這些?”

    “當然!我不止采訪到了他,還在他家洗了個澡,睡了一覺!”提起這個,武海波昂起了頭。內心有些驕傲,旋即他意識到自己的采訪是受到了質疑,有些惱怒道,“紀編。你是懷疑我捏造采訪稿件?你懷疑我作為一個新聞媒體人的職業操守?”

    “什麼職業操守不職業操守的!”

    紀偉軍冷笑道,“國內媒體圈子里都知道,采訪萬勝的工作幾乎無法完成,其他大媒體都沒做到,你過去半個月就采訪到了?這種話說出來,你自己相信嗎?”

    “但我就是采訪到了!”武海波憤怒的滿臉通紅。他大聲道,“我有證據!我和萬勝拍了照片!”

    他拿出手機,打開相冊。

    只見手機相冊里顯示出一張他和萬勝的合影照。

    紀偉軍仔細看了看,不由得高看一眼武海波,但旋即馬上說道,“照片也不能證明什麼。海波啊!你還是太年輕了,一會兒直接去財務處結算薪水和出差補助吧。”

    武海波一愣,反應了半天才意識到紀偉軍說的是什麼。

    他……是被辭退了?

    武海波頓時不能接受,他有心大鬧一場,可卻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鬧不過幾乎作為雜志社‘一把手’的紀偉軍,直等出了辦公室,他都有些混混沌沌的。

    他本來以為自己完成工作,是會受到嘉獎的,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或許,不管自己是否完成工作,等待他的都會是被辭退一條路吧!

    ————

    紀偉軍辭退武海波是早就想好了的。

    之前紀偉軍佔了武海波負責的板塊工作,就知道武海波肯定會抵觸自己,他可不能接受手下抵觸自己,到時候對方要是聯合其他人,他還真會有點麻煩。

    所以紀偉軍給武海波指派了個‘不可能完成的工作’,目的就是以對方沒完成工作為由辭退。

    但武海波完成工作,很出乎意料。

    紀偉軍不能肯定這份稿件是真的假的,但首要是辭退武海波,要是讓其他人看到他的工作成績,到時候再辭退就沒理由了。

    所以紀偉軍當機立斷,就以武海波‘編造’稿件為由,先把他辭退再說。

    等武海波離開了雜志社,這篇采訪報道具體發表不發表,還不任憑他說了算?到時候這也會成為他的‘工作成績’。國內那麼多媒體都沒采訪到的東西,他就能直接弄到手了,這是多強的工作能力?

    這之後,紀偉軍其實是不想發表采訪報道的。

    一則是他不能確定采訪的真實性,二則是采訪內容屬于武海波,雜志社內部人人都知道武海波被辭退了,發表采訪內容,會讓他在雜志社的威嚴受損。

    可幾天後,老同學的一個電話,讓他改變了主意。

    謝壓龍是紀偉軍的同學里。成就最高的。

    在前年老同學聚會的時候,紀偉軍重新聯系到了謝壓龍,紀偉軍一直想走謝壓龍的關系,讓自己能‘快捷’的‘進一步’。但一則沒什麼理由,畢竟兩人只是老同學,紀偉軍也沒有苦到非巴結上老同學不可,二則兩人的關系很一般,不然也不會很長時間斷了聯系。可沒想到的是,謝壓龍主動給他打了電話。

    當听到謝壓龍說起的事情,紀偉軍才明白,為什麼最近很多媒體上,出現了不利于萬勝的言論。

    他更是驚嘆老同學的能量!

    于是紀偉軍的心思放開了,他忽然想到武海波的那篇采訪報道,轉了個腦子就一口答應下來。

    “看下期《足球周刊》吧!驚喜就在里面!”紀偉軍嘿嘿笑著說道。

    之後,紀偉軍修改了下武海波的采訪報道,就發表在了下一期《足球周刊》上,同時。他還自己去了武海波家里,把武海波重新請了過來。

    “海波啊,我重新考慮了一下。你的工作能力很強,在雜志社一直干的不錯,以後就繼續干下去,我很看好你!”紀偉軍夸獎著承諾道,“鑒于你的工作表現,我決定給你多發一個月的薪水當獎金,特別獎勵你的工作成績……”

    武海波感覺莫名其妙。

    在丟了工作之後,他就一直在找其他工作。憑他的履歷,倒是不難找到工作,只是要從普通記者干起,待遇肯定比不上在《足球周刊》了。

    听到紀偉軍的話。武海波也決定回去看看。

    當翻開這一期《足球周刊》,武海波終于知道為什麼紀偉軍會請他回去了,采訪內容完全被修改了個樣子,從報道萬勝到‘詆毀’萬勝,他回到雜志社是干什麼?那就是去當替罪羊的!

