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超級訓練大師 > 第三百八十章 小小小小蒼蠅

第三百八十章 小小小小蒼蠅

    瓦爾德王子的工作一直很忙。

    作為沙特阿拉伯最有錢的王子,瓦德爾的錢卻不是通過財產繼承的來的,而是通過自己的投資手段賺到的,雖然沒有王室繼承權,但瓦爾德也成為沙特阿拉伯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作為最有錢的王子,影響力最大的人物之一,瓦德爾有多忙就可想而知了,從夏天里的亞洲杯結束,打算好投資中國之後,瓦爾德就一直在做相關工作,近幾個月他都在做兩件事,一是自己和泰戈爾萬集團的合作投資項目,他後來居上,因為投資金額以及尋找到更多的合作伙伴,他反倒成為了項目的牽頭人,光是這方面,就足夠他一天4小時不斷奔波忙碌了,此外,他的第二個工作,就是代表沙特政府和中國軍方洽談武器買賣的項目。

    前者是他私人,或者說他所控股的沙特商業集團項目,代表他個人的利益,後者則是沙特政府交給他的工作。

    兩者都很重要。

    雖然沙特政府的工作,實際上,和他本人沒有太大關系,但瓦爾德是沙特王子,他想在沙特保持權利和地位,就必須在沙特搞好人脈關系,尤其他控股如此大的公司,要是國內政府沒有好的關系,肯定會出問題的。

    所以實際說起來,談武器買賣項目,反倒比自己的投資工作還要重視。

    不過後者並不是困難的工作,也只是讓手下人員,對中國要出口的武器,進行一些數據和性價比,實用性的測算,他是代表沙特軍方出錢買東西的,買東西的自然就是‘老大’,到不需要看人臉色之類的做什麼。

    瓦德爾王子沒想到的是,近來在的投資項目受到了影響,很多中國球迷發起‘抵制泰戈爾萬集團’的口號。他是泰戈爾萬集團的合作方,雙方合作的是一個項目,自然也會受到影響。

    之後瓦德爾王子很快知道了原因︰中國足協方面,有人看不慣萬勝。近而煽動了下國內輿論。

    瓦德爾王子本沒有在意,但事情似乎越來越大,他就有些不滿意了。

    很快他就收到了一個來自曼徹斯特的電話。

    “萬勝先生?”

    瓦德爾王子很驚喜,他十分欣賞萬勝,但和泰戈爾萬集團的合作。出面的一直都是凱文-泰戈爾,現在受到萬勝的電話,他還是有點驚喜。

    在電話里,兩人說起了合作的國際足球學校項目。

    之後萬勝談起了自己在國內輿論上的一些麻煩,瓦德爾王子一直在中國,很了解這邊的輿論情況,他直接開口說道,“既然這些輿論影響了我們的項目,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然後萬勝表達了對瓦德爾王子的感謝。

    放下電話之後,瓦德爾王子微微一笑。雖然他才剛入駐中國,在中國進行大項目的投資,還不太了解中國的環境情況,但作為一個商人,他始終相信金錢才是最重要的,金錢是人追求的根本利益,金錢能夠擺平一切。

    事萬勝作為一個中國人,很難處理國內問題,但他不是中國人,和中國的政-治人物沒有任何關系。反倒中國軍方要求著他簽訂武器訂單。

    中國足協,在普通人眼里是龐然大物,但在他眼里也不過如此。

    另一邊,萬勝放下電話後。也放松了許多。

    比起瓦德爾王子這樣的國際老牌投資人,他無論是人脈還是資格都太嫩了,看似國內媒體輿論上對他的‘詆毀’和投資方面無關,可實際上,這其實是同樣的事情,商業上在各國投資。也會面對政策,輿論,政-治等多方面問題,經驗豐富的投資人,往往能從其他方面很輕松解決,沒多少經驗就沒什麼好的應對方法了。

    萬勝在這方面沒有經驗,還有些太稚嫩了。

    泰戈爾萬集團也是一樣,凱文-泰戈爾和萬勝的年紀一樣大,雖然經手了很多投資項目,可在其他一些問題上,還是個稚嫩的菜鳥。

    萬勝是足球人。

    泰戈爾是純粹的商人。

    只有瓦德爾王子這樣,才是真正集政-治和商業為一體的人物,經過這件事,萬勝也算有了收獲,他知道在國內發展關系網有多麼重要。

    如果泰戈爾萬集團,包括他本人,能打好國內的關系網,那麼他在輿論上,絕不會這麼被動。

    好在國際足球學校項目已經敲定,只要這個項目進行下去,他相信無論集團公司,還是他自己在國內的發展一定會越來越好,再過幾年他也會編制一張龐大的關系網,到時候在他眼里,中國足協的官員也不過小人物而已,就不用在擔心類似的事情了。

    近來的國內輿論,關于萬勝的報道消息都有些詭異。

    很多論壇上,網友都紛紛對進來的事情發表看法,也有很多人在針對萬勝展開討論,有支持的,有批評的,有不屑一顧的,但實際上,各大媒體卻紛紛偃旗息鼓,根本不對萬勝進行討論了。

    他們在等待結果。

    人人都知道《足球周報》被告上法庭,那麼這場官司的結果會怎麼樣?

    萬勝拿出了直接的視頻證據,有很多人證明這份視頻是真實有效的,其中還是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的官方人物,所以《足球周報》倒霉是肯定的了,但中國媒體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足球周報》只是小人物而已,真正想對付萬勝的另有其人。

    那麼這場‘戰爭’會是誰獲勝?

    沒人能確定。

    所以除了那些根本不怕中國足協的大媒體,其他中小體育媒體全都偃旗息鼓,在結果出來之前,沒人再去做針對萬勝的報道,甚至沒人再去報道萬勝的消息,都唯恐得罪人而受到影響。

    謝壓龍認為自己已經獲勝了。

    雖然《足球周刊》被告上了法庭,那個該死的年輕人,還拿出了直接視頻證據,可《足球周刊》和他沒什麼關系,對方的報道根本是自作主張,關鍵是,《足球周刊》的報道,再加上之前的報道,肯定是讓那個該死的年輕人焦頭爛額了,國內的輿論也因此轉變了很多,不像之前有那許多媒體對那個該死的年輕人進行贊揚了。

    輿論環境的改變,也證明了他的能量!

    謝壓龍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一是給那個該死的年輕人一些教訓,讓他知道國內足球圈子里,誰才是真正的老大,二則是給國內足球界人士,球員也好,教練也罷,甚至是各個俱樂部,給他們一些威懾,殺雞儆猴的給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能量,看以後國內足球圈子里,有誰還敢和自己作對?

    謝壓龍的心情很好,這天就和足協內的官員一起大吃大喝來慶祝一下,慶祝的理由是為了預祝中國國家隊能抓住世界杯預選賽的出線機會,但慶祝的人物有足協內官員,有大媒體內部的高層人士,也有政-壇上的精英等等,根本沒有一個和中國國家隊擦傷點變。

    前來一起吃喝的人都知道慶祝的原因是什麼,但沒人真正說出來,因為他們或多或少的參與其中。

    酒宴過半,氣氛熱烈起來。

    謝壓龍舉杯感謝了大家的幫忙,還說起了國內的足球形勢,並大談萬勝這種‘不服管’的教練,對中國足球發展的‘阻礙’,他的話語說的天花亂墜,不認真分析還就真覺得很有道理。

    其他人也應和的說著。

    鑒于中國的足球輿論環境,沙特會酌情減少對中國的投資。

    就在這個時候,酒店包廂的房門被推開了,謝壓龍不耐煩的說了一句,“不是說了,不許讓人進來嗎?怎麼這麼不懂事?”

    他一回頭,就看到幾個身穿警服的人。

    “警察?”

    謝壓龍還沒反應過來,就听到領頭的隊長,出示了手中的證件,嚴肅說道,“國家安全部一處。謝壓龍,有人指控你涉嫌操控輿論,違反了《國家信息傳媒管理辦法》,請你去國家安全部協助調查!”

    謝壓龍還愣愣的,就直接被帶走了。

    酒席上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覷,回想一下剛才那個隊長說的話,頓時全都變得十分後怕,其中還有個警察隊長一句話都沒敢說。

    國家安全局?那可不僅僅是警務部門了啊!

    謝壓龍這下……事情大發了!

    當天晚上,謝壓龍被國家安全局逮捕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媒體行業。

    之後很多的媒體都對事情進行了報道,具體情況沒人真正清楚,但謝壓龍‘進去了’是肯定的,具體犯了什麼事情卻沒人知道。

    是因為萬勝的事情?

    還是因為被查出什麼腐-敗?

    沒人清楚。

    但一些知道消息的人卻一點都不意外,這和泰戈爾萬集團的合作伙伴,來自沙特的瓦德爾王子很有關系。

    就在當天上午,瓦德爾王子代表沙特政府,和中國軍方敲定了一些武器購買訂單,期間他談到一句話說,“我本人有意在中國進行一些商業上的投資,但近來我對中國的輿論形勢十分困惑,難道中國不是言論自由的國家?為什麼有人能通過關系操控輿論呢?”

    這一句話讓中國軍方十分困惑。

    但牽扯到沙特阿拉伯大主顧的事情,政府官員反應非常快,手下隨便一調查,就知道瓦德爾王子在做什麼投資,就知道可能讓他‘困惑’和‘為難’的事情,為了讓沙特的友好人士,能加大在中國的投資力度,很快就有上層人士出面解決問題了。

    謝壓龍的能量不小,但在真正的上層人士眼中,他不過是一個小小小小蒼蠅罷了。(~^~)