    如果報道出事的,就是他的責任。報道不出事,當然皆大歡喜,估計之後紀偉軍對他還是沒有好臉色。

    武海波對紀偉軍的做法很憤怒,他最終還是果斷選擇離開了。

    對于武海波的離開,紀偉軍有些遺憾(少個替罪羊),也覺得武海波是‘不識抬舉’,但實際上,他也沒感覺怎麼樣。

    發表虛假新聞是大事,但在紀偉軍看來,普通人和媒體根本沒法掰手腕,萬勝還在英國工作,即便他知道《足球周刊》做了什麼,也是無能為力,更何況,萬勝的對頭還是中國足協,一個足球教練和中國足協掰手腕……這不是找死嗎?

    現在對他自己來說,就是一次選擇的戰隊!

    紀偉軍覺得自己站對了位置,只要站對位置,有謝壓龍的力挺,就算出了事情丟了工作又怎麼樣?他肯定會前途無量!

    但紀偉軍沒想到的是,麻煩這麼快就來了。

    就在《足球周刊》發表的第二天,已經有人把事情捅到了法院,《足球周刊》被傳票要求去法院做調查。

    怎麼會這麼快?

    當得到消息的時候,紀偉軍有些驚訝,旋即他忽然想到,那個英國執教的年輕人,似乎還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投資人,他手里似乎有一家公司,之前還宣傳要在國內投資什麼項目。

    頓時紀偉軍一頭冷汗。

    但當冷靜下來之後,紀偉軍也感覺沒什麼,反正武海波是真正采訪到的,對方也沒什麼證據,只要武海波不開口,那就什麼事情都沒有。

    關鍵還是在武海波!

    紀偉軍第一時間就給武海波送去了‘關懷’,還有好一大筆的現金,他知道武海波家里情況,送現金才是最實際的。

    武海波已經不在《足球周刊》工作了,只要對方找不到武海波,或者武海波不開口,那他們就打不贏官司!

    ————

    紀衛軍太天真了!

    萬勝可不是普通的足球教練,還擁有一家資產過十億美元的跨過投資公司,不管是他本人,還是公司對他的保護都是不遺余力的。

    所以萬勝的家里會擁有最一流的安全設施,即便在家里做采訪,也並不完全是私下性質的,出了問題也完全能找到證據。

    在很多人的見證下,英國防盜電網的專家提取了視頻內容,之後,萬勝把視頻內容交給了在場很多家媒體。

    萬勝相信,那家做出虛假報道的媒體,肯定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國內輿論上,也一定會變得對他有利。

    但等一切結束,冷靜下來之後,萬勝還是有些不甘心,一則是他不清楚那家媒體為什麼要冒這麼大風險詆毀自己,另外,這件事真的是那個叫武海波的記者做的嗎?再有,國內輿論為什麼會對自己不利,還是很多家大媒體同時做出‘不利’報道?

    萬勝有點想不通。

    不過在給凱文-泰戈爾打個電話之後,他就知道了個大概--中國足協有人想整他!

    在知道消息後,萬勝十分惱火。

    同時,萬勝也意識到一個關鍵問題,國內的環境很復雜,有錢當然也重要,有權,有影響力卻更加重要,他在國內媒體和政治上都沒什麼影響力,所以才會出現這種事情。

    中國足協有人想‘整’

    自己,于是國內新聞上,就出現一些不利于自己的報道,甚至有媒體甘冒風險,去做出虛假新聞!如果他沒有泰戈爾萬集團,如果不是有視頻作為證據,他都會陷入一個極為不利的局面。

    當然,沒有如果。

    可就算如此,還是很讓萬勝有些後怕,也很擔心對方的做法,這一次就這麼過去了,要是有下一次呢?

    下一次還會是這樣嗎?

    他恨透了那個要‘整’自己的家伙!

    萬勝不知道那具體是誰,但肯定離不開中國足協內部的人,就像是凱文-泰戈爾說的,“這在中國媒體圈子里不是秘密!”

    但是……我就算在英國執教,但就是好欺負的了嗎?

    你們能把這些手段,用在其他人身上,但用在我身上就是不行!你們的關系很硬,能量很大,但我經營幾年時間,也有不少關系,也有很大影響力!

    接下來,就讓你們知道--

    “老子是好人,但老子不是好欺負的!!”

    “你們給老子等著吧!”

    ————

    ps︰好久沒有求票了,想到今天周一,厚臉皮求幾張推薦票^_^^_^(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